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3章 夜晚的抢救室

第33章 夜晚的抢救室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买了食物回来也就过去10分钟,进门前先小心翼翼的看一眼,没见到张云芳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拿着食物进屋,放在赵文瑄身边感慨的说道:“这城里的姑娘真八婆,各种粘人真让人受不了。”

赵文瑄坐起来,郑重的说道:“人家是喜欢你好不好。”

乐天面色有些尴尬,继续摆放食物,场面安静片刻,赵文瑄问道:“你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?”

见她又扯出这个话题,乐天只好说道:

“我现在还年轻,想以学业为重,情情爱爱的想等以后稳定了在说。”

赵文瑄接过筷子问道:“为什么要等以后?”

乐天坐下感慨的说道:“我是孤儿身上没钱,社会上没地位,谁看我都是土鳖山炮,就说这吃饭,我都得靠这身白大褂骗,你说我这种穷小子,有什么资格谈情说爱,拿什么讨女孩子欢心?”

乐天说出这番话一下刺痛了赵文瑄的内心,双眼紧盯着乐天试探的问道:“如果说,我不介意呢?”

“别说了,吃饭吧。”乐天不想纠缠这个话题,拿起馒头开吃。

一顿饭吃的相当安静,赵文瑄一直观察乐天的一举一动,回想起以前的过往,每次爷爷跟她说乐天,当时赵文瑄的心里都是反感的,可这也在无形中让赵文瑄对乐天产生极大的好奇。

也通过这种好奇心,在学校见面后,赵文瑄请不自主的找乐天摊牌,可是之后的相处,乐天身上的优点完全吸引了赵文瑄的注意,真如爷爷所说,乐天是个完美的男人,的确如此。

吃过饭后,乐天又去一边看书,他专注,眉宇间都散发着迷人的魅力,每一个眼神,还有他手指上的小动作,这一切都让赵文瑄看入迷了。

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,赵文瑄有些困了,闭上了眼睛神智越来越迷糊,渐渐地伴随着乐天专注眼神,赵文瑄沉沉的睡着了。

……

时间还在流失,墙上的挂钟是晚上10点左右,厚厚一本书被翻到最后一页,当看完最后一个字符乐天把书合上,下意识闭上眼睛开始回忆看过的一切。

“林茂盛说的对,医学的确是永无止境的高峰,中医这条路太狭隘,中西医结合,也许,能治疗世界上所有疾病。”

思考间,乐天下意识走到门口,打开门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,可就在这时,不远处的护士站,大批护士往外跑,好像很急的样子。

乐天皱眉看向走廊的另一端,只见一间病房里,大批护士们推着一个患者冲了出来,每个护士的脸上都写满了焦急和忧虑。

跟随护士出来的还有一批病人家属,年长一点的大妈痛哭流涕的被人搀扶着,患者的儿女们也一个个泪流满面的哭泣着。

看见这一幕,乐天下意识走了过去,直接拉住一个护士问道:“患者怎么了?”

护士很着急,忙碌的时候抽空说道:“糖尿病并发症发作。”

患者被护士们推着进入电梯送往抢救室,乐天站在电梯门口没有动,“糖尿病危象,在中医里也叫消渴危象,是急救中最棘手的病症之一。”

乐天愣神期间,病人家属来到乐天身旁,老大妈哭泣着一把拉住乐天的胳膊,直接跪在地上说道:

“大夫,求你一定救救我家老头子,求你了大夫。”

“大娘你这是干嘛,赶紧起来。”乐天搀扶大妈,可她哭求着说什么也拉不动。

病人家属也在一旁哭诉着,“我们也不知道,吃一顿烤鸭能这么严重,大夫,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爸爸。”

“大夫,我爸劳累一生,为了家他起早贪黑的干活,一天福没享过,谁成想到老得了这种病,都怪我们,怪我们。”

听着家属的哭诉,乐天好阵为难,虽然他不是这家医院的大夫,可是穿着白大褂让谁都误会,乐天也只好硬着头皮说道:

“你们放心,患者一定没事,医院一定全力救治。”

说话的时候,电梯门打开,张云芳看见这一幕先是愣了片刻,可随即冲出电梯拉着乐天的胳膊说道:“抢救室来了一个急诊患者,我找你来帮忙。”

患者家属一听就知道是他们家老头子,也都纷纷挤进电梯,张云芳看了一眼也猜出大概情况,就没在家属面前说什么。

电梯到站门打开,张云芳拉着乐天就跑,身后家属紧跟其后,冲进抢救室大门的一刹那,张云芳反手把门插上,没让病人家属跟着进来。

“什么情况?”乐天质问。

张云芳一边小跑一边说:“本来今晚值班有位主治医师,可刚刚他家里有事先回去看一眼,哪知道这个时候来个一个糖尿病危象患者。”

乐天也不耽误,疾步往里走同时问道:“难道值班的就没其他医生了吗?”

“有,只有一个王医师,只是执业医师,患者这么严重他也不敢托大。”

说话间两人已经冲进了抢救病房,里面所有人都在火急火燎的抢救。

王医师乐天见过,还是哪位在会议室指点乐天的青年医生。

乐天快步走到抢救病床前直接问道:

“病人什么情况?”

王成明看了乐天一眼急忙说道:“kd(糖尿病酮症酸中毒)。”

其他负责抢救护士纷纷说道:

“患者严重脱水,酸中毒严重,有循环衰竭现象,患者已经休克,生命体征正在消失。”

“血压40~60。”

“血糖55.5mmol/l。”

王成明满头大汗,“血压太低了,快准备胰岛素。”

“王医生,患者并发症伴有白内障,眼角膜强光反射无效。”

“王医生,患者出现呼吸衰竭。”

“戴氧气罩。”

抢救室内的工作是争分夺秒,每个人都在挥汗如雨,乐天对西医专业术语不太懂,但通过把脉辨证已经知道是哪种消渴症,此刻患者危象快要接近崩溃边缘。

“面容憔悴,耳轮干枯,腰膝酸软,四肢欠温,畏寒肢冷,舌苔淡白而干,脉沉细无力。”

所有学过的症状在脑海里过一遍,王成明已经把胰岛素注射完毕,乐天没有理会他,连忙转头问道:

“医院里有中药吗?”

“有!”门口的张云芳回答一声。

乐天一边拿出针灸针一边说道:“我说一个药方,你去抓药熬汤,30分钟端过来。”

说完乐天开始行针,同时报出药方:“丹参、川芎、郁金、红花、山楂15克,益母草、当归、赤白芍、木香、葛根各30克。”

张云芳快速记录后冲出抢救室,王成明开了一个注射方子,交给一个护士去准备,转头急切的问道:

“30分钟患者根本挺不过去,还是先想想怎么把他抢救回来吧!”

乐天一边扎针一边说,“我现在不是在抢救嘛!”

说实话,全场虽然都见过乐天,可是没人知道他的本事,见乐天的办法全是中医,这让全场医生护士都不看好,在他们眼里,中医急救方面的确要弱很多。

就拿眼前患者来讲,等熬药结束30分钟过去了,患者早就翘辫子了,哪有时间等你喂药?

护士们拿着王成明开好的针剂过来,王成明快速给患者注射,扎完针之后紧接着说道:“报告尿糖、尿酮、co2cp。”

“所有检查都不正常。”护士把监测报告递给王成明,王成明看了一眼后说道:“准备呼吸起搏器,胰岛素提用量到负荷20u静脉注射。”

另一边,乐天已经扎了5个穴位,准备继续扎针的时候,一下与王成明撞在一起,之前王成明还敬重乐天,可是当乐天使用土办法抢救的时候,这关乎生命,王成明心急怒声说道:

“不能帮忙别挡着。”

王成明一把推开乐天,可这个时候护士捷报送到,“王医师,患者呼吸恢复。”

王成明一怔,如果患者呼吸再无法恢复,他就准备用呼吸起搏器了,万幸!

可是刚庆幸擦了一把汗的时候,看见乐天再次上前扎针,王成明愣了片刻,随即心里想到了什么,“会不会是他的急救方法起了作用。”

护士这个时候拿着胰岛素小跑过来,正打算要注射的时候,王成明一把拦住护士,“先等等。”

护士站在原地,所有人都不解的看着王成明,而此刻,病床周围只有乐天一个人在扎针。

当10根银针刺穴成功,乐天再次把脉观察了一下病人面色,打开呼吸罩看了一眼,确定没什么大碍后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这个时候,一个护士从后面伸过来棉布,正准备擦乐天头上汗水的时候,乐天被吓了一跳急忙转身,结果看见一帮护士目光炯炯的看着他。

“怎么了?我脸上有花吗?”

拿着棉布的护士这才为乐天擦拭额头上的汗水,王成明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患者病情好转了,见你这么专注,一直没敢打扰你。”

乐天看了一眼患者说道:“不,他还没脱离危险期,我的这些针只要一拔下来,他还会出现频死危象。”

王成明心里大骇,猜测的没错,真的跟乐天救治有关,不过又想起刚才自己对他大骂,王成明顿时不好意思的说道:

“不好意思,刚刚忙的冲昏了头,真的很抱歉。”

本部小说来自看書惘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