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8章 受伤

第88章 受伤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坐在车里,后面哗哗的往外流着血,曾温柔一边开车一边擦着眼泪说道:

“你坚持住,马上到家了。”

乐天后背很疼,刚才战斗的时候还不觉的,但一休息下来,这钻心的疼涌入心头,手还碰不到后背,只能咬着牙忍着,脑门上全是冷汗。

“马上到家了,马上到家了。”曾温柔开车速度很快,没一会到了潘家园停车场,先不管被砍得车子,扶着乐天快速冲进四合院内。

先把乐天安置在正房客厅,小心翼翼的脱下乐天外衣,看见后背血淋淋的口子,曾温柔下意识的干呕一声。

乐天疼得满头是汗,说道:

“有消毒水棉花啥的吗?如果能行,你帮我把伤口缝上。”

“啊!我!”曾温柔哪见过这个阵仗,手忙脚乱的开始翻箱倒柜,在抽匣里翻出黄药水,又焦急的想了想急救手册学过的知识。

“棉花,针!”

曾温柔急忙进了里屋,拽出一条被子就开始拆,掏出棉花后,又是一阵翻找,针线拿在手中,看着缝被褥的针,想了想还是放弃了,换了一个稍微小点的。

拿着快速到了客厅,此时乐天都疼得满头是汗,曾温柔拿着染血的衣服帮乐天擦了擦脑门,然后把棉花泡了泡黄药水,说道:

“我要动手了,你忍着点。”

“来吧。”乐天已经准备好了。

曾温柔先把棉花擦了擦血口子,可是鲜血一直流,根本擦不过来,“干嘛一直流血,怎么办啊?”

“先不用管流血,先缝合。”乐天看不见后背情况,只能按照感知提醒。

曾温柔这才穿针引线,拿着针的手一直在哆嗦,说道:“忍着点,我要来了。”

曾温柔很紧张,擦了一把香汗,脱下紧身背心,只留着胸罩准备缝合,乐天回头撇了一眼,看见曾温柔这般着急,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说道:“放心,这伤死不了人,别太紧张。”

“我动手了,忍着点啊!”说话间,曾温柔一针下去,乐天只感觉钻心的痛,闷哼一声急忙捂着嘴。

曾温柔的手抖动的更加厉害,说道:“我轻点行吗?”

“别!”乐天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:“快点狠点,我能少受罪。”

曾温柔左手扶着伤口,持针的手继续哆嗦着缝合,乐天的感觉只有一种,痛到了骨髓,哪怕是捂着嘴也忍不住这种钻心的疼痛。

曾温柔是相当紧张,一边缝合一边说道:

“古代关云长刮骨疗伤的时候都没吭一声,你瞅瞅你,一个大小伙子,别吭叽。”

乐天都感觉双眼迷离了,喃喃道:“人家关云长用下棋分神,我能干嘛?”

曾温柔一边缝合一边说道:“对了,星爷的电影看过嘛,你可以看我想一些黄段子分神,这样是不是能减轻疼痛感。”

乐天哆嗦的转头,看向曾温柔的娇躯,喘着粗气说道:“师姐,你别闹了,你要是脱光了,也许我能分个神。”

“哪我现在脱行吗?”曾温柔手上动作停了一下,乐天急忙说道:“姐,别闹,赶紧缝,趁我还能挺住。”

曾温柔也就是随口一说,她可没要脱其他衣服,随手拿起棉花,擦了擦血淋淋的口子说道:“你想的美,你师姐还是黄花大姑娘呢,被你看光了,你娶我啊?”

乐天咬着牙苦笑,继续忍着难以承受的剧痛,好不容易当伤口缝合好了,曾温柔咬断针线,说道:

“完事,你要不要看一眼?”

乐天这才转头,当看见她手中的针时,厉声质问:“你用这个针给我缝的?”

曾温柔茫然的问道:“怎么不行吗?刚刚我都想用套被子的针给你缝了。”

“尼玛啊,难怪这么疼。”乐天喘着粗气,终于不用在遭罪了,这才说道:“给我擦药水吧,对了,家里还有膏药嘛?”

“有,我身上还有一贴。”

曾温柔急忙从屁股兜里拿出来一贴,乐天侧头看了看曾温柔的屁股后面,她只穿着一条牛仔短裤,这膏药拿出来的时候乐天没看清,以为她是从内裤里拿出来的呢,问道:

“你放哪了?不是贴在痔疮上了吧?”

曾温柔一听这话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一拍乐天肩膀说道:“说什么呢?”

乐天顿时呲牙咧嘴起来,曾温柔急忙道歉说道:“我错了,不是故意的,瞧你刚才那话说的,这膏药我放在屁股兜里了。”

曾温柔还转过身,让乐天看了看屁股上的兜,乐天这才放心,拿着膏药让曾温柔替他消毒。

等消毒解释后,乐天翻找出火机说道:“去,找个刀来,一会把把烤化的膏药抹在我后背的伤口上。”

曾温柔连忙进屋,结果拿着一把菜刀出来,乐天这个气啊,“水果刀,小点的。”

“哦。”曾温柔匆匆回头继续寻找,再回来的时候的确拿了一把小刀,乐天这个无语,不过也不说什么,继续烤化膏药,同时说道:“你会你把膏药帮我敷在后背上,这膏药能止血。”

曾温柔连连点头应是,等血水处理好了,看着乐天问道:“这么涂抹不方便,要不要上床,你趴着我给你涂。”

曾温柔扶着乐天上床,当趴好后,曾温柔开始夸下膏药,当碰触伤口的时候,乐天顿时感觉更加难以承受的剧痛,双手突然紧握,身下的被子都被乐天紧紧握在手中。

“奶奶个熊!这么痛!”

曾温柔吓得手又开始发抖,看着乐天浑身颤抖的模样,急忙问道:“我,我要继续嘛?”

乐天半天都没缓过来,哆嗦着把身下被子卷在一起,用牙齿咬住哼哼说道:“继续,你别管我。”

曾温柔上前,小心翼翼的夸下一点,抹在伤口的时候,乐天身体再次浑身颤抖起来,从头发到脚尖,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在紧绷状态。

曾温柔停滞片刻,见乐天没吭声,继续涂抹,当所有膏药都抹在后背伤口上的时候,放下刀擦了一把汗说道:“好了,弄完了。”

床上的乐天没有反应,继续保持僵持状态直直的挺着,曾温柔见状凑近,再次说道:“我弄好了,完事了。”

乐天还是没有任何动作,曾温柔拍了拍乐天的脸蛋,顿时发现乐天脸很烫,下意识挪动乐天的头,结果发现乐天身体僵硬的根本动弹不了。

“乐天,你别吓我啊!”

都说人死了才会身体僵硬,曾温柔只能想到这么多,各种拍打乐天的脸,试图让乐天答应她一声,可是乐天依然保持僵持状态,一动不动。

曾温柔吓得眼泪刷刷的往下流,急忙上床用尽全身力气,把乐天一个翻身弄躺下,可是当后背接触到被褥的时候,乐天突然闷哼一声,随后身体软了下去。

曾温柔急忙擦了一把眼泪,快速抱起乐天让他后背不接触床铺,梨花带雨的说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,你别吓唬我啊!”

乐天陷入昏迷中,什么意识都没有,直到恢复意识的时候,外面已经大亮了,街道上传来各种城市的喧嚣。

睁开眼睛,入眼就看见一对黑色的文胸,一怔,连忙挪动了一下脑袋,绕过文胸才看见曾温柔的脸,她抱着自己靠在墙上沉沉的睡着了。

乐天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昨天晚上,曾温柔抱着自己一晚上,这可真难为她了。

连忙挪动了一下身体,还别说,这膏药可真神奇,这一晚上,居然没了疼痛感,根据经验来判断,应该是结疤了。

乐天挣脱曾温柔的怀抱,她穿的还是那么简洁,文胸配牛仔短裤,这在乡下等于没穿一样。

乐天看了两眼,有点不好意思,抓着曾温柔僵硬的手放下,然后给她揉了揉胳膊穴位,这一夜保持一个动作,曾温柔的胳膊血脉早就僵化了,如果再不疏通,留下后遗症是小事,被截至都是有可能的。

就在乐天揉着的时候,曾温柔突然尖叫一声,然后痛苦的睁开眼睛,耷拉着胳膊喃喃道:“疼,疼,你别碰。”

乐天连忙解释说道:“你这胳膊已经不活血了,我给你疏通一下。”

“真的很痛。”曾温柔还在反驳,乐天急忙说道:“疼就对了,长时间不活血,刚刚疏通的时候回痛,一会就好了。”

“胳膊没知觉了,怎么回事?”曾温柔紧张的问道。

“正常,谁让你抱着我睡了一夜的。”乐天解释。

“怪我?你昨天都吓死我了,我以为你死了呢。”曾温柔反驳道。

“没有,我这不好好的嘛!”乐天继续揉着曾温柔的胳膊,当柔道胸部穴位的时候,乐天脸色有些红了,小声说道:“这里有个穴位,我能不能?”

“干嘛,不许动。”

别看曾温柔很开放,但底线还在,不让碰的地方绝对不让,乐天只好尴尬的说道:“我是说这里有个穴位,很重要。”

“那你不准看。”曾温柔说道。

乐天连忙闭上眼睛,“不看就不看。”手顺势摸向曾温柔的胸部,曾温柔一直盯着乐天,片刻后怒骂道:“你个臭流氓,我才反应过来,我胳膊麻了,你揉我胸干嘛?吃我豆腐啊!”

本书首发于看书惘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