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74章 坦诚小秘密

第74章 坦诚小秘密


                “可是,邢队长的话你听见了吧?”刘文静质问,“我为什么当着你面问这些,就是为了让你看清现实。”

乐天再次郑重说道:

“我知道现实,说实话,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我了解内情。”

刘文静板着脸说道:“那你说说。”

乐天思考片刻后说道:“老邢队长说的传说,是真的,李六指,是神偷燕子门的传人,但是这个神偷燕子门,跟你了解的小偷不一样,他的确是侠盗。”

“侠盗也是偷啊,乐天弟弟,你不会误入歧途吧?”刘文静一脸紧张的说道。

“文静姐,听我说完你再打岔。”乐天说道:“在民国前,偷这个圈子并不乱,是因为有规矩,就算做小偷,也是四不能偷,但自从李六指被抓了,偷这行才发展像今天这样的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“不知道,早年的事也不了解。”刘文静回答。

李乐天继续说道:“因为,李六指是现代贼王,他就是行业里的皇帝,他说不能偷就不能,他代表地下世界的法律,约束偷这个行业,可是你们把他抓了,偷这行没约束了,所以才会发展成今天这样。”

“哦,还有这层意义?”刘文静思考片刻后又问道:“可是,我就不明白了,李六指既然是约束力,可他还纵容徒弟偷,这说不通啊!”

“他没纵容。”乐天反驳说道:“他的三个徒弟,是背着他偷的,当李六指知道的时候,他三个徒弟已经跑路了,可是当他要清理门户的时候,就被警察抓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李六指当年真的是被冤枉的?”

乐天点头承认道:“没错,你要知道,李六指是偷行业里的规矩,也是地下的标杆,对于他的三个徒弟,他至今还是耿耿于怀。”

“你知道的很多吗?会不会是李六指骗你?”刘文静试探的问道。

乐天站起来,郑重的看着刘文静说道:

“文静姐,我们10年的交情,你就这么不相信我?”

“不是,我只是有所疑惑,不是不相信你,乐天你别误会啊。”刘文静急忙辩解。

乐天郑重其事的说道:“那好,既然你相信我,那我就跟你交代个实情,我是神偷燕子门真正传人,我继承了李六指的衣钵,而且,我也要替师叔李六指完成心愿,抓住这三个忤逆的徒弟。”

“啊!”刘文静张目结舌起来,“乐天,你真的要当小偷?”

“你误会了。”乐天解释,“我是侠盗传人,我以后要重整偷门门风,我代表的是正义,你可能不了解侠盗,现在我告诉你实话,我以后要重新竖立规矩,让偷门走向正轨,不危害社会和人民财产,这才是神偷门存在的意义。”

“这……”刘文静有些蒙圈了,仿佛第一天认识乐天一般,“你,真的不会走入歧途?”

“我向天发誓,绝对不会。”乐天伸手发誓。

刘文静连忙一把握住乐天的手说道:“我相信你,不过乐天,我不希望有一天,亲自抓捕你。”

乐天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放心,绝对不会有这么一天,因为我是新一代的贼王,我代表的是地下世界的规矩。”

刘文静委婉一笑,用手指在乐天鼻子上勾了一笑,“你就吹吧,你才多大,你想说话好使,得有人听你的才行啊!”

乐天黑着脸说道:“文静姐,你是要让我露一手吗?保证吓死你。”

刘文静笑了,说道:“那好,你出去,我不给你开门,你自己开门进来我看看。”

乐天茫然的看着大门问道:“这么简单?”

刘文静推着乐天走出大门说道:“你先进来再说。”

把乐天推出去后,随手关上大门,可随后刘文静抱着膀子等待着开门,原本刘文静以为乐天会用个几分钟才能进来,哪知道门刚刚关闭,乐天就像是拿着钥匙一般的开门进来,对着刘文静一耸肩。

“你真这么厉害?”

乐天一脸无所谓的说道:“这是基础,根本不难。”

刘文静茫然的问道:“哪什么是最难的?”

乐天脸色顿时就红了,问道:“你确定要看吗?”

“很好奇,你亮一手我看看。”

乐天一脸为难的说道:“哪你不准打我。”

“我为什么打你?”

乐天低着头,抬起手,一件白色文胸挂在乐天手上,刘文静突然双手抱胸,娇嗔道:“啊,我的内衣。”

乐天不好意思的抬起另一只手,手指上挂着刘文静的内内,说道:“还有呢!”

刘文静连忙上下打量自己一眼,没发现衣服有变化,可就是不知道乐天是怎么把她内衣偷走的,也不说话,红着脸转身就跑,进入了自己的卧室。

乐天有些尴尬,但看着左右手上的白色内衣,下意识的心潮荡漾起来。

卧室内传来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,忙活一阵后,刘文静换下了警服,穿着牛仔裤和紧身衣服,瞪着乐天掐腰说道:

“好啊,你个小坏蛋,学什么不好,偏偏学这么龌龊的东西。”

乐天红着脸说道:“不是了,这是偷里面最难的手法,叫做顺手拈来,最难是因为下手的时候,被偷的人根本发现不了。”

刘文静红着脸仔细想想也是,一把抢下乐天手中的内衣藏在身后,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你个小坏蛋,以后不准再偷了,否则我,我就再也不理你了。”

刘文静红着脸再次进入卧室,乐天一脸费解的说道:“不是你让我偷的嘛?”

没一会,刘文静再次走出来,显然她的心情已经平复了,坐着冷眼看着乐天,像是老师训学生一样的说道:

“乐天,我可告诉你,你要是真的犯罪了,我可真不惯着你,我一定会亲手逮捕你的。”

“一定一定。”乐天连连承认。

“还有。”刘文静说道:“现在是法治社会,不是当年江湖,你不准做那些清理门户的事,这在法律上叫滥用私刑,是重罪。”

“我知道,我的清理门户的方式,肯定是把这些人交给国家处理。”乐天连忙解释。

“那就好。”刘文静走到乐天身边,一把抱住乐天说道:“乐天,咱们10年的关系了,我特别担心你会出事。”

突然被刘文静抱住,双峰挤压在胸前,乐天顿时感觉大脑宕机,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。

刘文静给乐天的感觉,可不像是赵文瑄或者张云芳,刘文静可是乐天从小yy的对象,也是乐天的梦中情人,如今被刘文静主动抱在怀中,乐天能不激动嘛!

良久,刘文静抱着乐天说道:“乐天弟弟,既然你把你的秘密告诉我了,我也告诉你一件事。”

刘文静与乐天分开,两人坐在沙发上,刘文静低着头衣服小女人状态的说道:

“我其实不是普通人,也不是普通的小警察。”

乐天有些不理解,静静地听着刘文静继续坦白。

“我家里在京城很有势力,就是因为这样,我的一切都被家里安排好了,包括政治婚姻。”

乐天感觉大脑炸响,眼睛瞪得老大看着刘文静。

“以前我顺来逆受,可是后来,跟你的通信过程中,你每次都告诉我你积极向上的态度,你说,你要不断努力,争取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,来回报社会,当时对我的激励很大。”

“我也曾想过,我也许可以像你一样,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,我不想做政治的牺牲品,后来,在一次次的书信中,你乐天的态度激励了我,让我重拾自信。”

“也是因为你,我决定改变我的人生,后来,我跟家里吵翻了,离开家之后,我报考了警校,毕业后当了基层民警,你不知道你在我心中的地位,我真的不想你误入歧途。”

乐天理解刘文静这番话的意思了,下意识握住刘文静的手,说道:“文静姐,你放心,我乐天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嘛,我能活到今天,都是社会给我帮助,我肯定是要回报社会的,违法犯罪的事,我保证不会碰。”

看见乐天这么郑重的表态,刘文静点点头,心里仿佛确定了什么,说道:“既然这样,那我就破例跟家里说说,看看能不能凭借家里的关系,帮你把李六指放出来。”

“这……”乐天似惊似喜,“这好吗?文静姐会不会太为难了?”

刘文静温柔的笑着,摸了摸乐天的脸颊说道:“只要你好,我无所谓。”

刘文静起身拿出电话,对着乐天甜甜一笑,随后走进卧室。

这个笑容,这个举动,再次打动乐天,说实话,这么多年了,帮助过乐天的人有很多,让乐天感动的事也不少,但刘文静不一样,只有她,乐天是愿意付出生命为代价,回报她的人。

“文静姐,你放心,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乐天喃喃自语。

十年的友情,十年的精神伴侣,两人今天终于撕开了这层窗户纸,互相把心里挤压的秘密告诉了对方,不能说两人的关系达到了哪一步,可是两人的关系,确实往前推进了一大步。

看着紧闭的卧室房门,里面传来刘文静微不可查的声音,乐天的内心坚定无比,“赵文瑄,张云芳,真的很抱歉,我不能对不起文静姐,除非她嫁人,否则我要一辈子守护在她身边。”

看書罓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