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79章 乐天的选择

第79章 乐天的选择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委婉一笑,上前伸出手说道:

“叔叔客气了,里面请。”

见乐天说话大方得体,赵长生满意的点着头,把手中的行李包交给乐天,跟着林院长进入医院内,四人直接来到院长办公室,当落座后,林茂盛开门见山的说道:

“赵先生,令爱的病情,根据我们医院跟美国多名专家研究,目前已经确诊了,这是详细的病例报告。”

赵长生有些激动,拿起病例报告仔细看了起来,同时也问了一些重要问题。

“的确是埃布斯坦畸形,病变,目前对这种病症有详细的科学解释吗?”

“有的,这是病理说明报告,您看一眼。”林茂盛递交说明文件。

赵长生一边看一边喃喃道:“自从孩子他妈不在了,我也研究过一段时间,根据症状来判断,我也怀疑过是埃布斯坦畸形,但根据症状又感觉不太像,还是林院长本事大啊!”

“哪里哪里,您见外了。”林茂盛连忙推辞。

赵长生继续说道:“我可没跟你客套,我说的是真话,如果当年能查出来,孩她妈也至于那么早就去世,现在医学上有什么治疗手段吗?”

“有,但只存在理论治愈。”林茂盛说。

“什么意思?”赵长生问。

林茂盛说道:“因为这个病例很罕见,目前还没有一例治愈患者,所以,医学会也没法给出最好的治疗方案。”

“换瓣手术,或者换心手术都不行吗?”赵长生问。

“赵先生是行家,我这么说你能明白。”林茂盛开始详解,“埃布斯坦畸形病例,成功治愈都在15岁以前,因为三尖瓣的换瓣手术还容易做,但超过15岁就不能做换瓣手术,因为难度是目前医学界无法触及的高度。”

“另外换心手术,您应该知道,想要找到一个完全适合的心脏,这比大海捞针还难,目前国人很少在临死前把尸体捐献,而令爱的心脏大小,外国人的心脏符合一致的几率更渺茫,所以……”

“哎!”赵长生听闻后,把手中的病例摔在桌子上,扶着额头苦思起来。

林茂盛看看乐天,示意他说一两句,乐天会意后说道:

“赵叔叔,目前我正在学习西医的心内手术,虽然不是很有把握,但我觉得,换瓣手术对我来讲不是那么难。”

赵长生这才惋惜的抬起头,看向乐天说道:

“乐天呢,说实话,我研究了西医二十多年,换瓣手术我不是没研究过,可是你不知道18岁以上的手术难度有多高,林院长说的没错,现在的确是医学上无法攻克的高度。”

“赵叔叔,相信我。”乐天双目坚定的说道。

赵长生一怔,随即摇摇头说道:“算了,不纠结了,这就是瑄儿的命,林院长,谢谢你的帮助,有什么事您开口,只要能办赵某决不推辞。”

“见外了。”

赵长生与林茂盛握了握手,赵长生说道:

“林院长,我这次来,除了是了解瑄儿的病情,还有一件事是受我家老爷子委托,你看,能让我跟乐天单独相处一会吗?”

“可以。”林茂盛当然了解隐世家族的规矩,把办公室留给两人后推门出去,当然,赵长生说的单独相处,自然不能留下赵文瑄,把她也赶出去后,办公室只剩两人。

赵长生这才说道:

“乐天吶,知道我为什么要单独见你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乐天摇头回应。

“我觉得你应该知道。”赵长生板着脸,直接把乐天问蒙了,脑袋里顿时胡思乱想起来,各种可能都有。

片刻,赵长生笑了笑说道:“别太拘束,你是我父亲的得意弟子,按辈分算,你还是我师弟嘞。”

“不敢当。”乐天连忙恭维。

“我直说。”赵长生说道:“我父亲前几天跟我摊牌了,他说你是个绝世天才,跟他学医三年,居然学会了我赵家所有的本事,我还不信嘞。”

赵长生站起来说道:“你应该知道,名不正则言不顺,这要是让其他医学世家知道了,我赵家的脸往哪放,虽然我父亲保着你,但是为了我赵家的颜面,只有两条路让你选择。”

“请问叔叔,是哪两条路?”乐天问。

“赘婿。”赵长生郑重说道。

乐天一脸的为难:“这个,也得问瑄儿同不同意啊?”

“你小子,都瑄儿了,她能不同意吗?”这话虽然在反问,但赵长生心里却在骂乐天:小混蛋你还装,要不是我家瑄儿摊牌,我会让她跟你?

乐天还是一脸的为难的说道:“叔叔,第二条路是……”

“在通过我的出题后,只要你出师后,你要保证永不跟我赵家有所瓜葛,绝不承认你是我赵家学徒。”

乐天还是一脸的为难,这不是被清理门户了吗。

“选择吧?”

“叔叔,我还要救治瑄儿的病,如果不往来,这瑄儿的病可怎么办?”

“少跟我扯东扯西的。”赵长生有些气恼,心说这乐天是木鱼脑袋啊,话都说的这么开了,他怎么还不明白怎么回事?怒道:“我家瑄儿配不上你怎地?”

“不是叔叔,是,我心有所属了,我实在……为难。”乐天越说越气弱。

赵长生一怔,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一切都是他们赵家一厢情愿,赵长生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脑袋也有点蒙,他实在没想到会发展到这一步。

局面很是尴尬,良久过后,赵长生无力的说道:

“既然这样,那就拿出本事,让我看看你的能力,出师以后,你与我赵家再无任何瓜葛。”

“赵叔叔……”

……

门外,林茂盛一直在来回踱着步,时不时的看看手表,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,也不知道里面两人到底在谈什么。

期间赵文瑄一直不说话,坐在走廊里的椅子上,低着头脸色一直很红,好像在等待什么一般。

当两个小时过后,办公室房门打开,赵长生率先走出来,他拎着包看见林院长,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后,与林院长握手说道:

“抱歉,打扰你这么久。”

“没事没事。”

赵长生侧头看向女儿,感叹一声后说道:“瑄儿,走了,林院长,有机会再见,有事给我打电话,我保证不推辞。”

“赵先生这就走,不多留几天?”

“不了,父亲说了,带着瑄儿回家,父命难为。”

之前赵文瑄的脸色很红,可是当听父亲说要走,赵文瑄的脸色一片撒白,一点血色都看不见。

乐天没有从办公室内走出来,路过的时候刻意的看了看办公室内,乐天坐在椅子上低着头,精神颓废的很,赵文瑄刚要进去,赵长生一把抓住女儿的手严厉的说道:

“走了,看什么看。”

说完拉着赵文瑄离开,林茂盛见这气氛有些不对,当两人消失在走廊里的时候,他连忙进入办公室,看见乐天闷闷不乐的低着头,林茂盛急忙问道:

“乐天,这是怎么了?”

乐天还是没有说话,低着头看着手中一本泛黄掉渣的古书,这就是他赵家的不传之秘,有几百年家族历史的秘药配方。

没错,在刚才的比试中,乐天赢了,赵长生心服口服,按照父亲叮嘱,这本家族秘法,以后就是乐天的了,这也当做被清理门户的礼物了。

看着手中古方,乐天知道,这是他赵家的根基所在,给了乐天,这代表传承,耳边依然回荡着赵长生临出门前,手握门把手时说的话:

“这古方在我家珍藏几个世纪,一直都是不传之秘,如今给了你,我赵家不再是传承中医世家,但我父亲希望你,能把我赵家光辉发扬光大,别辜负他老人家的希望,拜托了。”

翻开古书第一页,上面是竖版繁体文字,每一个字都是毛笔小篆体,悠久的历史厚重感在这本书上体现的淋淋尽致。

林茂盛也看见了这本书,愣神良久后,反应过来,试探的问道:

“这是秘传,真的给你了?”

“嗯。”乐天低头轻声回应。

“我去,那个乐天,我能……”林茂盛有心想看,但话一出口就知道不和规矩,连忙改口说道:“算了,我不是一定要看,这本书可价值连城啊,乐天,你加油啊!”

乐天闭上眼睛沉思半晌,随手拿来一张纸,写出一个秘方,把古书妥善收好后说道:“茶几上的秘方,是赵叔叔送你的回礼,治疗冠心病有奇效,你妥善保存。”

乐天说完直接走了,林茂盛愣愣的看着空荡荡的面前,良久才反应过来,快步冲到茶几前拿起秘方,越看越震惊,开心的笑道:

“这,这真的是,果然还是古人的方子厉害,的确厉害。”

……

乐天拿着方子回到李六指病房,说来也奇怪,门口的看守警察已经走了,乐天定了定神进入病房,曾温柔手腕上的手铐已经被取下,他看了乐天一眼,率先说道:

“已经没事了,警察都撤了,师傅他们也不管了,听说,好像是上面有人发话,要从别的方面调查。”

“哦。”乐天应了一声,看了一眼病例开药清单后,坐在沙发上打开古书看了几眼。

曾温柔好奇的问道:“这是什么书,看着很古老的样子。”

乐天没接话茬,但突然的说道:“我有办法赚钱了!”

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罓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