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0章 大飒蜜范儿

第40章 大飒蜜范儿


                这些人突然出现全场所有人都懵了,毕云涛以为这些人是张云芳带来的,而张云芳以为是毕云涛等人早就埋伏好的,唯独乐天正在思考自己究竟能不能以一敌百。

就在所有人回头左顾右盼的时候,远处传来钱恒泽的声音。

“奶奶的,真是给你们脸了,我还没找你们,结果你们先来找茬。”

人群中让出一条道,钱恒泽、关亮、石大山三人出现在视线中,钱恒泽一边走一边说:

“行,咱们老账新账一起算,要茬架就今天,省的你们这帮狗皮膏药粘着没完。”

毕云涛一伙人当场就蔫了,之前他们敢咋呼那是因为张云芳没带人来,就凭她一个飒蜜给不给面我所谓,可现在不同了,钱恒泽带的人明显比他们多,这要是真打起来肯定吃亏啊!

钱恒泽走进圈子一眼看见了张云芳,“哟,这不是云芳姐吗,怎么您参和这事干嘛?”

张云芳洒脱一笑,“别误会,我是来保李乐天的。”

钱恒泽有些哑然,指了指乐天半天才反应过来,过去一把搭在乐天肩膀上笑着说:“哦,自家人,这是我兄弟。”

说完面色一沉扫视对方说道:

“怎么着,新老两代顽主在场,你们连个同量级的人都没有,还要茬架怎么着?”

“我们认栽了,走。”其中一人一甩胳膊就要撤,刚扶着刘三要离开,哪知道钱恒泽厉声喝道:

“慢着。”

这帮人齐刷刷站住,钱恒泽厉声质问:

“懂不懂规矩,低头认栽了连个屁都没有就走,蒙谁呢?”

毕云涛一方脸色极其难看,刘三胳膊疼得是不行了,实在不想磨叽,低着头说道:“对不起,我们错了。”

这认错也是输家的规矩,要不然茬架干嘛,不就是打到哪一方服了为止嘛,输家道歉赢家放行,可是刚走没几步,乐天又喊了一声。

“等会。”

这下毕云涛跟班们不干了,回头不耐烦的问道:“我们都道歉了,还想怎么样?”

乐天上前站在刘三面前,冷声说道:

“不干嘛,既然道歉了,这胳膊我给你按上。”

这帮人本来都打算动手了,但听说乐天要帮着治疗胳膊,一个个也就把手中的家伙再次放下。

乐天拖着刘三胳膊慢悠悠的晃悠着,说道:

“再跟你们说一次,我赢是因为运气好,说我出千下次请拿出证据,不然……”

“咔嚓”

“啊呀!”

刘三再次惨嚎一声,不过之后胳膊恢复自由感觉,攥攥拳头甩了一下手,感受到胳膊又回来了,盯着面前的乐天良久,最后只好转头带着人离开。

这帮人一走,全场顿时激烈的欢呼起来,胜利方嘛,总的有个胜利的态度。

钱恒泽对着所有人拍手说道:“兄弟们,走,喝酒去,今晚不醉不归。”

乐天走回人群,没跟大家打招呼,而是从地上捡起之前买的煎饼果子,刚才动手的时候掉了,此时捡起来看看还能不能吃。

张云芳看见乐天把煎饼果子捡起来,急忙过去把手搭在乐天肩膀上小声说道:

“脏了不能吃了,就看你这硬气架姐请你吃饭去不?”

乐天还没开口,钱恒泽不干了,“姐你这是干啥,今天我做东,你再抢我真生气了。”

说完,钱恒泽拉着乐天,也不管他同意不同意,直接按进张云芳车里。

开往饭店的路上,乐天好奇的打量着张云芳,说实话,以前从师父嘴里听过京城大飒蜜的故事,可乐天总以为改革开放时期才有那样的人物,哪知道今天真真切切的见到这么一位,而且还是自己认识的八婆,这让乐天三观完全颠覆。

张云芳感受到乐天火辣的目光,半开玩笑的问道:“怎么?看上我了?要不要今晚去我家啊?”

“别闹了。”乐天低下头,但一想她为自己挺身而出还挺仗义的,尴尬的咳嗽一声说道:“那个,今天谢谢你了。”

“谢什么,我也就是路过碰巧而已。”张云芳掩饰的说道。

“路过。”乐天喃喃一句嘴角一撇,有些话心知肚明就行。

一路无话,车队浩浩荡荡的到了渔公渔婆,等车停好,乐天下车看了一眼,二十几辆车,好家伙这得多少人。钱恒铎在3楼包了一层,一共开了14张桌子,这架势都堪比婚宴了。

钱恒泽和乐天等一个寝室的坐在一起,张云芳死皮赖脸的坐在乐天身边,钱恒泽也死皮赖脸的靠着张云芳坐下。

酒席一开始,钱恒泽端着扎啤杯说:

“兄弟们,今天给各位介绍一位兄弟,来,乐天!大家一起走一个。”

这帮人都不含糊,端着扎啤杯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,乐天虽然不是第一次喝酒,但一次干一个扎啤还是稍微费劲,可喝道半杯的时候,余光看见一旁的张云芳率先喝完,这给乐天愁得硬着头皮灌了下去。

“好,讲究!”

这不,酒过三巡之后,酒宴上开始天南地北的侃大山,因为今天的事情,钱恒泽到的晚,乐天跟张云芳之前的争吵他们都没看见,可是他们没看见,当时车里坐着的人可是看见的,不少人都把当时的画面用手机录了下来。

没过多久,张云芳英姿飒爽的视频在圈子里传开了,钱恒泽看完之后这个佩服啊,凑到张云芳面前说道:

“姐啊,以前就听说你能打还仗义,今天一见果然巾帼不让须眉。”

张云芳也喝的是满脸通红,拍着胸脯说道:

“也不看我是谁,当年我拎着砍刀打架的时候,你们还穿开裆裤呢!”

所有人一边听一边打哈哈,钱恒泽这个不解,问道:

“云芳姐,你咋认识乐天的?”

张云芳像是喝多了,拍着乐天的后背,一边打酒隔一边说道:

“姐,呃,看上他了,可人家不搭理我,呜呜呜……”

张云芳说完就呜呜的抹起眼泪了,吵闹的酒局顿时安静下来,所有人都看着张云芳哽咽。

钱恒泽在一旁这个愣神,用眼神暗示乐天小声提醒,“嘿,还不哄哄?”

“哄个屁啊!”乐天也喝蒙了,含糊不清的说道:“我一个穷小子,她看上我什么啊!”

“我看上你人了行不行?”张云芳梨花带雨的看向乐天。

“那就是骗色喽,我也就值得骗这个了……”说完,乐天身体一滑钻桌子底下去了。

全场愣了几秒后,张云芳端着扎啤杯也不哭了,大喊道:

“我男人不能喝了,我替他喝!”

“仗义!”

所有人端起酒杯站起来一饮而尽。

今天这帮人谁喝的都不少,石大山和关亮虽然是陪酒的,但也都喝蒙了,关亮是南方人,有点看不懂京城这圈子,懵懵懂懂的问道:

“我一直就没弄明白,这乐天到底怎么了,他姐曾温柔,校花赵文瑄,还有这位姐姐,怎么都喜欢李乐天,他也没我长得帅啊?”

张云芳喝光一杯扎啤后,“咣当”把杯子摔在桌子上,指着关亮喊道:

“你懂个屁啊,我就不喜欢你这样的小白脸,我喜欢的男人,必须是顶天立地有作为的男人。”

张云芳身体晃悠着,手还指着桌子下面的李乐天。

“我宣布,不管他以后跟不跟我,我都要在他身边做他后背的女人。”

“好,不愧是大飒蜜!敬云芳姐。”一帮人再次举杯一起干了一杯。

一副画面还是被一些好事的人用手机记录下来,准备以此来标榜张云芳的豪放。

再喝一杯后,张云芳感觉实在喝不动了,晃晃悠悠的扶起李乐天说道:“你们喝,今晚姐要劫个色。”

“加油,支持你!”所有人都在一边加油助威。

酒桌上的石大山这个羡慕啊,喃喃道:“艾玛,这妞也太开放了吧!”

钱恒泽一拍桌子说道:“你们不懂,这才是我们佩服的飒蜜范儿,敢爱敢恨,为人仗义,打架上手,吃亏了还帮你挨刀子,哪像现在的妞都tm物质。”

……

张云芳扶着乐天离开饭店,也不开车,一步三晃的走进附近的一家酒店,上交身份证登记后,跌跌撞撞的进了房间,把乐天往床上一丢,张云芳借着酒劲说道:

“得,我看你还怎么躲,今晚你就是我的了!”

刚准备要上床,身上电话响了,迷迷糊糊的接通,里面顿时传来张云龙的咆哮声。

“我去老姐,你沦陷了?到底什么男人能让你这么疯狂?”

“要你管?”张云芳反驳一句,随即想起什么问道:“唉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“我怎么知道的,现在朋友圈你酒后狂言都传开了,不只是我,连爸妈都知道了,你在哪呢?爸让我接你回家。”

“你想坏了姐的好事,门都没有。”

挂了电话直接关机,随即打了一个酒隔,一阵恶心赶紧往厕所跑,吐了一阵后,迷迷糊糊的洗个澡,酒后上头神智已经没了。

次日清晨,太阳初升,乐天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,环顾一圈感觉应该是酒店,只是这床上地上全是女人的衣物,随手拿起一条内裤看了看,下意识觉得不好,转头看去,顿时大脑一片空白。

本书首发于看书惘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