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77章 生命垂危

第77章 生命垂危


                曾温柔把乐天推到一边,示意警察稍等,挤眉弄眼的说道:

“我要进去看我师傅,这事跟你没关系,你别再跟着我了,我是不会答应跟你处对象的,快走。”

曾温柔这么说,是想保住乐天不暴露身份,乐天也看出曾温柔的好意,他好歹也是掌门,临阵退缩根本不是乐天的性格。

曾温柔转身面对警察说道:“做笔录吧。”

警察刚要带曾温柔走,乐天急忙说道:“等等。”

曾温柔一怔,随后装生气的吼道:“你这人怎么还死皮赖脸的,滚!”

这一句声音很大,瞬间,走廊里所有人都侧目看向乐天,目光火辣,看的乐天那叫一个不好意思。

黑西装男人带着曾温柔进入一间闲置的病房,一个警察走到乐天身边,拍着乐天肩膀说道:

“行了别看了,你知道她的身份吗?也许还要坐牢,这个女人配不上你。”

乐天无奈的谈了一口气,曾温柔这么为自己掩护,乐天最终也没有说出那番话,只好转头看向护士问道:

“林院长在吗?”

护士正看着曾温柔被警察带进去的房门,听见乐天这么问,急忙反应过来说道:“在,在办公室。”

乐天点头致谢,转头向着院长室走了,护士茫然的看着乐天背影,喃喃自语道:

“怪了,李医生这么年轻有为,怎么会喜欢上一个女贼?真奇怪。”

乐天来到林茂盛办公室病房前,敲了敲门进去,林茂盛正在工作,看见乐天后激动的说道:

“哟,你怎么来了,之前怎么没打个电话先?”

乐天也不耽搁,坦言直说道:

“林院长,我有事求你,麻烦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。”

林茂盛一怔,问道:“有事说,这么郑重我还真不好意思。”

乐天坦言直说:“帮我办理你们医院医生的身份,我想照看一个病人。”

“嗨。”林茂盛笑道:“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呢,我求之不得,来,我这就给你办。”

林茂盛也不问详情,带着乐天去了人事部,办理手续的时候,遇见了一点小麻烦,因为乐天没有行医资格证,办理医生证明必须要这个,要不然医院会摊上责任的。

不过在林茂盛的力捧下,还是给乐天办理了一个中医特聘专家身份,这个职位乐天不太了解,但把办理手续的人给吓傻了。

“专家职位,我去,这么年轻,林院长疯了吧!”在乐天和林茂盛走后,一帮人讨论起来,“李乐天,这个名字我听过,对了,我想起来了,他就是传说的隐秘世家中医传人。”

带着医生证明身份牌,换上医院的白大褂,乐天这才算真正的成为这家医院的医生。

办理手续耽误了30分钟,当乐天再回到住院部的时候,站岗的人们还是尽忠职守,乐天走过去说要进去看病人,守门人要检查乐天身份,递交证件后,守门人再三打量乐天,其中一个厉声呵斥道:

“喂臭小子,你蒙谁呢?这么年轻的专家?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子吗?”

乐天脸色阴沉,“不信你可以查医院人事档案。”

“我现在就查,如果你身份不对,别怪我们不客气,你们几个看住他,别让他跑了。”这人说道。

哪知道就在他刚走不久,身后传来疑问的声音,“李医生!”

所有人侧头看去,原来是王成明,他走到乐天身边,不解的看着国安局的人问道:

“李医生,这是怎么了?”

“哦,这帮国家公务员不相信我的医生身份。”乐天随口说道。

王成明尴尬一笑,“我听说这间病房的患者很重要,不过只剩下一口气了,我看你还是别进去了。”

“就因为快死了我才要进去,这是医生的职责。”乐天反驳。

几个守门人见这两个人一唱一和的,根本不与理会,他们只等着一会人回来了拆穿抓人。

可等了5分钟后,去检查身份的人回来了,在所有人的目光下,他一脸歉意的递还医生身份牌说道:

“真的很抱歉医生,是我们太小心了,您请。”

在其他人不解的目光中,乐天推开病房门,同时看向王成明说道:“你愿意给我打下手吗?”

王成明一怔,“当然愿意。”

随后出示身份证明后,与乐天一前一后进入病房内,这件病房很简洁,除了呼吸机,剩下什么监护器材都没有,而此刻李六指就躺在一张简单的床上,面带呼吸罩昏迷着。

乐天急忙上前把脉,王成明习惯的看了一眼病例,随后感慨的说道:“哟,这老人能活到现在简直就是个奇迹了,60多岁的人120岁的体质,这是怎么弄得?”

“中医里来讲这叫内伤。”乐天松开手沉声说道:“患者年轻的时候受过很重的创伤,后期也没调理好,现在五脏正在循环衰竭。”

掀开李六指的裤腿,有些浮肿,用手指按动一下,肌肉上出现一个手指印,半天消失不散。

“患者肾气虚,症状是西医中的尿毒症。”

扒开眼皮看了一眼,“眼球发黄伴有血丝,胆肝的解毒功能减弱。”

拿下呼吸罩扒开李六指的嘴巴,凑近闻了闻后松手说道:“有口臭,胃脾皆有衰竭症状,而且患者牙关紧闭,双拳紧握,在昏迷前是受了很大刺激,患者现在这种情况,是进气多出气少,如果不抓紧治疗,绝对挺不过三天。”

王成明听完乐天的诊断后,合上病例说道:“我知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打人血球白蛋白,给他续命。”

乐天拖着腮帮子思考起来,也想起人血球白蛋白的作用,说道:“患者生命垂危,针灸治疗主要是泄气,不能扎针,看来只能用灸法补气,不过你说的对,所有西医钓命的药都给他用上,再配合我的灸法,应该能救活患者。”

王成明一脸为难的说道:“李医生,我也就是随口说说,这个病人很特殊,就算把钓命的药都用上,可最后谁掏医药费啊,这笔钱可是不小的开支啊!”

乐天反应过来,转头问道:“多少钱?”

王成明估算了一下说道:“这种情况,每天不得花销一万呢!”

瞬间,乐天感觉五雷轰顶,每天一万的花销,对乐天来讲这简直是要了命啊!

“先去开药,都记在我名下,哪怕没人交治疗费,也由我补上。”

就在话音刚落的时候,房门打开,曾温柔带着手铐进入病房,她身后还跟着几个警察。

王成明撇了一眼门口,随后不管不顾的问道:“李医生这是干嘛?这位患者的情况你我都清楚,花这么大代价根本不值,况且还有可能你自己掏腰包,我还是得劝你一句,得不偿失。”

“去吧,别磨叽。”乐天看着李六指沉声说道。

王成明只好无奈的走了,刚路过曾温柔身边的时候,曾温柔一把抓住王成明的胳膊问道:

“大夫,我师父怎么样了?”

王成明回头看了一眼乐天,摇头说道:

“情况很不好,你是家属吧,先交住院费吧!”

“我身上带的钱不多,多少钱大夫?”曾温柔说完开始掏银行卡。

“先预交10万吧,估计也就够一个星期的。”王成明说完无奈的走了。

曾温柔瞬间傻眼了,“10万,这不是抢钱吗?”

身后的警察也在切切私语,似乎在讨论着什么。

曾温柔走到病床前,刚要问话却发现这个大夫居然是乐天,一脸震惊但随即压住激动,问道:

“大夫,我师父什么情况?”

乐天闭上眼睛喃喃道:“内伤发作,五脏皆损,如果不及时救治,他活不过三天。”

“啊!”曾温柔一听这话,眼泪刷的就流了下来,一下趴在李六指身上,这阵哭泣啊!

两位警察在病房内等了一会,最终受不了哭声,相继出了病房。

乐天见警察走了,试探的问道:

“警察问什么了吗?”

曾温柔语带哭腔的说道:“就是问,关于师傅徒弟的事,问我跟那几个人有没有关系,或者来往,我都不认识,来往个屁啊!”

“哪为什么还给你带手铐。”乐天问。

“他们说,我现在也是嫌疑人,他们正在查找我的档案,只要找到我的犯罪证据,我就会被关起来。”

乐天叹了一口气,问道:“为了看一眼师傅,把自己搭进去,值吗?”

“师傅都快死了,我能怎么办,对了。”曾温柔连忙拿出车钥匙说道:“把我的车卖了吧,8成新有全险,应该能卖到1~2万。”

乐天摇摇头没有接车钥匙,现在最犯愁的就是钱,一分钱难倒英雄汉,以前赵文瑄生病的时候,林茂盛是直接减免的,没有报账这一说,乐天体会不到看病花多少钱。

可是现在不同,李六指住院,经过王成明的报账后,乐天感觉无能为力,一天一万多的开销,这简直是要了命的事。

“要不,我找院长,让他……还是算了,钱的事我想办法,你别急。”

乐天说完,转身走出病房,曾温柔继续拍在李六指身上哭,也不理会要怎么办。

本文来自看書罓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