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53章 郁闷【三章更新各种求】

第53章 郁闷【三章更新各种求】


                打扫忙活大约一个小时左右,乐天发现,这医院的确不脏,可人来人往的流量非常大,忙忙活活一个小时,该什么地方脏还是什么地方脏,收拾也收拾不干净。

正在乐天擦地的时候,有人路过,乐天也没抬头,可随后这人把手中的东西往地上一丢,乐天回头看去,只见梁忠河正用挑衅的眼神看过来,随后不屑的走过去。

乐天深吸一口气,把心底的不满压下去,回头把梁忠河随手丢弃的垃圾收拾干净。

走廊里又路过两个护士,她们正窃窃私语聊着什么。

“听说今天医院来个实习医生,闯进抢救室捣乱,把主任气坏了。”

“是吗,哪个人这么倒霉?”

“谁知道,一点规矩都不懂,我估计他在咱医院待不下去了。”

乐天停下手中的活计,淡然抬头看着两位护士消失,显然他们口中的人就是自己,乐天怎么也不感觉是自己的错,可为什么所有人都要真对自己呢。

越想越心烦,拿着拖把回到杂物间,看着黑暗杂乱的空间,乐天有些迷茫,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?凭什么全世界都要针对我?

越想越恼火,把拖把往杂物间里一丢,脱下护工服直接走出杂物间,直径走出医院,回到校园宿舍,开门的一瞬间,关亮和石大山正在看书,两人见乐天见来了,纷纷打了招呼。

乐天坐在椅子上还在生着闷气,关亮拿着书这个抱怨,“都说大学里就自由了,可我怎么没看出来,这一开学就让背《黄帝内经》,一个星期搞定,我真是疯了。”

石大山接话说:“可不咋地,我真羡慕乐天这样的,从小就学过医,比咱们这些半路出家的好多了。”

乐天听闻感叹的说:“背吧,《黄帝内经》是中医基础理论,不会背别指望学医。”

两人也不纠结,各自碎碎念的背诵起来,乐天心里本来就心烦,思量再三,起身离开寝室。

乐天是个孤儿,但个性要强,从小到大有不少难事,可不管怎么样,乐天都能挺过来,其中至关重要的就是一个人,不是他的师傅,也不是医学方面的老师,而是乐天的恩人,警花刘文静。

在乐天心里,刘文静是乐天的榜样,她激励乐天,两人的关系亦师亦友互相鼓励成长,只要看见刘文静的信,乐天觉得天塌了都不是难事。

而现在,乐天身在京华,与刘文静在一个地方,乐天不开心,心里有怨言,当然可以去找她聊聊天,总之乐天需要有个人能开导他,告诉他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。

坐公交车来到刘文静家附近,时间接近5点,刘文静家里没人,坐在门口等了30分钟,刘文静还没回来,这才想起来打电话问问,电话接通,刘文静的声音传来。

“乐天弟弟,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?”

“文静姐,想你了,你什么时候下班?”

“今天稍微有点忙,要不你来接我下班吧,我在xxx派出所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挂了电话,按照刘文静给的地址,乐天找了很久才找到派出所的位置,推门进入,门口有办事处和接待处,一个民警问道:

“小子,有什么事?”

乐天看向说话的男警察,对他微微一笑说道:

“我找刘文静,来接她下班。”

男警察上下打量乐天一眼,“哟,你就是传说中的小男朋友,这还是第一次见面,刘文静出任务了,很快就回来,坐下稍等一会。”

乐天坐在走廊椅子上,安静的等待着,等了大约10分钟左右,乐天的电话响了,拿起来看看,是刘文静的电话,接通:

“文静姐,我在派出所呢?”

“乐天,真抱歉,我这突然有个任务,死了个人,你要是不急就再等我一会,很快。”

“我不急,对了文静姐,你在什么地方,我去看看行吗?”

电话里安静片刻,刘文静还是说出了地址。

乐天起身就要离开,接待男警察急忙叫住乐天说道:

“唉唉你等会,小子,刘文静可是我们所里的警花,好几个同事都盯着她呢,我劝你别去现场秀恩爱,惹众怒知道吗?”

男警察可能是好意,但乐天并不理会他,道别后根据地址来到一个小区附近,小区下面围满了人,一个个都在窃窃私语。

“我听说好像是2楼老王犯心脏病死了。”

“没错,尸体都臭了才被发现的。”

“真的是心脏病吗?我怎么听说是偷情被奸夫谋杀的呢?”

“小声点,没看警察正在查案嘛!”

乐天听得是云里雾里,挤到警戒线附近给刘文静发条短信,半晌文静姐下楼,看见乐天后,一脸灿烂笑容的走了过来。

“乐天弟弟,真抱歉,突然来个案子,再等我一会,很快就好。”

“我不急,你先忙。”

两人走到一边,去了人少的地方刘文静这才说道:“出来透透气,尸体都臭了,屋子里的空气难闻死了。”

乐天随口问道:“听说患者是心脏病死的?”

“谁知道呢,具体死亡原因还要等法医来确定。”刘文静回答。

乐天随口问道:“我能上去看看吗?”

“有什么好看的,尸体腐烂的不像话了,臭气熏天的就连苍蝇都被熏死了。”

乐天眉头突然皱起,刚才问这话,那是因为无聊,想去看看现场什么样,可刘文静这句话,瞬间引起乐天的注意力,因为这里面不对!

“文静姐,拜托拜托,我真想看看现场,带我去看看嘛!”乐天展开撒娇攻势。

“好啦好啦,真受不了你。”刘文静服了,小声说:“跟在我身后别出声,看一眼就走知道吗?”

刘文静领着乐天进入楼道,刚一进来,就闻到一股难以承受的臭气,刘文静捂着口鼻,把脖子上的口罩摘下来递给乐天,吱吱呜呜的说道:“戴上吧,臭死了。”

“不用!”乐天推脱,毕竟刘文静只有一个口罩,给他了刘文静带什么?

两人走到二楼,刘文静示意乐天站在门口看,里面全是忙碌的警察,每个人都捂着口鼻,实在承受不了这臭味。

尸体就倒在客厅里,腐烂的已经看不清样貌了,屋内乱七八糟的像是临死前挣扎过,此刻正有警察在拍照留证。

乐天只看见一眼,就感觉事情不简单,最起码这个死者绝对不是犯心脏病死的,按照乐天推测,这个人应该是被毒杀,而且这毒还不是轻微的毒素。

乐天来不及多看,刘文静推开乐天说道:“看完了就出去吧,没什么好看的。”

“文静姐,这案子不简单。”说话的时候,余光突然看见房间内,一个警察正在翻开香炉,乐天急忙吼道:“哪东西别动。”

乐天这声很大,顿时引得所有人转头看了过来,刘文静掩饰尴尬,挡着乐天说道:

“不好意思各位,我弟弟,他想看一眼现场。”

屋内的老警察认识乐天,上次在肯德基见过,也不说破,随口说道:“下不为例,带他出去。”

警察们再次回到工作中,可乐天并不是为了刷存在感才喊的那一嗓子,见警察又要碰香炉,急忙喊道:

“我说了,香炉别动。”

乐天的话再次引来所有人的目光,刘文静急忙拦着说道:“乐天弟弟,你这是干嘛?”

乐天一脸焦急的探头进屋环视一圈,确认了之后说道:“你们先出来,所有人,别留在这屋子里,出来快点。”

老邢一脸不耐烦的说道:“刘文静,赶紧带着你弟弟离开,别让他妨碍公务。”

刘文静一脸的惭愧,可还没等说话,乐天急忙说道:

“我不是妨碍公务,我是在救你们,这屋子里有毒,都出来再说。”

警察们闻言一怔,一个个都愣在当场,就连刘文静也不例外。

乐天这才捂着口鼻挤进屋子,指着死者说道:

“这人不是心脏病死的,是中毒,而且死亡时间并不长,看腐烂迹象,应该就是这5天左右的事。”

乐天话落,一位青年警察不干了,出声说道:

“小子,你懂不懂啊,尸体腐烂一般都在1个月左右,你说这5天之内的事,这尸体能烂到这种程度吗?不懂别乱说。”

乐天急忙辩解的说道:“你说的是正常死亡的腐烂,这人不是正常死亡,是被毒死的,你们别争了,出来再说好吗?”

一帮警察面面相视,老邢队长走到乐天身边,冷眼看着他说道:“我们职责所在,法医和重案组没来之前,我们要守在这里,不能擅离职守。”

之前说话的警察说道:“就算他是中毒死的,跟我们有什么关系?我们还能中毒怎么着?”

刘文静也进屋拉着乐天说道:“乐天弟弟,这里没你事,跟我出来。”

乐天无奈的摇摇头,但看见队长老邢印堂有些发黑,因为带着口罩看不到嘴唇的颜色,只能凭借这一点判断老邢队长已经中毒,既然乐天在场,自然不能让他们就这么白白死了。

一甩胳膊摆脱刘文静的拉扯,指着老邢说道:

“让我问他一件事,是不是中毒马上就知道了。”

刘文静见乐天这么坚持,不知道怎么了,现在是拦着也不是不拦着也不是。

老邢队长说道:“让他说,我倒要听听你要问什么?”

看書網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