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5章 师姐的礼物

第15章 师姐的礼物


                路上,楚教授在前面走着,两人跟在身后,赵文瑄心里还是有些愧疚,拿出身上的面巾纸递给乐天小声说道:

“同学,这个给你。”

乐天接过来微笑致谢,赵文瑄最后小声询问道:

“我叫赵文瑄,你是不是李乐天?”

乐天茫然的看着赵文瑄,“你认识我?”

赵文瑄微微一笑掩饰过去,随后不再说任何话了,乐天能从她的表情中看出什么,赵文瑄肯定认识自己,要不然不能一下说出自己的名字。

跟随楚教授进入一间办公室,这里很宽敞,跟校长室不同,这里有的像书房,又有点像是实验室,还有点医院的感觉,总之这里的布局混搭风很强烈,给人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。

楚教授示意两位坐在沙发上,他拿出一条毛巾丢给乐天,这才说道:

“李乐天,校长跟我说了你的事,我也知道你有些本事,我想问你一件事,你觉得现在的医患关系为什么这么僵?”

乐天一边擦头一边说:“我小时候在山里生活,不懂你说的这些。”

楚教授有些皱眉,不知道怎么引导好了,而这个时候赵文瑄接过话茬说道:

“现在的医患关系闹得很僵,主要是信任的缺失,在百姓眼里,生病看不起,就算钱花了也不一定治好病,在医生眼里,患者太过较真斤斤计较,所以导致医患关系越来越难做,是这个意思吗教授?”

楚教授摇摇头说道:

“一半一半,信任缺失不是因为花了钱治不好病,而是因为医生的不负责,导致医疗事故越来越多,这才是主要因素。”

楚教授说完,赵文瑄点了点头,而楚教授继续说道:

“医生做好了是治病救人,可做不好就成了杀人,我们手握病人的生死,身为医生的责任很重,是不是?”

“是。”两人下意识接话。

“乐天,既然你也同意了,那我问你,你是医生吗?你有行医资格证吗?你对病人的生死能负责吗?”

听楚教授连番质问,乐天微皱眉头试探的问道:

“老师,你的意思是什么,我没听懂。”

楚教授冷厉的说道:

“国家对医生的资格考试是最严格的,知道为什么吗?因为治病救人是人命关天的大事,不能马虎大意,你一个刚刚走出农村的孩子,居然敢在地铁里做那么危险的抢救,万一病人死了,这个责任你承担的起吗?”

乐天有些不情愿,皱眉说道:“我的确没有行医资格证,但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。”

“我没让你见死不救,我的意思是,你可以等救护车来交给医生处理,你要做的就是力所能及的事情。”

“我觉得,我能做到才救,这也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。”

“胡扯。”楚教授被乐天的犟嘴给惹生气了,一拍桌子说道:“你觉得,如果治病救人要是你觉得那么简单,干脆别要医院了,都跑江湖当郎中算了。”

乐天吧想说的话咽了回去,毕竟这位是他以后的指导老师,乐天不想跟他争论太多。

“从今天以后,你要是还想跟着我,就按照我说的做,先去看看书柜里的病例,每个患者病例都给我抄100遍。”楚教授说完起身就走,摔门离开了他的办公室。

乐天有些生气,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,自从学医救人以来第一次被骂,心里怎么能好受。

赵文瑄走到一旁书柜前,抽出病例卷宗看了看,说道:“乐天,你过来看一眼,这里有好多疑难杂症。”

“我不看。”

乐天起身走出办公室,赵文瑄茫然的看着乐天消失,想说什么却愣是没说出口。

回到寝室楼,同学们还没回来,乐天先去了洗漱间,一边清洗一边生着闷气。

……

阶梯教室的走廊里,楚教授找到校长郑建国,怒气冲冲的说道:

“这个乐天太自以为是了,狂妄!”

校长连忙打圆场说道:

“疯子,他是个天才,狂妄一点也是应该的嘛!”

“要不看他是个天才,老夫才不会理会这个不可理喻的小兔崽子呢。”楚教授说。

“哈哈,他惹你生气了,忍忍,您老多费心。”校长急忙安慰。

楚教授气顺过来之后,郑重的说道:

“老郑,乐天的天赋我承认,但如果他继续这么下去,早晚有一天会毁在自己手里,我话撂着,你把他交给我就得按照我的方法管,你不能参和。”

“好好,我不参合,你适当就行,别太为难这孩子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聊了几句后,楚教授也想通了,转头就走,而校长郑建国笑呵呵的看着楚教授离开,心里这个感慨,“哎呀,能把你气成这样,乐天你也是独一份了,把你们一老一小放在一起,爱咋闹咋闹去吧!”

……

见面会散尽,同学们聊着天回到了寝室,一个个还对今天的事讨论不停,话题也都是选拔和校花这两点。

乐天洗干净头发出来的时候,宿舍楼层里不少人出出入入,端着洗漱用品回到寝室,一开门就看见三个室友聚在一起说着什么。

他们三个见乐天回来了,也都来了兴趣,蜂拥围了过来,石大山率先问道:“咋样,当教授助手啥感觉?”

“小子,没看出来啊,你以前还学过中医呢?”关亮说。

乐天挤出围堵把盆放好后,钱恒泽一把拍在乐天肩膀上,郑重其事的说道:

“哥们,兄弟我有件事想拜托你,你以后跟赵文瑄在一起当教授助手,能给我套点她的消息吗?要多少钱你开价。”

“没兴趣。”乐天播开钱恒泽的手,转身继续收拾床铺。

钱恒泽这下不干了,“哎呀我去,装清高是吧,告诉你,这个社会没有什么是钱买不到的,要是不卖,那一定是价钱出的还不够高。”

“切。”

寝室一哄而散,完全不理会钱恒泽不可一世的态度,关亮躺在自己的床上说道:

“你说泡就泡啊,回头赵文瑄跟了别人,我看你还怎么装。”

“这我还真不信。”钱恒泽大义凛然的说道:“我看中的女孩,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,这是什么社会,看钱啊!我是谁,钱恒泽啊,京城顽主四少之一啊!都不是跟你们吹……”

接着,钱恒泽就开始显摆他的家室,他的出身等等,室友几个人听着也就当个乐呵,谁也没认真听,可就在乐天躺在床上的时候,门口有人敲门,石大山跑去开门,曾温柔的声音传来。

“乐天在吗?”

“在。”

石大山让开寝室门口,曾温柔走进寝室看见乐天说道:

“走,找你有事。”

“哦。”

乐天起床下地,与曾温柔离开宿舍,上了车后,曾温柔拿出一部手机递给乐天说道:

“给你的手机,省的找你费劲。”

乐天激动地拿出手机看了看,小米系列智能机,这也是他人生的第一部手机,“谢谢师姐。”

“不用谢,偷的。”曾温柔一边说一边开车。

乐天脸色顿时黑了下来,但看见曾温柔的样子,又感觉不太对,仔细看了看包装盒,偷能这么全?估计一定是她买的,再回想曾温柔曾经的说话习惯,也知道她的脾气,就没继续说这茬,开始专心研究这款手机。

“里面有手机卡,也存了我的电话,有事打给我,话费我给你交,别担心花钱,想省钱可以微信聊天。”

“哦。”乐天一边看一边答应。

“师傅说了,你先忙完这阵,等军训结束后,让你接受掌门传承试炼,师傅也要趁这个时候准备准备。”

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直到车子停在肯德基门前,两人下车,曾温柔说道:“肯德基吃过吗?今天带你尝尝鲜。”

两人进入肯德基,里面不少人在排队,也不着急先找了一个空位,曾温柔教乐天如何使用智能机,还教怎么使用微信,可就在两人了聊得正欢的时候,店内突然传来吵闹的声音,顿时引起所有人观看。

排队的地方,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正在跟人吵架,而她吵骂的人,正是两个打扮比较邋遢的民工,吵架的内容大致是,女人排队好好的民工插队,这是导火索。

随后这个女人不依不饶,说民工身上的臭味太浓了,影响了食欲,并且弄脏了她的衣服,要求两个民工滚出去。

两个民工也比较委屈,他们唯唯诺诺的各种道歉,一看就是老实人,其中一个民工好一阵解释:

他们工地中一个工友得孩子病了,大家凑钱想让孩子吃顿好的,就过来给孩子买肯德基,买了就走,绝对不留下影响大家。

但这女人就是不依不饶,这也引起众怒了,不少食客对这种女人都没有好感,一个个都开始指责女人霸道蛮不讲理。

这女人在众怒之下还是各种咋呼,扬言要举报卫生局,食品监督局等等,各种夸张的说辞,威胁让肯德基店长把两个民工赶出去。

店长知道这女人说的头头是道,也知道她一定是从事这方面的工作,为了躲避麻烦,只好硬着头皮让民工离开。

一旁的乐天跟曾温柔从头看到尾,直到事态发展到这个地步,曾温柔愤怒的站起来,乐天急忙一把拉住曾温柔说:

“教训一下就好,别过份。”

本书源自看书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