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2章 出题

第42章 出题


                等了一个小时左右,曾温柔的电话有来了,接通,告知她的位置后,乐天拎着大包小果去了停车场。

刚一见面,曾温柔像是好奇宝宝似的上下打量乐天,“哟,你这是当鸭子去了,怎么几天没见穿得这么有派了呢?”

乐天把东西往车里一丢,“别提了,回头再说,先跟我说说考核的事。”

“我还以为你不在乎呢。”

车子发动,曾温柔一边开车一边说:

“师傅给你准备了一个考题,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,只知道是师傅拿出了压箱底的东西,看着挺古朴的一个盒子。”

乐天没有接话,保持安静让大脑尽快恢复正常运作,没多久,车子缓缓行驶到了潘家园附近,找个停车位把车停好,乐天下车的时候,宿醉后的疲惫也恢复许多。

“走吧未来掌门。”

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四合院,在曾温柔的引领下先进入厨房,师叔李六指正坐在饭桌旁安静的等待着,见乐天进来了,他露出慈祥的笑容说:“来,过来坐。”

“师叔好!”

乐天恭敬的行了一个弟子礼,随后走过去坐在餐桌旁。

“先吃饭,饭菜都凉了。”李六指连忙招呼吃饭,30分钟过后,晚饭吃完,李六指郑重的说道:

“乐天呢,你是我神偷燕子门的嫡系传人,也是唯一一个有希望继承衣钵的人,对这次试炼考核有信心吗?”

“有,信心很足。”乐天回答。

李六指笑着起身,在前领队说道:

“这掌门考核啊,考研的是本家手段,首先要考眼力,一个贼不认识好东西东西这可不行。”

进入正房,在屋子正中间的方桌上摆着一个古朴的盒子,李六指拄着拐棍走过去坐下,把古朴的木盒一推说道:

“来,认个东西,看认不认识。”

李乐天连忙上前打开木盒,曾温柔也是好奇的凑近观看,里面是两个一模一样的瓶子,巴掌大小,精雕玉琢,每个小细节都非常精致。

“哟,这是什么东西,这么漂亮?”曾温柔忍不住追问。

李六指没有回答,慈祥的微笑着看向乐天。

乐天知道这是在考验他,这才回答说道:

“这是清乾隆白玉雕夔龙纹鼻烟壶。”

见乐天一眼认出木盒里的物件,李六指下意识的点头笑了笑,说道:“不错,眼力不错,一眼就认出这个物件,不过这木盒里有两个鼻烟壶,一个是真品一个是仿品,你认出哪个是真品我看看。”

“哦!”

一听李六指说有真品和仿品,乐天一愣,这他还真没想到,下意识指了指木盒里的两个鼻烟壶说道:

“师叔,我能拿出来看看吗?”

“当然。”李六指一伸手示意可以。

乐天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仔细辨认,身旁的曾温柔看的这个好奇,两个鼻烟壶在她眼中一模一样,她根本辨别不出真假。

在乐天拿起第一个的时候,曾温柔下意识拿起第二个,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看,这个举动给李六指吓坏了,连忙说道:

“我的小祖宗,你小心点哟,这要是让你给摔坏了,咱就没传承的东西了。”

曾温柔撅嘴把手中的鼻烟壶放在桌子上,一脸无可奈何的问道:

“乐天师弟,看出点什么了吗?”

其实李六指也想这么问,只不过曾温柔比较心急,先问出口而已,乐天放下第一个,又拿起第二个仔细辨认,随后说道:

“烟壶直口丰肩,腹部渐收至足。壶身以白玉制成,壶身浅浮雕刻夔龙纹一周,上下光素,规整简约,极富图案化美感。”

“夔龙最早出现于西周铜器,为东周玉器上流行的纹样。此烟壶以夔龙纹为饰,意在追摹商周青铜器之风,其纹样刻工精湛流畅,玉质纹理如山峦之起伏,整体包浆自然,意趣古拙。”

“如果我猜的没错,这鼻烟壶应该是皇家贡品。”李乐天说完,又拿起第一个鼻烟壶,打开瓶口闻了闻,放下后又拿起第二个闻了闻。

在心中思索良久后确定下来,拿起第一个辨认的鼻烟壶说道:

“这个是真品。”

李六指没有露出任何表情,问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乐天继续说道:

“这件真品与仿品虽然在雕琢上非常相似,光靠眼力很难辨认,不过在清朝,带有龙纹图画必为皇室专用,而每个皇室用品都有自己独道的特点,虽然仿品相似度基本一致,但缺少了真品的历史感,我到觉得,这仿品应该是清末某位工匠,照着真品复制模仿雕刻的。”

李乐天解释完后,李六指下意识的点点头,“嗯不错,看来老东西教出一个很有眼力的徒弟,不错不错,这关过了。”

“啊!”身旁的曾温柔这个惊讶,“师傅,他这就过关成为掌门了?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李乐天连忙解释说道:“只是考验眼力的这关过了而已。”

“没错。”李六指帮腔说道:“看人家乐天多懂事,你这么毛躁干嘛!掌门考核岂能儿戏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曾温柔撅起嘴,但也只是安静片刻,接着又追问道:

“师傅,我没看懂你们这考的什么东西,难道掌门一定要懂古玩这东西吗?”

“必然。”李六指郑重的说:“知道在‘荣’(偷)这行里,什么样的‘合吾’最悲催吗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李六指话语中带着黑话,曾温柔没听懂。

乐天连忙解释说道:

“哦,师叔是这个意思,什么样的小偷最笨?”

“什么样的?”曾温柔下意识的问。

李六指紧接着回答:“就是你这样的,好东西摆在眼前都不认识,一点眼见都没有,你会偷的只有钱还是钱,这个世界上比钱值钱的东西多了。”

李六指拿曾温柔当反面教材,这让曾温柔心情有些不好,委屈的走到一边玩手指去了,嘴中还喃喃道:“这么凶干嘛,这些也没人教我,我哪懂,不理你了。”

没办法,李六指教训曾温柔,这要是她嘴太贱,不懂在一边看着不行,非得问东问西,这多让老人反感。

乐天见气氛有些尴尬,急忙打圆场说道:

“师叔,师姐不懂您也别怪他,‘半开眼’(一知半解)也得学嘛。”

说完,乐天换头解释说道:

“这鼻烟壶呢,在古玩中算是杂项小类,鼻烟壶就是盛鼻烟的容器。明末清初,鼻烟从西方传入中国,现在人们嗜用鼻烟的习惯几近绝迹,但鼻烟壶却作为一种精美艺术品流传下来。”

乐天的详细解释,也让曾温柔来了兴趣,她再次凑近听着乐天详细的解释。

“华夏鼻烟壶,作为精美的工艺品,采用瓷、铜、象牙、玉石、玛瑙、琥珀等材质,运用青花、五彩、雕瓷、套料、巧作、内画等技法,汲取了域内外多种工艺的优点,被雅好者视为珍贵文玩,在海内外皆享有盛誉,有很高的艺术品收藏价值。”

“这个价值大约多少钱?”曾温柔追问。

乐天拖着下巴思考片刻,“呃,真品一百万左右吧,假的也值10万左右。”

“这么多钱?”一听真品价值一百多万,曾温柔顿时双眼冒着金星,看着两个鼻烟壶急忙问道:“哪个是真品,让我好好看看有什么不同。”

一旁的李六指这个无语,冷声说道:“自己找自己看,别什么都依仗别人给你指点。”

曾温柔撅嘴也不激动了,而是默默的听两人说话。

乐天有些尴尬,但随后李六指说道:

“你眼力不错,但我不要以为考核仅此而已,明晚凌晨三点,是京华鬼市开门的日子,你拿着这件真品鼻烟壶,去给我卖掉。”

“啥!”乐天和曾温柔异口同声的质问。

“这么惊讶干什么,这是给你的第二项考验,挂羊头卖狗肉,偷梁换柱懂吗?”李六指解释一句。

李乐天顿时反应过来,“懂懂。”

李乐天懂了,曾温柔却不懂,连忙追问道:“懂什么啊,这东西要是卖掉也是放在拍卖行里啊,放在鬼市,这让人捡漏的几率多大啊?师傅你怎么想的?”

李乐天连忙说道:“师姐,你误会了,不是你想的那样?”

曾温柔看向乐天,“那是什么意思?”

李乐天说道:“早就听闻鬼市开,捡漏的人蜂拥而至,谁都盼着捡漏,但也是考验我们心里素质的时候,师叔的意思是,拿着真品当幌子,当谈成交易后,我们在换成仿品,这是一举两得的考核,一看心态,二考手法。”

“哦,这么多说法,了解。”曾温柔终于听懂。

李六指也下意识的点了点头,“不错,乐天说得对,这行里都有职业病,荣这行也不例外,主要是我们把活都用在练手上,从来不考虑心态问题,这不,不到位的行家们,只要一下手,猎犬就能闻到,为啥,不还是因为文雀功夫不到位嘛!所以说,神偷燕子门掌门,必须是天下第一贼王,不然如何服众!”

李六指说完后,把盒子往前一推说道:“明早3点,看你得了!”

“保证完成任务。”乐天恭敬的行礼。

看书網小说首发本书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