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97章 收网

第97章 收网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乐天打车直接去了望京,这是京城旁边的一个开发区,以前破败不堪,近几年发展的相当好,物价堪比京城市区。

到了望京附近,乐天坐着出租车开始回忆各种通话信息,思考的时候,30分钟过去了,傅一飞打来电话,显然他此刻已经不在望京了,而是坐在车里跟乐天一样。

“小子,你放画的地方,不会是师傅的老宅子吧?”

“不是,你可以去看看。”乐天随口回答。

“呃,那你说的传承,我就不懂了!”傅一飞问。

“猜谜嘛,既然时间到了,那我说出第二个提示,复仇!”

傅一飞心中喃喃一句,思量再三说道:“烂尾。”

两人挂了电话,乐天急忙问道:“师傅,望京有没有什么烂尾楼?”

“附近没有,不过在望京边缘,好像有那么一栋,不过咱们方向走反了!”

“回去。”

傅一飞给的提示,还算比较接近地名,不过乐天给的提示,让傅一飞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,不过越是这样,傅一飞就越愿意琢磨。

当车子到了李六指的四合院,傅一飞进入院子,先回忆了一下童年,然后在院子里溜达起来,当走到石桌旁,看见一张纸,拿起来看了一眼上面写的字。

“曹操墓是傅一飞的主要目的。”

看见这几个字后,傅一飞笑了笑,喃喃道:“这位小师弟可真聪明。”

继续往下看,“计划三,破坏交易,找到赃物。”

傅一飞一怔,顿时想到了什么,“我去,这才是他的目的,坏了!”

急忙拿出电话拨了出去,“黑妹,别玩了,赶紧回家。”

“怎么了飞哥?”

“我怀疑这小子找到咱们老巢了。”

“不可能,咱们住的地方,我都快忘了地址,他怎么知道?”黑妹说道。

“少说废话,我让你们回去。”

挂了电话,傅一飞显得很毛躁,看着手中的计划,心中喃喃道:“他有没有找到我的老巢?不能这么聪明吧!”

思考的时候,傅一飞看了看表,还没到30分钟,但还是转身出门,上了车开向地下旅店,当到了时间急忙拨了过去,问道:

“小师弟,你不讲究啊,我给你说的提示都是正解,你却给我往歪路上带?”

“你不是也在走向正轨吗?”乐天反问。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回到四合院,我就不相信,你没看见石桌上的计划。”

“这么说,石桌上的计划,是你故意留下的?”

乐天笑了笑,问道:“你猜我找没找到你的老巢?”

“你能这么聪明,我不信。”

“行了,题外话不说,说提示吧!地下室。”

乐天这三个字一出口,傅一飞一头的暴汗,下意识的吞咽了一下口水,声音都有些颤抖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你的提示呢?”乐天没接话茬。

“我问你怎么知道我老巢的?”傅一飞手都开始哆嗦,因为他知道,也许这次游戏对决,他真的输了。

乐天摇摇头说道:“想知道你的老巢并不难,毕竟你暴露出来的东西太多,顺藤摸瓜就可以了,我不但去了你的老巢,而且还把画留下了,你敢不敢回去验证一下?”

“有什么不敢的,我这就回去。”傅一飞咆哮说道:“不怕告诉你,老子根本不怕你找到那个小妞,因为你的仇人在烂尾楼呢,你去了也救不了人。”

“我了解,因为我到了,祝你好运,咱们一会聊。”

挂了电话,出租车正好停在烂尾楼下,乐天快速交了车钱,下车后,给看守在老巢的司机打了电话,“喂,警察到了没有,让他们快点布局,这帮人快回去了。”

“警察正在布置呢,好大的阵仗,听说,在里面发现四具尸体,还发现了不少文物,这下发财了,小伙子,晚上一定喝酒啊!”

“哈哈,那就好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现在来望京接我,我这还有个嫌疑人,需要交给警察。”

“我去,这就到。”

挂了电话,乐天深吸一口气,向着烂尾楼喊了一声,“嘿,倒斗的,我来了,想给你兄弟报仇就见一面。”

乐天喊话结束,从烂尾楼的一层中露出一个人的影子,他目光凶狠,带着森森杀意,没错,这人就是之前见过面的倒斗的男人。

乐天也不耽搁,向着楼上走去,当到了这一楼层,曾温柔被五花大绑的丢在地上,倒斗的男人握着一把手枪,笔直的对着乐天,“混蛋,没想到你还真敢来!”

“有什么不敢的。”乐天装出镇定,一步步往前走,曾温柔见状连忙叫嚷道:“乐天,别过来,他们说了,只要你来就杀了你,快走。”

倒斗的男人转头对着曾温柔厉声呵斥:“闭嘴!”

也就在这分神的功夫,乐天手中亮出一根银针,电光火石之间向着倒斗男人丢了出去。

“啊!”

这一针直接扎在男人脖子根处,距离耳朵下方四指左右,倒斗男人就感觉蚊子叮了一下,随手一抹,可下一秒浑身都开始哆嗦抽搐,身体一软倒在地上,开始口吐白沫样子跟发羊癫疯差不多。

乐天快跑几步到了曾温柔身边,先一脚踢开倒斗男人的枪,开始给曾温柔解绳索。

“师姐没事吧,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?”

曾温柔一把抱住乐天,梨花带雨的痛哭起来,“我以为今天死定了呢,太吓人了!”

“没事了,一切都过去了,会好的!”

拍着曾温柔的后背,把她扶起来宽慰她,曾温柔止住哭声,上前猛然踹了倒斗男人几脚,“混蛋,让你扇我嘴巴,让你打我,活该。”

曾温柔这几脚可不轻啊,其中还有几脚是落在那话上,如果这人要不是昏迷了,估计他清醒的话,也一定会再次疼昏的吧!

事情结束,乐天环顾周围,这里除了倒斗男人,剩下的就是几个包,过去打开看一眼,不少东西都不认识,好像都是高科技的东西,“师姐,别踢了,过来看看这都是什么东西?”

曾温柔又踹两脚,这才悻悻的走了过去,看了看包里的东西,随手拿出来一些辨认,“电脑器材,谁知道干嘛用的。”

“拎着吧,回头一起交给警察。”把包交给曾温柔,乐天过去把倒斗男人绑好,随后拔下针灸针。

曾温柔疑惑的问道:“刚才我踹那么狠他都没醒,不会是死了吧?”

“没有。”乐天微笑着解释道:“我扎的这个穴位很厉害,当场身体抽搐,只要不解穴三天下半身瘫痪,五天全身瘫痪,七天后死亡。”

“这么神奇?”曾温柔质问。

“还行,全国也没多少人会这个手法,我先给他解穴。”说完,乐天在倒斗男人另一侧脖子上扎了一下,帮他解穴后,拖着他到了烂尾楼下。

等了良久,乐天的电话响了,拿出来接通,电话里传来急促的跑动声,傅一飞气喘吁吁的说道:

“你个混蛋,你居然真的敢报警,你死定了,你死定了!”

电话里,除了傅一飞的声音,就是乱七八糟的枪声,乐天微笑道:

“放心,我肯定比你长寿。”

随后在一阵乱枪下,电话挂断。

又等了大约20分钟左右,司机真的火急火燎的赶来了,下车后先跟乐天拥抱了一下,激动的说道:“小伙子,这次咱两肯定能立个大功。”

“别急,这还一个呢!走,送到派出所去。”

把倒斗男人放在后备箱,三人坐进车里,一路谈笑风生的回到了京华市区,所有新闻电台都是有关今天的行动,各种各样的报道铺天盖地的袭来。

什么在民警的配合下,破获了一庄有史以来最大的走私案。

什么今天下午,在某某地发生枪战,传闻是剿灭追踪盗走国画的犯罪集团。

各种新闻什么样的都有,不过大部分都是匪徒落入法网,几死几伤,全部落网芸芸。

到了派出所,乐天让曾温柔在车里等着,他和司机师傅把倒斗男人扛了出去,刚进入派出所大门,里面就是各种忙碌的景色,今天的这场大案子,让这些基层民警们忙得是脚打后脑勺。

“嘿,管事的出来一个,这里还有一个犯罪分子呢!”

听见有人这么喊,警察急忙跑出来,一看是乐天,警察脸上顿时露出一片难色,“乐天呢,你来了。”

显然这个警察是认识乐天的,废话,认识刘文静的警察,那个不认识乐天,在这个圈子里,乐天都脸熟。

“怎么了这是,今天破了这么大的案子,怎么感觉你们不高兴呢?”乐天问。

男警察一脸为难的把乐天拉到一边,小声说道:“乐天呢,我跟你说个事,你别着急啊!”

“怎么了,快说。”越是这么说,乐天心里就越感觉不好。

“你姐,刘文静在今天执行任务中,中了一枪!”

“啥!”乐天顿时感觉五雷轰顶,“现在在那家医院抢救?”乐天急忙问道。

“xxx医院。”

这是林茂盛的医院,乐天想也不想的转头跑了出去,司机愣了几秒后,也反应过来,这小子的姐姐是警察,难怪他这么上心呢,不过姐姐中了枪,这……司机反应了一下急忙转头喊道:

“小伙子,你等等,我送你去医院!”
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