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9章 乐天的解释

第89章 乐天的解释


                忙活了一溜十三招,曾温柔的胳膊还是很僵硬,但后遗症没有留下,这让乐天很欣慰。

两人走出卧室,曾温柔自己揉着酸麻胀痛的胳膊,喃喃问道:“昨天碰见的是什么人呢,要不要报警?”

乐天摇头说道:“千万别报警,昨天这四个人,估计都活不了了,他们都是亡命徒,最好别搭理他们,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。”

“啊,活不了了,为什么?”

乐天把脸转过去,说道:“别问了,我去给你买早餐。”

……

在京城的一个廉价地下室内,倒斗男人阴沉着脸看着倒在地上的四个兄弟,他盯着四个兄弟整整一晚上了,这四位跟他出生入死多年,没想到今天却栽在一个小毛孩子手中,这让他怎么也没想到。

从烟盒中拿出最后一根烟,点燃猛然吸了几口,“兄弟,是哥错了,哥不该贪财。”

男人自责不已,但为时已晚了,抽完一根烟,随手丢在地上,迈步靠近其中一个尸体,看着身上细长的口子,每一条都划开一条血管,每一条都致命。

“心狠手辣,这小子到底是谁?”

男人打开其他人身上的衣服,看见同样细长的伤口,眉头皱的更深,深吸一口气,在脑海里回忆着,到底是什么武器,能导致这样的伤口出现。

“文雀,我艹-尼玛!”男人一下想起来什么,在各行各业中,能用这么锋利细长的刀片,无疑只有两种人,一种是手术医生,另一种就是小偷中的文雀。

医生肯定不可能,这点男人首先排除,其次他能想到的,只有文雀了。

“这小子是文雀?”男人闭上眼睛,仔细回忆着跟乐天接触的每一个环节,可是从职业动作上来辨别,他是真的没发想出什么来。

“怎么办,怎么办?对了,飞哥!”

男人想到什么急忙掏出电话拨了过去,他现在要找的人,就是曹操墓出土的最大买家,国际艺术品大盗,传说中,现代贼王的弟子之一,傅一飞!

电话接通,男人急忙说道:“喂,飞哥在吗?”

“不在,踩点去了。”

“哥们,我这出点事,我四个兄弟死了,伤口很奇怪,你们帮我看一眼呗!”

“我去,在哪呢,我这就去看看。”

交换了地址后,等了1个小时左右,地下室匆匆走进来一男一女,两人快速进入屋子,也不打招呼,急忙蹲在地上看了一眼尸体。

“怎么回事?”男人问道。

倒斗男人无力的说道:“昨天我见财起意,想让四个兄弟抢一个小子,结果,结果。”

女人看了一眼伤口,疑惑的说道:“怎么有点像是,一刀流呢?”

男人仔细辨别伤口,皱眉说道:“的确很像,但不是一刀流,感觉比一刀流还顺的手法,动手的人是个行家,手法很高,跟飞哥有的一比。”

“不能吧?”女人急忙问道。

“我看不出来。”他说完站起来看向倒斗男人说道:“尸体我先带回去,让飞哥看一眼,你要是知道这小子的下落,去盘个道,都是咱自家兄弟的事,这事飞哥肯定帮你办了。”

“谢谢哥。”

说完之后,三人一阵忙活,然后各自分道扬镳。

……

四合院这边吃过早饭后,曾温柔胳膊还是很酸,看样子今天什么活都干不了了,乐天只好说道:“我去医院照顾师叔,你在家好好休息吧!”

“小心点。”

乐天走了,出门的时候路过停车场,看见被砍的全是道子车,感慨的说道:“可惜了。”

出了巷子打车到了医院,走进住院部,刚要往病房走去,就感觉身后有人带着怒意快速靠近,乐天急忙回头,映入眼帘的人是张云芳,她不管不顾的一把推在乐天肩膀上,一下把乐天撞在了后面的墙壁上。

“你给我老实交代,你到底有多少个女人?”

因为后背伤口被碰触,乐天疼得顿时呲牙咧嘴起来,张云芳见到乐天这个状态,急忙问道:“怎么了你这是,我没怎么样啊?”

乐天满头是汗,连忙抬手说道:“没事,不管你的事。”

乐天忍着头转身,可是刚要开门,曾温柔急忙说道:“呀,你后背流血了。”

乐天也感受到了,说道:“没事,一会就好。”

张云芳连忙拉着乐天道歉说道: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,来,我给你处理一下。”

生拉硬拽的把乐天拉到护士站,拔下乐天的外衣,看见伤口上涂抹着黑色的东西,张云芳顿时气不打一出来,“这是谁给你弄的,涂的这是什么泥巴,真是瞎弄。”

用盐水一点点擦拭,手法比曾温柔舒服多了,乐天说道:“昨天晚上遇见几个歹徒,被砍伤了。”

“哦,好长的伤口,谁给你处理的,瞎弄乱来,瞅瞅这缝的,乱七八糟的什么玩意?”

在专业人士眼里,曾温柔缝合的的确没法看,乐天也只好回应道:“这么滴吧,别让我再受二遍罪了。”

张云芳继续擦拭伤口,喃喃道:“这么缝合,是会留下很长疤痕的。”

“那么滴吧,没事。”乐天一回想昨天缝合的剧痛,他就不想再来一次了,连忙推脱。

张云芳噗呲一笑,说道:“也对,男人身上就应该有一两道疤,这是战功,有疤的男人才算真男人。”

乐天回头撇了张云芳一眼,不怀好意的说道:“你就不能盼着我好是吗?”

“谁说的。”张云芳急忙辩解说道:“我不盼着你好谁盼着,听说你又有新欢了,我昨天连夜倒班就为了等着你来给我解释呢!”

“没什么好解释的,哪个是我义姐,里面是我义父的弟弟,就这么简单。”

“哦。”张云芳吐了吐小舌头,说道:“医院里的护士怎么都胡说八道,说的跟真事似的。”

乐天尴尬一笑说道:“我叔叔摊上事了,姐为了不把我搭上,就当着护士警察的面那么说,都是瞎传的。”

“哦。”张云芳又应了一声,但想想还是自己太过激了,连忙口不择言的说道:“其实,我就想告诉你,你有多少个女人我不介意,但你一定要告诉我。”

“呵呵。”乐天一笑当做回应。

当膏药都被清除后,张云芳看着伤口,真的是有气都没处撒,娇嗔说道:“下次再受伤,你就不能找我吗?看你这伤口缝合的,乱七八糟,亏你还是医生呢!”

“后背我又看不见,没事,就这么滴吧!”乐天再次辩解。

张云芳也看出乐天的态度,笑道:“你不是挺生的嘛,怎么还怕疼啊!”

“别扯淡,赶紧处理,我还要照顾我叔叔呢!”乐天急忙转移话题。

张云芳开始消毒处理,但心中很奇怪,这伤口不是昨天留下的嘛,怎么看上去像是三天前的呢,不过乐天不愿意说,她也不追问。

直到处理好后,帮着乐天穿上衣服系上上衣扣子,门口突然进来一个护士,看见这一幕她愣了几秒后,拿着托盘直接转身离开。

乐天刚要叫住她,张云芳急忙拉住乐天说道:“解释什么,所有人都知道我对你有意思,现在你还想躲,没门。”

乐天只好无奈的认了,换上白大褂走出护士站,门口小护士正在窃窃私语,乐天脸红的走过去,张云芳跟在身后,对着几个小护士挤眉弄眼的,她们都对着张云芳竖起大拇指。

一前一后进入病房,先看了看李六指的病例,又看了看监控仪器,随手把病例交给张云芳说道:“这几天,你要是有空就帮我照顾一下,没准再过几天就能醒了。”

张云芳看了看病例开的药物,顿时张目结舌起来,“我去,全是好药,这一天花销和不小啊!”

乐天感慨着没说话,从抽屉中找出艾灸说道:“帮我把火警关了。”

“哦!”张云芳连忙出去,关闭一个闸口后进来问道:“你这是要干嘛?”

乐天打开窗户说道:“救人命。”

乐天开始点燃艾灸,张云芳一直在一旁看着,喃喃道:“上学的时候学过一点,可惜我没仔细听,这艾灸治疗真的有用吗?”

“有,用西药吊着命,用艾灸缓解他的衰竭五脏,3~4天应该就能苏醒。”

“这么厉害。”张云芳再看病例,喃喃道:“他可都快死了。”

“说点好听的,告诉你,在我手上,不允许有死人。”乐天呵斥。

张云芳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连忙闭嘴,帮乐天打下手,忙活完毕后,两人一起照顾着李六指,张云芳试探的问道:

“如果你叔叔醒了,我能问他关于你的事吗?”

“问可以,但别胡说八道。”

张云芳撅起嘴,嘀嘀咕咕的说道:“知道了,中午一起吃饭呗,我为那天的事给你道歉。”

“哪天?”乐天茫然的问道。

“就是你着急离开的那天。”

乐天这才想起来,说道:“不用道歉,其实,需要道歉的人是我,那天是我没注意语气,因为师叔被抓了,我很急!”

“我猜到了,所以我才要道歉。”张云芳小声说道:“男人都不喜欢磨磨唧唧的女人,我以后尽量不会那样了,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就出现,不需要我的时候我就默默离开,行吗?”

乐天这才抬头郑重的看着张云芳,他实在不理解,怎么城里的姑娘,跟他理解的有些不太一样呢?

本文来自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