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78章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

第78章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


                走在医院走廊里,乐天反复来回踱着步,钱不是问题,问题是没钱,两难之境很难办。

最可取的办法就是找林茂盛减免医药费,可乐天从来没有低头求钱的习惯,这是他从小到大的坚持,别看乐天穷,也别看他是孤儿,但乐天是个很有骨气的人。

不好意思跟林茂盛开口,毕竟他也是个商人,乐天欠了人情债,最终还是要还的。

那么能想到的人,张云芳,还是算了,着急的时候把她一顿臭骂,现在自己有难了才想起她,还是算了。

刘文静,算了,她现在不靠家里,自己一个人闯荡,还是别给他天麻烦了。

赵文瑄,她家里应该有点钱,况且还有这层关系,如果自己开口借钱的话,她应该……可怎么开口呢?

乐天越想越为难,大男子主义让乐天实在放不下脸来,不过思量再三后,一拍手喃喃道:

“实在不行,我就把鼻烟壶抵押给钱老板,就这么办。”

乐天下定决心,但仔细一想,鼻烟壶是祖产,要是卖了多对不起祖宗,纠结再三,还是拿出电话,给赵文瑄拨了出去。

响了几声忙音之后,电话接通,赵文瑄的声音传来:

“乐天,你在哪?”

这第一句就有些着急,乐天下意识问道: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不是告诉你了嘛,放假期间,我父亲要见你。”

乐天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来,赵文瑄还在絮絮叨叨的说道:

“我去你的寝室,图书馆,医院都没找到你,你到底在什么地方?”

“我在林茂盛的医院。”

“哦,这样啊,我父亲下午的火车,跟我一起去接一下吧。”

“可能不行。”乐天说道:“我,这有点事,要不你来一趟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

“好的,我这就去。”

挂了电话,乐天心下茫然,沉思着怎么跟赵文瑄说借钱的事。

时间正值中午时分,乐天在走廊里来回溜达,很多患者家属以及护士都看见了,家属还好说,但护士们基本都认识乐天,在乐天纠结的时候,她们总是偷瞄乐天。

当护士们说要去吃饭的时候,其中一个护士路过乐天身边,试探的问道:“李医生,要不要一起去吃饭。”

“哦,我自己去。”

护士们不在纠结,交头接耳的走了。

乐天又溜达一会,回到李六指的病房前,看见病房里的医疗器材都已经安上了,并且也挂上了点滴输液,乐天这才放心不少。

一边思考一边走向食堂,打了饭菜走回病房的路上,电话响了,拿起来一看,是赵文瑄。

“我到了,你在哪?”

“在门口等我,我去接你。”

顺路走到门口,见到赵文瑄后,她激动的走了过来,看着乐天的身份牌笑道:

“哟,你什么时候成专家了?”

“今天的事,走,跟我去见一位长辈。”

乐天心里有事,没跟赵文瑄寒暄太久,带着她来到病房,可能是知道李六指快死了,国安局的人都撤了,只留下一个警察把门,不过他也不怎么上心,坐在一旁自顾自的看着报纸。

带着赵文瑄进入病房,把食物放在桌子上,曾温柔哭的双眼都肿了,还是泪眼婆娑的擦着眼泪。

“吃饭吧。”曾温柔应了一声,这才侧头看见乐天身边的赵文瑄,默默地低下头喃喃道:“刚才护士又催促我交治疗费了,这么多钱,我可怎么办啊?”

乐天上前拍着曾温柔的肩膀说道:“别担心,叔叔的住院费我来想办法,你先吃饭。”

曾温柔擦了一把眼泪,走到一旁吃了起来,赵文瑄小心翼翼的凑到乐天身边,用最小的声音问道:

“乐天,她怎么带着手铐?”

乐天微微摇头没有回答,而是说道:“看看这位患者。”

赵文瑄只好试探的把脉,随即露出一脸震惊的表情,质问道:“这么严重,他是怎么活下来的?”

“不知道。”乐天无力的回答,哪知道一旁的曾温柔听见这话,又哽咽起来。

乐天只好再次过去,坐在曾温柔身边,擦了擦她脸上的眼泪说道:“别哭了,有我在,师叔绝对不会有事的。”

曾温柔哽咽几声后,继续低下头吃饭,这一幕被赵文瑄尽收眼底,她有些吃醋,噘着嘴不说话。

乐天查看了病例记录,确认开了什么药之后,放下病例看向赵文瑄说道:

“跟我出来一下。”

赵文瑄跟着乐天走出病房,乐天看向看守警察说道:

“警察同志,如果没有问题的话,能把里面家属的手铐打开吗?”

警察这才放下报纸,说道:“调查还没结束,还不能给她打开。”说完继续看报纸。

赵文瑄试探的问道:“里面那个女人犯了什么事,她跟你好像很熟的样子。”

乐天还是苦着脸摇摇头,带着赵文瑄走进楼道里,站定沉默良久,乐天才开口说道:

“不知道怎么跟你说,我,从来没问人借过钱,不过,瑄儿,里面的患者对我很重要,你能不能借我……一点钱。”

赵文瑄撅起嘴问道:“借多少?”

“你有多少?”乐天转头看着她问。

“我银行卡里只有2万。”赵文瑄回答。

乐天思量了一下,有总比没有强吧,说道:“那就全借给我,放心,我很快会还给你的。”

赵文瑄回头看了一眼门口,好像还在考虑戴手铐女人跟乐天的关系,转过头的时候说道:

“借给你也行,但你必须告诉我,那个女人是谁,跟你有什么关系。”

乐天突然感觉到门后有人的呼吸,而且通过判断,应该是看报纸的警察,乐天眉头微皱,下意识抱住赵文瑄,把她按在墙上,用最小的声音说道:“别出声,有人在窃听。”

赵文瑄脸色一下就红了,小声说道:“我怎么觉得不像呢,你这是在找借口非礼我吗?”

乐天不断偷瞄身后,见警察探头的时候,乐天急忙靠近赵文瑄耳边,两人呼吸近在咫尺,赵文瑄下意识娇喘一声。

从门口的角度上看,两人就在接吻,警察看见这个情况,也知道是自己猜错了,就嘲笑一声后走了。

乐天这才松一口气,压低声音这才回答道:“她叫曾温柔,是我的表姐,就是我养父弟弟的孩子,病床上躺的人,就是我养父的弟弟,我叫他叔叔。”

赵文瑄红着脸,一下推开乐天说道:“知道了,靠这么近干嘛,搞得人家差点犯心脏病。”

乐天退后,尴尬的说道:“我叔叔被牵扯进一宗很大的案子里,现在警察不知道我的身份,他们对我很关注,如果我曝光了,我的手上也会带着手铐。”

赵文瑄一怔,“这么严重?”

乐天郑重的点着头,赵文瑄眨巴眨巴眼睛后说道:“好吧,我给你取钱去,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我,今天下午抽出时间跟我父亲见面。”

“一定,不过最好来医院,也好跟林院长一起聊聊你的病情。”乐天说。

赵文瑄应了一声后离开,乐天在楼道里思考片刻后,走回走廊里,路过警察的时候,他偷看乐天一眼,还嘲笑一声。

乐天进入病房,曾温柔已经吃完了,但并没有吃多少,乐天中午也没吃饭,坐下开吃。

曾温柔不再哭了,而是一直看着昏迷的李六指,片刻后,曾温柔喃喃道:“难怪你对我爱答不理的,原来你身边都是美女。”

见曾温柔心情终于有所好转,乐天缓解尴尬的问道:“这话是怎么说的?”

“又是警花又是校花的,你命犯桃花啊?”曾温柔吃醋的来了这么一句。

乐天嘿嘿一笑没有接话茬,正好吃完收拾干净,赵文瑄电话响了,问:“我取出来钱了,你在哪?”

“去交费大厅等我。”

乐天说了一句后,跟曾温柔交代一句后走了,来到交费大厅,见到赵文瑄后,两人排队的时候,赵文瑄疑惑的说道:

“你叔叔的病很严重,这些钱不够吧?”

“嗯。”乐天应了一声后说道:“我再想办法。”

赵文瑄欲言又止,喃喃道:“我就这么多了,也许向我父亲开口,还能要来更多。”

“不用。”乐天连忙推脱道:“我再想办法。”

交了住院费后,赵文瑄告辞去火车站接父亲去了,乐天找到林茂盛说道:“林院长,一会赵文瑄的父亲要过来一趟,你把她的病例准备好。”

林茂盛愣了几秒,问道:“是……传人之一吗?”

乐天点头,林茂盛有些小激动,“太好了,终于要见见传说的中医世家传人了。”

随后林茂盛开始准备,各种案例报告全部准备齐全,还追问了很多问题,但说实话,赵文瑄的父亲乐天真没见过,对这些问题也只能搪塞过去。

下午3点左右,赵文瑄的电话来了,林茂盛很着急,拉着乐天去了医院大门亲自迎接。

赵文瑄的父亲是一个很端正的中年人,短寸头,国字脸,看着长相很正派,有一点大家风范。

林茂盛应和着跟跟他握了握手,自我介绍说道:

“你好,我是这家医院的院长,我叫林茂盛。”

赵文瑄的父亲礼貌的笑道:“我叫赵长生,你好。”说完他看向乐天,上下打量一番后,满意的笑道:“你就是李乐天,经常听父亲提起你,今天可算见到真人了。”

本書首发于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