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75章 爱的坦言

第75章 爱的坦言


                刘文静打完电话,眼圈微红的从卧室内走出来,她微笑着掩饰哭过的痕迹,但乐天还是一眼看了出来。

刘文静腼腆笑道:“电话打完了,我哥哥说帮我问问,也许明天就能有消息了。”

乐天感激的看着刘文静,场面有些尴尬,一时间两人不知道说些什么好。

局面僵持片刻,刘文静看了看手表,笑道:“对了,今天放长假,你不回学校吧,如果不忙的话,今晚姐炒几个菜,咱俩好好聊聊心里话。”

“行!”乐天没有拒绝,这也是他多年来的心愿,今天终于摊牌了,乐天心中的大石头也放下了。

刘文静进入厨房,乐天过来帮忙打下手,以前还真没发觉,刘文静做饭的时候显得很毛躁,一看就是刚刚学会做饭不久。

乐天当仁不让的拿刀切菜,手法快到比专业厨师还好,看的刘文静好阵咋舌:“哇,这刀工,快赶上飞了。”

“从小就是我做饭,练出来了。”乐天回应。

“真好,从小就自己动手,姐从小养尊处优惯了,出来独自生活之后才觉得生活这么艰难。”

乐天问:“姐,你后悔吗?”

“不后悔。”刘文静说:“要是还像以前一样生活,我才会后悔呢,起码现在是我最开心的时光,自由的很。”

乐天切好菜,放在盘子里,刘文静打了几个鸡蛋,乐天接过来说他炒菜,刘文静忙忙活活的也帮不上忙,就坐在一边看着乐天忙活,半开玩笑的说道:

“乐天弟弟,要不你住我家里吧,姐姐养着你,你就负责给我做饭吃怎么样?”

“这感情好,我求之不得。”乐天也开玩笑的回应一声。

炒菜入锅,过油,火焰翻飞,刘文静看的这个震惊,要不是乐天提醒没事,估计刘文静都要找灭火器了。

当四个菜炒好了之后,桌子摆满饭菜后,刘文静又拿出一瓶白酒说道:“姐这也没什么好酒,红星二锅头,你凑合着喝。”

两人落座后,各自倒了一杯白酒,乐天不解的问:“姐,你家里为什么总有酒啊?”

“嗨,你也知道,姐这工作经常遇见死人,有的时候,姐一个人深夜在家也挺害怕的,留着点酒就是为了壮胆。”刘文静解释。

乐天一听心里有些不是滋味,试探的问道:“姐,要不等忙完这阵,我真的搬过来陪你得了。”

“当然好了,姐求之不得。”刘文静也这么说,两人相视一笑,碰杯泯了一小口后,开始吃饭,刘文静好一阵夸奖,“乐天弟,你饭菜炒的可真好,如果以后真的搬过来,姐可有口服了。”

乐天还是微笑,继续吃饭继续聊天,话题还是天南地北的聊着,两人以前就是无话不谈,从来没有代沟,不过今天不知道怎么了,刘文静的话题,却偏偏往男女方面靠了好多。

“乐天弟弟,进入大学了,有没有女同学追求你啊?”

“你猜?”乐天问。

“一定有,乐天弟弟长得这么帅,肯定找小女生喜欢。”

乐天莞尔,说道:“有是有,不过我都不喜欢,因为我心中有个喜欢人。”

刘文静脸色顿时阴沉下来,冷声问道:“不是那天在肯德基见过面的曾温柔吧,她长得是很漂亮。”

从这话中不难听出,刘文静有些吃醋的语调,乐天当然能听得出来,不过还是感慨的说道:

“不是她,我喜欢的这个人,我惦记人家十年,她可是我心目中的女神,也是我的精神偶像。”

“小嘴真甜。”刘文静端起酒杯跟乐天碰了一下,随后掩饰害羞的喝了一小口,“姐可比你大4岁呢!”

乐天也喝了一口,壮着胆子说:“女大三就抱金砖了,女大四,那岂不是比金砖还多一点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刘文静爽朗的笑了起来,然后用吃菜掩饰心情,乐天一直观察刘文静,想看清楚她的反应,不过刘文静没有拒绝,只是透露这女人该有的羞涩。

乐天不知道她这算不算答应,试探的问道:“姐,你择偶的对象,是什么样的?”

刘文静低着头也不看乐天,一边吃饭一边说:“首先要正直,乐意助人,性格乐天派,有钱没钱没关系,有积极向上的心就够了,长相也没要求,但总不能比乐天弟弟差吧!”

乐天露出微笑,这句话怎么听都是在说乐天自己,心情大好,拿起酒杯一仰头喝了一杯,然后又倒了一杯。

刘文静突然想起什么,郑重的看着乐天问道:“对了,上次在肯德基,你身边的那位曾温柔,她到底是什么来历?”

“她。”乐天思考了一下说道:“她是我的师姐,李六指新收的徒弟。”

“上次我见她就不是什么好人,要不是误会,估计我们一定会把她当小偷抓了。”刘文静的话中蕴含了好多意思,主要就是想试探乐天几个方面。

乐天也听出来了,说道:“我俩刚见面不久,不过她对我就像是弟弟一样的照顾,另外,那天她是真看不惯那个女人的作态,在我允许下才偷的那个女人的戒指。”

“我知道,回去的时候,老邢队长反复看了监控,后来确认就是她干的了。”刘文静喃喃道。

乐天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不过我不是把戒指还回去了嘛,也就是想教训一下哪女人,没想真的偷她的戒指。”

这下刘文静才抬起头,问道:“我很好奇,你是怎么把戒指还回去的,后来听老邢队长说,他看了n多遍也没看出来是谁干的。”

乐天微微一笑,说道:“就在我出来路过那个女人的时候,当时正好是监控盲区,因为你挡着看不见。”

“小坏蛋,这下我也成帮凶了。”刘文静埋怨一句。

乐天连忙道歉说道:“下次绝对不会了。”

不过刘文静也认同道:“不过这种女人,就该教训一下,只要不触犯法律,下次再碰见这种情况,姐愿意当你的帮凶。”

“好,有姐这句话就行,我敬姐一杯。”乐天端起酒杯。

刘文静脸色潮红的说道:“要不以后别叫我姐了,都把姐姐叫老了,叫文静。”

这话让乐天内心好阵荡漾,手都忍不住的哆嗦一下,“文静,这名字真好听。”

两人碰杯喝了一口,一顿饭吃的很快,两人已经收拾了碗筷,外面已经华灯初上了,乐天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,而刘文静则在屋里逛游着,好像在计算着什么东西。

乐天侧头看去,问道:“文静,你干嘛呢?”

“我测量一下这客厅能不能摆一张床,以后你搬过来了,总不能睡沙发吧。”

乐天打着哈哈笑眯眯的,不过心里想的却是,我只想跟你一起睡,不过这话不能说出来,乐天也只能憋着。

刘文静思量好了以后,进屋换了一身居家睡袍,很透的那种,另外手里还捧着一床被子,交给乐天后坐在沙发上,与乐天肩并肩的看着电视。

可就在局面显入尴尬的时候,刘文静突然靠近乐天耳边,呼吸和体香近在咫尺,乐天不敢侧目,紧张的心跳加剧的跳动着。

可结果哪知道,刘文静伸手从乐天的脖子处拿下一根长头发,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乐天问道:

“这么长,你不解释一下?”

乐天看见这根长发,不用想也知道是张云芳的,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文静,这衣服不是我的。”

“编,姐可是警察知道不。”刘文静娇嗔。

乐天连忙转移话题,抬手发誓说道:“我真的是处男,对灯发誓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刘文静捧不住了,喜笑颜开,随后说道:“姐的男朋友还有一个要求,必须对我专一,否则想都不要想。”

乐天郑重的说道:“我绝对专一,不沾花惹草,不招蜂引蝶,一辈子只对你一个人好,百依百顺,可洗衣做饭,可挣钱养家,你说什么是什么,哪怕错了也是对的。”

乐天这番油嘴滑舌,又把刘文静说的噗哧一笑,握住乐天发誓的手按下去,靠在乐天肩膀上看着电视,柔声说道:

“看电视,别胡思乱想。”

这突然冒进的举动,乐天能不胡思乱想嘛,这内心刺挠的啊,抓心挠肝啊,手下意识拦住刘文静的腰,丝滑的睡袍入手,顿时让乐天想入非非。

脑海里还全是昨天晚上,张云芳含羞半裸的场景,这一想不要紧,乐天血脉喷张,差点就喷出鼻血。

刘文静自然感受到乐天的反应,一把按住乐天放在腰部的手,厉声说道:

“给我老实点,姐可是警察,你敢乱来,给你戴上手铐关你一晚上。”

一盆冷水当头浇下,乐天激荡的内心顿时平复不少,只好打着哈哈看电视,不过刘文静并没有拿开乐天的手,就这么把着不让乐天乱动,结果两人就这么僵持良久良久。

电视节目从新闻联播一直到电视剧播完,两人一直没说话,很安静,知道进入广告时间段的时候,刘文静打了一个哈欠说道:

“今天喝的有点多,不早,睡觉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刘文静起身,乐天也跟着起身,刘文静不好意思的看着乐天说道:“别那么着急好吗,姐还没准备好?”

乐天脸色顿时红了,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真忍不住了,我……我想上厕所。”

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罓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