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9章 抢救校花

第29章 抢救校花


                “这次她发病比上次严重,主穴分两组,檀中和内关,巨阙和间使。”

乐天说完也不耽误,接连两针飞快扎入,一旁实习护士看见这一幕,吓得捂着嘴好阵惊讶:“他他他,扎的太深了!”

乐天没理会实习护士的反应,继续说道:

“扎的深是因为能疏通淤阻经脉,辅穴扎神门、厥阴俞、心俞。”

同样,乐天是一边说一边行针,落针速度极快,纷纷把针留在赵文瑄身体里,做完这一切后,乐天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,说道:“拿个被单过来。”

实习护士这才反应过来,拿了一个被单递给乐天,乐天打开后盖在赵文瑄身上,最后拿出一根银针,走到赵文瑄面前说道:“急救主要穴位,人中。”

一边说话一边捏住赵文瑄的嘴唇,一针下去扎在人中位置,接着再拿一根针走到脚下,抓起赵文瑄的玉足说道:“能不能醒过来就看这一举了。”

说完,乐天一针扎在足底涌泉穴上,随即,心电图机发出一阵快节奏的声音,可片刻后,节奏变慢变缓,赵文瑄的体征恢复正常。

见情况好转乐天终于松了一口气,退后几步靠在墙上,这才有空擦头上的汗水。

林茂盛和一帮护士们好阵忙活,见赵文瑄的心率真的得到缓解,所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让护士们照顾赵文瑄,林茂盛凑到乐天身边说道:

“你有能力救他,可为什么还要找我?”

乐天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赵文瑄说道:

“我的办法都是急救或者治标不治本的办法,找你是想查出她的病因。”

林茂盛与乐天并肩站着,同样看着昏迷的赵文瑄问道:“她只是你的同学吗?”

“不是,她是我恩师的孙女,隐士医学世家的嫡系。”乐天回答。

“哦。”这下林茂盛来了兴趣,“难道本家也治不了这个病?”

乐天极其不友善的看着林茂盛,林茂盛连忙尴尬的解释说:

“好,我明白了,病因我这就查,放心,我肯定给你一个答复,不过话说回来,乐天呢,你还是考虑考虑,改学习中西医结合吧!”

说完顿了顿,见乐天没接话,林茂盛继续加了一把火说道:

“你看啊,中医虽然博大精深,但毕竟很多方面都涉及不到,如果真的是某种很少见的心脏病,也只有换心手术能治根,支架搭桥也只能治标,这些能救人的可都是西医,某些急诊处理中医还是差点火候。”

乐天把这些话听在心里,思量再三后说道:“我会考虑的。”

林茂盛也没打算让乐天现在就答应,只要他考虑这就是他的目的,随后也不再强迫,走到赵文瑄身边,查看了实习护士的记录后,拿着资料转头说道:

“乐天啊,你看一会啊,我去开个专家门诊讨论一下,回头给你答复。”

林茂盛要走,乐天连忙道谢,“谢谢林院长的帮忙。”

“瞧你这话说的,多见外。”

林茂盛走了,乐天凑到病床前看着昏迷的赵文瑄,急救室内还剩下两个实习护士,她俩躲在角落中指着乐天这顿叽叽咕咕,大致都是在猜测乐天究竟是谁的话题。

最后,可能是讨论不出一个所以然来,一个胆子大一点的护士凑了过来,用很小的声音提醒道:

“呃,这位医生,已经15分钟了,留在病人身体里的针灸针应该拔下来了。”

“哦,谢谢提醒。”乐天起身掀开白色的被子,赵文瑄退去外衣,里面只剩下贴身衣物,看见这一幕乐天深吸一口气,先把檀中穴的银针拔了出来,两个小护士在一旁打下手,胆子比较大的护士试探的问道:

“医生,您在哪高就啊?”

乐天一边操作一边说道:“我还不是医生是学生,目前在中医药大学上学呢。”

“啊!”这番话让两个护士震惊了,在一旁吓得根本不会动了,显然这两位是根本不信。

乐天拔下第三根针的时候,病床上的赵文瑄眼皮微动了一下,下一秒睁开,正好看见乐天拔下针灸针,她露出微笑刚要说话,却发现身体不对。

因为感觉到了乐天的手碰触到了她的肌肤,赵文瑄的大脑瞬间宕机,随后在心电图机的快速跳动音出现的时候,赵文瑄快速闭上眼睛继续装昏迷。

“咦!怎么了?患者的心跳又不稳定了,这些针不能拔下来吧!”一个小护士急忙查看了一下,见没有问题后,疑惑的看着乐天,打算听他的解释。

乐天也感觉奇怪,把脉发觉脉象很平稳,没有发病的征兆,皱着眉头过去拔下人中的针灸针,赵文瑄眼皮下意识跳动一下,乐天这才知道原来是她醒了。

知道她是害羞了,为了避免尴尬,乐天转头说道:“你们给她拔针吧,我出去交代几句。”

“好的。”护士应了一声,就在乐天转头要走的时候,胆子大的护士急忙追问道:“那个我叫张云芳,你叫什么。”

乐天回头对着她微微一笑,“我叫乐天。”

走出病房,三个同学瞬间围了上来,七嘴八舌的问了一通,乐天简单的说了一下抢救的过程,又聊了一会后,乐天说道:

“林院长答应我说,这段时间帮忙查出她的病根,总之这几天赵文瑄没法出院,我要留下随时观察她的病情,你们先回军营吧!”

三人对视一眼,钱恒泽一下搭在乐天的肩膀上,推搡着他走到一边问道:“你跟我说实话,你是不是喜欢赵文瑄?”

“嗯,这话是怎么说的?”乐天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。

钱恒泽继续说道:“放心,我这人做事很有分寸,既然我认你当兄弟,兄弟妻不能欺的道理我懂,你要是喜欢她我就不跟你争,现在我就要你一句话。”

乐天思考了一下还是说道:“这个吧我不好说,但我唯一能告诉你的是,她跟我有点渊源,如果谁敢做出对她不利的事,我肯定不放过他。”

“了!”钱恒泽松开手转身就走,还故做潇洒的挥了挥手说道:“祝你幸福兄弟!”

石大山和关亮跟乐天寒暄一句后,追着钱恒泽离开了医院,乐天靠在墙边思考起来,自己到底喜不喜欢赵文瑄呢,这一切都不好说。

抢救室病房门打开,张云芳和另一个护士走了出来,张云芳微笑着说道:“我们先去消毒,回头把你的针灸针还给你,对了,她醒了,你可以进去了。”

两个实习护士走了,乐天思量再三还是推门进去,可是刚走进室内顿时看见尴尬的一幕。

赵文瑄正准备起床要找衣服,身上的被子脱离身体,肌肤和贴身衣物全部露在外面,与乐天对视几秒,赵文瑄的脸色瞬间通红无比,反应过来后一把抓起被子挡住身体。

乐天也反应过来,连忙转身说道:“我什么也没看见。”

赵文瑄没有去穿衣服,而是快速钻进被子里,躺在病床上蒙着脑袋,就好像能遮挡尴尬的气氛似的。

“那个,呃,瑄儿啊,我是医生你是患者,你懂我的意思吗?”

乐天语句有些虚,关键这种尴尬的气氛下,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解释说道:

“在医生眼里,只有病患与疾病,是不分男女的,可能,呃,没错,我是看过那啥,也碰过,但我绝对没有非分之想。”

赵文瑄突然把被子掀开,目光炯炯的盯着乐天问:“你碰过了?”

乐天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连忙辩解道:“没有没有,我说是碰到你的肌肤,绝对没碰其他位置。”

赵文瑄脸色又红了,再次把头埋在被子里,隐隐的还发出小女孩娇羞的悔恨声音。

乐天听见这个声音,心里这个荡漾啊,但还是硬着头皮连番道歉:“对不起,我真不是故意的,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了。”

赵文瑄躲在被子里面良久,最后掀开被子看着天花板问道:

“乐天,你知道华夏最早的中医外科大夫是谁吗?”

乐天想也不想的说道:“华佗啊!麻佛散的出现,不就是为了开刀动手术吗,像是给关羽刮骨疗毒等等,不都是中医外科嘛,你为什么这么问?”

也是,这些医学典故只要是学医的人都知道,只是乐天很不理解,赵文瑄为什么这么问。

赵文瑄转过头,面带羞涩的说道:

“是华佗没错,东汉末年许昌有个大户人家,其女长相可谓倾国倾城,却因在年芳十八得了一种怪病,群医束手无策,正巧华佗途径许昌,召见为此女诊病。”

赵文瑄说到这脸色已经恢复正常,继续说道:

“当时华佗诊断为体内血崩,就是现在的所谓的急性阑尾炎,需要开刀切除,当时大户人家为了救女儿,在封建社会允许华佗为女儿开刀,术后女子恢复健康,但这种手术必然会有肌肤之亲,没办法封建社会嘛,大户人家把女儿嫁给了华佗,成为后世的华夫人。”

乐天听闻连忙辩解,“话不能这么说,古代是古代现代是现代,按照你的理论,现在的女人不是都应该嫁给妇科大夫了?”

赵文瑄见乐天反驳,嘟囔着嘴露出不满的表情,可就在她刚要说话反驳的时候,房门打开,实习护士张云芳走了进来,看见乐天说道:

“林院长找你去会议室。”

“这就去。”乐天如蒙大赦,逃也似的离开了抢救室。

看書惘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