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6章 反客为主

第26章 反客为主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的牌是3、7、9同花,在东北,这副牌叫做金花,也是比较罕见的大牌,起码比对要大不少。

全场鸦雀无声良久,所有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,乐天从头到尾没看过牌,甚至都没碰过一下,可他却赢了,这让所有人很不理解,他究竟是怎么赢的?

就在全场哑语不会说话的时候,乐天好死不死的问了一句,“我是不是赢了?”

此话一出口,顿时打破僵局,面前的毕云涛几人脸色变成了猪肝色,再次看向乐天,见他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,一身的土鳖气尽显无疑,这让毕云涛一伙人气的差点没疯了。

毕云涛把火气压下去,脱了上衣往地上一摔,“继续,有赌不为输!”

毕云涛一伙人也开始脱衣服,他们这点还挺好,说到做到,真的都把上衣脱了,光着膀子继续跟乐天玩。

一旁的石大山以及关亮也从蒙圈中恢复过来,关亮连忙凑到记账人附近,督促着他划掉8万元的欠账。

石大山在一旁连连给乐天揉肩膀,还恭维的说道:“艾玛,没看出来啊,你运气这么好呢!”

“碰巧碰巧。”乐天装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,这给毕云涛几人气的,最后实在让毕云涛看不过去了,指着乐天吼道:

“妈的,能不能玩了,赶紧洗牌。”

诈金花的玩法是谁赢了谁是庄家,也只有庄家有洗牌的资格,乐天刚才赢了这一把之后,装的有点飘飘然,这让对方几人完全失去了耐心。

这一切乐天看在眼里,也知道他们被自己钓鱼了,嘴角一撇拿起扑克,装出笨笨的样子洗着牌,这手法给一旁毕云涛几人愁的,随后实在没忍住,还是让跟班洗牌让乐天发牌。

下一轮牌局终于弄好,每个人面前还是三张,这下大家都没说话,都看着乐天不动声色的抱着膀子,石大山不明所以的问道:

“咋了,这把你还不看牌啊?”

“不看,有啥好看的。”乐天随口说了一句。

对面的毕云涛火气蹭蹭往上窜,他也不看牌恶狠狠的说道:

“在我面前装是吧,我也不看,就跟你拼运气。”

一旁的跟班见状都想拦着,但毕云涛被乐天气坏了,他只想挽回面子,那估计别的,怒气冲冲的对着其他人说道:

“要玩就下注,别磨叽。”

几个小弟无奈的看了看牌,都不大,一个个也不在较真,丢了牌不跟这一把。

所有人都跑了,毕云涛一甩手,第一把直接押了1万块,其实毕云涛没发现,此时的他跟之前的钱恒泽差不多,其他人不知道,但乐天太了解其中的道道了。

不管是毒品还是迷幻药,不是只有吸的人才会受影响,今天钱恒泽被坑抽了好几根大麻,这寝室乌烟瘴气的,这些人难免吸了一点,影响思维也是正常。

只不过之前没发作,那是因为没有乐天这个药引子,之前他们可以保持清醒,可等乐天入局之后,激将法加上刺激,直接让他们爆发了。

也就是说,毕云涛现在被自己设下的套给坑了,而且他自己都没发觉。

第一轮,毕云涛下注一万,乐天毫不犹豫的跟注一万,双方进入白热化状态,第二轮开始,毕云涛继续加注,“2万。”

乐天还不犹豫照跟不误,毕云涛见状一怔,刚要继续加注,一个跟班急忙拉住他说:

“哥,不能这么玩,看看牌再说吧!”

其他跟班也帮忙劝,毕云涛的理智这才恢复一些,思考再三,还是看了看牌,打开的一瞬间,发现自己是一个小对8,因为有上次经历,这把毕云涛没那么大的勇气了,思量再三说道:

“我4万开你。”

乐天微微一笑,随手掀开自己的牌,一个对10,乐天皱起眉头说道:“哟,牌不大,看来你赢得希望很大。”

说完这话,全场目光死死的盯着毕云涛,等着他开牌,而此刻毕云涛脸色哪叫一个涨红,一把10万输在这种牌上,任谁不生气。

“啪”

毕云涛把牌往桌子上一甩,站起来脱下裤子,留着三角裤后恶狠狠的对着乐天说:

“继续,我就不相信你能连赢三把。”

一边的小弟见毕云涛失去了理智,一个个都过来劝说,牌局暂停场面也僵持起来。

趁这个时候,关亮在一旁把账消掉,算完发现钱恒泽还输30万,这在工薪家庭中也是不少钱了。

毕云涛一方有些混乱,其中一个跟班拿起火机凑过来,示意要给乐天点烟,乐天也知道他们的意图,设局嘛,总的有个局,别看他们吵吵的欢,但在乐天眼里什么小动作看不出来。

给自己点烟,开玩笑,不过正好,就趁用你们的局要了你们的命!

乐天思考间,拿下夹在耳朵上的烟,在关亮和石大山灼热的目光中,这根烟点燃了。

也因为这根烟,毕云涛一方终于不在争执了,一个个都演戏,说去喝水的喝水,说上厕所的上厕所,其实就是为了拖延时间等乐天失去神智。

知道这烟里有什么还抽,乐天又不傻,装模作样的等着毕云涛一方人,大约三分钟后,乐天的一根烟燃烧完毕,毕云涛他们一行人也整顿完毕。

毕云涛回来的时候头发湿漉漉的,显然是干洗过,估计是他给自己提神的方法。

双方坐好乐天开始洗牌,这次乐天没有笨笨的模样,而是装作生疏的洗着牌,因为乐天抽了“烟”,毕云涛他们也不急,等着乐天洗好牌后分发结束,双方牌局再次开始。

乐天还是保持着不看牌的姿态,抱着膀子微笑着看着毕云涛。

毕云涛拿起牌,看见三张牌他脸色瞬间涨红,这种感觉就像是突然中了500万彩票大奖似的,心情和表情完全压制不住的表现在脸上。

但炸金花嘛,得学会炸,他强压着内心的激动,装作镇定的放下手中的牌,还为了掩饰的到处撒嘛,想看看其他人的反应,当目光落在乐天身上,见乐天还是没动牌,他下意识露出嘲笑的意思,嘴上却说道:

“你还不看呢?”

“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“行,我还是第一次碰见你这种玩牌的人。”毕云涛说完后,可能是心情有些小激动,一巴掌打在乐天下家的脑袋上,“行不行,能不能快点。”

“涛哥,我牌不大,不要了。”

然后是毕云涛说话,他一反常态没有一开始下大注,“先来个一千玩玩。”

其他长跟毕云涛混的人都知道,这是涛哥拿了大牌,先押小注吸引对方上钩,然后一点点开杀,跟第一把乐天比较相似。

身边的几个跟班思考再三,最后一个个还是弃了牌,牌桌上只剩下乐天和毕云涛两人。

乐天一耸肩,装出迷糊的样子,揉了揉脑袋说道:

“趁运气好,我加注1万。”

毕云涛顿时来了感觉,和几个跟班对视一眼,眼神中都表现出一种隐晦的意思,那就是乐天也上套了。

随后毕云涛跟注,乐天继续加注,直到底钱过了十万,石大山和关亮坐不住了,连忙劝乐天说:

“哥们,你看看牌行吗?”

“这都上10万以上了,开牌吧!”

在这帮学生眼里,10万块那是多少钱,天文数字啊,可是在毕云涛这些顽主眼里,小儿科,不过在乐天眼里,这些钱是他稳赚的,所以双方僵持不下。

继续跟注加注,直到毕云涛累计押注20万后,乐天也累计押了10万块,毕云涛抱着膀子一副看傻子的态度,说道:

“别怪我没提醒你,这把我可绝对不会先开牌,因为我的牌很大。”

乐天还是装出迷迷糊糊的状态,“大就大呗,再大也没我的牌大。”

毕云涛被乐天的话气乐了,“哈哈,行,那你继续跟着,这把我押注10万。”

“我跟。”乐天毫不犹豫的回答。

下一秒关亮手一颤,记账的笔一下掉在地上,看着乐天厉声质问道:“你哪来的自信,人家下注10万呢,你就不能看看牌再跟?”

“不看。”乐天还是回答这两个字。

毕云涛这个乐啊,但又怕其他人影响自己赢钱,他恶狠狠的看着关亮说道:

“你什么意思,我们玩牌你一个外人插什么话,不服你来。”

一旁跟班连忙恭维,都让关亮闭上嘴巴。

乐天身后的石大山再次劝说道:“我说乐天,毕云涛这牌一看就很大,你别较真,看看牌吧,算我求你了,这都累计多少钱了,你要是输了拿啥还钱!”

听见这话,毕云涛冷冷一笑说道:

“还真别说我欺负人,这把牌你要是输了,钱我可以不要,但我有个要求,从我胯下钻过去,以后见我面叫声爹!”

“哪如果是你输了呢?”乐天冷声反问道。

这句话也刺激到了毕云涛,毕竟他之前也中了自己的局,虽然洗过头,但被乐天再一刺激,毕云涛脑袋一热噌的就站了起来。

“我去,我能输,也不看看我是啥牌,我就问你跟不跟?”

“我跟。”乐天毫不犹豫的说道。

毕云涛脸色涨红,脑袋一热也不管之后押注多少钱了,拿起自己的牌往桌面一甩,怒声说道:

“我是豹子,你告诉我什么牌能赢我?叫爹!”

瞬间,全场炸锅了!

本部小说来自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