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9章 京城大飒蜜

第39章 京城大飒蜜


                所有人火急火燎的找乐天,乐天去哪了,当然是医院。

因为在军营里耽搁一天,一出来又被校领导责罚,后有被校长力保,乐天也算是平安过了军训风波。

趁学校修改开课时间的间隙,乐天抽空去了医院,先找到院长林茂盛,两人聊了一些关于赵文瑄的病情。

“这个病初步怀疑是三尖瓣下移畸形,但还不能确诊,先跟外国心内专家讨论几天才能确诊。”林茂盛说出了目前情况。

乐天问:“这个病好治吗?”

林茂盛一脸为难,“这么说,这个病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属于罕见病例,更何况赵文瑄的病情还有病变,这大大增加了资料难度。”

“到底有没有治愈的办法?”乐天质问。

林茂盛挠挠眉头,“这么说,临床上呈现重度患者约80%在10岁左右死亡,而轻度患者则仅5%在10岁左右死亡。大多数病人在20岁前死亡。由于死亡率高,唯一资料手段只有换瓣手术。”

乐天听的有些么棱两可,问道:“可赵文瑄并不是先天患病。”

林茂盛也是一脸费解,“所以说这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,因为根本没法确定到底是不是这个病。”

乐天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了,林茂盛思索片刻后说道:

“你也别太着急,按照以往病例来看,赵文瑄只要不发病,应该还能挺几年,这段时间我们兴许能找到病因从而找到解决办法。”

“拜托你了林院长。”

乐天道谢后离开院长室,走回加护病房,站在门口良久不知道该不该进去,因为上次的尴尬,乐天不知道赵文瑄还在不在意,思考再三,先不管男女问题,就以她家仆的身份见个面好了。

有了决定,打开门进去,赵文瑄正在看书,乐天走进来与赵文瑄四目相对,顿时场面再度陷入尴尬气氛。

“呃,军训提前结束了,我来问问病情,顺便来看看你。”

“哦。”赵文瑄放下书,脸色羞红的低着头说道:“哪个,我那天说话有些重了,不是故意的,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“没,大小姐别这么说,啊,哪天的确是我忘了。”乐天一想起那天自己看见了什么,脸就红到耳根完全压制不住。

“那件事别再提了好吗?”赵文瑄此刻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乐天尴尬的挠挠头,“不提了,你身体怎么样,还有病发的感觉吗?”

“没有,我身体挺好的,只要我平时注意一下就没什么大问题。”赵文瑄说完后想起什么,接着说道:“对了,学校那天正式开课?”

“原计划星期一,现在可能提前,也可能不变。”乐天说。

“哦,今天才星期三,还有四天,好想出院呢!”赵文瑄感慨的仰躺在床上。

“我滴大小姐,您还是悠着点吧,您要是出什么意外,回头我可没法跟您家人解释。”

乐天的话直接把赵文瑄说乐了,她翻身下床,打开衣柜在衣服中一顿翻找,嘴上还喃喃道:

“大小姐,叫的跟我家仆人似的,这个给你。”

说话间,赵文瑄递过来一张银行卡,乐天没有伸手接,愣愣的说道:“这是干嘛?”

“给你的小费。”赵文瑄板着脸说,但随即绷不住了,笑道:“逗你啦,是我爷爷让我给你带的生活费,一直都没有机会给你。”

“这我不能要,还是留着给你治病吧。”乐天连忙推辞。

赵文瑄板着脸说道:“拿着,反正里面也就1000块,是爷爷给你平常吃饭用的,你不要就还给他去。”

乐天一脸为难的接过来,“这多不好意思。”

“知道不好意思就好好学医,等把我治好了,我爷爷没准把传家之宝交给你呢!”赵文瑄一边躺回床上一边说。

一说起传家之宝,乐天顿时来了兴趣,“对了,你说的传家之宝,是你家的不传古方吗?你看过没有?”

赵文瑄俏眉一瞪回答:“没有!”其实她说的传家之宝值得是她,哪知道乐天又扯远了,躺在床上盖上被子说道:“我要睡觉了,拜拜。”

赵文瑄下了逐客令,乐天也不好意思留下了,说了几句客套话后离开医院,走在路上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,还有夕阳西下的黄昏,乐天有些迷茫,“回学校吧!”

感慨一句后,先找到最近的公交站上车,半路换乘300公交,正值下班高峰期,一路上拥挤的到处都是人。

三环路300公交车后面,张云芳的宝马紧跟其后,自从李乐天从医院出来她就一直尾随在后,不为别的就因为弟弟张云龙告诉她,毕云涛准备今晚动手,张云芳正思量怎么办的时候,正好看见李乐天出了医院,二话不说直接跟上。

……

学校寝室里,钱恒泽急的都快火上房了,各种电话基本是一个接着一个打。

“人来多少了?行,都在后巷准备着。”

挂了电话,转头看向关亮问道:“乐天电话打通了吗?”

“还是关机。”

“这小子消失的还真是时候。”

啐了一口后,钱恒泽也不打算再寝室等了,一招手说道:“走,去校门口等着。”

关亮和石大山两人齐刷刷跟着出去,这几天相处下来他们现在基本一条心,那就是说什么也不能让乐天吃亏。

……

公交到了和平桥东终点站,乐天下车过了马路,慢悠悠的走在路上闲逛着,路过一个煎饼摊,晚饭没吃正好吃它,买了一份拿着往学校方向走去。

后面宝马里,张云芳一直观察着乐天的一举一动,这一路走来是马兰拉面又是各种饭店,最终乐天只选择了最便宜的煎饼,看见这一幕,张云芳的眼圈有些朦胧,乐天的节俭再次打动了这位富家女。

继续跟踪,乐天距离学校门口越来越近,可学校大门口有不少熟悉的面孔,都是毕云涛身边的人,他们聚在门口起码有几十个,一看就是来闹事的。

乐天不自觉的依然往前走,到了门口,毕云涛的跟班刘三上前挡住乐天,其他人瞬间把乐天围得水泄不通。

乐天环顾一圈并不在意,刘三冷声说道:

“小子,有胆跟我们去后巷吗?”

“去就去呗。”乐天一脸无所谓的说道。

一帮人浩浩荡荡的簇拥着乐天,防止他突然跑掉,走过校门口进入后巷,这是一个悠长的巷子,大学围墙上满是艺术涂鸦,街道两边全是私家车,看上去有一种美版电影中小混子打架的韵味。

簇拥着乐天来到车少的地方,刘三站定脚步,不屑的转身看着乐天说道:

“你挺狂啊,来伸手我看看,还会出千,知道京城出千什么规矩吗?”

刘三作势就要抓乐天的胳膊,哪知道乐天手腕一番,直接把刘三反手扣住,其他人见乐天动手,一个个从身上拿出家伙对着乐天这顿叫嚣。

乐天冷眼看着这帮人,不屑一顾的说道:“就凭你们也想教训我,先让我教教你们怎么打架吧!”

“咔嘣”

刘三的胳膊一声脆响,接着手一松就搭了下去,晃哟哟的显然是脱臼了。

“啊!揍他!”刘三惨嚎一声发出命令。

可就在所有人刚要动手的时候,巷子里突然一声鸣笛,红色宝马一个急速冲进人群刹车,就在所有人拿着家伙愣神间,张云芳打开车门走了下来,冷眼扫视全场问道:

“干嘛呢?”

这里有人认识张云芳,连忙恭维道:“哟,云芳姐,没事,我们教训一个乡下来的小老千。”

张云芳摆开京城飒蜜(注解1)的姿态,完全不在乎这里的几十号子人,走到乐天身边看了一眼,露出微笑说道:

“行啊,这么多人你都临危不乱。”

笑过之后,张云芳脸色一沉转头扫视所有人吼道:“这位是我保的人,我看今天谁敢动!”

场面有些尴尬,认识张云芳的人一个个都放下家伙,可不认识的人也知道这妞来头不小,也小声询问:“她是谁?”

“张云龙的大姐,以前的京城的大飒蜜,比涛哥大一个辈分,咱们扛不起。”

一帮人有一半瞬间蔫了,可跟毕云涛最亲的几个人不干了。

“我说云芳姐,咱们办事得讲个理,面都不给你就说保人,你这是要坏了规矩啊?”

张云芳不屑的说道:“规矩,那就按照咱的规矩,茬架还是怎么着?”

张云芳说完,把外衣一脱直接缠在胳膊上,看这洒脱的架势这是要打架了。

这一幕乐天实在没想到,他记忆中的张云芳很鸡婆,可实在没想到她居然还有英姿飒爽的一面。

对面的人笑了,一脸痞子气的凑近问道:

“姐啊,茬架的话就你两人,要跟我们几十号子打,你确定?”

张云芳把衣服系紧,冷声回答道:“今天你们几个孙子要是把我撂倒了,我从此就退出圈子。”

全场瞬间大笑一片,不管是认识张云芳的也好,还是不认识的也罢,总之甭管张云芳以前多猛,现在毕竟是他们人多占优。

结果哪知道,就在笑声刚起没两声,这整条街上的车灯齐刷刷的亮了,瞬间把阴暗的街道照射大亮,随即车门打开,每一辆车里都走下4、5个人,每人手里都拎着一根棒球棒,瞬间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。

看書王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