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55章 开导

第55章 开导
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好像听过。”法医说:“可是我听说,西域曼陀罗不是剧毒的花啊,是不是还有其他名字。”

乐天抱着花离开房间,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:“西域曼陀罗的确不是剧毒的花,但它有毒,不过,在开花的时候,花粉散发的毒素,比枝叶毒素强百倍。”

一帮人跟着乐天屁股后面走出楼道,大家这才敢喘大气呼吸。

乐天把西域曼陀罗放在门口,说道:

“本来,西域曼陀罗这种花,在开花的时候也不致命,赏花的人闻了毒花粉,最多也就是拉肚子,只有在一种情况下,这种毒花粉才是致命剧毒。”

老邢队长反应过来,急忙说道:“香炉!”

“没错!”乐天打了一个响指说道:“唐朝古籍记载,某位皇室成员祭祖拜寺,正好接受西域进贡此花,哪知道,此花与寺庙香炉犯冲,正好毒死了这位皇室,后药王孙思邈发现了这个秘密,才把这种剧毒编绘流传下来。”

大家听闻顿时懂了,可就在这时,老邢队长一个踉跄有些站不稳,此时他神智有些迷离,身边的人急忙扶住他,这才让老邢队长没有摔倒。

“你有办法解毒吗?”警察追问。

“有啊!”乐天自信的说道:“我抱着这盆花出来,就是为了解毒用的。”

说完,乐天想起什么,低头寻找一番,没找到东西,只好摘下几片绿叶再次走进楼道,刘文静急忙追上来,问道:

“乐天弟弟,你还要进去啊?”

“是啊,有东西留在上面了。”乐天回应。

“我陪你。”

乐天没有推脱,解释说道:“这种毒,只要把花跟香炉分开几本就没事了,你跟进去也没事。”

两人再次来到二楼,乐天进屋找到尿杯,把叶子放进尿杯里逛一圈,随后拿出来,交给刘文静说道:

“好了,给中毒的人送下去吧,记得一人一片。”

刘文静好奇的闻了闻,随即皱起眉头说道:“这泡的是什么啊,怎么这个味?”

乐天看见刘文静的举动,红着脸低下头,愣是没敢告诉他,这是自己的童子尿。

两人下楼,刘文静把西域曼陀罗泡尿的叶子分发给一人一片,乐天告诉他们含在舌根下面5分钟,之后嚼碎了咽下去毒就解了。

所有人没敢耽误,都跟着照做,重案组队长试探的问道:“我们也进屋了,要不要也来几片?”

乐天仔细辨认他们的面色,确认后说道:“不用,你们进屋不久,还没有中毒迹象。”

“这屋内毒素什么时候能散尽,要不要做一些保护措施啊?”又有警察问道。

乐天微笑着解释说道:“其实现在已经没事了,只要西域曼陀罗不再屋内就没事,放心吧,案发现场没毒了。”

重案组的人这才敢进屋,法医对西域曼陀罗很好奇,蹲下仔细观察了好久,乐天也凑过去问道:

“好奇嘛?失踪几百年了,居然看见活的了!”

“是啊!”法医说:“如果它要是没毒,我真想养着它。”

乐天微微一笑说道:“你要是不烧香就没事,另外,这种花不是室内养的,最好别放在屋内。”

法医说:“还是算了,毕竟这个毒物太危险了。”

刘文静分发完毕走了过来,感激的说道:

“乐天弟弟,谢谢你啊,要不是你,我们今天可就损失惨重了。”

“没事,我应该做的。”

又等了一会,救护车到了现场,乐天看了看所有中毒警察的情况,脉象恢复正常,除了老邢队长还没完全康复之外,其他人都没事了,没办法,谁让这位队长做什么事都要冲在第一线呢。

把老邢队长送上救护车,乐天跟医生好阵讲解注意事项,医生听得这个不耐烦,但听闻是曼陀罗中毒,他们的兴趣都落在了花身上。

救护车临走前,老邢队长再三向乐天道谢,后来又忙忙活活几个小时,最终把尸体抬走,这件事才算告一段落。

任务结束,刘文静带着乐天先回派出所,所有下班的警察都要请乐天吃饭,毕竟今天乐天是第一大功臣,不过乐天有事想找刘文静,就婉言拒绝了。

与刘文静离开派出所,两人走在路上,刘文静这个感慨的说道:

“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,居然还有这种毒,对了,乐天弟弟,没想到你这么博学啊!”

“哪有!”乐天莞尔推脱说:“我只是看过本草纲目,药王全书这些,碰巧知道而已。”

两人边走边聊,都已经晚上快九点了,两人都空着肚子,也不着急回家,先找地方吃点东西,本来刘文静要请乐天去吃全聚德烤鸭,可是在乐天的坚持下,最终两人也没有进去。

就近找了一处路边烧烤摊位,这里人不少,两人直接坐在空位上,文静姐递过来菜单,乐天扫了一眼,大众消费,自己还能支付的起。

“姐你点吧,说好今晚我付账。”乐天抢着说道。

“得了吧,你的钱留着上学用,上姐这来就别跟姐客气,服务员……“

文静姐点了一堆烧烤,要了几瓶啤酒随后问道:“说吧,今天来找姐有什么事?是不是缺钱了?”

刘文静作势就要掏兜,乐天连忙说道:

“姐你别闹了,我就是有些心烦,想找你聊聊天而已。”

刘文静郑重的打量乐天,见没有说谎的意思,这才止住掏钱的动作,询问道:

“遇见什么不开心的事,跟姐说说。”

乐天低下头思量怎么开口,“姐,这成立的规矩怎么这么多呢?人和人都有等级、制度、规章这些区分,感觉好不习惯。”

“嗨,姐还以为你处对象了呢,这算啥!”刘文静笑道:“如今这世道就这样,你想啊,没有规则和法律约束的世界,这世界得乱成什么样子?”

乐天安静的听着,刘文静开了一瓶啤酒,给乐天倒了一杯继续说道:“你看,就从我熟悉的警察来说,最下面是基层民警,还有刑警啊,特警啊,派出所上面有公安局,分局,省厅,中-央,国安局,就今天你看见的重案组,那是公安局的人,官大一级压死人,我们这些小民警,也没什么话语权。”

乐天听得很认真,渐渐地也理解了在学校的处境,与刘文静一起喝了一杯酒,刘文静随手在桌子上画了一条波浪,说道:

“就比如这是一条蛇,规矩和法律让这条蛇完整,虽然尾巴要听头的指挥,但这条蛇是完整的,可如果蛇头跟蛇尾调换,蛇身体不再原位不谋其职,这条蛇还能走吗?是吧!”

乐天端起酒杯说道:“懂了,谢谢文静姐的开导。”

刘文静拍了拍乐天的脸,笑道:“你小子,就知道你刚入城不习惯,慢慢就好了。”

两人端杯一饮而尽,乐天感慨的说道:“道理是懂了,可感觉真难做,本来自己的能力是可以当医生救人的,可是偏要让我打扫卫生,你说这可咋办?”

刘文静放下酒杯,笑道:“这才哪到哪,你是不是感觉自己怀才不遇?”

“嗯!”乐天重重的点头。

刘文静继续笑道:“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听听。”

“我要讲的这个故事的主人公,她是一名妙龄少女,大学毕业步入社会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刷马桶,起初她根本适应不了,当抺布伸向马桶的时候,本能地想呕吐,后来她实在不想干了。”

“这时一位前辈,没有跟她讲什么大道理,前辈只是拿起抺布,一遍遍地擦洗马桶,直到擦得光亮照人。接着她用茶杯从马桶里兜了一杯水,然后一饮而尽,好像喝一杯可口可乐一样。”

“少女看呆了,没有说任何话,她从未想到人们眼中的马桶,竟可洗得这样干净!这时前辈告诉她:‘做什么什么事都要专注,哪怕是刷马桶也要把马桶刷的洁净如新,这样才对得起自己的工作岗位!’”

“一个马桶,显示出人生的最高深的哲学道理:只要你有激情、刻苦、敬业,任何事都能创造奇迹。她痛下决心:就算一生刷马桶,也要做一个最出色的洁厕人!”

“她以这样的心态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,以后每次刷马桶都喝一杯里面的水,你知道吗,现在她成为了岛国政府的重要官员,邮政大臣!她的名字叫野田圣子。”

刘文静说完这个故事后,喝了一杯啤酒,重重的放下杯子,看上去就像是再喝马桶里的水一样,刘文静的目光犀利,死死的盯着乐天问:“听了她的事,现在你怎么想?”

乐天僵持良久,回想自己与这位成功的女士,自己满是唠骚和抱怨,可是人家,连马桶里的水都敢喝,自己只不过是擦地而已,这又算的了什么!

乐天拿起酒杯一饮而尽,当放下后,目光同样炙热的看着刘文静,“姐,我懂了,不管职责大小,我要做的就是做好眼前的事。”

刘文静笑了,笑容很迷人,“我相信你,可以一步一步地走向成熟,走向成功,走向辉煌。”

刘文静再次端起酒杯,乐天与她互相对碰,此刻心中的委屈一扫而空,因为刘文静的开导,乐天觉得自己心胸太狭隘了,起码还不如一个女人。

没错,这杯酒过后,乐天换了一个全新的态度,这个社会有等级制度,那就要从最底层一步一步做起,最终要走向辉煌,走向巅峰!

看書辋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