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76章 有消息了【各种求】

第76章 有消息了【各种求】


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清晨,阳光照射在屋内,异常安静祥和,只有外面小区偶尔有些邻居打招呼的声音。

可就在两人呼呼大睡的时候,刘文静卧室的闹铃突然响了,顿时把乐天惊吓的坐直身体,这才发现身在刘文静家。

可刚要躺好,下意识感觉身下不太对劲,掀开被子一看,裆下湿漉漉一片,知道昨晚是梦遗了,乐天的脸瞬间涨红,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。

就在乐天为难的时候,刘文静的卧室内传来一阵琐碎的声音,乐天反应过来,猫着腰快速进入卫生间,都来不及锁门,赶紧脱下内裤清洗。

这么丢人的事,可不能让文静姐看见,要不然这的脸算就丢没了,乐天就是这么想的。

可结果哪知道,就在乐天忙活的时候,卧室门打开,还没等乐天出声提醒,刘文静一下打开厕所房门。

刘文静没想到乐天在厕所内,看见眼前的一幕瞬间呆住了,特别是看见乐天**正昂首抬头的时候,刘文静脸色瞬间涨红无比。

僵持几秒过后,刘文静关上厕所门消失在视线中,乐天这个尴尬的啊,抓紧时间快点洗,之后也不顾那些,穿上湿漉漉的内裤走出卫生间。

刘文静正在厨房忙活着,看见乐天出来,红着脸低着头交错而过,进入卫生间后,乐天急忙穿上裤子,羞涩的不知道怎么办好了。

过了5分钟左右,刘文静梳洗结束,出来后直接进入卧室,见文静姐这么避讳自己,乐天知道,这搬过来一起住的梦想算是破灭了。

随手打了自己一嘴巴,喃喃道:“都怪你,没出席的东西。”

穿好衣服后,坐在沙发上等着刘文静出来批判自己,可等刘文静换好警服后,她恢复了端庄面容,对刚才看见的事只字不提,说道:

“今天我要上班,你叔叔的事,我让人抓紧给你问问,你也别太着急,应该没有太大的事。”

乐天站起来,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,只会低着头应和着。

刘文静看见乐天这副态度,微微一笑,走到乐天身边,用手抚摸着乐天的脸颊说:“没想到乐天弟弟也会害羞,看样子是真长大了。”

乐天刚要说话,刘文静话锋一转说道:“行了,抓紧时间我要上班迟到了,先带你吃早餐,快走啦!”

推着乐天出门,两人到了小区附近的早餐店,要了几屉小笼包,两碗小米粥,刘文静快速吃完后付了账,跟乐天再三交代,不让他着急之类的,又塞给乐天一百块钱,随后快速的跑去上班了。

乐天看着刘文静消失的身影,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坐地铁回到潘家园,一路上都是闷闷不乐的。

进入四合院,凌乱的院子已经被收拾干净了,进入正房,里面没人,厨房里面也没人,只剩下厢房,敲了敲门,没人回应,推了一下,门没锁,探头进入扫了一眼,床上有人应该是师姐曾温柔。

悄声退出去说道:“师姐,该起床了,时间不早了。”

房内传来曾温柔打哈欠的声音,“今天早晨刚睡着。”

随后屋内有事一阵琐碎的动静,乐天站在院子里思考着事情,厢房门打开,曾温柔上身穿着一件粉色吊带,下身只穿着一条白色的内内,肩膀上搭着一条毛巾,拿着洗脸盆不管不顾的走了出来。

乐天扫了一眼顿时呆住了,目光一直跟着曾温柔,她身材火辣,特别是提拔的双峰,傲立胸前,袖长的美腿给人一种极致的诱惑。

乐天似乎都没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下意识问道:“你就穿这身出来了?”

曾温柔不管不顾的路过乐天身边,还不屑的撇了他一眼,走到院子水龙头前说道:“我平常也这样,师傅都没说我,你管我?”

“师叔老了,不觉得什么,可我不行啊,我是火力旺盛的大小伙子啊!”乐天反驳。

“你少装。”曾温柔一边放水一边说道:“你们男人都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,嘴上这么说,心里怎么想的我不知道?”

“好吧。”乐天无语了,无言以对不看总行了吧?

曾温柔把洗脸盆放在椅子上,一边洗头一边问道:“你出去一天,问清楚点什么没有?”

“文静说,今天她再给我催催,争取今天给我答复。”乐天回答。

“文静,叫的可真亲切。”曾温柔嘲笑的说道:“她也就是一个小警察,能帮上什么忙?”

乐天也不回答,在一边沉默不语,曾温柔继续絮叨:“我想过了,银行卡里还有点钱,等一会,我去买几条中华,就蹲在国安局门口,见人就送,我就不信了,还没有偷吃荤腥的猫了。”

乐天还是沉默不语,很快,曾温柔洗完头,湿漉漉的头发打湿了胸前吊带,让吊带紧贴身上,凹凸有致的身材,哪怕是余光看见了都把持不住。

“都不是我说你,你就不能多穿点。”乐天埋怨。

“你又不是女人,你不懂,洗头穿那么多一会还的换,多麻烦,等洗完了一起换呗,怎么滴,我这样你觉得吃亏了?切!”

乐天再次被呛到了,也不接话,继续保持沉默,曾温柔见乐天总是抱怨,也不高兴了,“不愿意看就去给我买早餐去,没收费就不错了,你还磨磨唧唧的,讨厌。”

乐天只好出门,就进购买了早餐,拿着回来的时候,曾温柔已经穿上了衣服,可是她的衣服还是如此简洁,下身一条牛仔短裤,上身一件紧身背心,只是把能挡住的地方都挡住而已,跟吊带内裤也没太大区别。

乐天把早餐递给曾温柔说道:

“你就没有得体点的衣服吗?”

“你懂什么!”曾温柔接过早餐一挺胸说道:“我这是资本,很多女人还没有呢!”

曾温柔拿着早餐进入厨房,一边吃一边问道:“对了,我昨晚想过了,实在没办法,我就犯点事进去谈谈情况,你看行不?”

乐天有些震惊,毕竟曾温柔只是师叔最近收的女徒弟,她居然为了师叔想出这个损注意,这的多大的恩惠啊?

走进厨房,坐在曾温柔对面说道:“不至于吧,很快就有消息了,别太着急。”

“我不着急行吗,你不知道,别看师傅表面老当益壮的,可身子虚的很,每天晚上都咳嗽,有的时候还吐血呢。”

乐天一怔,别看他学医,可从来没给师叔看过病,虽然知道他身子虚,可吐血这事他真没看出来。

“这么严重,你没带师叔去看病吗?”

“不去,前段时间我攒够了钱,师叔死活不去,还把我臭骂了一顿,后来我一下狠心,才买了那辆车的。”

乐天上下打量这曾温柔,试探的问道:“你为什么对师叔这么好?”

“什么为什么?”曾温柔随口说道:“他是我师傅,对他好是应该的。”

“可是他没教你什么呀?”乐天追问。

“教了啊,起码他教我怎么做人了。”曾温柔反驳说道:“我的事你不了解,当初我就是一个傻丫头,谁逮谁骗,遇见事除了哭就是哭,可自从跟了师傅以后,没人欺负我了,这还不叫教吗?”

乐天来了兴趣,“哪你以前什么样?”

“就是我名字的诠释,曾温柔,曾经温柔善良懵懂。”曾温柔说道。

乐天思考着说道:“嗯,现在变得浪荡心狠手辣。”

“哼,谢谢夸奖。”曾温柔哼了一声继续吃早饭。

上午10点左右,两人正商量着怎么办的时候,乐天的电话响了,刘文静打来的,急忙接通,刘文静焦急的说道:

“昨天晚上,李六指在国安局里吐血了,我通过关系让人把他送到医院抢救,听说,已经陷入重度昏迷状态。”

乐天一听心下大急,“哪家医院。”

挂了电话,拉着曾温柔一边走一边说道:“师叔住院了,跟我走。”

曾温柔也不耽搁,急忙开车带着乐天去了医院,说来也巧,李六指住院的地方正好是林茂盛的医院。

两人火急火燎的进入医院住院部,还没赶到病房,走廊里就看见几个穿西装的人在把守,其中还有不少警察在周围站岗。

两个不管不顾的冲到房门前,把守的人急忙拦着,曾温柔不管不顾的就要往里冲,但国安局的人怎么会让她进去,厉声呵斥道:

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,再闹的话,我可就下令抓人了。”

“我是里面人的徒弟,要抓就抓吧,我要去看我师傅。”乐天知道坏了,可刚要拦着曾温柔就把话说完了。

警察们和国安局的人见状也不惯着曾温柔,直接拿出手铐就要拷人。

乐天一把抓住警察的手说道:“干嘛,现在是法治社会,要抓人首先要有证据,其次要有逮捕令,要不然你们没权利上手铐。”

“你是谁?”警察问道。

哪知道就在这时,一个护士好奇的问道:“李医生,你怎么在这?”

曾温柔反应过来,连忙解释说道:“他是医生,跟这事没关系,只要你让我进去看师傅,上手铐没关系,拜托拜托,让我进去看看吧,求你们了。”

警察们对视一眼,从他们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,这是要通过曾温柔了解更多情况了。

“先跟我们做笔录,确定你没有犯过什么案子,我们才能让你进去照顾人。”

“可以可以。”曾温柔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下来。

本書源自看書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