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66章 罕见病确诊

第66章 罕见病确诊


                “赵文瑄,你不知道你的这个病,有可能在全世界上,只有你这一例患者。”

瞬间,全场小声的窃窃私语起来。

“林院长,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楚江南问道。

林茂盛打开随身包,拿出一个文件袋,打开后,拿出一份资料递给乐天,这才解释说道:

“你们不知道,赵文瑄这孩子得了一种很怪的心脏病,在我们医院观察很久,都没确诊,不过前期的时候我们就有猜测,这个病很有肯能是世界上罕见的心脏病类型之一。”

“哪一种?”校长问。

“起初我们怀疑是埃布斯坦畸形,也叫三尖瓣下移畸形。”林茂盛解释说道:

“可在诊病的过程中,我们发现,埃布斯坦畸形一般都是先天性心脏病,但赵文瑄直到18岁才发病,之前从未出现任何症状,与埃布斯坦畸形有很大的不同。”

“哪现在确诊的到底是什么病?”楚江南问。

“听我慢慢说。”林茂盛再次拿出一份资料递给所有人说道:“我托关系联系到美国普林斯顿很多心内专家,把最近20年内的心脏病报告都要来了,另外经过美国的帮助下,确诊赵文瑄的病症,有可能是,埃布斯坦畸形病变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乐天追问。

林茂盛解释说道:“就是另一种三尖瓣下移畸形,美国起名为,成长性三尖瓣功能不全,就是说,在赵文瑄出生的时候,伴随着幼年成长,心脏也在成长,直到18岁成年过后,三尖瓣没有达到正常人的成长效果,患病症状跟埃布斯坦畸形基本一模一样,就此称,成长性三尖瓣功能不全。”

讲台上的一帮人面面相视,只有赵文瑄试探的问道:“这个病,好治吗?”

林茂盛脸色沉下来说道:“这个,根据三尖瓣的发育情况分姑息性手术和根治性手术,目前倾向于根治性手术,不过这种手术很难做,国内还没有成功的案例。”

“外国能吗?”赵文瑄又问。

“这个,毕竟根治性手术都是在15岁之前,像你这个年龄,国外也没有这个案例,所以,外国专家也不敢说能治疗。”

“这……”赵文瑄低下头沉思。

乐天见状急忙安慰说道:“放心,我一定会把你治好的,相信我。”

“嗯。”赵文瑄重重的点着头,而这个时候,台下的梁忠河默默地开门离开教室,他知道,经历这次事件,他把自己的前途亲手毁了。

讲台上一帮人,没人在乎梁忠河的离开,林茂盛好奇的转头询问道:“哎对了乐天,你还没转系呢?”

“没有,不过我正在研究西医手术,很快就能掌握初步的手术治疗流程了。”

“好好研究吧,我相信你,一定能有一番作为的。”林茂盛拍着乐天肩膀,随后看向老师们说道:“不是我说你们,乐天这个孩子不错,你们可别埋没了他。”

几个人微笑着寒暄一阵,林茂盛还有事,就告辞离开了,不过他这一走,选拔的事进入僵局,之前楚教授说了,淘汰所有人,这就证明只有乐天跟保举的赵文瑄被选中,其他人都没有了资格。

同学们都低头沉默不语,场面极其尴尬,良久,校长郑建国回来后,看着赵文瑄说道:

“你有这么严重的病怎么不早说,走,去附属医院,我给你开个专家会诊。”

校长郑建国这么说,赵文瑄也不迟疑,起身跟着就走,乐天跟其他老师们也跟着离开,这下好了,只剩下一帮学生傻愣愣的坐在原地,不知道是去是留了。

……

一行人来到医院后,校长使用自己的权利,一路畅通亮绿灯,在重症监护室开了一间高档病房,把赵文瑄安置进去后,一帮老师们商量这出去,召开专家会诊去了。

乐天跟赵文瑄留在病房中,赵文瑄看向乐天问道:“开专家会诊,你不去看看吗?”

乐天有些为难,皱眉说道:“他们也没叫我啊!算了,不去了,反正病因都知道了,也没啥可听的。”

赵文瑄低下头红着脸问道:“那你是要留下照顾我吗?”

这话一出口,乐天顿时想起前段时间的尴尬,尴尬的说道:“呃,还是不了,我回图书馆看书去,有事给我打电话,一定随叫随到。”

乐天离开后真的回到了图书馆,恢复继续学习看书状态,可就在乐天埋头苦读的时候,电话突然响了,急忙拿起电话接通,小声询问道:“谁啊?”

电话里传来张云芳的声音,“说话这么小声干什么,偷偷摸摸跟做贼似的。”

“嗯,我在图书馆看书呢。”

“出来,明天就放10.1长假了,姐带你玩去。”

“不去了,我还有事呢。”

“你要是不出来,我就到处跟人说,你睡了人家后就不要人家了,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个负心汉。”

乐天顿感无力,见过无赖,可从来没见过女人这么无赖的,说道:“好吧,我出去还不行吗,去哪找你?”

“我就在停车场呢,出来就能看见我。”

挂了电话,乐天这个无语,也不知道张云芳再来找自己,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……

停车场,张云芳挂了电话很激动,可就在满心期待乐天到来的时候,电话铃响起,拿起来一看,是弟弟张云龙,接通:

“云龙啊,什么事?”

“我说老姐,你到底要干嘛?”

“我怎么了?”张云芳质问。

张云龙无奈的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才几天没回家,我抽屉里的杜蕾斯,还有珍藏的岛国爱情动作片都哪去了?”

“这个啊,你老姐我想学学,就把爱情动作片都拿我房间去了。”

“好吧,学会了别忘了还给我,对了,我杜蕾斯你怎么全拿走了。”

“废话,当然有用啊!”

“那可是一百多个啊,你开h派也不能用这么多啊?”

“要你管,瞧你那小气样,不就是拿你点东西嘛,不说了,姐这几天要旅游去,别找我,拜拜!”

张云芳说完急忙挂了电话,打开车门对着远处招手喊道:

“乐天,我在这。”

乐天看到张云芳后,无力的走过去问道:“大姐,你找我到底什么事?”

张云芳上下打量着乐天,捏着鼻子说道:“你这是几天没洗澡了,这么臭。”

“你就说你到底要干嘛吧!”乐天不耐烦的质问道。

“上车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张云芳打开车门,乐天坐进副驾驶位,张云芳贱贱的凑了上来娇声说道:

“这段时间人家学了好多技术,想找你试试。”

“技术,什么技术?”乐天茫然的问。

“就是,那个技术呗。”张云芳说完,眼睛不断眨动着,乐天身体一颤,也反应过来了,说道:

“您能别闹嘛?我真的有事。”

乐天说完就要下车,可刚走出去,就看见前方梁忠河拖着行李箱,一蹶不振的走了过来。

张云芳下车急忙拦住乐天身前,可刚要说话,乐天连忙推开她,挡住梁忠河的去路,质问道:

“你这是要去哪?”

梁忠河这才抬头,无力的扫视乐天一眼,随后像是失败者似的低下头,准备绕过去。

哪知道乐天再次挡住梁忠河的去路,这下梁忠河忍不住了,厉声呵斥道:“让开!”

“我就想问你要干嘛?”乐天问。

“干嘛?”梁忠河咆哮道:“你无情的打了我一板砖,把我死死的踩在脚下,哪怕是最后的一丝尊严都丢的一点不剩,你还不打算放过我?凭什么?”

乐天冷眼看着梁忠河,导致他更加愤怒,一把揪住乐天的衣领,再次咆哮道:

“你个混蛋,都是因为你,都是你!”

梁忠河歇斯底里的咆哮,这也看出他的委屈,内心有多么不舍,一行眼泪划过滴在拳头上。

张云芳不明所以,上前急忙拉架,可梁忠河不管不顾的抓着乐天的衣领,继续说道:

“我就不明白了,为什么我总是输给你,为什么,我到底哪做错了?”

乐天冷冷一笑,说道:“你的错误,是把我当成对手,你的最大失误,是输给你自己,其实你并没有输给我。”

“你这是胜利者的怜悯嘛,我不需要你的同情。”

“我没同情你,我只是要告诉你,我的想法,在这个世界上,我从来不会把任何人当成对手,我只会把巅峰当成目标,一步一步直到登顶,你,包括所有人,在我人生中只是过客,别自以为是,因为我们什么也不是。”

乐天的话刺痛了梁忠河,他终于松开了手,踉跄的退后一步,良久才喃喃说道:

“你说得对,我什么也不是,我只是一个失败者。”梁忠河无力的拖着行李箱,向着大门缓慢前行。

乐天没有阻拦,而是看着梁忠河离开,当他即将消失在大门的时候,乐天突然喊道:

“梁学长,失败者只是你自己给的定义,你知道嘛,现在的你像是丧家之犬一样,你的骄傲,你的自豪,都留在了过去,就凭现在的你,永远没法追上我的脚步。”

梁忠河站住步,微微回头,轻声说道:“我会的,我一定会再次回到这里的,我还要证明自己,我比你强。”

本部小说来自看書蛧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