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73章 旧账重提

第73章 旧账重提


                这是一个很清闲的街道,路的两边是枝繁叶茂的柳树,伴随着炎热的天气,空气中弥漫着燥热与知了的鸣叫声。

国安局大门,这里有高强电瓦,门口有板正的士兵把守,墙壁上还挂着闲杂人等不得入内的牌子。

红色qq风风火火的刹车停在了国安局院墙门前,门卫眼睛只是随便撇了一眼,随后就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。

车门打开,乐天和曾温柔快速下车冲到大门口,门卫手持步枪突然做了一个迅捷的戒备动作,同时厉声说道:

“政府重地,闲杂人等不得靠近。”

乐天连忙拦下前冲之势的曾温柔,一脸歉意的说道:

“抱歉,这位小哥,我们只想进去打听一个人。”

门卫职责所在,他面色不改冷声说道:

“政府重地,闲杂人等退后,否则以违法乱纪处理。”

“我们真有急事。”乐天急忙辩解,可曾温柔懂京城的规矩,连忙拉着乐天退后,站在qq车旁,解释说道:

“你看我说了吧,像是这种地方,都是政府重要的地方,咱们这种平头小老百姓根本进不去。”

乐天有些为难,再次看了看门口,卫兵已经恢复了目不斜视的军姿站位,无奈只好在门口来回踱着步。

乐天距离大门有10米左右,但他这番表现,也影响门卫站岗,部队有纪律,国安局有规矩,不得入内就是不能进。

等了20分钟左右,门口走出换岗门卫,两人互相敬礼后换位站岗,被替换的门卫没有率先进入大门,他持枪直径向着乐天走来,当他站定后,恭敬的敬了一个军礼,冷声说道:

“此处禁止停车,请速速离开,否则会被影响交通处理。”

乐天连忙点头赔礼,曾温柔会来事,连忙从兜里拿出一张红票子,靠近门卫悄声说道:

“兵哥哥,我爷爷今天被抓进来了,都60多岁的老人了,我们实在不知道他犯了什么事,所以才……”

当曾温柔把红票子塞进卫兵兜里的时候,卫兵目光一沉拿出兜里的红票子,随手一甩丢在地上,声音更加严厉说道:

“请不要侮辱军人,退后,抱歉我帮不了你们,请快点离开,否则我们有执法权。”

门卫走了,乐天跟曾温柔有些傻眼,这门卫油盐不进的,他俩是真没招了,曾温柔蹲在地上捡起红票子,摸了一把眼泪说道:

“这可怎么办啊,师傅的身体扛不住刑讯逼供吧?”

“他们会刑讯逼供吗?”乐天试探的问。

“谁知道呢,这可是国安局啊,执法权力比警察大多了。”曾温柔语带哭腔的说。

乐天是个刚入城的小伙子,他懂什么,只好无奈的说道:“开车去旁边等着吧。”

两人只好开车去了一边停车位,距离大门很远,起码还能看见大门口。

外面空气燥热,车内温度也是如此,两人没有办法,都是唉声叹气的,乐天拿出电话再次给刘文静打了过去,电话接通,乐天说道:

“文静姐,怎么能进国安局问问情况?”

刘文静愣了片刻,压低声音问道:“乐天,你跟李六指到底什么关系?”

“这……一两句话说不清楚,我就想问问李六指的情况,我真的很担心。”

“乐天,这事我真的帮不了,除非你告诉我实情。”

乐天安静片刻后,说道:“这样吧,我去你派出所,等我。”

挂了电话,乐天看向曾温柔说道:

“去xxx派出所,我托人问问。”

曾温柔开车,很快的到了派出所,曾温柔试探的问:“要不要送点礼啥的?”

乐天下车说道:“不用,你先回家,有消息我马上通知你。”

“你小心点。”曾温柔开车离开,乐天这才叹了一口气,走进派出所。

进入大厅,里面有几个人正在排队,基层民警没有太大的案子,都是出生婴儿落户,或者办理身份证事项。

接待民警看了一眼乐天,笑道:“哟,这不是咱们警花的弟弟嘛,又来找你姐啊?”

“嗯,请问文静姐在什么地方?”乐天问。

“往里走上二楼。”

乐天按照指示,上了二楼正好看见老邢队长走过,他见到乐天很惊讶,“哟,又见面了,上次的事还没感谢你呢,医生说幸亏发现的早,要不我这条命就交代了。”

乐天跟老邢寒暄的说道:“没啥,随手的事,文静姐在吗?”

“在档案室,我带你去。”说完带着乐天来到档案室,打开房门说道:“文静,乐天来找你了。”

办公室内还有几个民警,刘文静正在忙碌着,抬头看见老邢跟乐天一起进来,刘文静站起来说道:

“乐天进来,老邢队长,你也进来我有事想问你。”

“你不先忙乐天的事吗?”老邢走进来开着玩笑问道。

刘文静腼腆一笑说道:“乐天不急吧,坐下稍等,我手头还有工作。”

乐天只好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其他几位同事都侧目看过来,其中有人见过,有人没见过,不过这几位民警的目光都是好奇的看着乐天。

老邢走过去后,刘文静拿着档案说道:

“队长,这李六指的案底,都是20年前的老资料,他前段时间刚出狱,按理说以前的案子都结了,上面为什么还这么重视?”

“嗨。”老邢坐在椅子上说道:“不是都说过了嘛,上面重视的不是李六指这个人,而是他的三个徒弟,这可都是老档案了,上面让基层翻案底,也是为了他的三个徒弟。”

乐天一听来了兴趣,仔细认真听了起来。

办公室的一位民警问道:“队长,你是老人,你知道当年的事吗?”

“有所耳闻。”老邢拿着案底看了一眼说道:“这个李六指啊,他其实也没犯大案子,仔细算下来,他也算是个好人,听说他是偷这个行业的侠盗门人,不过都是传闻,我知道的不多。”

“他不偷吗?能叫侠盗,莫非是劫富济贫的那种?”刘文静问。

“是这么回事。”老邢队长说道:“当年改革开放时期,有段时间严打,李六指的案底不多,大部分都没有证据,不过在严打期间,李六指的三个徒弟做了几件惊天大案,把不少国宝偷出国贩卖。”

“那时候引起不小的轰动,因为他们的作案手法很隐秘,对侦破工作是相当大的难度,毕竟当年没有监控眼,后来,我们通过落网外围成员,得知他们这个偷窃组织,就下网抓捕,可惜只抓住了李六指,他的三个徒弟都跑了。”

“不过这老头嘴很硬,就是不说他三个徒弟的下落,没招了,当时侦破过程中,李六指虽然否认自己参与偷窃,但没法断定李六指参与没有,反正都是严打,就把他判了20年。”

“不对啊。”有人问道:“当年严打的时候,偷个牛都被判了死刑,他涉嫌这么大的案子,怎么才20年。”

老邢队长又说道:“证据不足呗,这老头嘴硬的狠,就是不承认,没招,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,硬是判了20年,如果放到现在捅出来,估计国家又得赔一大笔钱。”

刘文静又把话题拉扯回来,问道:“队长,国安局这么重视,难道是因为李六指的三个徒弟回来了,然后又旧账重提?”

“我推测是,毕竟这三个人,现在已经是国际大盗,随便一个回来动动手,都是惊动一方的大案子,国安局追捕他们多少年了,这次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机会。”

乐天在一旁聆听,心里沉思起来,刘文静见乐天了解的都差不多了,看向乐天笑眯眯的说道:

“乐天,等着急了吧,今天实在太忙了,要不……”

老邢队长瞬间反应过来,笑道:“不用,你们忙,我给你放半天的假,要不是这个案子,本来10月1也该放假的,你们年轻人出去逛逛。”

队长开了绿灯,刘文静也达到了目的,道谢后带着乐天离开,两人一路上都没说话,一直到了刘文静家,刘文静二话不说,板着脸搬过来凳子,让乐天坐下说道:

“今天我给你透露的这些,已经犯了纪律,你要是不把事情交代清楚,咱俩的关系也就到此为止了。”

见刘文静态度这么坚决,乐天只好说道:

“文静姐,咱俩是10年的关系,我的为人你应该知道。”

“你跟李六指到底什么关系,你说,我听着,不能有所隐瞒。”刘文静坐在乐天对面,一副审讯犯人的态度。

乐天定了定神,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我是孤儿,这你知道。”

刘文静点点头,乐天继续说:“我8岁的时候,被人收养,这你也知道。”

刘文静继续点头,乐天说:“我也姓李,你也许能想到,收养我的人,是李六指唯一的亲人,按照辈分算,李六指是我的叔叔。”

刘文静有些惊讶,说实话,这点她还真没想到,不过沉思片刻后说道:“乐天呢,虽然你们有这层关系,但这个案子牵扯很大,你最好别参合进去。”

“不!”乐天郑重其事的反驳说道:“你了解我的为人,滴水之恩我要涌泉相报,临行前义父告诉我说,李六指被冤枉坐了20年牢,让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他,这是我义父的心愿,我不能违背,况且他还是被当年的案子有所牵连。”

本书首发于看书網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