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7章 张云芳的小心思

第37章 张云芳的小心思


                两人来到停车场,张云芳引领着乐天来到自己的车前,这是一辆宝马z4红色的跑车,外观非常吸引人,张云芳显摆的说道:

“这就是我的车,上来吧!”

乐天前后打量好几圈,男人吗,对车天生有种喜爱,张云芳明显抓住了男人心里,打开副驾驶车门笑眯眯的说道:

“喜欢啊,借给你开几天?”

乐天脸色有些尴尬,因为他没有驾照,甚至都没摸过车,更别说开车了,碍于面子这句话没说,但心里已经下定决心,等过几天一定要学会开车。

乐天上车后,张云芳熟练的发动引擎,好车的发动机带着独有的鸣叫声离开了医院停车场,张云芳一边驾驶一边说道:

“正好我想换一辆保时捷,这车打算卖掉,如果你真的喜欢借给你也行,到底要不要吗?”

乐天是真想要,可他不能说心里话,只好婉言拒绝,“算了吧。”

张云芳一撅嘴喃喃道:“狗咬吕洞宾。”

因为车的尴尬,乐天忘了张云芳有事要跟他说,但乐天忘了张云芳可没忘,她一直想怎么跟乐天说这事,车内安静片刻,张云芳想好了说辞,说道:

“对了,你们中医药大学这届新生里,有两个新一代的京城顽主,一个叫钱恒泽一个叫毕云涛,都是吃喝嫖赌抽的主,你能不跟他们瓜葛尽量不要跟他们有瓜葛。”

乐天皱眉问道:“等等,顽主不是把玩当职业,而且还能玩明白的人才配叫顽主,可你说吃喝嫖赌抽?这是纨绔吧?”

“切!”张云芳不屑的说道:“也不看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好吗,如果家里有钱还玩不明白,那才是真正的纨绔呢!”

乐天对顽主的理解,还是保持在80年代的故事,对于新一代顽主乐天是真不懂,又想到同学钱恒泽也是顽主,问道:

“钱恒泽是我同学,这人除了眼高手低之外,其他的我看着挺好。”

“钱恒泽是还行,为人讲究对朋友也不错。”张云芳话锋一转郑重的说道:“但毕云涛是个睚眦必报的人,你以后千万注意点。”

张云芳说话目的性很强,一直把乐天往事件上引,说了一大堆废话,其实就是想找准话题告诫乐天他目前的危机。

但乐天对毕云涛并不放在心上,在乐天心里,毕云涛就是一个随手可以弄死的小人物而已,这种人根本不值得理会。

话题停顿片刻,乐天开口问道:“钱恒泽家里什么背景?”

张云芳见话题拉远了,思考片刻后继续说道:

“新崛起的京城四大顽主家里背景都挺雄厚的,钱恒泽父亲是从商的,靠古玩发家,京城里数一数二;毕云涛家里最流弊,家里商、政、医都有人,涉及面相当广,还有亲戚电视台工作呢。”

“其他两家呢?”乐天问。

张云芳转头看了乐天一眼,表情中下意识带出一丝骄傲,“张家的张云龙,小屁孩一个,家里主要是开发国外市场,最后一个是王家的王国强,在京城也是数一数二的角色。”

“王国强?”乐天喃喃一句,他对这个名字很耳熟,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听过。

张云芳没看出乐天的疑惑,继续说道:“这京城啊水很深,除了外来务工和你们这种学生之外,没准随便走在街上就碰见个有靠山的主,也许坐在你身边的就是一个背景深厚的人,所以你以后能不招摇就不招摇,免得惹上麻烦。”

张云芳这番话,明显是在点乐天,一是在说她自己,另一个就是在说毕云涛,希望乐天能自己领悟。

但人嘛,注意力总是喜欢放在自己感兴趣的人身上,王国强这个名字相当耳熟,可就想不起来,钱恒泽是他的同学,多了解他也正常,另外两个人乐天完全没有兴趣。

张云芳见乐天陷入沉思,以为他在考虑跟毕云涛冲突的事情,就把话挑明了说道:

“毕云涛这人在新四少里品德最差,但家庭背景最雄厚,身边总跟着一帮跟班,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不说别的,就说他的这些跟班随便拿出一个,家里都是各行各界有头有脸的人物。”

张云芳说了这么多,乐天可算是回过味来,皱眉问道:

“你这话中有话啊,直说吧,前天我还真跟毕云涛有点小矛盾,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?”

张云芳绕了这么一大圈,见乐天终于上道了,笑着说道:

“当然,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跟你说个事。”

“说。”

张云芳瞬间把话压住,也不着急的说道:

“请我吃顿饭我就告诉你。”

“爱说不说。”乐天才不会被这女人忽悠呢,一扭头打算不再搭理她。

“你这人怎么这样啊,我一个女孩子上杆子巴结你,你就不能照顾一下我的感受啊?”

其实乐天有自己的苦衷,就像是他之前说的那样,身上没钱社会没地位,跟女孩子相处不需要钱呢?就算把兜里的全部钱拿出来,够他请客吃一顿饭的嘛?

不说别的,自从进入京华以来,见过的所有人,师姐曾温柔,恩人刘文静,主家赵文瑄,甚至是每个人都在照顾他,每个女人都给乐天砸钱,这让向来要强的乐天如何受得了。

所以乐天在某方面很自卑,碍于面子和男人的尊严,拒绝要比丢脸来的实在,如果乐天生活富裕,他真的不会吝啬请张云芳吃顿饭,可现在真不行。

张云芳是真的生气了,自己好心好意的结果热脸贴在了冷屁股上,还几次三番的,这让从小娇惯的她是真的发怒了。

车内气氛相当安静,到了军营门口车子停稳,张云芳一句话没说,李乐天道了一声谢谢后离开,直到进入军营消失,张云芳捧不住了,趴在方向盘上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。

“讨厌,你个木鱼脑袋,再也不理你了。”张云芳从小养成娇惯的性格,曾几何时对一个男人这样过,可是遇见李乐天之后,连番吃瘪让她如何受得了。

此时,电话响了,拿起来语带哭腔的接通。

“喂。”

“姐,一起吃饭啊?”

“不吃,减肥。”张云芳语气不善。

“我说大姐,这是谁惹你了?”

“要你管。”

“好好好,我找谁惹谁了,本来还想把李乐天的资料当面交给你呢,省事了,我玩去了。”

“哎哎。”张云芳虽然生气,但一听是李乐天的资料,还是应承着说道:“把资料发给我。”

挂了电话,张云芳噘着嘴喃喃道:“你个没良心的,以后再也不理你了,让毕云涛那帮人弄死你算了。”

5分钟过后,手机邮箱提示响起,打开看了看,张云芳瞬间傻眼,上面记录着李乐天的所有入学信息,孤儿,贫困生,助学金申请等等一概不差。

看着资料良久,张云芳神情有些迷离,她此刻才反应过来,之前她认识的乐天,原来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英俊潇洒,反而是社会最底层的人物,没有父母独自一人,生活都要靠社会补助,满打满算就800块,这点钱在京城能干什么?

放下手机,张云芳有点理解乐天的拒绝,他没钱拿什么请自己吃饭,可没钱为什么不收下那个红包?

瞬间,乐天的背影在张云芳心里又高大上起来,回想起他救治患者时的模样,张云芳觉得男人在专注做一件事的时候特别帅,特别是乐天还能轻而易举的救活一个生命垂危的人。

这样出色的男人,面对金钱与女人诱惑的时候,更是临危不乱,这点现今社会基本没谁能做到。

思考间,张云芳已经为乐天开脱,并且从自身上找毛病,“他有女朋友,也许是我太激进了。”

……

乐天进入军营就感觉奇怪,按理说这个时间操场上应该全是人,操练也好,站军姿也罢,可现在宽敞的操场上是一个人没有,这就有些奇怪了。

走进宿舍楼,走廊里没人,但每间寝室都有不少的吵闹声,带着不解走回寝室,一打开们,里面乌烟瘴气的,钱恒泽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床铺上抽烟,其他人有的在看书,有的在聊天,一个个无聊至极。

“回来了,赵文瑄咋样了?”见乐天回来钱恒泽伸手打了一个招呼。

进入寝室说道:“还行,病情稳定了,还留院观察,你们怎么没训练?”

“嗨,别提了。”钱恒泽掐灭烟蒂说道:“咱们班的教官太不是东西,居然把事捅到上面了,我们回来的时候还带着领导过来指责,说什么要惩罚咱们几个,这给我气的,当着领导面就把他丫的揍了一顿。”

乐天一听事就不好,连忙追问,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还能怎么样,揍他都不是目的,等回头军训结束,我让他在部队待不下去。”钱恒泽说。

关亮接话说道:

“这事比较严重,发生冲突后,军队方面觉得太丢脸,就用罢训来向校方抗议,这不,校领导说10点左右来彻查此事,这不都等着哪吗!时间快到了。”

“嘿,人来了。”一直在窗前望风的石大山这个时候说了一句,整个寝室的人瞬间炸了,全都聚在窗前看向窗外,只见操场内一帮穿着军装的人,和一帮穿着西服的老师们一起走向宿舍楼。

本書源自看書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