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5章 诈金花

第25章 诈金花


                寝室内,毕云涛几人狂笑着坐好,随后冷静下来,冷眼看着乐天说道:

“你先把兜里的钱掏出来我看看。”

乐天一掏兜,拿出来的只是一些零钱,全场再次笑开了花,其中一个跟班叫嚣说道:

“唉我说,你怎么张口就来了?就你兜里这点散碎银子,够资格坐在这里吗?”

乐天也不着急,把手中的钱放回兜里,淡然的说道:

“有赌不为输,我虽然身上没钱,但你们也没玩钱的不是吗?这里有账本,我帮着钱恒泽继续玩,是你怕我输了赖账,还是你们不敢玩啊?”

乐天的这番话回敬了毕云涛等人的嘲讽,话落全场安静下来,气氛有些诡异,特别是毕云涛这一班人马,他们本来就瞧不起乐天,如今又被他讽刺,这给几人气的。

“你行,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。”毕云涛阴沉着脸说道:“那咱就玩把大的,谁输一把就脱一件衣服,等输光了就给我出去裸奔,你敢不敢?”

“敢,有什么不敢的。”乐天还是一脸随意的说道:“说说你们玩的是什么吧。”

毕云涛抱着膀子冷眼看着乐天,其他人面面相视,毕云涛打了一个眼色,一个跟班开始解释:

“这种牌局在东北叫做诈金花,豹子最大,同花顺,清一色,顺子,对子,然后是拼点最大,懂没?”

乐天当然懂,不过他要教训毕云涛几人,自然不能把本事亮出来,装出小白的样子问道:

“你的意思是,豹子是最大的是吧。”

“没错。”解释的跟班说完,看见毕云涛的眼神,随手拿过烟盒掏出一根递给乐天,同时掩饰的说道:

“但是诈金花还有个规矩,豹子碰见最小的235混搭牌,豹子输,也就是最小赢最大。”

乐天拿着加了作料的烟看了看,刚要点上突然转移话题说道:

“你这意思豹子不是最大的?”

毕云涛几人的眼神都落在这跟烟上,结果乐天突然这么一晃,让他们几个差点没喷出来。

解释的人好阵皱眉,“是这意思,但碰见的几率很小,我一辈子就没见过,了解了就开始吧,来,我先把烟给你点上。”

跟着乐天过来的几个同学,都知道这烟有问题,在刚刚乐天晃点毕云涛一伙人的时候,他们也看出来这帮人的眼神不对,此时对乐天更是百般确信。

此时毕云涛跟班小弟在此要给乐天点烟,同寝室的几个人精神都绷到极点,他们真像当场揭穿。

可结果哪知道,乐天把烟往耳朵上一夹,说道:“刚才抽了,味有点怪还真不习惯,这根我等会再抽,先玩牌吧。”

点烟的跟班看了毕云涛一眼,打算听他命令,不过毕云涛毕竟是京城的顽主四少之一,盯着乐天心里开始算计,“这小子穷鬼一个,能察觉烟里面的作料吗?应该不能,他应该是抽烟了,不然不能这么大头,嗯,没错!”

心里有了算计,毕云涛一挥手说:“发牌发牌,少磨叽能多玩几把。”

得到认可,发牌的小弟开始洗牌,乐天的眼神一直落在扑克上,当洗牌结束,发牌的小弟把扑克递过来说道:

“切牌。”

乐天仔细回忆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,回想起刚刚看见的所有瞬间,随手拿下上面的几张牌放在一边。

“底钱100,记账。”

身边的一个人开始记账,牌分发三轮,每人三张扑克,毕云涛一方每个人都看了一眼自己的牌,而其他看热闹的人都好奇的想知道乐天的牌,可是乐天不打算看,毕竟自己什么牌什么花色他最清楚不过。

“我押100。”乐天说出自己的押注。

毕云涛冷笑一声,说:“懂不懂怎么玩,没轮到你说话知道不?”

的确,诈金花的玩法,是从发牌的庄家开始,下家开始说话,轮到谁谁押钱。

庄家下面的人本来要弃牌的,可是见乐天没看牌,好奇的问道:

“怎么你不看牌。”

“不可以吗?”乐天装出不懂的样子,这给几个人乐得,心里面差点没笑出声来。

毕云涛冷哼一声说道:

“不看牌当然可以,这叫蒙,你押多少,你的下家都是双倍跟注,每轮不能少于上轮押注,懂不懂啊乡巴佬?”

“哦,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。”乐天回应一句,但还是没有看牌的意思,关亮凑在乐天耳边说道:

“蒙的几率赢面很小,保底起见还是看看牌吧。”

“不看。”乐天也小声回应。

毕云涛几人一听这话,都猜测乐天是个比小白还小白的新人,一个个也不废话了,试了一个眼色,庄家下家说道:“那我下注100玩玩。”

话落,毕云涛抬手一巴掌打在说话跟班脑袋上,“丢不丢脸,穷鬼押注一百,你也跟穷鬼学?”

被打的跟班小弟好一阵汗颜,关键是他的牌真不好,但毕云涛都发话了,他只好硬着头皮说道:“那就1000。”

“对吗!”毕云涛再次指桑骂槐的说道:“这一晚上哪一把押注少于1千了,穷小子,扛得住吗?输钱是小事,脱光了跑操场可就丢人丢大了。”

乐天一耸肩说道:“我向来运气很好,我相信我的运气。”

毕云涛嘴角一撇,再次露出嘲笑的意思,“行,轮到你了,他押注1千,你蒙可以押注500,我们也不欺负你这个穷鬼。”

乐天明知道自己稳赢了,也不激进,秉承着细水长流的心态,说道:“那我就押注500。”

毕云涛几人把乐天的穷酸相看在眼里,一个个心里都是好阵鄙视,原本几个牌不好的人,本来是打算弃牌的,可结果第一轮全部跟注,牌局上一共是5个人,这下一轮过后加上底钱正好是5千。

5个人上牌,乐天的上家直接弃牌不跟了,牌太烂没办法。

毕云涛冷眼看着乐天嘲讽道:

“穷小子还不看牌啊?不看就押注,轮到你了。”

“不看。”说完这话,乐天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,在外人看来就是毕云涛的冷嘲热讽把他惹生气了,“这把我押5千。”

乐天话落,所有人目瞪口呆,就连记账的忘了记录工作。

关亮石大山见状吓得,以为乐天也中了迷药,差一点就过来拉着乐天要离开。

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毕云涛,他突然大笑道:“哈哈,行,越来越好玩了,乡巴佬都跟注5千了,你们瞅啥呢?”

在毕云涛心里,他对乐天作为有自己的解释,乐天抽了加作料的烟,加上自己的冷嘲热讽,这明显是中了激将法,这才第一轮不着急,估计再等一会乐天就任凭他们几个摆布了。

乐天的作为,让其余几个牌不好的人都不想走了,一个个都押注1万,直到结束,底钱累计是4万块。

这一把玩得这么大,之前跟钱恒泽玩得时候都少见,一轮结束几个人也开始犯憷,每个人都再三打量手中的牌,一个个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,面面相视的对望,直到毕云涛发话说道:

“牌不好就撤,别怪涛哥没提醒,这把涛哥的牌很大。”

几个跟班一听就懂了,纷纷弃牌打算让涛哥赢钱。

可牌局上还剩下一个小白乐天,所有人都目光炯炯的看着他,乐天继续装小白,露出不服气的表情说道:

“既然就剩下咱两家了,那就干脆点,我这把押1万。”

“嚯!又翻了一倍。”瞬间全场议论纷纷,一个个围观的人都小声嘀咕起来,涛哥的一个小弟伸手就要看牌乐天的牌,嘴上还喃喃道:“你都没看就敢押的这么狠?”

“干嘛?”乐天一把按在他的手上,“还带别人帮着看的?你要通风报信怎么滴?”

“行,我不看,你一个蒙的装什么大头。”跟班嘲讽一句看向毕云涛,说道:“涛哥,我们支持你。”

乐天身后的关亮这个无语,低头俯在乐天耳边说道:“你不看牌就敢玩这么大?”

乐天嘴角微微一撇,说道:“我说了,我运气向来很好,告诉你,我从小到大真没输过。”

乐天这真不是吹,他是神偷门弟子,眼力手法练到了出神入化,只要他想,没有他得不到的牌,更何况这把他明知道自己稳赢,至于跟毕云涛几人留情面吗?

不过乐天这话也刺激了毕云涛,在京城顽主面前,说自己没输过,这是不折不扣的挑衅。

“牛皮真是让你吹上天了,行,跟注2万,我再加1万,开你!”

毕云涛说完,整个场面瞬间提升到了,上一把底钱就4万了,这一轮过后,直接飙升到8万,钱恒泽输的钱,领头算是回来了。

“开牌开牌。”一帮人跟着起哄,要看乐天到底是什么牌。

乐天满不在意的一摊手,说道:“不先看看你是什么牌?”

毕云涛也不含糊,直接掀开自己的牌,对加3,这牌也算是不小了。

乐天的室友和针灸班的几个人顿时屏住了呼吸,一个个都看着乐天,等待着他掀开牌。

乐天还是没动,看着一旁的人说道:“你不是想看我的牌吗?你掀开吧。”

毕云涛的小弟一听嘴角一撇,“我倒要看看你蒙的是什么烂牌。”

话落,他伸手掀开乐天的牌,下一秒,全场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看着乐天的牌张目结舌起来。

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