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5章 鬼市

第45章 鬼市


                这二层里的人,大部分都是上了岁数的人,有的年龄60左右,只有一小部分看着是四五十岁,像乐天和曾温柔这么大的人,在这里还真没有。

也就是说,在服务员这一声喊之后,所有人的目光落下来,每个人都目光锐利的看着他俩,这感觉就像是在看怪物,就算乐天和曾温柔的心智再好,一下也很难接受。

与曾温柔走入二楼会场,找个空座坐好,这帮人的目光这才逐个转移,恢复他们之前的聊天状态。

环顾一圈,这二楼很大,每张桌子聚集的人都不太一样,有的聚集的人很多,有的人像是乐天他们一样孤零零的坐着,在一个偏僻的角落,乐天看见了闭目养神的师叔李六指。

曾温柔也看见了师傅,低头凑近乐天耳边问道:“要不要过去师傅那边?”

“不要。”乐天轻声回答。

宋老板跟几个人打了招呼后,坐下跟乐天说道:

“你先坐一会,我去那边给你找个说话有分量的人过来。”

乐天点头同意,宋老板向着人多的那张桌子走了过去,整个二楼,也就那张桌子围的人最多,说话声也很大,仿佛产生了什么争执。

曾温柔很好奇,一直关注那边的对话,宋老板去了半天也没回来,曾温柔有些着急,小声说道:

“那边好像一个人再卖东西,可双方因为价钱起了争执,我去看看行吗。”

“去吧。”

得到乐天许可,曾温柔兴奋的过去看热闹去了,乐天忙里抽闲的把木盒放在桌子上,开始观察这一层的每个人。

说实话,乐天观察人还是很准的,这里年岁比较大的人,看上去都是很有威严的感觉,每一个都不像是普通人,就那怕是中年人,一个个都是有着自己的骄傲和睿智。

鬼市不愧是鬼市,能出现在这里的人还都不是盖的,以乐天猜测,这些人不是古玩界的专家教授,就是古玩商界老板,每个人的穿着气度都不是普通老百姓。

另外,这茶楼里除了买家就是卖家,大部分交谈的内容也是跟交易有关,乐天稍微关注了一下,有卖翡翠原石的,有卖古玩珠宝的,仔细一算居然有10几个卖家之多。

就在乐天思考间,曾温柔回来坐下说道:

“真有意思,那边有个人卖画,听说是宋代的真迹,可是这个画家没什么名气,有个老板要80万收购,卖家说什么也要卖150万,一帮专家说这画真不值得这个价,听说都僵持1个多小时了。”

乐天一听来了兴趣,“宋代的画,走,去看看。”

把木盒装进兜里,向着人多的地方凑了过去,还没到地方就听见双方的吵闹声。

“小魏啊,跟你说实话吧,要不是看在你父亲重病需要钱,我80个数都不给你。”

“不不不,我父亲说了,这幅画不过150个数绝对不卖,如果他要是知道我卖80个数,估计他能气死。”

“唉,魏家小子,你呀!这画那你留着吧。”一个老头说完转身就走。

乐天见势插进人群,桌子上铺着一张国画,画中的内容是,山水泼墨,舟车河水的景色,画风属于民间风俗画,还有点山水画的韵味。

不过仔细辨认,这幅画的人物细节虽然细腻,但缺少一种大气磅礴的感觉,有点像是年画的民俗风。

宋代字画没有落款印章,更加没有拔,看笔墨风格也不像是出自宋代名家之手,虽然山水舟车画风娴熟,但收藏价值来讲的确有限。

不过乐天经过详细辨认后,突然在这幅画上发现了一个大收获,也许,就是这个原因,这个卖家才一口咬定150万的价格。

乐天托着腮思考良久,如果猜测没错,这幅画如果真的是出自这人之手,估计150万还是卖便宜了。

“算了算了,我不卖了。”卖家实在犟不过这帮人,气的转头开始收画,可转头的时候看见乐天,下意识停住手上动作脱口而出:

“唉,这不是李医生嘛,您怎么也懂古玩字画?”

乐天闻言一怔,抬头看向说话卖家,之前没仔细看他,这一看还真觉得眼熟,只是想不起来他是谁。

卖家急忙伸出手说道:

“我是魏宇飞的大儿子,就是你前天抢救的那个糖尿病患者的家属。”

“哦!”乐天想起来了,前几天就是他往自己兜里塞红包来着。

连忙伸出手跟他握了握,“没想到是你。”

“是啊,我也没想到能看见你,这不父亲重病,家里急需用钱,这不……哎,这里没有一个人懂的。”

卖家这话一出口,一旁的老人顿时就不干了,在一旁嘲笑说道:

“魏家小子你这话说的,我跟你父亲是老相识了,我能骗你吗?再说了,我好歹也是京城地界的字画泰斗,这么多年来我阅画无数,你这画什么价值,在场谁看不出来。”

“曹老,算了,我的错,我说错了还不行吗?这画我不卖了。”卖家认了,但还是倔强的收起画卷要走人。

乐天见状一把抓住卖家的胳膊,“别急,能再让我看看吗?”

“李医生这……行,反正也是要卖的,您就多看几眼吧,您要是识货就给我长长眼。”

这话一出口,一帮人全都不屑的散去,刚才自称泰斗的曹老还不屑的喃喃一句,“一个年轻人,懂什么字画,散了吧。”

乐天眉头微皱,随后放开嗓子说道:“各位,我倒觉得,这副字画150个数真卖便宜了,要是我就卖1500个数。”

此话一出全场怔住,就连角落中养精蓄锐的李六指都身体微微一颤,随之也睁开眼睛。

整个二楼的人目光齐聚这里,过了良久他们才反应过来,一个个都不再自己座位上带着了,全部聚了过来。

刚刚说话的曹老走回来坐在椅子上,一脸郑重的说道:

“小子,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,知道信口雌黄的下场吗?”

宋老板也是一头的冷汗,在暗中偷偷的拉着乐天的一角说道:“别乱说话,在这里抬杠是坏了规矩。”

没错,黑市有黑市的规矩,鬼市有鬼市的规矩,虽然这些规矩不成文,但走夜路的人都明白事,就比如刚刚乐天的行为,这属于砸场子,或者是设局的托。

在场都是明眼人,卖家为了提价,找个托来说自己的东西值钱,这种买卖在哪都吃得开,但唯独在鬼市不行,以前也有人这么干过,但后来东窗事发,布局者和托被拖街揍,就是从这里一直打,直到爬出黑市这条街为止。

由此可见乐天刚才的话犯了多大的忌讳,如果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拖街揍在这个年代不一定,但被打走是必然的事。

乐天微微一笑说道:“如果不懂装懂那叫抬杠,可是如果看出点什么那叫指点江山。”

“指点江山,好,我倒要听听你如何指点江山。”曹老声音低沉,显然是生气了。

乐天身后的曾温柔见气氛有点诡异,连忙小声说道:

“乐天,别闹了。”

乐天给了曾温柔一个宽慰的笑容,随后对着卖家说道:

“把画卷展开。”

卖家展开画卷的时候乐天说道:

“各位,宋代的字画还未发展到画家亲自落款,这点在场的人应该都懂。”

“没错。”曹老忍不住的说道:“没有名气的画作,一般都是画好了,让名家提笔落款或盖章,谁提笔留拔,这也是宋代画作的风格。”

乐天微微点头,这位曹老的解释的确到位,不愧是京城字画界的泰斗,但乐天有自己的想法,上前一步说道:

“这幅画没有落款,没有印章,也没有拔留下,所以没法得知这幅画是谁画的,所以您老给出80个数的报价是吗?”

“60个数。”曹老一改正态说道:“我的报价是看在他父亲重病的面子上,才给出80个数的价格。”

乐天点头认同,说道:“的确,如果看不出来历,这副话也就价值60~80,但是如果知道它的来历,哈哈,这幅画的价值那没准能用价值连城来形容了。”

曹老捋了一下胡子,眯着眼睛看着乐天,郑重其事的说道:

“在京城这地界,宋代字画鉴赏我敢认第一,没人敢认第二,原因无它,因为我熟读《宣和画谱》,也了解宋代名画里的每一幅名画风格,而这幅画根本就是出自普通画匠之手,这样的画有何价值所在?”

面对曹老的质疑所有人都认同这个说法,但乐天却不以为意,对着全场微微一笑说道:

“各位,曹老,既然你熟读《宣和画谱》,哪您也应该知道,现今传世之作里有一副国宝,在《宣和画谱》里似乎并没有收录。”

曹老捋着胡子的手突然一怔,全场其他人窃窃私语交谈起来。

半晌,曹老语气稍微有些缓和,起码不再像刚才那么生气了,“年轻人,你说的是?”

“没错。”乐天斩钉截铁的说:“这幅画就是《清明上河图》。”

瞬间全场鸦雀无声,因为每个人都感觉脑袋瞬间一炸,了解古玩字画的人应该知道一个事情,出自名家之手的作品,他的画作必然值钱,比如唐伯虎等等著名画家,这些名家的画如果流传至今拿去拍卖,价钱绝对是价值连城。

但是,华夏所有著名国画里,只有一幅价值连城的国宝画作清明上河图,并不是出自名家之手,却价值超越了所有古代名家。

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蛧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