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8章 军训风波

第38章 军训风波


                这一行老师里没有一个是乐天熟悉的,他们进入寝室楼后开始挨个学生盘问,大致内容也大致形同,可是这跟教官一方的解释大补一样。

没办法,最后校方只好把几个主事人单独拉出来询问,一来二去,忙活过了中午也没有个结果,毕竟这个事情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,信谁都不好。

但站在校方立场,老师们还是再三打包票,给军训教官一个合理的解释,最终决定是开除还是记名处分,都要看校长的意思,只希望不要耽误军训就好。

校方发言人这么一说,顿时引起学生们极大的不满,毕竟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件事针对性太强,这不,学校领导刚撤,学生们集体罢训齐聚食堂示威。

这届新生说来也齐心,原本只是针灸班的事,结果不知道钱恒泽给了他们什么好处,所有新生都跟着钱恒泽跟教官对立起来,这让乐天很不理解钱恒泽是怎么办到的。

食堂中,乐天说出了自己的不解,钱恒泽不屑的说道:

“嗨,这跟我有什么关系,大热天的,能坐在屋里吹空调谁愿意出去遭那份罪,这不正好有我领头闹事的,他们这不都是随大流嘛。”

乐天懂了,心里琢磨着城里人的想法真奇葩,不过也是,外面气温30多度,坐在这里多好,聊天扯淡玩手机,要是乐天也不愿意出去晒太阳啊!

“不知道你们发现了吗!”石大山说道:“就刚才校方领导盘问的时候,我怎么感觉他们总问是不是乐天带头闹事。”

“发现了,刚刚校方领导也这么问我了。”关亮回答。

钱恒泽一脸不爽的说道:

“这有啥的,就教官那倒霉催的,他敢说我带头嘛,乐天兄弟,再告诉你一件事,这个社会有钱就是大爷,欺负人就找你这样的软柿子捏。”

钱恒泽一边说一边拍着乐天肩膀,乐天低下头思索起来,关亮在一旁帮腔,“虽然有道理,可我怎么感觉,这个教官天生跟乐天有仇呢,咱们一进入训练营,他就找乐天麻烦,乐天你以前见过他吗?”

“不认识。”乐天也纳闷,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得罪这个教官了。

就在同学们三三两两聊天的时候,食堂大门打开,一众教官整齐的走了进来,领头的还是个军官。

他们到来,整个食堂瞬间安静,齐刷刷的看着这帮军人。

领头的军官站定后冷眼扫视全场,语气严肃的说道:

“太不像话了,训练这么多年兵,还头一次见过你们这样的学生。”

“当兵的,我们不是你手下的大头兵,说话注意点嘿!”钱恒泽不屑一顾的喊了一句。

“胡闹。”军官厉声说道:“军训期间你们每个人都是军人,只要进入军队,我就会把你们当军人看待,违反纪律聚众赌博不说,还动手打教官,简直是目无法纪,你们居然还集体抗议,所有人操场集合!现在!”

“切!”话落,所有学生集体给予军官不屑的嘘声。

针灸班的教官恭维的说道:

“连长,你看我说什么来着,这样的学生根本不服从管教。”

军官一伸手阻止他说话,然后看向全场说道:

“不要以为你们是学生,我就拿你们没办法,别的不说,就说你们动手打教官这事,要不是军队有纪律,就凭你们这帮毛都没长起的孩子,能打的过我们训练有素的军人,简直做梦。”

“要不再试试。”钱恒泽当场就不服了,石大山和关亮拉都拉不住,钱恒泽走上前冷声说道:

“要不是他操蛋,我们也不至于跟他叫板,你不是说我们学生打不过军人嘛,让他站出来练练。”

“你别后悔。”军官被钱恒泽的话说怒了,军人嘛,一个个都血气方刚的,他哪会惯着钱恒泽,看了身边教官一眼说道:

“去,教训他。”

负者针灸班的教官上前一步,之前发生冲突被打,那是因为钱恒泽三个人,但如果一对一他还真不怕钱恒泽,如今受命教训这小子,这让他差点压制不住。

上前几步与钱恒泽面对面站好,所有学生见越来越好玩了,一个个看热闹不怕事大,集体敲击桌面发出整齐的声音为钱恒泽加油助威。

钱恒泽向四周招手示意,摆出大哥检阅的气度,结果哪知道教官这个时候出手,一脚踹了过来,钱恒泽还没准备好的时候,这一脚踢在了他的肚子上,力度很大一下就把钱恒泽踹翻在地。

同学们的欢呼哑然停止,全场雅雀无声的看着这一幕。

教官很享受这种感觉,自以为是的看着倒地的钱恒泽说道:

“战场之上,任何时候都要时刻保持警觉,就你这样的要是上了战场,死几次都够了。”

钱恒泽倒在地上疼得满头是汗,但还是咬着牙说道:

“妈蛋的,你偷袭我。”

说完,勉强从地上爬起来,教官没想到他还能站起来,一下狠心上前用军体拳锁住了钱恒泽的胳膊,厉声说道:

“服不服?”

“服你大爷。”钱恒泽嘴硬,哪怕在弱势也不松口。

教官手上继续用力,钱恒泽吃痛惨嚎一声单膝跪在地上,领队军官见状刚要阻止,哪知道后面快速冲上来一个人影,一脚把教官踹倒在地。

场面瞬息万变,上来救援的人是乐天,他扶起钱恒泽问道:“没事吧。”

“妈的,胳膊差点给我掰折了。”钱恒泽啐了一口。

而这个时候,石大山跟关亮都冲了过来看钱恒泽的情况。

倒地的教官站起来对着乐天厉声喝道:“你偷袭我?”

乐天都不正眼看他,说道:“就你这样的,上了战场也是炮灰,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混上这个军衔的?”

原话回敬,教官脸色堪比猪腰子色,发怒状态下就要再冲上来,哪知道就在这个时候,领队军官厉声喝道:

“住手。”

教官停止前冲,回头不解的看着军官,军官也阴沉着脸,冷声说道:

“这届新生我们管不了,告诉校方,让他们把学生带回去。”

军官说完转身就走,全场瞬间响起热烈的掌声,教官愣了片刻后急忙追了上去,出了门口连忙拉住军官说道:

“连长,不能这么算了,这面子不找回来咱部队就太丢脸了!”

“丢脸!”军官转头厉声呵斥道:“难道你还嫌丢脸丢的不够多吗,当着这么多学生面你偷袭在先,还有没有军人的脸了,告诉你,就后来冲上来踹你那小子,要不是人家手下留情踹你屁股,这一脚要是踹你腰部,现在你都起不来了,还敢跟我说丢脸,哼!”

军官一甩袖子被转身就走,而这个教官只好傻愣愣的站在原地,他现在才算明白,经过这一闹,自己的前途算是毁了,什么保升官,放屁!可哪怕是现在后悔也晚了。

……

经过食堂事件,军营跟校方算是真的闹翻了,为此,校方领导第二天又跑来一趟,是各种道歉赔礼都不好使,毕竟这次军营面子丢大了,再留下训练这帮学生根本不可能,让他们训教官还差不多。

军营态度坚决,校长也被惊动,百忙抽空来了一趟,不过没直接去找军队领导,先去问问乐天到底什么情况。

乐天只是把事情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,也没添油加醋,只是原原本本的叙述,校长听闻这个皱眉,最后一琢磨,反正都这么僵了,不军训就不军训吧。

校长郑建国下达停训命令,校方领导怎么劝都不好使,直到送别的时候,军营连长碍于面子过来一趟,跟郑建国寒暄几句后,郑建国说出自己的不满。

“都不是我说这事,学生体质参差不齐,每年都有一两个身体弱的,可你们教官选择的时候,就不能选个明白事的,弄个二愣子当教官,幸好这届学生里有些懂医的,要不然开训第一天就心脏病死个学生,回头你让我怎么跟家长解释,就这么滴吧,以后军训也不用来军营了。”

郑建国是一点面子也没留下,这给连长骚的,脸色是一阵红一阵白,最后当学生都上了大巴车后,他在决定仔细彻查此事,之前他还真以为是学生闹事,可经过郑建国这么训斥才明白不对。

结果一查还真发现问题,军医报告,递交停训申请书等等都呈现在面前时,连长这个后悔啊,之前的确是听信一面之词了,不过也万幸没出人命,不愧郑建国校长说他。

连长带着歉意打听校方决定,得知带头人李乐天给予一次记名处分,这给连长骚的,大手一会写了一封信,针灸班教官退伍申请书,这件事就算扯平了。

……

不过军营的事刚刚平息,乐天又迎来一个麻烦,虽然有校长押这,记名大过不是事,可一从军营出来钱恒泽得到一个信,毕云涛这帮孙子这几天暗中做了不少手脚,针对乐天的一场报复行动正要展开。

这件事归根结底也是由钱恒泽引起,最后摊在乐天身上,他说什么也有责任,火急火燎的赶回寝室,结果发现乐天不在,打电话关机,这下事不好了,乐天落单不知道死哪去了,这不是给对方找报复的机会嘛。

本書源自看書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