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7章 真伪

第47章 真伪


                古老露出微笑,放下鼻烟壶说道:

“你这鼻烟壶从雕工到龙纹布局,都是按照清朝乾隆时期工艺制作,手艺是无可挑剔,说实话,我看着也感觉像是真东西,不过啊……”

古老说话的时候顿了顿,在座的所有人兴趣都被勾了起来,特别是曾温柔,紧张的等待着他的后话,但古老似乎并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想法,他淡然的拿起茶杯泯了一口茶。

乐天见状低头笑道:“古老这话的意思是,这鼻烟壶缺少历史沉淀的感觉是吗?”

古老手中的茶杯一怔,随后露出笑意放下说道:

“没错,在座的都是行家,一个老物件流传至今,一共要过多少人之手?就那怕是倒斗出土的东西,也是有很浓重的历史感,可是你这件东西,并没有这种感觉。”

古老说话的时候,曹老也拿起鼻烟壶仔细辨认起来,等古老话落,曹老接话说道:

“可我看这东西没错,你怎么看出不对的呢?”

乐天没有接话,而是低头苦笑,古老解释说道:

“老弟你看啊,这鼻烟壶啊跟茶壶鉴赏差不多,都是供人使用的物件,年代越悠久使用的次数越多,久而久之,这历史的厚重就体验在物件本身上,你打开闻闻看。”

曹老打开鼻烟壶闻了闻,随口说道:“没什么味。”

“对。”一旁的宋老板接话说道:“我第一眼看见这东西,也觉得它没什么味道,但看这种雕工,我判断是清末名家仿的物件,古老您看我说的对吗?”

古老赞许的点了点头,“没错,但也不全对,即便是清末仿的物件,起码也应该有点味道,可这鼻烟壶的味道很淡,我怀疑啊,是近代工艺品大师,根据老物件仿出来的东西。”

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宋老板拍拍胸口,庆幸自己没有上当。

乐天闻言摇头淡然一笑,当然,笑容里蕴含了一些讽刺的意思,对面的古老见乐天露出这种笑容,自然看出乐天的意思,压着性子说道:

“年轻人打眼很正常,我从业50多年,见过比这还高明的仿品,不过你这个的确可以以假乱真了。”

乐天对古老的话很不屑一顾,拿回鼻烟壶放在木盒中,口中却说道:

“不知道古老对清末历史了解多少?”

“此话怎么讲?”古老疑惑的问。

乐天犹如说教一般的讲道:“古玩鉴赏中,历史的沉淀一说的确有,但有一部分物件不适用,例如清贡品物件。”

“哦,愿闻其详。”古老做出听乐天讲述的准备。

乐天清了清嗓子,这才说道:“别的先不说,鼻烟壶起源与明末清初,是从西方流入华夏,当时华夏并不吸鼻咽,当时所雕刻出来的鼻烟壶,绝大部分都是贡品,用途当然是皇家拿去跟西方人交换礼物用的。”

“我这件鼻烟壶,就是当时交换用的物件,不过因为工匠雕刻出龙纹,众所周知,带有龙纹图案的物件都是皇家御用,除了皇室有权使用之外,也只有皇帝下赐礼品。”

“这件东西的样式,属于乾隆中期,也就是乾隆闭关锁国前期生产出来的物件,当时因为拉丁美洲发现大量银,瞬间扩散全世界,乾隆为了避免通货膨胀,下达闭关锁国命令,当时大批外交物件被封存国库,古老这个事情可曾了解。”

古老脸色僵住,虽然有心想反驳,但又找不到任何理由,毕竟乐天说的都对。

乐天微微一笑继续说道:“闭关锁国在清朝延续了很长一段时间,导致乾隆年间大量贡品封存国库之内,其他物件还好说,能拿出来用或者下赐,可这鼻烟壶直到清末都不见天日,只因为清初期自己用不上这东西。”

“直到八国联军入侵京城,逼走皇室,火烧圆明园,古老对近代史有所了解,您一定知道,八国联军抢走圆明园里的宝物,只不过是圆明园里的九牛一毛而已。”

“哎不对啊!”这个时候曾温柔抢话问道:“可是圆明园现在成了废墟,里面的东西一件不剩,按你说的,八国联军没有对圆明园产生绝对的破坏,哪为什么圆明园成了现在这样?”

古老惭愧的一笑,接着乐天讲述的后话继续说道:

“那是因为,当时国民认为变天了,皇帝都跑了,天下易主,国库里的宝物也就成了天下的宝物,当时的国民蜂拥冲进圆明园,尾随八国联军之后再次洗劫了一次,所以圆明园就成了现在这样。”

乐天紧接着说道:“没错,我的这个物件,也就是当时流传出来的东西,古老你是明白人,也应该知道八国联军走了之后,慈溪等人回京,见到国人参与洗劫圆明园,下达了严惩家贼政策,当时流传出来的东西,没有人敢拿出来变卖,大部分都藏于隐秘的地方,等后世在变卖。”

古老听出乐天的意思,出声询问道:“你这件东西,我能再看一眼嘛?”

“当然。”乐天把木盒往前一推,古老这才郑重起来,谨慎的打开木盒,第二次拿出鼻烟壶详细辨认。

乐天继续解释说道:“我家祖传的这东西,就是当时尾随八国联军洗劫出来的东西,但因为当局查的比较严,就没有流出世面,在家中一直藏着直到民国建国。”

说完乐天顿了顿,也感慨的说了一句,“古老你有一点说的很对,如果这个物件要是个茶壶,估计历史沉淀感就存在了,毕竟家里长辈知道茶壶的用法,可这鼻烟壶,呵呵。”

乐天的话很明显,那就是这东西没人用,封存到现在才拿出来,也就是说,这东西现在还是第一手物件,说是仿品的确有些亏了。

宋老板也听出话外之意,跟着古老一起鉴赏起来。

没多久,远处的画作交易达成,穿西装的中年人出了300个数拿下了这副张择瑞的画卷。

他们交易完成后,中年人笑呵呵的走过来问道:

“两位老前辈都在呢,哟,小兄弟,你的这个物件打算出个什么价?”

“先不急,等古老报个价再说。”乐天回应说道。

中年人坐在乐天旁边,上下打量着乐天说道:“听说你是个医生,在哪个医院高就啊?”

“我还是个学生,目前在中医药大学就读。”乐天回答。

“哦。”中年人来了兴趣,“我儿子也在中医药大学读书,今年大一。”

乐天对着中年人微微一笑,伸出手自我介绍说道:“我叫李乐天。”

中年人伸出手跟乐天握了握,“你叫我钱老板吧,我是做古玩这行的,你要是有什么东西想出售,可以找我。”

乐天一怔,仔细打量这位钱老板,他的面部轮廓仔细辨认,跟钱恒泽还真有些相似,在心中猜测,这位钱老板应该就是钱恒泽的父亲,下意识脱口而出,“钱叔叔好。”

钱老板爽朗的大笑起来,“叔叔,这么叫可把我叫老了,咱们不已辈分论,你还是叫我钱老板吧!不过话说回来,你年少有为,如果我儿子要是有你的一半,我就烧高香喽。”

乐天尴尬一笑掩饰过去,对面的古教授也鉴定完毕,把鼻烟壶放在木盒中,一脸愧疚的说道:

“乐天小兄弟,老夫惭愧,刚才的确打眼了。”

见古老承认这个物件是真品,乐天也不埋怨,对着古老微微一笑当做回礼。

古老坐在对面有些难色,看着身边的曹老说道:

“老兄弟,看来咱俩真的老了,后生可畏啊!”

曹老赞许的说道:“现在的年轻人都浮夸,乐天,你是我这么多年来,见过最稳重的小伙子,见识,学识,阅历都不弱于我们这些老家伙,看来我们哥俩这么多年算是白活了。”

“不敢当,不敢当。”乐天连忙恭敬的推托。

一旁的钱老板看的有些不明所以,连忙问道:“两位泰斗这话是怎么说的?”

曹老摇摇手,不愿意说这个话题,而古老倒是大方,把木盒一推说道:“来,钱老板长长眼这个物件。”

钱老板也拿出一个白手套,得到乐天点头许可,这才拿出里面的鼻烟壶详细的辨认起来。

宋老板见钱老板这是要抢生意,急忙说道:

“古老,您给估个价呗。”

古老也不着急,又仿佛在思考,拖着腮帮子看着钱老板良久不语。

钱老板看完后疑惑的放下鼻烟壶,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这个物件我看的不太准,还是您老说吧!”

曹老无奈的一笑,目光落在古老脸上,等待着他的报价。

古老有些为难,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:

“乐天小兄弟,你这物件虽然是真品,也的确如你所说,是库存贡品,但它确实缺少历史的厚重感,我就厚着脸给你估个价,80个数,不过升值空间蛮大的,很有收藏价值。”

曹老闻言看向乐天,说道:“乐天小兄弟,如果你成心出售,我也愿意交你这个忘年交,你这个物件,我给85个数收下如何?”

一旁的宋老板闻言脸色顿时沉了下来,主要是因为他是第一个想收的人,可曹老说话了,他也不好抢,只好默默地把不快压在心底。

可是钱老板有些看不明白,急忙问道:“曹老古老,这东西能说说来路吗?”

本文来自看书網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