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84章 为了钱

第84章 为了钱


                坐在公交车上,看着外面车水马龙的街景,乐天心若枉然,街道上的一幕幕都在谱写着城市的悲歌,路人们行色匆匆,有的为了生活奔波,有的为了梦想而忙碌,但在这种高压下的生活圈子里,所有人都似行尸走肉,大部分人都迷失在喧嚣的城市里,遗失了最初的想法。

来到京城一个多月了,乐天发现,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外面的花花世界,说它炫目令人着迷也的确有,说它腐朽让人生畏也不为过,但总之,这一切的一切,让乐天感到了极大的不适应。

车子到站,机械般的下车向着四合院走去,之前他幻想的很好,可现实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,此刻,他能体会梁忠河踌躇的背影,也许此刻,乐天也才感受到不尽人意的感觉。

把这门把手,良久没有下一步动作,“我该怎么办,钱钱钱!哪能弄来钱?”

可就在乐天喃喃自语的时候,他突然想到一个人,“钱,钱恒泽!看来只能如此了。”

有了决定,快速推门进入,进入正房内,翻找出鼻烟壶,看着祖宗传承的东西,现在唯一的办法,也只有把它抵押出去。

思量再三,拿出电话拨了出去,良久后才接通,电话里传来钱恒泽极其不耐烦的声音。

“喂,谁啊?”

“是我,李乐天。”

“哦。”电话里传来一阵琐碎的声音,片刻后,钱恒泽问道:“乐天呢,什么事?”

“我有点事想求你,你能帮我个忙吗?”

可能是听见乐天这么郑重,钱恒泽也郑重起来,问道:“什么事,说说看。”

乐天深吸一口气说道:“我急需用钱,我有个老物件,想抵押给你的父亲,等我钱攒够了,东西是要赎回来的。”

“擦,我还以为什么事呢,你直接说要用多少钱就完了。”钱恒泽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乐天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100万。”

“我去,这么多?”

“嗯,要不然也不能抵押这件老东西了。”乐天说。

钱恒泽反应了一下,问道:“你是说,你要拿一件古董,抵押给我父亲是吗?”

“没错,这件东西你父亲见过,他有心想购买,但我不想卖,现在我急需用钱,所以……”

“了!你在哪?”

“我在潘家园。”乐天回答。

“哪你先去我父亲的店,我一会就到,你知道我家店在哪吧?”钱恒泽问。

“知道。”

挂了电话,无力的叹了一口气,把鼻烟壶装在身上后,锁了门离开,直接来到古玩店附近。

这里依然门庭若市的场景,进进出出的行人很多,看着跟商场没什么区别。

迎宾小姐恭敬的行礼,乐天点头回应后进入门口,先是在一楼环顾一圈,没有什么值得看的东西,走上二楼,大堂经理还记得乐天,见他来了,匆匆赶了过来,“欢迎光临。”

乐天对着经理微微一笑问道:“老板在吗?”

“赶巧,老板在三楼,我带您上去。”大堂经理回敬一声后,带着乐天直径走向三楼。

上次本来有机会去三楼看看的,结果事出突然,三楼就没去成,这不,经理刚带着乐天走上三楼,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乐天看的是眼花缭乱。

大堂经理示意乐天稍等,他去告知钱老板去了,乐天闲来无聊,就在附近观察着古玩,还真别说,这三楼的古玩全是真品,价格也都不菲。

就在乐天观察的时候,经理匆匆走到乐天身边,小声说道:“经理请你进去。”

乐天回头看了一眼,疑惑的跟着经理走进办公室,一进屋才发现,这里居然还有人,难怪钱老板没有亲自迎接。

钱老板笑道:“乐天老弟来的正好,这有个东西,你来帮我看一眼。”

钱老板说完,看着对面坐的人说道:“这位叫李乐天,京城这地界新晋级的行家里手。”

乐天走过去与这人握了握手,他40多岁的样子,一脸的横肉一看就不是做正经生意的人,再看他的虎口有很厚的老茧,头发上还有很多洗不掉的灰尘,乐天猜测,这个人应该是一个倒斗的出身。

大堂经理离开后,钱老板也不藏着掖着,说道:

“这位兄弟哪来一件东西,我这看不好,没法估价,正好乐天赶上了,你给估个价呗。”

乐天对着男人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不知道能否看一眼你的物件?”

男人对乐天的态度有点不屑一顾,随手打开身旁的毛巾,亮出身旁的物件,“这是一件青铜器,你会看吗?”

乐天只看了一眼,就认出这东西,在男人把东西递给他的时候,乐天拿在手中仔细鉴赏一番后,说道:

“汉青铜爵杯,史载,地位尊贵的人用爵,在古代天子分封诸侯时,赐给受封者的一种赏赐物。再后来“爵”就成了“爵位”的简称。”

“这款爵杯口沿外撇,圆腹略深,前尖后翘,下承三高足,因此又称三爵杯,口沿两侧有对称的立柱,看工艺定是出自汉代王孙贵族之墓。”

“好眼力。”男人听乐天娓娓道来,下意识夸奖一番。

乐天微微摇头,拿起爵放在鼻下闻了闻,“不过可惜了。”

男人一怔,问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乐天微微一笑道:“这东西的确是老物件,不过在出土的时候,应该是无意间破坏一脚,导致这杯子有些瑕疵,可你们有怕影响出售,就乱用方法让坏损的地方复位,导致缺口损坏。”

钱老板一听急忙问道:“青铜器出土,不是最不容易损坏的嘛?怎么这件是坏的?”

钱老板看向男人,男人一脸的无奈但没接话,乐天见状解释说道:“的确如此,我估计也正是因为传说青铜器最不容易损坏,所以他们没注意,就把青铜器押在最下面,结果导致风化后变了形。”

“可我看着这物件还是原样啊!”钱老板不解的拿起来观察。

乐天无奈的摇头说道:“钱老板你看,在这里有一道浅浅的痕迹,这是修复后才会留下的痕迹,如果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,这修复工序还是坊间的土办法,火烤重炼,这是硬给复原的,这可是汉代的青铜爵啊!”

钱老板脸色阴沉下来,看着男人说道:“喂,我说你们这帮人,不懂能不能别瞎弄!”

男人脸色有些阴郁,连忙辩解的说道:“都是手下不懂事,唉,怪我怪我。”

对方解释,钱老板也不再纠结,看着乐天问道:“既然这东西已经被毁坏,你给估个价,看能值个什么价?”

乐天回忆了一下那天在鬼市了解的价格,这东西是倒斗出土的东西,而且还毁坏了,思量片刻后说道:“10万吧!”

男人脸色涨红,说道:“10万,这连工具人工都不够啊!”

乐天笑了笑说道:“10万我没少给你,在座的都是行家,明人不说暗话,这东西暂时不能见光,再说为了修复你这乱来的手法,这花销就不止30万,给你10万是多的了,另外我还真不相信,你这倒斗一次,就只拿出来这一个爵。”

男人有些哑语,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,乐天又说道:

“别的咱不说,今天你光拿这一个爵过来,就是没打算好好谈生意,我说的是吧?”

男人被乐天揭穿,脸色有点挂不住,没错,他的确是把钱老板当大头了,打算把这个坏损的东西高价买给他,哪成想被乐天扫了场,没招,只能认了。

“行,今天碰见一个行家算我们倒霉,钱老板,这东西你要是看好了,10万我不跟你还价。”

钱老板拿着爵思考起来,仿佛在思考乐天的话,加上修复的钱,到底值不值收购的价。

乐天见钱老板犹豫,连忙掩饰的拿起爵看了看,说道:“做生意嘛,生意不成仁义在,人家都把话说道这份上了,你要是不收,也过意不去了不是。”

钱老板苦笑一声,但看乐天的脸色如此郑重,他瞬间反应过来,说道:“那好,这东西我收下了,走跟我出去开支票,下次拿些好东西来,别光拿一个忽悠我。”

男人又是好阵赔笑,两人出去没多久,钱老板就回来了,乐天估计,他是有点迫不及待,就把交易的事交给经理去办了。

钱老板一进屋就连忙追问:“乐天,这东西10万收的,值吗?”

乐天起来走到门口,观察了一眼外面,随后放开了说道:“太值了,这东西虽然有瑕疵,但修复绝对不过10万,我是故意说得严重些,就是欺负他们不懂。”

“我去,你吧我都骗过去了。”钱老板连忙拿起爵仔细观赏起来,“这东西,拿到拍卖会上,最少也价值80万以上。”

“不止。”乐天笑道:“这东西价格暂时定不下来,主要这东西我看着,有点像是东汉末年的东西,我怀疑,这是曹操用过的爵。”

“真的假的?”钱老板不可置信的问道。

乐天微微一笑说道:“具体的东西还需要查证,但是这个爵,的确是东汉末年的东西,您应该知道,战火纷飞的年代,能用这么高级的东西,而且至今还没被发现,只有东汉曹操墓!”

“我去,你怎么不早说呢!”钱老板震惊道。

乐天笑眯眯的说:“这也是他们不把其他东西拿出来一起卖的原因,如果真的是曹操墓,那财宝可就太多了!”

看书蛧小说首发本书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