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72章 突发危机

第72章 突发危机


                一行人在游客火辣的目光中,走出古玩店,当然,乐天被关注的最多,不少人都拿出手机拍照,记录这个捡漏得到500万的超运气少年。

七拐八绕的在人堆里穿行,好不容易来到了茶楼,刚一进来,这里还是门庭若市的繁华场景。

茶铺老板迎了过来,一脸堆笑着说道:

“古老又回来了,10月1就这样,您老楼上请。”

大家也不客套,绕过人群走到楼上,开了一间典雅的包房,众人鱼贯而入,落座后古老笑道:

“正好中午饭点,好茶好菜伺候着。”

“好嘞。”茶铺老板应了一声转头对着外面喊道:“武夷山大红袍一壶。”

随后堆笑着走了出去,关上门,古老看着钱老板说道:

“刚才人多,我都不惜的说你,你说说你,也不是雏刚入行,规矩不懂吗?”

钱老板茫然的问道:“古老这话是怎么说的?”

“古玩交易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既然达成交易,哪有反悔的道理?”

钱老板一怔,连忙解释说道:“这您老误会了不是,我钱某人一个唾沫一个钉,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,我能反悔怎地?”

古老不解的看向乐天,问道:“那你刚才跟乐天说,有事想拜托他,难道不是这事?”

“小瞧我了不是?”钱老板笑道:“一码归一码,我想拜托乐天老弟啊,根本不是这事。”

古老板着脸说道:“这话我可听着呢,你要是找后账,可别怪我踢你。”

“不能。”钱老板连忙打着哈哈,随即看向乐天,感叹一声说道:“乐天啊,你别误会啊,唉,看见你啊,就让我想起我那个败家儿子,你说古老,都是一个年龄段的孩子,差距怎么这么大呢?”

正好这个时候,侍应把茶盘茶叶端上来,摆放了各样茶具,开始泡茶洗茶沏茶,当一些列流程都弄好了之后,茶博士告辞离开包间。

古老端起茶壶,给钱老板倒了一杯,钱老板这才重拾话题说道:

“这养孩子吧,就跟发射卫星差不多,花费10几年心血,确保每个环节数据正确,最后一朝发射成功,就像考了大学,然后卫星就消失在茫茫宇宙中。”

钱老板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:

“然后只剩下不定期的发个信号回来,还他妈是,给点钱,给点钱,你们说,把钱给了吧,叮嘱吃穿好点,卫星一句话,别啰嗦别磨叽,嘿,这倒霉社会,还他妈让生二胎!”

“说话注意点。”古老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这还有孩子呢。”

钱老板拿起茶杯又喝了一口,看向乐天说道:“你也别怪你钱叔磨叽,我家那小子,真不像你,除了吃喝玩啥都不会,我就琢磨着,乐天,你跟我儿子不是一个学校的嘛?”

“不止,他俩关系还挺好呢。”张云芳急忙帮腔。

乐天尴尬一笑,认同道:“是,我俩还是一个寝室,一个班级的。”

钱老板一拍大腿说道:“这感情好,钱叔就想拜托你,帮忙照顾一下钱恒泽,这小子,老不让人省心了。”

“一定,我在学校一定会照顾他的。”乐天连忙应承。

钱老板端起茶杯说:“哪叔叔就以茶代酒,谢谢你了。”

“钱叔这么说就太见外了。”乐天连忙回应。

两人喝了一口茶,钱老板继续说道:“我今天算是看出来了,有本事的人就是会办事,你看今天乐天这忙帮的,别看我丢了一件东西,但名气打出来了,没准一天这些钱都回来。”

钱老板拍着乐天肩膀说道:“乐天,东西你放心拿着,你跟钱恒泽好好处,等毕业了,如果要找工作,考虑考虑上叔这来帮忙。”

张云芳顿时笑了,半开玩笑的说道:“钱叔,你这是干嘛,现在就开始拉关系了,可惜你没有女儿啊!要不然是不是现在就把姑娘许配给乐天了?”

钱老板也笑了,“不应该嘛,乐天年少有为,谁见了不喜欢,是吧古老?”

古老也笑着迎合着,捋着胡子一脸的思考状,张云芳往乐天身边凑了凑,笑道:“人家名花有主了,顺便告诉各位一句,乐天不但眼界好,医学方面也是人才!”

张云芳竖着大拇指把乐天曾经的辉煌说了一遍,这把两人听的,是一愣一愣的。

乐天从头到尾都没接话,只是坐在一旁尴尬的赔笑,古老听闻乐天医术高明,有心试试水,让乐天把脉给看看,乐天诊病后说出古老症状,跟专家门诊看的一模一样,古老这下真信了,饭局上就开始聊看病和治病的话题。

聊天接近一点左右,场面正其乐融融的时候,乐天手机电话响了,拿起来一看是师姐曾温柔的电话,接通问道:

“姐,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?”

曾温柔的声音很着急,好像是面带哭泣的说道:

“不好了,师傅出事了。”

桌上气氛本来听欢快的,乐天突然站了起来,气氛一下僵持住,乐天一脸歉意的点头示意,然后走出门口问道:

“到底出什么事了,慢慢说。”

曾温柔语带哭腔的说道:

“我跟师傅正吃饭呢,一帮警察过来,把师傅戴上手铐带走了。”

“什么,我马上就到。”

乐天说完挂上电话就往楼下跑,张云芳闻讯出来看看,见乐天这么急着离开,连忙拉住乐天问道:“你去哪?”

“我有急事要先走,你帮我跟里面的人说句抱歉。”

见乐天火急火燎的样子,张云芳追问道:“你去哪,我送你吧!”

“不用。”

乐天快速下楼就往外跑,张云芳紧跟其后,“你等等我,我送你。”

“我说了不用。”

“你等我一会。”张云芳还在追。

乐天有些生气,转头指着张云芳怒声喊道:“我说了不用,别跟着我,滚!”

张云芳瞬间愣住了,乐天也不耽搁,向着潘家园人多的地方一扎,直接消失在人潮人海中。

乐天心里真的非常着急,关键是他不知道师叔李六指到底为什么被警察抓走。

一路风驰电掣的钻进巷子,很快的来到潘家园四合院前,一进屋就看见乱七八糟的场景,好像是被打劫了一般,曾温柔一边哭一边收拾着,乐天冲进来急忙问道:

“师姐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曾温柔看见乐天,摸了一把眼泪说道:

“我也不知道,我跟师傅正吃饭呢,进来一帮警察,还有几个穿黑西装的人,把师傅直接抓走了。”

“你看证件了?”

“看了,的确是警察,好像是公安厅的证件,不是派出所的。”

乐天皱眉,拉着曾温柔进了厢房,低声问道:“最近师叔没犯什么案子吧?”

“没有,师傅年岁大了,从来不出手。”

“这就怪了,抓师叔干嘛?”乐天眉头皱的更深,可看见屋内被翻得很乱,皱起眉头问道:“这怎么个情况?”

“不知道,警察是带着搜查令来的,证件都齐全。”曾温柔解释。

乐天更加疑惑,坐在椅子上开始思索起来,半晌后问道:“知道师叔被带到哪去了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乐天拿起电话,找到刘文静电话后拨通,急忙说道:“文静姐,我有事求你。”

“什么事这么急,你说。”听乐天这种语气,刘文静也郑重起来。

乐天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有个前辈被警察带走了,你能帮忙问问,他被带到什么地方了吗?”

“这个,好吧,姓名知道吗?”

“李六指。”

“好熟悉的名字,李六指,六指,现代贼王?”

“你知道?”乐天追问。

刘文静郑重起来,压低声音问道:“乐天,你找现代贼王什么事?”

乐天纠结了一下,焦急的说道:“文静姐,我从来没求过你,拜托帮我问问吧。”

“好吧,我这就帮你问问。”

挂了电话,刘文静沉思片刻,正好看见老邢队长走过,刘文静急忙说道:

“邢队长,前两天发过来的通缉令,说抓现代贼王李六指,是哪个局下发的命令?”

老邢队长思考了一下说道:“好像是国安局跟总厅下发的。”

刘文静皱起眉头,“国安局,这么严重,抓一个老头干嘛?”

“我听说,好像是因为他以前的徒弟回来了,而且还犯了几个案子,听说情节严重,怀疑跟这个老头有关,你问这事干嘛?”

“没有,就是好奇。”刘文静打着哈哈走到没人的地方,拿出电话给乐天拨了过去,并且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,刚要嘱咐乐天一句,乐天就着急的把电话挂了。

接到刘文静的回复,乐天急忙说道:“有消息了,走,去国安局。”

乐天快走几步,可回头发现曾温柔还站在原地,费劲的说道:“走啊,愣着干嘛?”

曾温柔喃喃道:“国安局,这是平民百姓禁止去的地方,有卫兵把守,咱们进不去。”

乐天也愣住了,说道:“这事不简单,是师叔的三个逆徒牵连的他,先去国安局看看再说。”

曾温柔也不拖着,跟乐天匆匆出门,上了qq一路向着国安局开去,路上乐天喃喃道:

“这事不好办了,如果师叔的一个逆徒出现,看来我要清理门户了,就是不知道是师叔的哪个徒弟?”

本書源自看書罓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