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3章 黑市

第43章 黑市


                京城黑市起源于清末民初,当时八国联军攻入京城,逼走皇室火烧圆明园,皇宫内大量珠宝流入民间,这些东西无法明面交易,就在京城某地深夜或者凌晨私下交易,黑市由此而来。

黑市初期发展还没有形成一种形式,只是当时一些人的私下行为,可后来清末政府破败,导致很多大官贵族家里的纨绔子弟无法生存,在乱世之下,就把家里值钱的东西拿出来变卖。

但这些官宦子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随便搬出东西典当,这有伤风化,但不卖吧还活不下去,所以为了面子他们这批人也去黑市变卖东西。

久而久之,黑市慢慢形成一种地下交易形式。可随着改革开放以来,黑市所做的交易都是以高价倒卖违法物品,比如贩卖走私违禁品、文物古玩、珠宝珍奇、枪支弹药、黄金白银、外汇证券从中牟取暴利的买卖。

后来这黑市也被广为流传,以至于一个小老百姓都有所而闻,比如王家老二在黑市捡漏个什么物件,结果天降横财发了,这可要了命了,人嘛,都是哪能发财就都奔哪去。

直到现在,只要是去京城旅游的人,基本都在深夜逛一逛这所谓的黑市,看看自己能不能撞大运也捡漏啥的。

但话说回来,黑市演变成如今这样,那还能叫黑市吗,本来是上不了台面的买卖,结果变成了世人皆知的市场,这可违背了黑市的宗旨。

所以,在现如今,黑市就演变成了鬼市,不过这黑市跟鬼市可大不相同。

黑市还是以往的那种,卖什么的都有,但大部分都是维持生计的小贩,想买卖非法物品也有,不过能找到地方才行,例如众所周知,文物古玩、珠宝珍奇这类就去潘家园黑市淘宝,外汇证券、枪支弹药和违禁品这些……(算了,怕被禁就不写了,有兴趣的可以加书友群:164243868)

话说回来,这鬼市可不是什么人能找得到的地方,虽然黑市跟鬼市同宗只是改个叫法,但鬼市要比黑市正式很多,也隐蔽很多。

就说一点最实际的,改革开放以来,为了钱各种做假做旧的东西冒充真品在黑市贩卖,这点在鬼市是完全不允许的,毕竟这是很正经的地下市场,假货怎么能允许。

想参与鬼市淘宝只有两条路,引领人或者是卖家,在如今这个时代各行各业都有圈子,想避人耳目当然要走隐晦门路,要是做到黑市这样路人皆知,估计也存在不了几天就被国家取缔了。

……

凌晨3点。

李六指拄着拐杖走在繁华热闹的潘家园黑市街道上,身边跟着李乐天和曾温柔。

曾温柔听说要来鬼市见见世面,这丫头激动的是一宿没睡,直到凌晨2点刚迷迷糊糊的有点睡意,就被李六指给叫出门。

三人出发,虽然曾温柔有些睡意,但兴奋的心情很快的就压制了身体的疲惫感。

一路上李六指都在讲述鬼市的起源经过,当到了这里,李六指也把该讲的都讲完了。

“乐天呢,我虽然是引领人,但因为你要接受掌门试炼,这第一关虽然过了,但这鬼市大门还得你自己找,一个星期只有一次机会,你加油。”

“知道了师叔,我尽力。”

李六指走了一段路已经有些喘气,看着一旁的茶楼说道:“人老喽,越来越不中用喽,不像你们年轻人体力充沛。”

曾温柔急忙接话说道:“师傅,你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吧,等东西卖出去我们再去找你。”

“哦。”李六指淡然回头看向曾温柔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,你要跟着乐天走。”

“当然啦!这么好玩的事我怎么能不在场。”曾温柔很激动的说。

李六指笑了笑,对着乐天说道:“这丫头跟着你是给你增加难度了,你自己看着办啊!”

说完,李六指拄着拐棍进了街边营业的茶楼。刚一走,曾温柔一下拦住乐天的胳膊嬉笑着说道:

“走先去逛逛,我来京城这么久了,这还是第一次逛黑市呢。”

曾温柔的激动不减,拉着乐天就开始在市场里游荡起来。

虽然现在是凌晨3点多,但这条街上是人声鼎沸,到处都是游逛看东西的旅人。

说是黑市,但这里卖的东西跟大栅栏(shilner)差不多,都是骗游客的艺术品,很多仿古的物件假的不能再假,可还是有不少游客驻足挑选。

逛了一会,曾温柔的兴趣全无,挽着乐天的胳膊不屑的说道:

“哎,还真如师傅所说,现在这黑市的确没有黑市的样子,没意思,还不如白天逛大栅栏呢!”

乐天一边走一边说:“师姐,我们不是来逛黑市的,是来找鬼市入口的,你忘了。”

曾温柔一伸舌头做了一个鬼脸,随即问道:“哪你想好了怎么找了吗?”

乐天想了想说道:

“这个,师叔说过,想要进入鬼市的办法有两种,一种是引领人,一种是卖家,引领人跑了,那我们只有一个办法了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曾温柔站住脚步,一脸惊讶的看着乐天,半晌才把后半句话说出来,“在这摆地摊?”

“你有其他办法吗?”乐天反问。

哪知道曾温柔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乐天胳膊上,“早说你要摆地摊,早知道我就把我上的货拿出来卖了。”

“哦,师姐现在也做小买卖吗?”乐天问。

“可不,做人什么事都要靠自己,你们不让我荣,那我只好赚点外快了,不然吃什么?”曾温柔说的很随意,但乐天能看得出来她这是真心话。

两人又走了一会,终于在不是很繁华的地方找到一块空地,曾温柔一马当先的冲了过去,对着乐天挥手说道:“这里没人,快过来。”

周围卖家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曾温柔,但曾温柔毫不在意,李乐天走过去环顾一圈观察周围情况,曾温柔开始思索如何摆地摊。

“是不是应该用一块布铺在地上?”

“不用那么麻烦。”乐天解释说。

“那也应该有个牌子吧!等着!”说完,曾温柔蹲下从随身包中拿出纸和笔,开始写着什么。

身边的卖家看不下去了,最近的一个卖艺术品的男人站起来,冷眼对着乐天说道:

“喂,你俩懂不懂规矩,乞讨的去前门,别在这丢人现眼。”

乐天连忙赔笑说道:“这位哥哥,我俩不是来乞讨的,我俩是卖一件家传之宝。”

“家传之宝。”此话一出,附近的几个人卖家都不做生意了,一个个都围了过来,瞬间把李乐天围个水泄不通。

“什么家传之宝,拿出来看看。”

“这都好几个月没看见真东西了,如果你东西好,没准我就拿下了。”

就在围观之人说话的时候,曾温柔已经写完了广告牌,也就是一张4白纸,上面写着“传家之宝,售价100万!”

当曾温柔把4纸放在地上以后,所有人集体退后一步。

“我去,一百万!你要抢钱呢?”

“什么东西这么贵?拿出来让我们长长眼。”

乐天还没说话,曾温柔就不干了,“不好意思,我们的东西很贵重,买不起别围着影响我们做生意。”

“切,装什么装,要是真东西跑着卖什么,去拍卖行啊!”

围观卖家一哄而散,不过他们虽然各自回到摊位前,但目光还是有意无意的落在这边。

众人散尽,曾温柔把包放在地上,自顾自的坐在白纸广告前,看样子根本不像是摆地摊,倒像是乞讨者似的。

“乐天,要不把东西也摆出来吧。”

乐天不以为意,把盒子拿出来交给曾温柔,曾温柔接过来直接压在白纸上,这古朴木盒一出现,周围的卖家压不住了,一个个再次围了过来,不过一个个都小心谨慎了很多。

“妞,这到底什么东西,不让看也好歹给我们说说。”

“对呀,跟我们说说,回头我们也能给你拉个大主顾不是。”

曾温柔回头看了乐天一眼,乐天点头示意可以,曾温柔这才大大方方的说道:

“我这东西来历可大了,清朝乾隆年间的贡品,白玉雕琢龙纹鼻烟壶,皇家御用,你们说值不值这个价。”

曾温柔这么一说,在场几人都倒吸一口凉气,如果这东西是真的,价值定然不菲,只不过买卖东西这行,特别是古玩鉴赏,从来都不是说啥是啥的买卖。

现如今,古玩行当里仿古做旧的东西层出不穷,几百件以至于几万件东西里能挑出一个真品已经很难得了,卖家把东西夸得再好也是王老汉卖瓜自卖自夸,只是骗骗外行人行,常年混迹潘家园的人,哪一个没有点眼力,自然不信曾温柔的说辞。

“你就吹吧,东西都不让看,你想说啥就是啥。”

“就是,吹我也会。”

围观众人再次起哄。

曾温柔可不是刚刚出道的雏,也不会被激将法刺激,她一把拿过盒子小心戒备的说道:

“不管你们怎么说我就是不让你们看,谁知道你们会不会抢我的东西,要看也行,去找个内行过来,当着内行的面鉴定自然知道真假。”

“哎你这姑娘,怎么说话呢,我们能抢你的东西。”

“你还别说,我还真认识一个内行,等着,我给你找去。”一个卖家说完就跑了,当然,这也中了曾温柔的套了。

本书首发于看书網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