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1章 你欠我个人情

第31章 你欠我个人情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的话说的可谓相当大气,全场所有医生都露出极为不屑的神色,不过有人愿意承担责任,他们也不好说什么,不就是配合找出病因嘛,尽力就好,反正治好了治不好都跟他们这些医生没关系。

“这你放心,我们医院会全力辅助你的。”林茂盛看着乐天说。

随即扫视一圈,发现其他医生都对乐天不屑一顾,在心里无奈的感叹一声,说道:

“既然没人应这个活,那我就负责这个患者吧!希望咱俩合作愉快。”

林茂盛说完伸出手,乐天不懂里面的道道,下意识与林茂盛握了握手,但这一幕把全场其他人吓的怔住了。

医院里有个规矩,哪个医生的负责哪个患者,其中有主治和辅助之分,之前乐天说自己主治,所有医生不屑一顾,因为乐天根本没有主治的资格。

但林茂盛接下来的意思很明显,他相信乐天可以,也愿意成为乐天的助手,并且会全力帮助乐天找到病因。

别看说的很简单,但这里面可蕴含了医院和医生之间的厉害关系。

先说医院关系,乐天之前就表明了自己不是医院的医生,希望他是主治医生,也就是说处方权不是他们医院,治好了患者跟他们医院没关系,期间病人花多少钱看病,医院都赚不到。

再说医生之间的关系,病患上了手术台,主治医生可是主刀大夫,这里面除了利益纠纷,可就是名誉问题,让林茂盛打下手成为助理,这位医生的地位最次不得事全世界顶级医生,可林茂盛辅助的人是乐天,一个不知根不知底的年轻人,这谁听见不震惊?

“好了,第一次会诊结束,大家个忙个的去吧!”林茂盛扫视全场说道。

但说完良久,在座的医生没有一个人离开,大家还愣在原地没有动,一个个都目光炯炯的看着乐天。

林茂盛对这种反应都见怪不怪了,说道:“老刘啊,你不是10点有个手术嘛,都9点半了,不去准备一下吗?”

“哦!”乐天对面的医生反应过来,起身就走,这下其他医生也反应过来,一个个都起身告辞,但他们都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,小声低语讨论着乐天是谁的话题。

硕大的会议室内只剩下林茂盛和乐天两人,林茂盛摘下金丝边眼镜揉了揉鼻梁骨,乐天站起来恭敬的说道:

“林院长,如果没什么事,我回抢救室了。”

“你先别着急。”林茂盛叫住乐天说道:“跟我去办公室坐一会,患者要转到加护病房,我要跟你说一下病人情况。”

林茂盛起身,乐天跟在他身后走出会议室,在这一层走了几步后直接来到林茂盛的办公室。

这间办公室光鲜亮丽,跟楚教授的办公室大不相同,唯一要说的就是墙壁旁边的书架,上面摆满了医学书籍。

乐天走到书架前看了几眼,林茂盛站在乐天身边问道:

“我一直就想问你,你学的只是针灸吗?中医方剂什么的有涉及吗?”

“有。”乐天随口回答:“但对于这个病症,我没法对症下药。”

“哦,那就好。”林茂盛走到书架前拿出一本书递给乐天说道:“目前对心内科来讲,这本书是最权威的,你可以拿回去看一眼。”

乐天接过厚重的心内书随手翻开,密密麻麻的字对心脏病讲的很透彻。

林茂盛继续说道:

“赵文瑄的病症虽然不能确诊,但以我从医多年的经验来判断,她的病症应该属于全世界很罕见的案例之一,具体是那种心脏病,还要等其他检验报告才能断定。”

“了解。”

乐天一边看一边坐下,林茂盛清了清嗓子说道:

“这书你可以拿回去看,有个东西我得给你说清楚。”

乐天放下书看着林茂盛,而林茂盛却露出一脸的难色,低下头打开抽屉,拿出一沓纸一边写一遍说:

“你应该知道,我虽然是院长但医院不是我个人的,患者的治疗费用我能免则免,但住院费等杂费,我需要给你开个证明。”

乐天面露难色,问道:“很多钱吗?”

林茂盛突然笑了笑,这种笑容就好像是看见猎物落进陷阱,猎人忍不住的在坏笑一般。

他写完后递给乐天说道:

“我想说的是,这些费用我也可以给你全免,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乐天猜到了,拿着证明看了一眼,大致内容是部分费用减免,还有其他费用全部由林茂盛代付。

“林院长,您有话直说吧。”

林茂盛笑了笑,“乐天呢,我发现你穿着我们医院的制服真挺合适,你知道我求才若渴,虽然在学校里我让步了,但我还是希望,你以后毕业的话,能优先考虑我们医院。”

林茂盛不愧是老狐狸,就用这么一件事拴住乐天,让乐天欠他一个人情,从而达到招揽的目的。

乐天还没回答,林茂盛急忙说道:“你可别误会啊,我可不是拿这个威胁你,毕竟看见好苗子我是真不忍心撒手,但我还是希望你以后的发展能更广阔,针灸系太限制你了,考虑一下转系学习中西医结合吧!”

“谢谢林院长,我一定会考虑的。”乐天把证明对折塞进兜里。

林茂盛也不强迫,他所采用的态度是引导,只要有契机不怕乐天不上道。

起身拍着乐天肩膀说道:“走,去看看患者,唉乐天,你说要不要通知病人家属,我还真想跟他家里人讨论一下这个家族病,好好研究一下。”

乐天说道:“要不等确诊了再通知吧,现在通知怕有些早。”

两人一边往外走一边聊着天,直到回到加护病房,实习护士正在给赵文瑄打针,见林院长跟一个不认识的医生走了进来,她下意识恭敬行礼,随即退到一边站着。

林茂盛拿起床架上的病例单看了一下,“感觉身体怎么样?”

赵文瑄噘着嘴瞪了乐天一眼,说道:“其实平常不发病的时候感觉不到什么。”

“心脏病患者大致都这样,不犯病跟没事人似的,可一犯病就能要命。”林茂盛把病例递给乐天,随后继续询问道:

“能跟我说说你的家族病史吗?”

赵文瑄回忆了片刻后说道:“我母亲有这种病,18岁以前不犯病,可后来身体越来越差,听我父亲说,开始的时候不影响日常生活,可日子久了,病情越来越严重,只要一运动就犯病,哪怕是后来卧床不起都会频繁发病。”

“你母亲去世的时候是年龄多大?”林茂盛问。

“26岁。”

“生你之后的几年?”

“一年!”

林茂盛皱眉看向乐天问道:“有什么想法?”

乐天说:“我觉得这种情况下,患者不应该受孕,我觉得怀孕只能加重病情,瑄儿,是不是生了你之后,你母亲就不能下床了?”

“是。”

林茂盛看着乐天说道:“看来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的多啊!”

乐天也感慨的说道:“也幸亏是在你家,这要是换做任何一个患者,你都见不到太阳你母亲就死了。”

林茂盛也对乐天的话确信不疑,但赵文瑄却不敢了,当场反驳说道:“难道快要死的人就没有爱的权利了吗?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乐天连忙解释。

“不是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。”赵文瑄追问道:“我父亲说了,当初谁都知道要了我会加重母亲的病情,可我母亲还是坚决的生下我,不还是因为爱情吗!”

“别激动,千万别生气啊。”林茂盛急忙劝慰,“你说的都对,生命跟爱情比起来算个屁啊,乐天,快道歉。”

“我错了。”乐天没招了,只好低头认错。

赵文瑄真的生气了,躺在床上用被子挡住脑袋,不在搭理乐天了。

林茂盛笑了笑,“年轻人的事自己解决,别惹她生气啊,我出去了。”

林茂盛带着实习护士离开病房,场面有些尴尬,乐天想解释,可赵文瑄蒙着脑袋不搭理他,乐天也不自找没趣,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开始看书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期间护士进来换了两次药,每次乐天都在看书,完全不搭理患者,这让实习护士这个汗颜,心里琢磨哪有这种监护医生的?

乐天一看书就入迷,完全忘记了时间,直到过了中午12点,最后赵文瑄忍不住了,她掀开被子撅着嘴说道:

“乐天,我饿了。”

“哦,马上,稍等我一会。”

见乐天还在看书,赵文瑄这个气啊,娇嗔道:“一点了,我快饿死了。”

乐天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这才反应过来,不好意思的放下书问道:“瑄儿你想吃点什么?”

赵文瑄显然还在生气状态,一撅嘴说道:“不知道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“呃。”这下乐天不会办了,“那你坐会,我出去看看买点啥吃的回来。”

乐天走出房间,赵文瑄对着门口喃喃道:“你个木鱼脑袋!”

……

医院很忙,实习护士张云芳忙活了一上午,直到中午才倒出时间去吃饭,走进医院食堂,点了饭菜坐在椅子上,双目有些迷离的回忆着今天乐天治病救人的全过程。

思考间,张云芳的视线中乐天走进食堂,张云芳完全下意识的脱口而出:“他真帅!”

可随即反应过来,见乐天真的走了进来,张云芳连忙收起心思几快速向着乐天走去。

本文来自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