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5章 抵押鼻烟壶

第85章 抵押鼻烟壶


                钱老板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中的爵杯,思量再三也没看出什么,问道:

“你怎么看出是曹操用过的东西?”

乐天笑着结果爵杯,再三打量一番说道:

“自从夏商周以来,华夏古代的王孙贵族爵位是很讲究的,每个爵位用什么物件,这是一成不变的定律,但这个爵杯不同,看着上面的纹路,原本属于皇室用品,但还有丞相专用的纹路,以我来看,这个爵杯,应该是曹操手握大权的时候铸造的。”

乐天把爵杯交给钱老板,让他仔细辨认的时候解释说道:

“你看看,皇家用品是龙纹图,赏赐给臣子的物件纹路中也尽量不能带龙纹,这个龙纹在下,明显是不想高飞,看出来没有?”

钱老板连忙点头说道:“知道,所以我刚开始看的时候,以为是假的呢!”

乐天笑了笑继续说道:“不是,在西汉末年,也只有一个人有资格用这种图案的爵杯,就是手握大权的曹操,而这个爵杯,就证明了他当年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见证。”

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钱老板恍然大悟。

乐天微微一笑说道:“钱叔,我觉得吧,你现在应该去送送这个倒斗的,如果忽悠的他满意了,也许他能拿出更好的东西卖给你。”

钱老板一拍大腿,这才想起这茬,急忙起身说道:“我这就去!”

钱老板直接走出门,看样子这个着急,乐天微微一笑,反正现在也不急着谈事,就起身跟着钱老板出去看看,如果可以也能帮忙说一句话什么的。

两人一前一后进入财会室,现金正在清点,钱老板一进来,堆着笑脸说道:

“老弟啊中午一起吃个饭呗?”

倒斗的男人面部改色,余光看见身后的乐天也跟着进来,微微摇头说道:“不了,兄弟们还等着我一起吃饭呢。”

“一起叫来,全聚德我买单怎么样?”

“还是不了。”倒斗男人再三推辞,钱老板见状,拍着男人肩膀坐在一旁,说道:“老哥是做生意的人,眼力还行,我是真心想交你这种朋友,这样……”

钱老板从兜里拿出支票本,唰唰写出一张支票递给倒斗男人,说道:“这个给兄弟们喝茶,兹当给你们解乏了!”

倒斗男人接过来一看,目光一沉看向钱老板问道:

“10万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交朋友嘛,哪有什么意思。”钱老板打了声哈哈后说道:“你以后要是有好东西,一定记得老哥就行啊!”

倒斗男人也赔笑两声,把支票揣进兜里,再偷瞄门口的乐天,他的目光已经有些戒备起来,当然,这个目光乐天是发现了,也读懂了这个目光的意思,两人心知肚明。

随后两人寒暄几句后,倒斗男人拿着钱离开,钱老板好阵恭维挽留,但倒斗男人还是坚决离开,临走的时候,还是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了乐天一眼。

当倒斗男人消失良久后,钱老板感慨的转头,笑眯眯的看着乐天说道:“乐天呢,要不是今天你在场,我又打眼一件东西,走,上楼喝茶去。”

乐天赔笑跟着上楼,两人屁股还没做热呢,电话就响了,钱老板陪笑着拿出手机,看了一眼后喃喃道:“这兔崽子,一给我打电话就是要钱,我都烦死了。”

对着乐天赔笑说道:“我儿子钱恒泽,稍等啊!”

电话接通,钱老板板着脸问道:“要多少钱,快点说!”

“什么钱钱钱,我有个事想找你,我马上到你店了,给我等着。”

电话挂断,钱老板有些哑语,摸着脑门这个感慨,“他来找我,我去,这没有个一百万打不住吧!”

乐天在一旁看的这个想说话啊,这两父子一个直率一个生意人,关键是他俩太好玩了,反正乐天是没法体验父子的感觉,只能在一旁默默的看着。

钱老板放下手机,不好意思的看着乐天问道:“钱恒泽最近在学校,没打死人或者撞死人吧?”

“噗!”乐天刚喝了一口茶,一下全喷在钱老板的脸上,乐天连忙道歉,钱老板连连摇手说没事,乐天一脸尴尬的解释说道:

“钱叔,钱恒泽在学校挺好的,天天背书也没那么多出格的举动,而且,他一会来是因为……”

“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。”钱老板都没听乐天说完,拍着胸脯坐好。

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停在办公室门口,钱恒泽问道:“经理,我爸在不在里面?”

“钱少爷,钱老板在,不过正在跟人谈事情。”

“谈个屁,我还有事找他呢!”钱恒泽不管不顾的开门,可是当看见乐天后,疑惑的脱口而出,“哟,我还想给你打电话呢,原来你俩正聊这呢?”

钱老板看见这个不争气的儿子,再看面前体态从容的乐天,无力的摇摇头说道:“看看你哪二椅子的样子,头发留那么长,男人女人都分不清,你看看人家乐天,多板正!”

钱恒泽也不听父亲磨叽,过来拍了乐天肩膀一下,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说道:“爸,别总说我这这那那的,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说个事,这位叫李乐天,我哥们,他手中有个老物件,要抵押给你。”

钱老板一怔,看向乐天疑惑的问道:“乐天吶,你这是缺钱了?怎么还抵押,这是闹哪样啊?”

钱恒泽一看这架势,不解的问道:“怎么,你俩很熟吗?”

钱老板侧目怒道:“臭小子,乐天现在可是圈里的热门人物,你小子以后跟他好好学学吧!”

钱恒泽有些傻眼,看见在一旁苦笑的乐天问道:“你跟我爸很熟?”

“还行,还行。”乐天低头承认。

钱恒泽一笑,说道:“老爸,既然都是熟人,就凭咱俩这感情再加上乐天,我给他担保,你拿出一百万得了!”

钱老板不是小气的人,同时也知道儿子钱恒泽借钱不是为了自己,看向乐天试探的问道:“乐天呢,你是不是遇见事了?”

乐天点头说道:“的确遇见很大的事,钱叔,我想把祖传的鼻烟壶抵押给你,等回头,我赚了钱还是要赎回来的。”

钱老板拿起鼻烟壶看了一眼,虽然上次在鬼市看过,但时隔半个月之久,他早就忘了这个物件,但再拿在手中,一下就想起来了,说道:“上次你说什么都不卖,看来你这事不小啊!”

乐天为难的说道:“家里长辈病了,急需用钱,要不我也不能拿祖宗的东西出来卖。”

钱恒泽见状以为父亲生意脾气上来了,急忙帮腔说道:“老爸,算我求你了行不,别磨叽,给个痛快话!”

钱老板瞪了钱恒泽一眼,再看向手中的鼻烟壶,思量再三后放回乐天面前说道:

“乐天呢,你拿着东西抵押给我,这是打我脸呢!”

钱恒泽顿时着急了,“抵押你都不干,这可是我第一次求你,你还想不想让我叫你爸了?”

“你小子给我坐下。”钱老板冷声对着钱恒泽说道:“乐天什么身份你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嘛!别说他拿着东西抵押,就是他不拿东西,光刷脸就不止一百万。”

呵斥儿子一顿之后,钱老板再次赔笑道:“乐天你别误会,这东西我的确不能收,但是这钱,我拿给你。”

钱老板拿出支票本,刚要写字,乐天不干了,说道:“钱叔,一码归一码,我现在身无分文,家里最值钱的就是这东西,如果我拿了你的钱,没准什么时候能还上,这东西抵押给你,我也有个赚钱的动力,但是你不收,我就找别人了。”

“乐天这是干啥?”钱老板有些为难,钱恒泽也没看明白。

乐天无力的摇摇头说道:“我不想骗你,我现在还是学生,赚钱的路子没有,一次性需要这么多钱,我真没招了,这东西我就是拿来抵押的,不是卖也不是靠人情,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“这……”钱老板明白了,点着头说道:“行,这东西钱叔帮你保管着,你什么时候想要回去,随时过来拿!”

钱老板唰唰写了一张支票递给乐天说道:“钱不够再来找我,保证没二话。”

乐天接过来说了几句客套话,然后要告辞离开,钱家父子二人送乐天走到门口,乐天消失在人潮中,钱恒泽有些没看懂,木乃的问道:“爸,能让你这个铁公鸡拿出100万,乐天到底什么能力啊?”

钱老板感慨的说道:“你丫,拍马都赶不上人家呀!”

“啥意思,你给我说明白了。”

钱老板走回店铺,同时说道:“你也不用问了,乐天是条龙,你以后跟他好好处,他为人处世老练,眼界比我们一些老家伙都开拓,你跟他好好学学,如果你俩发展好了,让他成为你的左膀右臂,别说一百万,就是让我倾家荡产,我也愿意。”

“啊!”钱恒泽惊讶的看着父亲离开,反应良久后,追了上去问道:“爸,你把话给我说清楚,到底啥意思嘛?”

钱老板负手而立,沉声说道:“还是那句话,学做人前要先学会看人,乐天将来必将成为人中龙凤,他现在穷,但将来前途不可限量,你如果一直这么混下去,等他成长起来了,你只能仰望着他的高度。”

这番话从钱老板嘴中说出来,把让钱恒泽更加费劲,乐天在他的意识里,不就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嘛,怎么感觉越来越看不懂了?

小说首发本书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