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8章 校花再次病发

第28章 校花再次病发


                这教官真对乐天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针灸班的同学们也不是傻子,一个个自然看出点什么,钱恒泽非常不满的说道:

“哎我说你算哪根葱,说话注意点行吗,别以为当个教官谁都惯着你。”

“怎么,你们昨晚赌钱还有理了?”教官冷声质问。

“赌钱我们是没理,可你抓我们现行了吗?光嘴上说,知道现在是什么社会吗,法治社会,证据拿出来嘿!”

钱恒泽上纲上线的质问,瞬间,整个班级的学生都跟着起哄,教官当场脸色就黑了下来。

“反了你们了,知不知道军训占据你们期末成绩的百分之40,只要我一句话,你们今年所有考试全都要补考,军训不合格,校方有权给予退学处理。”

教官拿出这个名头出来,刚才还帮腔的同学瞬间哑语了,可钱恒泽根本不惯着教官,上前一步指责说道:

“我就不信了,你通报吧,让学校开除我一个试试。”

同班同学见钱恒泽这么蛮横,也怕出了岔子,一个个都拉着他不让他继续说话,教官本来就是受命找茬,欺负一帮学生何患无辞。

“我会的,你的名字学号我都记住了,你还有你们,刚刚质疑我的人,我都记住你们了,回头我就上报学校,现在,如果还有谁不听指挥,你们的下场就等着开除吧。”

教官指着一班同学这顿怒骂,最后把目光落在乐天身上,“你现在是跑圈还是反抗,我警告你,你进入军营情节是最严重的,如果你在不服从命令,可别怪我不留情面。”

乐天低着头阴沉了脸不说话,片刻后,乐天转头就跑,班级队列中,赵文瑄见到乐天跑远的身影,眼神中满是难受。

“立正。”

班级队列站好,所有同学转向操场,看着乐天一圈一圈的跑,头上还是火热的太阳,操场上没有一丁点遮阳的阴影,可是其他班级的训练全部在背阴的地方,这让整个班级同学这个不爽。

以钱恒泽为首,几个男同学对教官是相当不满意,一个个站军姿也不好好站,吊儿郎当的根本不像样子,教官对他们不像对待乐天那么严厉,对待他们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训斥。

当乐天跑了五圈的时候,队列中,赵文瑄一个踉跄一下栽倒在地,同学们瞬间乱了,一个个都聚在赵文瑄身边询问怎么了。

钱恒泽几个人是知道赵文瑄体质的,问道:

“军医不是给她开证明了吗,她怎么还来训练?”

“快,赵文瑄又犯病了,快叫乐天过来。”关亮对着石大山说。

石大山反应也算及时,急忙转头对着操场喊道:“乐天,赵文瑄又犯病了,快过来。”

乐天一听匆匆跑了过来,急忙挤进人群开始把脉,可就在这个时候,教官居然还在找茬。

“干嘛,还拿中暑当借口,都给我站好,没让你们乱动。”

同学们没有人听他的,教官见自己的命令不好使,走过来一把拉住乐天的胳膊,作势就要发力,可乐天是真怒了,甩手一巴掌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一下把教官打了一个踉跄。

乐天冷眼看着教官恶狠狠的说道:“她犯心脏病,出什么问题你担得起责任吗?”

乐天吼完也不理会傻愣愣的教官,背起赵文瑄说道:

“军队医疗设施太差,去医院。”

还是钱恒泽、石大山、关亮几个辅助,跟着乐天身后往外走。

教官这个时候反应过来,一下挡在乐天面前,怒气冲冲的说道:

“你刚才敢打我,你居然动手打我!”

“让开!”乐天怒目瞪着他。

石大山心急,一把掐住教官的衣领,恶狠狠的说:“打你了又怎么样,好狗不挡道,滚一边去。”

石大山长得身材魁梧1米8的大个,身体还有些蛮力,手上一甩就把教官甩飞摔在地上,随后几个人也不惯着教官,匆匆向着军营大门跑去。

“犯了,犯了你们了!”教官从地上站起来,对着几人骂道:“你们等着被学校通报开除吧!”

针灸班的同学对这个教官没什么好印象,此刻看见他的嘴脸,心里更是多了几分严重的厌恶之情。

……

乐天几人冲出军营,快速打了一辆车,钱恒泽不愧是财大气粗,他跟司机说:“红灯只管闯,把车当飞机开,多少处罚金我加倍给你!”

期间乐天想起什么,拿出电话先给校长郑建国打过去,电话接通也不废话,直接说道:

“针灸班有个同学心脏病犯了,京华什么医院的心内科水平最好?”

郑建国反应了一下,看了看电话号码,思考再三也没想起这个人是谁,问道:“你是……”

“我是李乐天。”

郑建国当场反应过来,“哦,是哪个同学心脏病犯了?”

“我们班级的,军训的时候运动过量,告诉我哪家医院治疗心内最好。”

“林茂盛的医院,我给你电话。”

随后郑建国开始翻找电话号码,给乐天发了过去。

乐天也不敢耽误,告诉司机去这家医院,出租车真的跟飞似的开的这个快啊!

……

某某某医院,按照惯例这个时间所有医生都在开例会,林茂盛正在主持会议,探讨期间来了一个电话,林茂盛不耐烦的看了一眼,发现是个陌生号码,直接挂断,没过几秒钟电话又打了过来,林茂盛极其不耐烦的挂断。

连续几次后,林茂盛直接把电话关机,继续跟医生们讨论着医院现在的问题。

就在讨论即将进入到尾声的时候,会议室大门一下被撞开,乐天满头是汗的冲进来,一眼看见林茂盛厉声呵斥道:

“给你打电话不接,你作死啊?”

一帮专家级老大夫极其茫然的看着冲进来的年轻人,就刚才这番指责,天哪,这两人到底什么关系?

林茂盛认出乐天,连忙堆笑赔罪道:“真不好意思,刚刚在开会,不知道是你打电话,你这么急来找我有什么事?”

“人命关天的大事,快跟我去抢救室。”

乐天没有耽误,冲到林茂盛身边,拉着他胳膊就往外走,直到林茂盛被拉出会议室,一帮专家级医生都没反应过来,这青年到底是谁?

乐天心里很着急,拉着林茂盛一边跑一边说:“这个患者是我的同学,我看的患者少,没见过她这种心脏病,人命关天,你快点。”

“呵呵,还有你救不了的人,罕见呢!”林茂盛一边被乐天拉着跑,一边在后面感慨。

乐天心急的时候说话根本不注意语气,“少说风凉话,快走。”

两人冲到急救科室,一帮实习医生护士正在做着各项检查,石大山、钱恒泽和关亮三人都聚在一边。

林茂盛一进来当场就摆出院长的架子,“他们几个干什么的,赶出去。”

实习护士急忙把几个外人往外赶,可当乐天差点就要被轰出去的时候,林茂盛又说道:“唉,他别赶走啊!乐天进来!”

实习护士让行,乐天又冲进抢救室,同行跟来的三位都傻眼了,当门被关闭的一刹那,钱恒泽喃喃的问道:“乐天,到底是什么人?”

“他不就是,我们的同学兼室友吗?”石大山接话。

但这话说出来,他们自己都发现,乐天的背景似乎不是穷小子那么简单。

……

抢救室内,实习护士们脱下赵文瑄的t恤,露出雪白的肌肤和贴身内衣,林茂盛拿着听诊器开始听心率,同时指挥说道:

“把心电图机插上,动作快点。”

一帮护士又开始忙碌起来,乐天站在一旁这个紧张,直到林茂盛听诊完毕,他露出一脑门汗,看着乐天说道:

“这心率很奇怪,我也没见过。”

乐天连忙说道:“这是她这两天第二次发病,第一次还好一些,我用针灸把她抢救过来,可是这次很严重,我只知道心脉有淤阻,其他的没法确定。”

林茂盛开始把脉,趁这个时候,护士们已经把心电图机安好,随着独有的机器声音,一张心电图纸从打印机传送出来。

乐天一把抢过心电图纸看了一眼,“比上次严重。”

随手把心电图递给林茂盛,林茂盛辨认一眼后说道:“有三尖瓣闭锁的症状,但不能确诊,准备强心针!”

护士们开始准备针剂注射,林茂盛皱着眉头凑到乐天面前,“这种心电图我是第一次见,具体什么心脏病不能这么快确诊,跟我说说病人的情况。”

乐天回忆了一下自己曾经与赵文瑄相处的过往,思考再三后说道:“她平时就面色苍白,感觉上是先天心脏病,我听她说这是家族病史,但根据我的诊断没有先天的症状,似乎是后天得病,具体的我不太知道。”

“这可难办了。”林茂盛皱眉看着护士们打强心针,当注射完毕,林茂盛和乐天同时上前把脉,10秒过后乐天急忙说道:

“不行,她的脉象太快,这样会产生其他问题。”

“这也是强心针的副作用,没办法。”林茂盛解释了一句。

乐天拿出古朴的银针木盒说道:“只能用最后的办法了!”

林茂盛再次看见乐天拿出银针,眼神顿时大放金光,问道:“先说你要刺什么穴位?”

本书源自看书蛧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