侠盗神医 / 第94章 陪你玩玩

第94章 陪你玩玩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乐天独自一人被领了出来,飙火开车打火,看着乐天还傻傻的站在原地,说道:“上车,送你回去。”

乐天回头看了看残破的楼房,无力的坐进后排座,车子发动,向着京华市中心开走,乐天打开包裹看见里面的东西,一部手机,一堆资料。

拿起手机看了看,又拿起资料看了几眼,这是一副唐伯虎字画的介绍,目前正在京城某地的博物馆中展览,看样子这是要让乐天去偷窃的目标。

看完资料,乐天疑惑的问:“傅一飞那么厉害,他为什么不自己拿,为什么要找我?”

“飞哥看得起你才找你,你最好别不识抬举。”飙火随口说道。

乐天不屑一顾的撇了撇嘴,随后闭上眼睛想着对策。

回到潘家园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,乐天拿着包下车,飙火二话不说的开车离开,乐天无力的站在停车场中,看着手中的资料和手机,无力感顿时腾升。

“我该怎么办?”

走回四合院,坐在院子中良久,曾温柔被扣押当做人质,他居然无能为力,回忆起曾温柔双目含泪的眼神,乐天心中就是一紧,拳头紧握砸在石桌上,“我到底应该怎么办?”

思考再三也没有决定,但脑海里唯一出现的人,只有乐天十年来的交心好友,警花刘文静,也许文静姐能告诉我应该怎么办?

思考间,乐天下意识走出四合院,打了一辆车去了刘文静的小区,来到门口敲了敲门,没人回应,坐在走廊里等了好久,直到深夜10点多,刘文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。

当刘文静看见乐天坐在门口的时候,她有些惊讶,质问道:“乐天,你来怎么不先打个电话通知我?等了很长时间吧,今天特别忙。”

刘文静一边开门一边解释,乐天一言不发的跟着进屋,坐在沙发上,刘文静又是一阵忙活,“吃饭了嘛,姐这里只有挂面了,给你也下一点吧!”

看着在厨房忙碌的刘文静,乐天心里平静了不少,直到挂面端上来,乐天低头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,刘文静也没吃饭,在一旁慢嚼细咽的吃着。

不过乐天头一次这么沉默,刘文静也看出乐天心里有事,一直观察乐天,等时机差不多了,刘文静试探的问道:

“说吧,今天来找姐,有什么事?”

“我,碰见个麻烦事,不好解决。”乐天思考着应该怎么说。

“多大的麻烦?”刘文静试探的问。

“天大的麻烦。”

刘文静目光一凛,压低声音问道:“不会是,傅一飞去找过李六指了吧?”

乐天眼睛一转连忙说道:“不是,跟他没关系,是,是,李六指快不行了,住院费的事,一天要好多钱呢。”

“嗨。”刘文静松了一口气,起身说道:“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呢!”刘文静走进卧室,乐天这才松了一口气,擦了擦头上冷汗,心里琢磨着,跟刘文静说话可千万要小心点,万一暴露的话,曾温柔可就完了。

刘文静从屋里出来,手中拿着一沓钱,放在乐天手边说道:“我家里只有2000块,你先拿去用,等明天我抽空再去银行给你取点出来。”

“不用姐,真的不用。”乐天连忙推脱。

刘文静目光一凛说道:“拿着,别跟姐掰扯,我听人说了,现在李六指只剩下一口气了,在医院里用药掉着命呢,你们有这层关系,不缺钱才怪呢!”

乐天无力的低下头,本来是想找宽慰的,可结果哪知道,有搭上这么大的一个人情。

见乐天不说话,刘文静一边吃面一边说道:“乐天呢,缺钱就跟姐说,只要你不跟傅一飞参合,什么事姐都帮你。”

“哦。”乐天应了一声,但随即想到了什么,急忙问道:“文静姐,傅一飞到底什么人呢,怎么看你们对他那么芥蒂呢?”

刘文静思考着说道:“他在国内的案底很少,国外犯的事,案底大部分都在国安局,不过我找人问了一些,听说这个傅一飞是个变态。”

“怎么说的?”乐天兴趣来了。

“傅一飞这个人杀伐果决,偷盗手法高超,很少露出尾巴,但所有暴露把柄的事,都是他自己作死,比如我听说一件事,大英博物馆接到一封信,说有人要偷蒙娜丽莎,这给大使馆吓得,连续几天看守,可就在第5天的时候,傅一飞出手,结果差点被抓。”

“事后犯罪心理学家给出评估,傅一飞这种人,犯罪已经不满足他的需求了,所以,他需要更多的刺激和追求,对于一个贼来讲,他可以被列为变态行列了!”

“这么多年,他戏耍欧洲警方几十起案子,不是为了偷,就是为了玩,搞得警方颜面扫地焦头烂额,在欧洲都出名了,一听说他回国,国安局能不重视嘛!”

“爱玩。”

乐天喃喃一句,回忆今天见面的场景,的确,傅一飞的所有手法手段就是做作,显然就是在玩,而且玩的就是心跳,玩的就是刺激。

“既然他这么爱玩,哪……”乐天突然想到了什么,颓废的精神瞬间恢复如初,一把抱住刘文静笑道:“谢谢你文静姐,我终于想通了!”

“你想通什么了,干嘛乐天。”刘文静被乐天这么一抱,一下就蒙圈了,不过她也没挣扎,等乐天反应过来后,刘文静红着脸说道:“下次不准这么突然了!”

“恩。”乐天还是很激动,拿着碗筷去洗,心里却默默念叨着,爱玩是吧,那好,我就陪你玩玩,既然当做是游戏,那么这游戏规则,就看由谁来设定了!

刘文静在客厅中一直观察着乐天,见他笑容满面的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,问道:“乐天,今晚住着吧?姐给你拿被子。”

“不了,我一会要回医院,姐,你不用忙了。”乐天擦着手走出来,跟刘文静再三寒暄后,乐天又想起什么,问道:“文静姐,刑队长的电话是多少,回头我找他有点事。”

“找刑队长?”刘文静很疑惑,但还是告诉乐天电话号码。

乐天离开刘文静家,也不打车,一边走路一边思考,脑袋瞬间被各种计划占满,所有信息所有的计划,渐渐地在脑海里生成。

……

京城的一家地下小旅馆里,床上,黑妹正趴在傅一飞怀中,用手指一圈圈的划着,“飞哥,你真的看中这小子了?”

傅一飞吸了一口烟,吐出烟圈说道:“你还不了解我嘛?人生如戏,该玩的玩,我这个小师弟跟我哪老古董的师傅是一个脾气,不跟他玩玩分出个高下,我心里实在不舒服。”

“飞哥都不是我说。”黑妹有些不满,哀怨道:“跟这种井底之蛙有什么好玩的,直接做了他得了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傅一飞突然笑了几声,说道:“能让你这么恨一个人,只有两种可能,一,让你丢人丢大了,二,你爱上他了。”

“没有,飞哥,你可别乱说,我怎么能喜欢上这种傻小子呢?”黑妹当场辩解道。

傅一飞吸一口烟,喃喃道:“别紧张,你喜不喜欢是你的事,我可管不着,不过我可提醒你,这小子,跟咱们可不是一路人,我找他的目的是为了玩,不过,我俩都心知肚明,不是他玩死我,就是我玩死他。”

“啊?”黑妹有些没听懂,问道:“飞哥你什么意思?”

“神偷燕子门的规矩,师傅教出我们三个忤逆的徒弟,他居然还敢收徒,那这个徒弟,肯定是为了清理门户铲除我们用的,所以,我才想跟他好好玩玩。”

“飞哥,你俩不是师兄弟吗?怎么感觉比仇人还像是仇人呢?”黑妹不解的问道。

傅一飞掐灭烟头,“说了你也不懂,还不如聊聊你身上的事呢!”

“讨厌。”

话落,傅一飞翻身把黑妹压在身下。

……

清晨,乐天一夜没睡,坐在石桌旁,周围是各种各样的计划布局。

拿起写好的计划看了一眼,摇摇头丢在一旁,继续拿起旅游地图看了起来,再写一份计划,忙忙活活一夜,乐天完全忘记了时间。

上午八点左右,乐天还在设定计划,突然,电话铃响起,打断了乐天的思路。

拿起手机,这是黑妹给他的那部电话,接通。

“喂,飞哥的耐心不多了,让我问你想好了没?”黑妹冷声质问。

“想好了,我今天就动手,你们等着电话联系吧。”

挂了电话,乐天急忙闭上眼睛回忆着电话里的杂音,显然黑妹打电话的地方,已经不在5环外的拆迁房了。

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计划,刚要把地图收好,却发现兜里鼓鼓的,把兜里的东西拿出来一看,原来是刘文静给的2000块钱,昨天没注意,居然被刘文静偷摸的塞进兜里,拿着2000块乐天这个感慨。

“不管了,先行动。”

做完最后整理,该带的东西都带上,出门锁上院子,走在巷子里的时候,居然发现有人跟踪。

乐天嘴角一撇,拐进巷子深处,来到一处煎饼摊,也不急,先吃早餐顺便观察一下跟踪的人是谁再说。

乐天的观察很敏锐,跟踪者很快被发现,居然是昨天见面的飙火,看来他这是要盯紧自己,防止出幺蛾子了。

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