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65章 愤怒的咆哮

第65章 愤怒的咆哮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的话这给在场学生老师们气的,哪有学生在选拔赛上这副态度的,乐天这是有史以来独一份啊!不过乐天是校长提名,大家也不好说什么,只好埋怨的一带而过。

当其他踊跃报名的人也逐一上台之后,一位老师问:“各位,这第一道试题,由谁来出?”

楚教授当仁不让的说道:

“现场就有一个现成的模特,还用得着其他人出题,来,赵文瑄坐下,让参赛者给你看看。”

赵文瑄一脸愁容的坐下,单手捂着肚子,脑门上全是冷汗,一副很痛苦的表情。

所有参赛者看见赵文瑄第一眼就知道,这是痛经的表现,不过看见赵文瑄这么痛苦,一帮男同学同情心瞬间泛滥起来。

梁忠河第一个说道:

“各位老师,那就由我先把脉。”

老师们示意可以开始,梁忠河开始给赵文瑄把脉,猜测的一点没错,问了几个问题,了解了大概情况后,拿着一份病例去了一边,其他同学逐一上前,挨个把脉后也都过去写病例去了。

没多久,所有学生的病例逐一上交,老师们分发看了一圈,最后,所有人齐刷刷认定,梁忠河开出的处方剂量最有效。

楚教授把处方递给赵文瑄说道:“好了,第一题完毕,丫头,这个处方能去你的病根,你可以试试。”

赵文瑄刚接到手中,校长郑建国说道:“对了,大家等会别急着下结论,李乐天还没把脉呢,乐天,乐天别看了,过来试第一题。”

乐天这才反应过来,放下手中的书,走到讲台这才看见赵文瑄一脸的病态,连忙问道:

“哟,你痛经啊,感觉很疼的样子。”

赵文瑄痛苦的说道:“是啊,你才看见,都疼死我了。”

乐天坐下把脉,皱起眉头良久,也不问问题,随手抢下赵文瑄手中的病例看了两眼,说道:

“你的痛经属于血脉淤阻,这个方子虽然去根,但你不能用,得把主药藏红花去掉就可以了。”

乐天话落,随手拿过一张处方开始写,一帮人听闻脸色瞬间就黑了,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,每个人都一样,乐天好歹是校长提名的人,可是他这么开药方,不是自取其辱嘛!

梁忠河可不惯着乐天,上前一步说道:

“我说你懂不懂?藏红花是主药,如果去掉,活血的效果大减,虽然也治疗痛经,但治标不治本,下次月事还会痛。”

“就是,我头次见有人开药,治疗血瘀痛经不用藏红花的。”

“可不,就这白痴,还站了一个题名,真不知道校长是怎么想的。”

乐天不管不顾的写好病例,递给赵文瑄说道:“好了,按照这个抓药吃吧!我回去看书了。”

赵文瑄接过来看了一眼,随口说道:“谢谢。”

乐天起身刚要走,楚教授厉声说道:“回来,我让你走了吗?”

乐天站定,楚教授一把抢过赵文瑄手中的病例,随便撇了两眼,怒道:“臭小子,我才发现原来你开药方面这么差劲,来,你们看看他开的是什么玩意?”

楚教授把病例递给校长,然后挨个老师传看,校长郑建国一脸费解的问道:“乐天,你为啥这么开药啊?”

乐天没有回答,而是看向赵文瑄说道:“你怎么看?”

赵文瑄苦着脸说道:“当然是选用你的药方了。”

“我去,这也太偏袒了吧!”

“不是赵文瑄,这药方其实没啥用。”

同学们叽叽喳喳的叫嚣起来。

赵文瑄苦着脸说道:“你们别吵了,我相信乐天,因为你们不知道原因,如果我吃了梁忠河给我开的药方,我的痛经是好了,但我可能会没命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一帮人瞬间懵了,一个个愣在原地实在不理解赵文瑄为什么这么说。

乐天一耸肩说道:“如果你们这些老师也认同梁忠河的方子,那我真是对学校很失望,楚教授,你光说我看病不稳,您不也是如此吗?”

楚教授瞪着乐天,伸手摸了摸赵文瑄的脉象,随后厉声说道:“臭小子,你自己开的方子不对,还反驳,我看你,咦……”

楚教授仿佛感受到了什么,话没说完,直接转头看向赵文瑄,仔细盯着她的脸看了良久,“丫头,伸出舌头看看?”

赵文瑄很配合的伸出舌头,楚教授连续问了几个问题,“丫头,你有心脏病史吗?有没有感觉气闷,或者不能做剧烈运动等等?”

赵文瑄苦着脸说道:“教授,我跟你说实话吧,我有心脏病史,而且家族都有,这个病很怪,现在也没查明病因,目前没有任何治疗办法。”

赵文瑄说完,随手拿起乐天开的方子说道:

“我痛经好久了,可一直没治愈,不是我不懂怎么治,而是不敢,乐天开的方子虽然只治标不治本,但我吃这服药起码不会死,梁忠河以及其他人的方子,我真不能吃。”

楚教授黑着脸认同下来,梁忠河脸色顿时黑了,愤怒的上前吼道:

“怎么可能,刚刚把脉根本没发现你有心脏病,你在胡说八道。”

“梁忠河,你这是干嘛。”校长质问道。

梁忠河被气晕了头,不管不顾的吼道:

“干嘛,我还能干嘛,我在咆哮我的不满,我梁忠河,虽然是个小人物,但我也有尊严,我为了学习中医,每天废寝忘食的学习,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成绩,结果,被一个关系户夺走了一切。”

梁忠河指着乐天对着校长吼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他跟你有亲戚,所以你才这么护着他,什么保研出国,什么三国研讨会,都是放屁!”

“碰”

校长愤怒的拍着桌子吼道:“放屁,少在这胡说八道。”

梁忠河更加激动,“怎么,被揭穿你生气了,气吧,反正老子都要气死了,他是个屁啊,一个大一新生什么也不懂,接连打破规矩和传统,你让我们这些学生怎么想。”

虽然梁忠河在咆哮,但是场下的同学,大部分都在帮腔,因为这些人里面,有很多人都在医院实习,因为谣传乐天是关系户,他们早就对乐天不满了。

“你误会了。”楚教授刚要解释,哪知道梁忠河苗头一转,再次吼道:

“我没误会,还有你这个死丫头,长得跟天使似的却有个魔鬼的心,你们这么玩还有什么公平可言,干脆也甭选了,直接让乐天跟这个-婊-子一起进入代表队得了。”

“够了。”楚教授愤怒的站起来,“梁忠河,不要再闹了,这一题的确只有乐天做对了。”

“对个屁。”梁忠河再次咆哮道:“第一题只有乐天答对了,那我们所有人都淘汰了呗,我闹,这是闹的事吗?我能不吵吗?”

的确如此,因为选拔的规矩,老师出题,所有学生逐一被淘汰,择优者过关,结果在赵文瑄这第一题上,只有李乐天一个人是对的,所有人都被淘汰这还选个屁啊!再加上梁忠河的揭露,所有人都认为,乐天肯定是关系户的原因。

在梁忠河的带领下,所有学生都不满的抗议起来,老师们纷纷站起来阻止混乱的场面,可就在这个时候,楚教授愤怒的一拍桌子,怒道:“所有人都给我闭嘴。”

场面瞬间安静下来,楚教授冷声说道:

“自己把脉功底不行,看错了病就胡搅蛮缠,梁忠河,我本意还想告诉你们,这第一题算所有人都过关,可你们这么闹,好,我还就偏袒乐天了,我宣布,所有人都被淘汰,只有乐天一人过关。”

楚教授此话一出,全场鸦雀无声,这也应了那句话,自作孽不可活。

“别,搞的我真跟关系户似的。”就在局面僵持的时候,乐天突然来了这么一句,随后掏出身上电话说道:“我把赵文瑄的主治大夫找来,你们听他说就知道我们不是串通好的。”

“本来也不是。”赵文瑄噘着嘴说道:“就他们这样的人,就算走上社会,最终也是治好的少,治死的多。”

乐天没理会其他人,电话拨通后说道:

“喂,林茂盛林院长吗,我是乐天。”

“乐天呢,我正开车去你们学校呢。”

“这么巧,我正好有事找你来一趟。”

“你消息挺灵通啊,我这也才刚刚接到美国邮件,赵文瑄的病症确诊了。”

“真的嘛,哪太好了,我们在学校等你。”

挂了电话,乐天对着赵文瑄说道:“林院长说你的病确诊了。”

赵文瑄有些激动,随后在老师们的督促下,所有学生都回到了坐位上坐好,因为林茂盛院长要来,所有人都安静的等待着,毕竟林茂盛的威望再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等了大约30分钟左右,林茂盛进入助理会教室,可是让所有人奇怪的是,林茂盛进屋没有先跟校长老师打招呼,而是先扫视一圈,看到乐天后问出一句难以理解的话:

“我的天,乐天,你这是刚从非洲逃难回来啊?”

乐天上下打量身上一眼,微微一笑当做回应。

林茂盛这才跟院长老师们握手打招呼,然后这几位也不避讳学生们,围着讲台开始讨论起来,当然,大部分都是林茂盛在讲解赵文瑄的病症,更加让所有人震惊的是,林茂盛的第一句话,就让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。

本文来自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