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69章 繁华的京城

第69章 繁华的京城


                张云芳从酒柜里拿出白兰地,五星酒店的洋酒可不是市面上的假货,这些都是纯正进口货,度数很高很烈性。

熟练开瓶,拿了两个杯子,打开冰箱加了冰块,倒上白色酒液,递给乐天碰杯说道:“cheers!”

说完张云芳一仰头干了,不过烈性酒喝进去很烧心,一股辛辣传来,连连吐着气,乐天看见笑了笑,一仰头也干了。

张云芳继续倒酒说道:

“我说着你听着,我可不管你喜不喜欢,反正我以前可没看上过谁,你说我臭不要脸也好,说我死皮赖脸也好,我还就赖上你了,我从小就这脾气,有一说一有二说二,从不藏着掖着。”

张云芳拿着酒杯坐到沙发上,与乐天肩并肩碰了一下杯,随后仰头干了。

乐天苦笑一声,说道:“你甚至都不了解我。”

张云芳继续倒酒:“你不说我怎么了解?”

“我是孤儿,从小无父无母,跟着师傅长大学艺拜师,其实我很自卑,因为我没钱,连吃饭的钱都需要社会供,我给你算算啊,学校补助生活费300元,社会补助500块,在京城这地界一个月800块生活费,唉,只够我自己省吃俭用的,那还有心找女朋友啊!”

这番话说的张云芳有些小触动,她仰头干掉一杯,喃喃道:“这些我知道,其实,我看中的是你这个人,我不在乎你的出身,我可以养你。”

“我是男人。”乐天反驳一句,一口干掉一杯后继续说道:“我也有自尊,我也有尊严,请给我保留这点尊严好不好?”

“好好好,我给你留着。”张云芳给乐天倒了一杯,说道:“我不逼你,不过我就想告诉你,如果你一分钱也没有,我愿意跟你一起吃苦,那怕是吃糠咽菜我也愿意。”

“呵呵。”乐天冷笑两声,仰头干点一杯酒,喃喃道:“你没从小过苦日子,你想,我可不想,我来京华学习有两个愿望,一个是出人头地,另一个是治病救人。”

“我就喜欢你这两点。”张云芳又与乐天碰了一下,两人一饮而尽,聊天继续,乐天说他自己小时候如何被人欺负,他是怎么反抗的,他是怎么想的,张云芳一直安静的聆听,此刻她就是一个最好的听众。

时间过去良久,两人一边聊一边畅饮,本来两人就喝多了,第二次喝的这么猛,一瓶酒喝完很快再次陷入迷离状态。

张云芳靠着乐天肩膀,翘着二郎腿,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,身上的浴袍有些松垮,半遮半掩的露出半个酥胸。

乐天只要低头就能看见春光外泄,乐天酒量不行,醉后欲-望也压制了理智,眼神情不自禁的偷瞄着。

张云芳还有一丝残存意识,也看出乐天的态度,娇声说道:

“你个小白痴,不用偷偷摸摸的看,抱我上床,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。”

这话很刺激,乐天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**昂首肃立,支撑着很难受。

乐天毕竟是个火力旺盛的大小伙子,反手抱起张云芳走到卧室床边,把她一丢摔在床上,身上浴袍顿时散开不少,露出更多迷人春光。

“嗯。”因为这一丢,张云芳倒在床上娇喘一声,神智也渐渐迷离,但口中下意识说道:“不要,不要。”

这话的意思其实是跟岛国片里学的,一般男人听见这话,都会热血冲头提枪上马,可乐天是个雏,他哪懂这些,还以为张云芳真的拒绝呢。

下意识吞咽了一下口水,再次思想斗争一番,还是理智战胜了邪念,给张云芳盖上被子,自己回到沙发前,拿起剩余的酒,一仰头灌了进去,随后也不省人事了。

……

早晨八点多,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射在张云芳脸色,她下意识用被子格挡阳光,可片刻后想起昨晚的最后画面,直接坐直左右看看,在床上没看到乐天,然后掀开被子看看身上,依然裹着浴袍,似乎没发生什么,再看身下的床单,没有传说中的殷虹,昨晚应该没发生什么。

露出不满的神色喃喃道:“这都没做,可真能忍。”

翻身下床走到客厅,看见乐天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,瞪了乐天一眼心里难免有些失落,进入浴室开始梳妆打扮,心里还在琢磨着,看来今天晚上要再开放一些才行。

画好淡妆出来,乐天还没有醒的意思,穿好衣服蹲在乐天身边,静静地看着他熟睡的样子,越看越喜欢。

熟睡的乐天感觉到了异样,下意识睁开眼睛,第一眼看见张云芳在面前,下意识打个机灵靠后,随后反应过来,“早。”

四目相对,张云芳露出微笑道:“早,没打扰你吧?”

“没有。”乐天急忙起身,拿着衣服进入浴室,快速洗漱穿上衣服,就听见张云芳靠在门边说道:

“今天10.1长假,我带你逛逛京城怎么样?”

“随便。”这话一出口乐天就后悔了,本来原计划是要回学校学习的,这下可好了,答应逛京城,这一天的功夫又会搭在张云芳身上。

正纠结的时候,浴室门打开,张云芳递进来一套衣服,说:“你的衣服今天别穿了,这是酒店的衣服,你先换上,回头我再给你买一套。”

乐天回头看了看,这是一件白色衬衣和一条白色西裤,都是酒店专用的那种,虽然不是很贵重的衣服,但总比乐天那身要干净的多。

换好衣服走出去,这身衣服穿在乐天身上很板正,白色衬衫配黑色西裤,再配上乐天清秀的脸,给人一种小鲜肉清晰脱俗的感觉。

“真帅,看来你就适合穿正装。”

说完张云芳挽着乐天胳膊,两人离开房间,走下楼结账,经理婉言拒绝收费,一再叮嘱欢迎下次光临。

两人先吃了早饭,然后张云芳开车去了故宫,不得不说,10月1长假第一天,这旅游人数倍增,原本就门庭若市的故宫,在这第一天就人挤人人挨人,别说旅游看景了,入眼全是数不尽的人潮,除了人什么也看不见。

两人挤了半天都没挤进大门,埋怨一番后,张云芳说道:“算了,不看故宫了,去别的地方逛逛吧,你先去哪?”

“潘家园怎么样?”

“走。”也不管乐天为什么说潘家园,反正是乐天说什么是什么,开车直奔潘家园,结果发现,这地界跟前门一样,都是门庭若市人挤人的景色。

两人站在街头看见这个景象又是愣了良久,张云芳茫然的说道:“我突然想回酒店了。”

“我可不想回去,跟你没羞没臊的浪费一天。”乐天随口说道。

“委屈你了,哼。”张云芳挽着乐天胳膊就往里走,幸好这里的人口密集程度没有前门多,起码两人还能走动,逛了一圈后,张云芳指着一家古玩店说道:

“对了乐天,你知道嘛,这家店铺是钱恒泽父亲开的。”

“是吗?”乐天好奇的看了一眼,“走,进去看看。”

两人进入这家古玩店,说实话,这里的装修很古朴,有点清末风格,大理石屏风,红木桌椅板凳,墙边挂着鸟笼,过道有盛开鲜花,除了柜台是玻璃柜,剩下全数古朴风格装修。

这店铺很大,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接,起码有几百平方米,柜台前有不游客,但大部分都是来看的,买的到很少,两人逛了一段路到了玉器柜台,张云芳看着柜台里的物件,说道:

“都说男戴观音女戴佛,你给我挑个佛,我给你挑个观音怎么样?”

售货员见这对年轻男女有购买的意思,连忙开始介绍,乐天扫了一圈,都是最普通的玉石,但售货员狮子大开口,要价跟实物大不相符,乐天也就没有挑的兴趣了。

不过张云芳的兴趣很浓,让售货员拿出最贵的观音,介绍说道:“这个是本店的镇店之宝,顶级和田玉石打磨的观音,售价一万五,如果您有兴趣,我可以给你打个折扣。”

张云芳拿着观音在乐天脖子上比量一下,笑道:“嗯,很配你,就要它了。”

乐天一脸为难的说道:“还是算了吧,我感觉不值。”

乐天没有说破,但张云芳不以为意的说道:“又不用你花钱,给我包起来。”

“还是算了。”乐天连忙阻拦,拉着张云芳的手连连说不要了,售货员一再夸耀,说:“这可是本店的镇店之宝,错过了可就没机会了。”

身边好奇的旅人凑了过来,其中一个拿着扇子的中年人说要看看,售货员把观音交给中年人,张云芳一看就要被抢了,再次要购买,但最终还是被乐天拦住了。

中年人笑道:“年轻人,这东西价值不菲,我看你们还是别凑热闹了,这观音我要了,刷卡还是现金。”

张云芳顿时就急眼了,“这物件是我先看中的,你这人怎么不讲规矩?”

中年人回头淡然一笑,“你看中的,可你交钱了吗?”

张云芳顿时气急,刚要说话但还是被乐天拦住,强行拉到一边,其他旅人也都好奇的凑过来看热闹,中年人嘲笑的说道:

“出来玩,看中喜欢的东西就买,没钱逛什么潘家园,去大栅栏买点工艺品得了。”

面对中年人的嘲讽,张云芳刚要辩解,乐天见事态压不住了,急忙低声说道:“别闹了,这东西不是好料做的。”

本文来自看書辋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