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90章 文雀上门

第90章 文雀上门


                中午陪张云芳吃过午饭,说来也奇怪,张云芳平时很话唠,可吃饭的时候她一句话不说,这让乐天一下有些接受不了。

饭后乐天要走,分别的时候,张云芳含羞的说道:

“乐天,跟你说个事呗?”

“说。”乐天转头看向她。

“再过一段时间,我父亲过生日,你能陪我一起参加我父亲的生日聚会吗?”张云芳弱弱的问道。

“应该可以吧,到时候再说。”乐天回应一句,潇洒的走出门口,张云芳一直盯着乐天的背影,一副花痴的表情说道:“哇,真的是越来越帅了!”

……

打车回到潘家园附近,先买了点饭菜,拿着走回四合院,刚推开院门就感觉有点不太对劲,院子里不只是曾温柔一个人,还有一男一女。

此时这院子里的气氛很诡异,曾温柔坐在椅子上,一男一女站在她旁边,好像在戒备这什么,让曾温柔有些紧张。

因为昨天发生抢劫,乐天下意识认为两人是调查的警察,可仔细辨别他俩的习惯动作,以至于神态都不是警察该有的,反而有点像是盗门文雀。

乐天疑惑,迈步进入院门,出声试探的问道:“姐,家里来朋友了?”

曾温柔刚想说话,女人一把按住曾温柔的肩膀,男人上前一步,上下打量乐天几眼,试探的问道:

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

乐天把饭菜放在院子的石桌上,不屑的回答道:“你到我家来,问我是干嘛的?你谁啊?”

男人继续靠近,走到乐天身边一米左右站定,说道:“你就是李乐天?”

“没错,你是?”就在这一瞬间,乐天发现了对方眼中的锐利,这是一种职业文雀要动手时,才会迸发出来的眼神,心念一声不好!

男人露出微笑,与乐天擦肩而过,然后稳稳侧头转身,笑着说道:“昨天那四个人,是你做的?”

“哪四个人?”乐天谨慎回头看向男人。

“别紧张。”男人装出镇定的笑了笑,一抬手亮出手中的身份证,往石桌上一丢,说道:“我不是警察!”

乐天看见自己的身份证被拿出来,笑了笑,手也从兜里拿出来,一条三角内裤挂在手指上,嘲笑道:“我知道。”

随手把三角内裤甩给面前的男人,他脸色极为阴沉,接住内裤后,急忙摸了摸裤子,却没发现有任何刀口,随后一脸不可置信的问道:“这是,顺手拈来?”

乐天一耸肩说道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男人下意识吞咽了一下口水,紧张的看了看曾温柔身边的女人,乐天来回打量着两人,坐在石凳上问道:“既然都是文雀,说说你们的目的吧!”

曾温柔身边的女人迈着烧妖的步子走了下来,她头发绑着无数个细小的辫子,长发及腰特别扎眼,脸上的铅华很厚重,皮肤也有些黑,看着不太像华夏人,倒像是东南亚那边的人。

女人迈着猫步在乐天身边转了几圈,这个打量啊,说道:“飞哥说,他师傅肯定又收个徒弟,没想到居然是你。”

乐天也紧张的看着女人,她不断的在周围绕圈,行里人都明白,这是在找时机下手,文雀之间的碰面,只有手下见真章才能决出高下。

“我就不信,你能把我内裤顺走。”女人穿着皮裤长靴,上身紧身背心,还背着一个挎肩包,一头细辫长发显得很蓬松,可是在她绕圈的时候,透过阳光照射,乐天发现了她头发内的秘密。

在发梢尾端,隐隐有反光射出,如果推算没错,这女人的细长辫子内,一定藏有锋利的刀片。

没错,就在女人绕道乐天后背的时候,她突然一甩头发,及腰长发突然甩出,向着乐天脖颈袭来。

乐天一直在保持戒备状态,虽然后脑没有眼睛,但感受到对方动手的时候,也来不及回头,急忙迈前一步,堪堪避开头发内刀片割伤自己。

一瞬间交错而过,女人抢占先机,逼近一步,手指间闪过一丝寒光,这是夹杂着指缝刀的光芒。

感知到女人靠近,乐天甚至都来不及回头,手一甩,两指夹住指缝刀,快速转身的时候,女人出手与乐天交错而过。

两人的动作很快,看着非常优美,像是在交集跳舞一样错位,可在文雀眼里,这一个交错已经完成了一次出手偷窃行为。

两人各退一步站位,保持着一定距离,女人把右手抬起,指缝刀夹在指间,拖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乐天说道:

“贼王的徒弟,也不过如此嘛!”

“黑妹!”男人站在外围看的清楚,见两人一合即分,也看出谁强谁弱,连忙提醒了一下女人。

女人还没有发觉,谨慎的反问道:“干嘛?”

在男人还没说话的时候,乐天嘴角一撇,背在后面的手拿出一个胸罩说道:“是吗,我可不这么认为?”

女人这才发现不对,急忙看向自己的胸部,结果发现贴身文胸被顺走,这下让她丢人丢大了,反应过来怒目瞪着乐天吼道:“你居然……”

乐天把文胸甩给女人,不屑的说道:“已经交过手了,说出来意吧,否则可别怪我把你们扒光了丢出去。”

男人女人脸色很黑,此刻他俩也知道差距,纷纷后退一步,男人说道:“我们奉飞哥之命,特来拜会现代贼王李六指。”

“有你们这么拜门的吗?”坐在椅子上的曾温柔听见这话,愤怒的站起来吼道。

女人黑妹不屑的瞟了曾温柔一眼,一脸的嘲笑道:“大人说话,小孩别插嘴,在说话,我把你嘴缝上。”

估计刚才是发生了什么,在黑妹说出这话的时候,曾温柔瞬间蔫了,吊着膀子又坐回了椅子上,一脸哀怨的看着三人对峙的局势。

乐天迈着轻松的步子靠近曾温柔,问道:“姐,刚才他俩没做出格的举动吧?”

“做了,这个女人打了我两巴掌!”曾温柔怒目瞪着黑妹说道。

乐天站在曾温柔身边,冷眼看着两人,厉声说道:“口口声声说来拜门,可进门就动手打人,我怎么看像是来踢馆的呢?”

“抱歉。”女人不屑的说道:“我看这位大妹子是个残废,所以也没把她当你们家人,谁知道呢,李六指屋内居然藏了这么个废物,哎!”

曾温柔撅着嘴不说话,显然是生闷气了,不过她昨晚抱着乐天睡了一宿,这胳膊酸麻感一直没消,双臂行动不利落在文雀眼里,这就是废物,也不能怪他们眼拙。

乐天拍了拍曾温柔的肩膀说道:“别跟他们计较,我把面子给你找回来。”

说完,乐天上步往前走,男人见状急忙上前说道:“喂,小子,听见我说什么了吗,我是奉飞哥之命,特来拜见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,看见乐天手指中亮出指缝刀,他急忙停止说辞,也摆开架势戒备起来。

“什么飞哥不飞哥,老子不认识,敢来我神偷门踢馆,你们就要做好被打脸的准备。”

乐天说完快步上前,男人急忙后退说道:“别别,听我说。”

乐天根本不听他废话,直接出招,男人急忙格挡,但他的手法速度如何能抵挡乐天的攻击,一旁的黑妹见状快速靠近,头发一甩绕过男人袭击乐天。

乐天连续三招过后,膝盖突然弯曲身体一矮,头发攻势被避开,随后向前一个飞跃,快速靠近黑妹。

黑妹被乐天的速度吓到了,急忙甩发要阻挡,可惜还是晚了,乐天的攻击来到之后,快速交错,避开她的头发攻击后,迈着正常的步子走到大门,打开门厉声说道:

“滚出去,不然我就把你们丢出去。”

两人双目紧盯乐天,可就在下一秒,两人身上的衣服突然崩裂,女人的背心,和男人的裤子同时脱落,就在刚刚的一瞬间,乐天居然真的把他俩给扒光了。

毕竟刚刚男人的内裤,和女人的文胸都被乐天顺走了,此时外衣脱落,这里面等于真空,两人都来不及捡起衣服,急忙捂着身体私密部位,一脸尴尬的站在原地。

乐天也不正眼看他俩,厉声说道:“我只数三个数,你们要是再不滚,我可就真把你们拔的一丝不剩的丢出去了。”

两人这下不敢停留了,男人捂着私密部位急忙往门外跑,这女人倒是大方,一挺胸,也不怕春光暴露,笔直的走到乐天面前,见乐天目光闪烁,不屑的回头偷瞄一眼曾温柔,嘲讽道:

“没想到你还是个雏,哈哈哈!”

虽然女人这么说,但她也是在临走前找回点面子罢了,毕竟文雀之间的较量,他俩算是完败了。

两人出去后,乐天刚要关门,女人双手抱胸冷声说道:“臭小子,这事没完,等飞哥忙活完了,他会亲自来会会你,也许就是今天下午,你有种别走,在家给我等着。”

“碰”

乐天都不等她说完,直接关闭了大门,让这两人直接吃了闭门羹。

虽然这巷子里人不多,但是一个提着裤子,一个女人光着膀子,这肯定引起不少的目光啊。

吃了这么大的亏,女人怎么受得了,她转头对着周边人吼道:“看什么看,没见过,管好你们的眼睛,不然都给你们挖下来!”

巷子里的邻居们这才悻悻的挪开目光,不敢再看着奇怪的两人了。

看書辋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