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4章 被人下药了

第24章 被人下药了


                扫视全场一眼,毕云涛几人虽然脸上没表露什么,但看他们的眼神中有明显的嘲讽意思,这感觉就跟上位者看傻-b似的。

乐天定了定神,大致也猜出点眉头,拉了拉钱恒泽说:

“唉,你的烟给我抽一口呗。”

钱恒泽神智不清谁都不惯着,说话的语气也不好听。

“抽我的干什么,想尝尝就拿一根。”

他说话的时候就要伸手拿烟盒,可毕云涛的一个跟班当场就不干了,一把按住钱恒泽的手说道:

“唉我说哥们,涛哥的烟是谁都能抽的吗?他什么玩意啊?”

钱恒泽也没惯着他,一甩手打飞这人的拉扯,叫嚣道:“谁tm跟你哥们,抽你一根烟要你命了?以后说话跟我主意点啊!”

钱恒泽的神智迷失到了一定程度,现在是谁的面子都不给,一旁的毕云涛也看出来了,但这烟是他的,里面加了什么作料他自然清楚,眼看着钱恒泽拿出一根递给乐天,他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白,但最终也没出声阻拦。

毕云涛的眼神变化都尽在乐天眼里,他拿着烟没有点燃,在鼻子上扫了一下闻了闻烟味,随即夹在耳朵上继续看牌局。

双方开了牌,钱恒泽一个小对,对方应了钱,全场再次叫嚣起来,各种嬉笑吵闹。

一旁的关亮实在看不下去了,把手中的笔往桌子上一拍,“你钱多你流弊,我不管了。”

记账的关亮撂挑子走人,一旁的石大山也见劝不动钱恒泽,一甩膀子也说要走,这下整个屋子里只剩下看热闹的人和毕云涛一伙人。

“滚滚滚,跟一帮女人似的,玩个牌哔哔个屁。”

关亮还没走到门口,就听见钱恒泽蹦出这么一句,这给关亮气的,摔门直接走了,石大山也是无奈的摇头感慨,跟着关亮离开了这个寝室。

乐天把一切看在眼里,虽然现在还没有证据,但他要确定一些事才好下结论。

急忙追着两人出了寝室,显然钱恒泽的态度把两人气坏了,走在走廊里关亮就开骂,“要不看在你是同学,老子才不会浪费口水,输了活该。”

“就是,这种人不知好歹。”石大山在一旁帮腔。

乐天回头看了一眼玩牌的寝室,今天的这个局玩的这么大,这里面的事肯定不简单。

也不多想,急忙追上两人,进入自己的寝室后,关亮和石大山还在气头上,直接上床就要睡觉。

乐天连忙关上房门问道:

“大山关亮,问你们个事,今天玩牌之前或者玩牌刚开始的时候,钱恒泽不这样吧?”

“嗯。”

关亮翻身一蒙被子,打算睡觉不再理会这事。

石大山坐在床上一边脱鞋一边说道:

“玩牌之前钱恒泽就说了,他怕对方给他下套,要早知道他是这脾气,我们才不搭理他呢。”

“睡觉睡觉,输的又不是你们的钱,跟他犯不着。”关亮在一旁说。

乐天眉头一皱,在两人都躺下的时候这才说道:

“怕对方给他下套,结果还是落入套里了,你俩就没发现?”

石大山和光亮都从床上坐了起来,直勾勾的看着乐天异口同声的问:

“发现什么?”

乐天说:“钱恒泽的瞳孔涣散,双颊潮红,这是失心疯的前兆。”

“不就是输钱输疯了吗?”关亮说完仰躺在床上,不打算继续听了。

“不!”乐天坚决的说道:“是中了迷药,证据我都拿回来了。”

瞬间,整个寝室里的人都坐直身体,直勾勾的看着乐天,只见他从耳朵上拿下一根烟,石大山以为他要抽,急忙翻兜就要找打火机。

乐天没有点烟的意思,拿着手中的香烟说道:

“我进屋的时候就觉得不对,刚才我特意的闻了闻,的确是这烟的毛病,过来看看。”

寝室内的人一股脑的冲下床,全部聚在乐天身边,乐天把烟丝揉出来倒在手掌中,从一些烟叶子中挑出一点不太一样的,展示给众人看,说道:

“就是这个东西。”

“这就是迷药?”石大山好奇的接过来看了看,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“不知道,但肯定不是好东西。”乐天把烟丝跟非烟叶分开,一根烟中只有零星的一点,计量很小。

室友们都没见过这东西,大家都好奇的看了起来,关亮试探的问:“能知道他的作用吗?”

乐天想了想说道:“能,找一个矿泉水瓶,有锡纸没有?”

室友们开始翻找,口香糖包装,矿泉水瓶都准备好以后,乐天拿过打火机,把非烟叶物质放在锡纸上,用打火机烤,当冒出烟之后,同学们下意识捂住鼻腔。

乐天再把非烟叶物质倒入矿泉水瓶中,再融合水之后,居然让水质变成淡淡的青色。

“怎么样,知道是什么东西吗?”室友们一阵追问。

乐天拿着矿泉水瓶晃悠了一下,说道:“的确如此,具体是什么我真不知道,没见过这种药材,但唯一确定的是,这东西有制幻效果,今天钱恒泽抽了几根了?”

“呃……六七根吧。”石大山掐指算了算说道。

“坏了。”乐天皱眉喃喃道:“这东西抽一根都是危害,连续抽了六七根,这不明显是要把人往死里整嘛!”

“这咋整?”石大山追问。

就在这时,寝室们打开,其他的几个室友纷纷进屋,其中一个喃喃絮叨着:“疯了疯了,你们不知道刚才这一把,钱恒泽一把烂牌押注输了十多万。”

一听这话,整个寝室的脸色都变了,室友说道:“要不咱报警吧!”

“不能报警。”关键时刻,关亮想的还挺多,他解释说道:“军营里赌博相当恶劣,如果传出去对学校声誉不好,所以不能报警。”

“哪怎么办?”

乐天思考再三后说道:

“哥几个信不信的过我?”

寝室几个人都不明白乐天为什么这么说,石大山接话问道:“你有解毒办法?”

“没有。”乐天说:“军营里什么都没有,钱恒泽现在中毒太深,如果继续下去,我怕他会烧坏脑子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石大山追问。

“拉住他,我帮他赌,把输的钱都赢回来。”乐天自信的说。

刚刚进屋的几个人凑了过来,不明所以的问:“怎么了?听你的话像是钱恒泽中毒了呢?”

“没错!”乐天说话的时候,把剩余的非烟叶物质一推,让他们几个看见。

在这几个人中,有个人见过这东西,当场吐口而出,“我去,大麻!”

其他人一怔,目光炯炯的看着说话的人,他脸上有点不好意思,解释说道:“我没碰过这东西,可我见过,以前身边不少朋友都呼这东西。”

“你确定是大麻?”关亮质问。

“非常确定,这东西我见过肯定不能忘,你们哪弄的?”

“在这根烟里发现的。”石大山说。

“没错,呼大麻就是夹在烟里,难怪,我说钱恒泽怎么跟疯了似的。”

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后,一帮人也知道事态的严重性,问题又回来了,知道了怎么解决呢?

乐天确定想法后不再纠结,毅然决然的说道:

“同学们,这事不能坐视不管,你们帮我也好,不帮我也好,我必须去阻止钱恒泽。”

说完乐天直接转身就走,其他室友见状也没怂,紧跟乐天身后出了寝室。

路上乐天说道:“一会我帮着钱恒泽玩牌,你们负责拉着他,别让他捣乱。”

“了解。”

门打开,以乐天为首,一帮人浩浩荡荡的进屋,顿时引起屋内所有人观看。

“擦,我以为查寝的呢!继续继续。”毕云涛一干人咋呼一句后,就要继续牌局。

乐天等人走了过来,石大山和关亮直接架着钱恒泽把他拉开,钱恒泽当场就炸了,吵吵把火的就要挣扎。“干什么你们作死啊?”

钱恒泽完全没了神智,迷迷糊糊间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嘛,挣扎的比较厉害,差点没动手打人。

对面的毕云涛几人见状纷纷站起来,一个个怒目对质,叫嚣声此起彼伏。

局面当场失控,乐天一把搂住挣扎的钱恒泽的脖子,贴在他耳边用很小声说道:

“哥们,你今天点背,我帮你玩。”

让全场没想到的是,乐天说完这句话后,钱恒泽居然放弃了挣扎,还下意识的点了点头,随后很听话的被两人架到一边。

其实就在刚刚的一瞬间,乐天用针灸针扎在了钱恒泽后脑的风池穴上,虽然不能让他清醒,但让他安静还是可以的。

乐天冷傲的转头看向毕云涛等人,毕云涛冷哼一声说道:

“小子,你要跟我们玩,知道我们的赌注多大吗?你玩得起吗?”

一旁跟班帮腔,“就是,就凭你这副穷酸相,你一个月的零花钱够我们玩一把的吗?”

“不玩怎么知道够不够。”乐天满不在乎的坐下,拿起账本看了一眼,“哟,钱恒泽都输了58万了嘿,真行,你们这真是要把人往死里整啊!”

“你什么意思,我告诉你说话小心点,饭可以乱吃,话可不能乱说。”毕云涛叫嚣。

乐天一脸无所谓的表情,一耸肩说道:“继续,输多少照赔,只要你们能玩得起就行。”

狂,乐天的话是真狂,别说现在钱恒泽输的58万,就是5千8乐天都没有啊,他居然敢说出这番话,当场就把毕云涛几人说笑了。

小说首发本书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