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91章 危机四伏

第91章 危机四伏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关门后,急忙小跑着来到曾温柔身边,拉着她快速进入正房,连忙关好门问道:

“师姐,这两人到底什么来历?”

“我不知道啊?”

乐天靠在门边,看着外面的动静,示意曾温柔继续说。

“他俩来的时候,直接推门进来的,我刚上去问找谁,这女人就把我推到凳子上,问我家里还有谁,我以为他们是警察呢,就没敢说什么,哪知道那个男的不知道怎么的就从我身上拿出了学生证,我想抢过来,可胳膊不听使唤,女人就打了我两巴掌,让我老实点。”

“然后呢?”乐天追问。

“然后他俩就问我各种问题,说这个院子还住着什么人之类的,我说这院子只有我自己住,可那个女人拿出指缝刀在我脸上比划着,说要毁我容,我就吓得不敢说话了,然后就听见男人说,外面有人来了,然后你就进院了。”

乐天拍了拍胸口说道:“我回来的还挺及时。”

曾温柔急忙追问道:“他俩到底是什么人,跟昨天抢劫的有关系吗?”

“可能有,但我怀疑,我的先问问。”

说完乐天拿出电话,急忙拨通刘文静的号码,电话接通,乐天急忙说道:“文静姐,说话方便吗?”

“哦,稍等。”当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之后,刘文静压低声音问道:“怎么了,感觉你很着急的样子?”

“李六指回国的那位徒弟叫什么?”

“呃,傅一飞,怎么了,他去找李六指了,你们见过面了吗?乐天你听我说,他是国际大盗,手上有不少命案,你要是看见他,可一定要报警啊!”

“我知道文静姐,暂时还没有见面,我就想了解一下这个人。”

电话里一阵安静,随后又是一阵脚步声,当传来纸张的声音后,刘文静这才说道:

“资料上说,他是国际艺术品大盗,倒卖文物也都是走高端途径,手法很高科技,目前国内对他的资料掌握的很少,连他近照都没有,只有一点点的情报说明他回国了,好像是要做一桩大买卖。”

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乐天说完就要挂断电话。

“别急。”刘文静说完又是一阵忙碌,电话里还听见她走路时跟刑队长聊天的声音,当传来关门声之后,刘文静用最小的声音说道:

“乐天呢,这个人非常危险,你要是有什么线索,一定要通知警方知道嘛,千万别乱来。”

“我知道文静姐,放心吧!”

挂了电话,乐天思量着说道:“看来这个飞哥,指的是敷一飞,师叔的三弟子。”

“啊!”曾温柔一听顿时傻眼了,“就是背叛师门的那个,害师傅被抓住院的也是他?”

乐天点头,看了看院子外面,没有任何动静,估计那两人是走了,这才坐在椅子上思量着说道:“他们来这一趟绝对不简单,我怀疑,曹操墓跟他们的交易有关,也许,倒斗的跟他们还是同伙。”

“什么意思,你说什么呢?”曾温柔追问。

“你不懂。”乐天也不解释,继续思考,今天碰面时间短,只有寥寥几句对话,但乐天抽丝剥茧的联想,也找到一些关联。

“昨晚那四个人是你做的?”这明显是在问乐天,那四个人是不是乐天杀的,而那四个人,还是倒斗的出身,他们两帮人,一个是卖家一个是买家,如果是大买卖,这桩生意肯定就是曹操墓了。

“傅一飞,这事没完,今天下午……”乐天喃喃自语,回忆着女人出门前说出的话,看来他们还想拉自己下水。

曾温柔见乐天自言自语的,还说自己听不懂的话,急忙问道:“要不要报警啊?”

乐天下意识的摇摇头说道:“暂时不能报警,等他们放了雷再说。”

曾温柔面容有些焦急,说道:“我心里怎么七上八下的呢,感觉要出大事,还是报警吧!”

“师姐你别急。”乐天连忙安慰说道:“要不这样,你有没有别的去处,你先出去躲躲,等这事过了再回来。”

“这能行吗?”曾温柔有点不放心乐天。

乐天虽然是在询问,但手上却没停,拉着曾温柔就往外走,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,直接走出正房说道:“去学校,回家,哪都行,就别留在这。”

“我走了你怎么办?”曾温柔急忙问道。

“你不用担心我。”

打开大门,刚出来乐天就发现不对,这周围有眼睛在盯着他俩,很隐晦,微不可查,但乐天的感知本就超过常人,一瞬间就感觉到了。

转身锁大门的时候,乐天压低声音说道:

“坏了,咱俩被人咬死了。”

曾温柔紧张的环顾一圈,乐天急忙提醒说道:“别东张西望的,听我指示。”

两人肩并肩往停车场方向走,这胡同内没有多少人,路旁停着几辆车,靠近的时候,乐天察觉到,原来盯着他的眼睛,是从车内传出来的。

当两人路过后,车门打开,走下一个没见过面的男人紧跟身后。

乐天也不回头,谨慎的环顾周围,压低声音说道:“这傅一飞的手下还真多,看来八将齐全呢!”

“什么八将?”曾温柔问。

“正提反脱,风火谣除。”乐天随口回答。

“什么意思,都是干嘛的?”

“打掩护,防哨的,走水的,走路的,出手的,打仗的,杀人的,埋人的都有。”

曾温柔身体明显一哆嗦,试探的问道:“哪他们现在是盯着咱俩呢吗?”

乐天下意识的点了点头,拐过巷子瞟了身后男人一眼,压低声音说道:“这个男人身上带着杀气,他一直跟在后面,是怕咱俩跑路。”

“前面会不会还有人?”曾温柔试探的问。

乐天突然站住脚步,这么一说他还真想到了什么,曾温柔的车在停车场,经过昨天晚上的阵仗,qq车早就暴露了,停车场肯定有人看着,也就是说,去停车场有埋伏,所以后面的人不急不缓的跟着。

停顿几秒后,乐天说道:“不能去停车场,去古玩街,那里人多可以趁乱跑。”

两人有了计划后,过了胡同转向走去古玩街,身后跟着的男人急忙拿出电话拨了出去,乐天见状微微一笑,说道:

“没错,他们的确在停车场埋伏,快走。”

两人加快脚步,当到了古玩街的时候,乐天脚步突然停止,一把拉住曾温柔,一头暴汗的说道:

“坏了,我太小看他们了!”

曾温柔还是很不理解,看着繁华的大街问道:“怎么了,这么多人,咱俩跑不了吗?”

乐天吞咽了一下口水,看着形色匆匆的旅人,喃喃自语道:“背包带帽子的,那对亲密的情侣,还有喝水的男人,打电话的人,这几个,都是他们的人。”

“什么,你怎么看出来的。”曾温柔问。

“没法解释。”乐天拉着曾温柔往前走,背包带帽子的人迎面走了过来,他眼神一直看着周围的店铺,但时不时关注与乐天的距离。

乐天一把握住曾温柔的手,与前面的人越来越近,周围是街道的喧嚣,但在三人耳中,世界如此安静,仿佛连对方的呼吸都能清晰听见。

交错而过,男人快速出手,指缝刀在手指间翻飞,乐天用手一抓挡住了男人的手腕,顺手一掏把男人的手机丢在地上。

一个交错很快,男人看着手机摔碎,狠狠的盯着乐天两人走远。

但前面情侣靠近,两人在大街上卿卿我我的显得很暧昧,一点也看不出有什么小偷的行为。

但乐天注意到了,这两人在谈笑风声间,两人的笑容很僵硬,而且眼神的聚焦也在乐天身上,这是针锋相对的对垒。

四人越来越近,曾温柔下意识的靠近乐天,也想学对方亲昵的举动,但乐天一只手臂被挡住,没法完全防守。

就在交错的时候,对面的女人突然与男人分开,绕过曾温柔手指中还夹着指缝刀,乐天看见寒芒闪过,想阻拦但男人也暴露出指缝刀,这不是要对乐天下手,而是连曾温柔都不放过。

乐天心中一横,脚下故意一绊,曾温柔突然一个踉跄,恰在这个时候,女人的指缝刀堪堪被躲避过去,乐天嘴角一撇,拉着曾温柔防止他摔倒,同时身体避开与男人的碰撞。

对面男人不打算放过这个机会,连忙要搀扶曾温柔,乐天急忙推脱,但暗中,男人和乐天在互相较劲。

一瞬间过去,双方各自站位就要离开,情侣再次汇合,女人用试探的目光询问,男人微微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得手,可就在男人刚迈出一步的时候,胯下裤裆突然传来撕裂的声音,女人急忙低头看去,只见男人那话居然露在外面。

大街上露出下体,男人急忙捂着,一脸的害羞看向乐天,也就在这个时候,乐天一甩手把男人的内裤丢在了地上。

成功过了两关,前面还有两个人,喝水的男人和打电话的男人见同伴都失手了,他们只好无奈的摇摇头,一起上前准备阻拦乐天。

乐天看着两人的习惯动作,拉着曾温柔放慢了脚步,喃喃道:“不好,这两人不是文雀,他俩是打手。”

“什么意思,他们敢当街动手打人吗?”曾温柔一脸紧张的问。

乐天的目光一直盯着两人身体,透过衣服看出了点什么,说道:“不止,他俩身上有枪!”

本书源自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