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1章 生意难做【各种求】

第81章 生意难做【各种求】


                “刀哥瞧你这话说的。”曾温柔连忙辩解说道:“我这可真不是假药,不信你可以试试。”

“少跟我扯淡。”刀疤脸一甩手,把手中的膏药砸在曾温柔身上,曾温柔身体一颤,刀疤脸上前一步,拿着烟点着曾温柔说道:“懂不懂规矩,在这里摆摊,经过我允许了吗?”

“刀哥,小妹我也是混口饭吃,你看,大家都不容易是吧!”曾温柔喃喃道。

“是,都不容易,可我他妈就容易了?”刀疤脸用大拇指点了点身后说道:“几百张嘴跟着我吃饭呢,你说,我怎么办?”

曾温柔一脸为难的表情,说道:“刀哥,这膏药挺贵的,您拿回去两贴,兹当补偿您。”

“你把我当要饭的呢?”刀哥更加不满,脚下一动踢翻几贴,说道:“就你卖的这膏药,谁知道真假。”

曾温柔连忙靠近乐天身后,抓着乐天的胳膊,再也捧不住了,终于显出小女人的娇态。

刀疤脸一看笑道:“难怪你胆子越来越大了,原来是带着男人来的,行,我不跟你说,我跟他说。”

刀疤脸冷眼看着乐天问道:“懂规矩吗?”

乐天看着男人的动作,没有说话,只是摇了摇头。

刀疤脸笑了笑,说道:“那我今天就跟你说道说道,其实也没啥大事,在我这摆地摊,每个人都要给我上供钱,我和我的人负责打扫环境啊,保证你们每天能正常交易,懂了没。”

乐天点点头,问道:“多少钱?”

刀疤脸抽了一口烟说道:“一天20,这丫头在我这偷摸卖东西好几天了,我也不给她算天数,你给我个整数,200,这事就了了,以后上供钱自觉点,省的我亲自跑一趟。”

乐天微微一笑,说道:“这位哥哥,钱的事好说,我问你一件事行吗?”

刀疤脸冷眼看着乐天:“说。”

乐天抬头看了看天空,问道:“哥,你平常下雨阴天的时候,是不是感觉肩膀特别疼?”

“哼!”刀疤脸把外衣一脱,亮出后背上的一条刀疤说道:“看见没,曾经老子为了这里的生意正常做,拿着两把砍刀从城东砍到城西,为的是啥,还不是为了动物园所生意的人?”

围观者都知道刀疤脸是什么人,在这个地界,每个人都供着他,没人敢招惹他,也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,不少人都应承回应这番话。

乐天微微一笑说道:“您说的是,我也是为了您好,受累再问一句,下雨阴天的时候,肩膀是不是很疼?”

刀疤脸把烟头丢在地上用脚踩灭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乐天笑道:“我没别的本事,就是会看个病,钱都是小事,我就看您这肩膀是个病根,如果我说的没错的话,您这刀伤,砍断了四条肌腱八条韧带,还伤到了骨头,等伤好了之后,你这胳膊就烙下病根了,除了下雨阴天的时候会痛之外,这胳膊啊也抬不过头,是不是?”

“哟,没看出来,还真是个相家。”刀疤脸这才认真的打量乐天。

不过从刀疤脸嘴里说出一句江湖黑话,乐天也是一怔,他没想到这位居然是位江湖人,也就一拱手做出江湖手语,说道:

“让哥哥见笑了,家里倒了海,没辙了,才拿出观炉啃的出来卖。”

“嚯。”这下刀疤脸更加震惊了,一拱手回敬江湖礼说道:“没想到碰见个老海的朋友,老哥招子不亮,咱盘个道呗?”

乐天站定说道:“家里倒了水,淹了长辈,祖传的汗壶摆出来,但绝对不是挑假汉的。”

刀疤脸蹲下,拿起一副膏药问道:“这玩应真管用?”

“肯定管用,咱可以现在就试。”乐天接过刀疤脸手中的膏药,撕下保鲜膜,拿着火机烤了烤,然后照着肩膀上一按。

“嗯。”刀疤脸舒服的闷哼一声,随后吐出一口浊气说道:“舒服,这一阴天,我这膀子就酸疼,这观炉啃的一贴上,倍儿清!”

乐天又拿起两贴,递过去说道:“您这是老伤我这是新药,虽然不敢说一贴灵,但三贴下去,绝对去根,保你10年内不再犯病。”

刀疤脸活动着胳膊,满意的说道:“行,多少钱?”

“算了,都是老海谈什么钱,我姐在您的地头上还得吃饭不是?”乐天连忙应承。

“一码归一码,你们也得吃饭,我不占你便宜,三贴膏药,给你一百块,这膏药要是真好使,以后就在这摆摊,保证没人管。”

刀疤脸把钱硬塞给乐天,笑眯眯的走了,其他围观的人一看刀疤男都付钱买了三贴,有的人也心动了,不少人花钱购买。

等这堆人忙完了之后,曾温柔数着票子递给乐天说道:“不错1500了,比我的小挂件赚多了。”

乐天笑了笑,说道:“我这可是真材实药。”

曾温柔笑了笑,随后问道:“对了,你俩刚才说什么了,刀疤脸态度就变了?”

“没说啥,就是跟他说了几句黑话。”

“我知道是黑话,所以我才问的吗!”曾温柔追问,“说说,回头我也学学。”

“哦,他先说,没看出来,还真是个相家,这个相家指的是行家的意思,就是认同我的说法,然后我说‘家里到了海,没辙了,才拿出观炉啃的出来卖’,黑话的意思是,家里遇见事了,拿出膏药出来卖的。”

“他一听很吃惊,没想到我也是江湖人,就问,‘没想到碰见个老海的朋友,老哥招子不亮,咱盘个道呗’,意思是没想到碰见个江湖的朋友,他没瞧出来,要跟我套个话。”

“然后我说‘家里倒了水,淹了长辈,祖传的汗壶摆出来,但绝对不是挑假汉的’,意思是,家里长辈病了,拿出祖传的秘方出来卖钱,绝对不是卖假药的,然后他就要试试,就这么回事!”

曾温柔听的有些蒙,问道:“这就完了,就凭这几句话,你就把他给忽悠了?”

“这话说的。”乐天不满的说道:“什么叫蒙啊,老江湖都有规矩,不蒙江湖人,既然用黑话盘道,说的必须是真话,如果说假话被拆穿了,基本也不能在江湖上混了。”

曾温柔懂了,喃喃道:“看来我有空真要好好学学黑话。”

随后膏药又是一阵卖,可是过了刚才那一批人之后,大家都忙碌起来,搬货的搬货,拉车的拉车,很少有人在膏药摊逗留,曾温柔开始还很卖力,可到了5点左右,她所有力气都用完了。

萎靡的靠在乐天身边,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乐天把衣服给她披在身上,等太阳初升的时候,这动物园早市也都散的七七八八了。

夜景忙碌的景色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些人萧瑟的身影,例如扫地的清洁工,翻找垃圾箱的孤寡老人,还有就是劳累一夜的曾温柔和乐天。

乐天没有打扰曾温柔,保持这安静,让师姐尽量睡得安稳些,哪怕是清理工过来,乐天都有意提醒,让他先等会再打扫他这地界。

清理工见到这对相依的年轻男女,摇摇头感慨的离开,“现在的年轻人,在家呆着多好,非要北漂受这份罪。”

乐天侧目看向靠在肩膀上的曾温柔,她真的很累,睡得很沉,伸手帮她整理一下衣服,哪知道曾温柔下意识的往乐天怀里靠了靠。

乐天坐怀不乱,就当照顾姐姐一样抱着她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远处街道的车越来越多,直到上午八点左右,上班达到高峰期,街道上的车行进的犹如蜗牛一般。

可就在乐天也有点迷迷糊糊要打盹的时候,一辆车突然停在乐天地摊面前,乐天好奇的睁眼,只见一辆面包车上走下来几个身穿制服的男人,他们不怀好意的看着乐天和曾温柔。

乐天不认识他们,与这几个身穿制服的人大眼瞪小眼,小声试探的问道:“要买膏药?”

几个身穿制服的人突然笑了,一旁扫地的大娘这个气啊,提醒说道:“城管来了,还不跑?”

这话声音不大,但正在熟睡的曾温柔噌的窜了起来,也不知道她怎么弄得,拉了一根绳子,地摊突然变成一个包,随后曾温柔傻傻的僵住了,看着面前一帮城管尴尬的一笑,“嘿嘿!”

机械的回头,低声埋怨一句说道:“都天亮了怎么不叫醒我?”

乐天不解的站起来问道:“怎么了,这里天亮了不能摆摊吗?”

这话把城管说笑了,他们伸手拉着地摊包说道:“丫头,今天算你倒霉了,我们也不难为你俩,回头去城管大队交了罚款,东西我还还给你们。”

曾温柔装出单纯的表情,求饶道:“各位叔叔,我是初犯,您就饶了我吧!”

“拉倒吧!”一个城管说:“就看你刚才一秒收拾东西的速度,你肯定不是初犯,说他是初犯我们都相信。”

“叔叔,叔叔,饶了我吧,我要是能交得起罚款,就不至于摆地摊了,他是贫困生,上中医药大学都没钱交学费,所以我们才出来摆地摊的,求你们了。”

城管们面面相视,“丫头,真是为难我们了,这要是换做别人,我们早就强行执法了,就念在你俩年轻,我们还许诺东西回头让你们拿走,行了,松手吧!”

城管们还是拿着东西走了,曾温柔无力的看着执法车开走,眼角划过一行委屈的眼泪。

看書罓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