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54章 中毒

第54章 中毒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郑重的看着老邢队长,仔细辨认了他的脸色后问道:

“在你胳膊的这个位置,你用力按一下,告诉我疼不疼?”

老邢按照乐天指的位置,用力一按,疼得老邢队长冷汗差点没流下来,“疼,为什么?”

全场全都来了兴趣,乐天说道:“这说明你已经中毒了,大家听我说,都跟我离开,这个屋子里不能待,只要超过15分钟,你们都会中毒,快出来。”

乐天急忙走出门口,但里面的警察并没有动,每个人都面面相视,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听乐天的。

“别看了,你们没时间犹豫,快出来,出来我再给你们解释。”乐天继续说道。

与此同时,外面传来警铃声,靠近窗户的警察看了一眼,随后说道:“重案组来了。”

老邢队长这才说道:“都先出去,回头再说。”

警察们簇拥着离开案发现场,正当往下走的时候,重案组到场正好与他们撞个正着。

“你们不在现场,都出来迎接我们干什么?”重案组领队人说道。

老邢连忙解释说道:“领导,这死者有点奇怪,这位小兄弟说,屋子里有毒,让我们都先出来再说。”

“有什么毒,法医跟来了,一起上去看看。”重案组到访,再次领着警察们回到案发现场。

刚一进屋,重案组主导全局,各种指挥拍照留证,还要看现场报告。

乐天在一边一直观察老邢的脸色,见他眉头越来越黑,也知道他的毒是越来越深,心里这个着急啊。

哪知道重案组领队这个时候骂道:

“中毒个屁啊,死了5天,说75天我信,法医,好好看看怎么回事,还有你们,怎么办案的,闲杂人等怎么能接近现场,出去。”

重案组呵斥着要把乐天赶走,刘文静黑着脸说道:

“乐天弟弟,出去吧,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,快跟我走。”

乐天这个无奈,但看见有人又要碰香炉,乐天急忙挣脱拉扯说道:“我说了,那个香炉不能碰,你们要是想死没人拦着。”

所有人齐刷刷看着乐天,这也把重案组的警察惹毛了,指着乐天说道:“拉出去,他再留下,我就把他当做嫌疑犯处理。”

老邢急忙让人把乐天拉出去,乐天也不挣扎,知道自己说话没力度,也不再废话了。

刚一出楼道,年轻警察对着乐天说道:

“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,在重案组面前,我们都不敢大声说话,你把我们所害惨了知道吗?”

“抱歉抱歉,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。”刘文静连忙道歉说道。

乐天没理会别的,看见年轻警察的眉心也有些发黑,出声说道:“你摘下口罩我看看。”

“看看看,给你看,气死我了。”年轻警察一边吼一边摘下口罩,可当露出嘴之后,刘文静顿时惊呼一声。

年轻警察不明所以的看向刘文静,只见她惊恐万分的指着自己,年轻警察不明所以的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你的嘴,阙紫!”刘文静震惊的说。

乐天已经确定了,拉着男警察的胳膊走到小区窗户前,指着玻璃说道:“你自己看看。”

男警察照着镜子看了一眼,吓得魂都飞了,“我的妈呀,这怎么了这是?”

“你也中毒了。”乐天无力的说道。

男警察茫然的看了看乐天,随后反应过来,转身跑进楼道,一进2楼现场就喊道:“大家快出来,这里面有毒!”

“你也疯了?”老邢回头一看,顿时愣住了。

所有人也看到了年轻警察的嘴,看见这个眼色,就连傻子都明白是怎么回事?

法医反应最快,急忙说道:“快出去,所有人快。”

这下所有人都不坚持了,逃也似的跑出案发现场,一个个挤出楼道,当他们全部出来后,全部摘下口罩,派出所同志无一例外全部嘴唇发紫。

“我去,快打电话叫救护车。”老邢指挥说完后,连忙转头寻找乐天的影子,当看见乐天和刘文静后,老邢急忙小跑过去,拉着乐天的手说道:

“老弟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乐天一甩手说道:“等等,我先打电话问点事,你们等会。”

摆脱老邢队长,乐天拿着电话走到一边,电话响了良久才接通,传来张云芳的声音。

“怎么,几天不见,想我了?”

乐天没接话茬,急忙问道:“我有生死攸关的大事要问你。”

“这么严重,问吧!”

乐天回头瞟了刘文静一眼,压低声音问道:“那天喝多了,咱俩到底发生关系没有?”

电话里安静良久,张云芳问道:“怎么,我家人又去找你了?”

“不是这事!”乐天急了。

“那是什么事?”张云芳不解的问。

“我就问你,咱俩到底发生关系没有,我要准确的答案,告诉我!”乐天急切的问。

张云芳吱吱呜呜的说道:“那天晚上,我,我也是大姑娘,不会,所以就抱着你睡了一觉,哪种关系没发生,不过你要是想……”

“谢谢。”

不等张云芳说完,乐天就把电话挂断,心中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。

走回刘文静身边,老邢队长一脸急切的问道:

“你一眼就看出我们中毒了,知道是什么毒吗?”

乐天微微一笑,没有急着回答,看向其他中毒的人说道:“喂,你们别急啊,马上给你们解毒,先给我找个茶壶或者杯子。”

说完看向刘文静,刚要说话又觉得不好,就转头看向老邢队长说道:“你的口罩借给我用。”

老邢队长把口罩递给乐天,与此同时,派出所警察,法医和重案组的人都过来,重案组的人最先追问道:

“你怎么知道是中毒了?怎么看出来的?”

法医问:“这到底是什么毒,难道是空气传播的?”

派出所同事只关心一个问题:“这毒不会死人吧?发作要多久?”

乐天对所有人微微一笑,说道:“没事,想知道答案的跟我来。”

一帮人齐刷刷的跟着乐天身后,但看乐天再次进入楼道内,所有人怔住了,乐天站在门口说道:“放心吧,这种毒扩散不了这么远,只要不进屋就没事。”

一帮人面面相视,这才有几个跟着进来,其中就有警花刘文静,还有几个重案组的同志。

乐天看着刘文静说道:“文静姐,你还是别跟着了。”

“为什么不让我跟着?”刘文静追问。

乐天一脸为难的说:“女人在,我不方便。”

“你有什么不方便的?”刘文静茫然的问。

老邢队长见状急忙阻拦说道:“我跟着进去,刘文静你就别跟着了。”

说完,老邢队长比较着急,推着乐天走进楼道深处,其他重案组成员以及法医齐刷刷跟在身后。

当所有人再次站在二楼门口,乐天直接脱下裤子,对着喝水杯尿了一杯,所有人都很不解,乐天尿完后,拿起口罩沾了一点尿液,戴在脸上,随手把尿杯递给众人说道:

“谁要跟我进去,就沾点尿。”

“我去,拉到吧!”所有人齐刷刷后退。

乐天笑了,说道:“童子尿是解毒良药,这种毒唯有童子尿能破!放心吧,不会坑你们的。”

一帮警察还是黑着脸连连摇手,此刻,他们再也不说什么职责所在了。

见所有人都这样,乐天只好笑了笑说道:“哪你们别进去就好。”

乐天说完,拿着尿杯进屋,走到尸体旁边解释说道:

“尸体腐烂情况,根据季节气温,腐烂到这种程度一般在一个月以上,但你们就没有想过吗?这臭气熏天的邻居能受得了一个月吗?所以,推断这个死者的死亡,肯定不是正常死亡。”

门口的人齐刷刷的看向法医,法医点点头认同下来,随后追问道:“可你根据什么肯定死者是中毒死亡的,根据尸体腐烂情况来判断,也有很多种可能,不一定是中毒才会导致尸体快速腐烂。”

“没错。”乐天蹲下指着地上的苍蝇说道:“我是通过这个判断的,你们看,苍蝇是一种生命力极强的生物,哪怕是长时间跟尸体打交道,苍蝇也不会死亡,除非毒死,这些苍蝇的尸体,让我怀疑这具尸体是被毒死的,而且此毒是依靠空气传播的。”

老邢队长反应了一下,追问道:“你不让我们碰香炉,毒是不是香炉里传出的?”

乐天摇摇头后又点点头,说道:

“也对也不对,这个毒不简单,起码华夏没有。”

重案组听闻连忙追问道:“死者是什么人,能接触这么深的案子?”

老邢茫然的说道:“死者只是一个平头老百姓,没什么背景,不至于被人投毒吧?”

乐天微笑道:“我没说死者是被人投毒死的。”

一帮人蒙了,重案组队长问道:“不是投毒,还是死于中毒,难道是意外?”

“是不是意外我不知道,我知道毒源是什么。”乐天说完,走向窗户旁,在窗根下面,一大排花草整齐摆放,乐天走过去抱出一盆花走到门口,展示给众人看的同时问道:

“这种花谁见过?”

所有人齐刷刷摇头,乐天微笑道:“这种花可不简单,重点说明,它不是华夏的物种,它起源于西域,后来灭绝了,我只在本草纲目中见过,它的名字叫西域曼陀罗。”

本書首发于看書蛧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