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8章 校花赵文瑄

第18章 校花赵文瑄


                被突然这么问,女人有点发懵,下意识的脱口而出,“一个啊,谁出门带两个钻石戒指。”

刘文静从包里拿出东西,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所有人都看见了这枚闪耀的钻石戒指,全场瞬间安静,鸦雀无声。

女人的脸色由青变白,再由白变红,支支吾吾的说:

“这,这……这是我另一枚戒指。”

女人不傻,她当然知道严重性,当场矢口否认。

可此话一出口全场哑然失笑,刚刚她还说就带了一个钻石戒指出门,现在好了,包里又找到一枚钻石戒指,这怎么解释,且不说这枚戒指是不是她丢的那个,就说眼前的这个事件,已经转变成这女人故意找茬。

“喂,装,继续装!”附近的食客们开始起哄挑衅,刚刚女人不可一世的态度,此刻也全部回敬给她。

女人面色依然在变化,她也知道事情闹大了,掩也掩不住,索性小脾气一甩,继续摆出傲娇的态度,说道:

“好啦好啦,不就是一枚戒指嘛,找到就找到呗。”

女人说话间就要伸手抢钻石戒指,可刘文静一躲,拿着戒指的手没有让女人抢到。

“现在可不是丢不丢戒指这么简单,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,对于虚假报警、谎报警情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,可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,情节轻的也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。”

“碰”

刘文静把戒指往桌子上一拍,用冷厉的目光说道:“你的情节相当恶劣严重,带走。”

附近的警察也都凑了过来,看见了钻戒就在这里也都不惯着她,直接上了手铐,一个个果决就要把女人带走。

“干什么,我不知道,我真不知道,同志,刚刚真的不再包里。”女人急忙反抗,可为时已晚,任她说什么也不好使,谁让她刚才飞扬跋扈来着。

警察们拉着女人就往外走,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,可就在女人就要被拉出去的时候,乐天再次站了出来,说道:

“等等。”

所有人停止动作看向乐天,只见乐天淡然的说道:

“她还没道歉呢。”

刘文静想起了什么,走到女人面前说道:

“没错,你还没道歉呢。”

女人现在肠子都悔青了,委屈的流着眼泪,“对不起,对不起各位,刚刚是我不对,对不起。”

刚刚就是这个女人,在这里表现出了不可一世,可此时,她所有的骄傲都失去了,有的也满是委屈,虽然她还想辩解,可事实胜于雄辩,戒指的确是在她的包里找到的,解释无用。

就在警察再次要离开的时候,乐天再次上前说道:

“警察同志,她已经认错了,要不这事就算了吧,给他个教训就行,也许她真的忘了戒指放包里也说不定。”

“是是是,我的确忘了,警察同志,我的确知道错了。”女人继续求饶。

“嘿,你刚才不是挺生(猛)吗?这会怎么就怂了?”围观群众跟着唏嘘抬杠。

“警察同志,我真的知道错了,以后我再也不敢了。”女人没有理会周围,继续求饶试图让警察放过他。

警察们有些为难,依法办事这个女人的确是要被带回去的,况且她的确可恨,只不过明眼的警察都知道,这件事不简单,从监控中看见,这戒指的确是丢了,也的确不是这女人藏起来诬陷的。

之所以大家都厌恶她,那是因为没人喜欢她的作风,这才不惯着她,也就是她现在懵了,但如果她反应过来,再做再闹事可就不好办了。

乐天也看出警察的难处,眼睛一转想出一个办法,上前看着女人说道:

“这个世界上吧,都是爹妈生爹妈养的,谁也不比谁高贵,谁也不比谁低贱,以后做人做事留点情,指不定哪天你倒霉的时候,伸手帮衬你的人就是你的仇人。”

乐天说完这句话,女人终于低下了她高贵的头颅,而乐天看向几个警察同志说道:

“各位警察叔叔,她也认错了,也知道自己不对,能不拘留就别拘留了,网开一面给她一个机会,各位看行不?”

乐天的以怨报德化解了针锋相对的气氛,全场食客也都安静站在一边不再抬杠了。

警察面面相视,最后,还是哪个老刑侦说道:

“既然群众都为你求情,下不为例,走吧。”

老刑侦拿出手铐钥匙给女人打开,女人连忙道谢后离开肯德基,哪知道就在这时,门口突然停了几辆政府车,女人站在肯德基门口看着来车,众人猜测这是女人叫来的后台,

“嘿,要出事,这女人的姘头来了嘿!”

食客们再次紧张起来,一个个聚在窗口大声都不敢喘,有的拿出手机开始录像,打算记录后续会发生什么样的事。

幸好,女人拦下了车内走出来的人,把几个满肚肥肠的家伙又拉回车里,没过几分钟,这些车开走了,食客们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老刑侦也是同样松了一口气,这几辆车里来的人他一眼就看出来历,这要是刚才女人的脾气,等这些人进来这事可就不好办了。

幸好乐天以德报怨,让女人悔悟,及时化解了后面危机,他们这才省了麻烦。

大部分人早就吃完了,有的人看热闹没走,有的人留下就是要对着干,这会也没他们什么事了,一个个都该干嘛干嘛去了。

事情结束,警察们各自回去执勤,刘文静没急着走,而是拉着乐天再次坐回椅子上,只是她看曾温柔的眼神多出了一丝戒备。

“乐天,上学还顺利吧?对了,曾温柔是吧,你是哪个学校的?”

刘文静聊天的时候,总是能把话题对准曾温柔,各种怪外抹角的套曾温柔的话。

乐天见曾温柔要招架不住了,急忙转移话题说道:

“对了文静姐,温柔姐给我一部手机,记一下电话号码呗。”

刘文静瞬间来了兴趣,两人互相加了电话,居然还加了微信,随后刘文静这才告辞离开。

警花一走,曾温柔瞬间软了,连忙用手扇风,让自己呼吸均匀一些,“吓死我了,你怎么没告诉我,你的恩人是个警察呢?”

“我也是昨天刚知道的。”乐天回答。

“哎呀我去,这一天真刺激。”曾温柔连忙喝了一口可乐说。

乐天莞尔一笑,“我就说你本事不行吧,师姐,收手吧,幸好今天我在这,要不你早晚被抓。”

说话间,乐天手机响了,拿起来看了看,是一条微信,刘文静发来的,“你的这个温柔姐,不要跟她接触太近,这是姐姐的忠告。”

曾温柔把头伸过来看了一眼信息内容,随即露出不满的神色说:

“看不上我,老娘还看不上你呢!切,谁稀罕。”

乐天莞尔,连忙打圆场说道:

“师姐你误会了,文静姐的意思是,他们已经看破你的相了,只是没证据她没说的那么清楚罢了。”

“了,不用解释,我跟你什么身份,她什么身份?”曾温柔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说完拉着乐天走出肯德基。

经过中午这件事,乐天心情松缓不少,与曾温柔分别后回到学校,刚进入寝室就发现气氛极其异常。

关亮,石大山以及钱恒泽都是一副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自己。乐天茫然的上下打量自己,没发现什么不同,问道:

“干嘛这么看着我?怎么了?”

三人还是没动没说话,依然保持直勾勾的眼神盯着乐天,可就当乐天即将要爆发的时候,寝室们突然被打开,校花赵文瑄端着洗脸盆走了进来,而这脸盆中还有一些洗过的衣物,仔细一看,居然全是乐天的衣服。

“你回来了,我等你一中午也没看见你,就把你的脏衣服洗干净。”

“这多不好意思。”乐天急忙过去接过脸盆,而一旁床铺的钱恒泽一下扎进床上,拳头使劲的砸啊,从他含糊不清的声音中,乐天似乎听出了他再说,“为什么!”

有赵文瑄在场,寝室气氛有些尴尬,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干啥了,乐天不好意思的看着美若寒雪的赵文瑄,她微微一笑说道:

“出去聊聊吧,正好我找你有点事要说。”

“哦,行。”

乐天急忙跟在赵文瑄身后走出寝室,门关闭的一刹那,室内传出来各种奇怪的叫声。

乐天脸色有些为难,因为他实在没遇见过这种事,不过赵文瑄像是习以为常了,走在男宿舍走廊里,一路下来引起的撞墙率居然高达200%,直到走出寝室楼,事故发生率这才减少。

漫步在校园里,两人保持着安静的默契,谁都没有先开口,仿佛都在等待对方先开口一样。

可能是赵文瑄等的不耐烦了吧,她率先说道:

“李乐天,你就一点不好奇,我为什么知道你的名字吗?”

“呃。”说实话,李乐天是真不好奇,不就是自己的名字吗,报名处,教导处,校长,哪不能知道啊,不过校花都这么说了,乐天怎么说也得给个面子是吧。

“好奇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赵文瑄微微一笑,甜美的笑容倾国倾城,“我爷爷告诉我的,你知道我爷爷是谁吗?”

看书惘小说首发本书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