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2章 赵文瑄的病

第22章 赵文瑄的病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背着赵文瑄寻找医务室,关亮跟在一旁问道:

“乐天,她不是真有病吧?”

“没看见她满头大汗的吗?”乐天反问。

“看见了。”身边三人早就发现了,赵文瑄出的汗比任何人都多。

乐天再次说道:“她脉象沉、数,脸色苍白,汗如雨下,这是脱力脱水的表现,再加上她有心脏病,应该是犯病了。”

“我去,心脏病,严重不?”钱恒泽急忙问。

“她的心脏病是很罕见的一种怪病,非常严重,没经过确诊之前我也不知道是哪种心脏病。”乐天回答。

“哪你是咋知道的?”石大山问。

“你要是学过医你也知道。”乐天说。

这下三人想起乐天在课堂上的表现,对乐天的话深信不疑,不过钱恒泽比较惋惜的看着赵文瑄,喃喃道:

“这么年轻就得心脏病,可惜了。”

随着指示牌寻找,乐天一行人很快的找到了医务室。

“咣当”

钱恒泽一脚踹开门,石大山和关亮辅助乐天把赵文瑄背着进来。

医务室的军医被吓了一跳,急忙走过来问:

“怎么中暑了?”

“帮着搭把手。”乐天几人合力把赵文瑄放在病床上,军医刚要检查,乐天一把抢过医生脖子上的听诊器,直接带上听赵文瑄的心率。

“唉你这个同学怎么回事?”军医有些不高兴,但看见乐天的行为,他撇嘴嘲笑道:

“不就是中暑嘛,大惊小怪。”

军医絮叨一句后走到一旁倒一杯凉水,可这个时候,乐天再次追问道:

“医生,心电图能用吗?”

军医看了一眼落满灰尘的心电图机,一耸肩说道:“老古董几年没用了,估计早就坏了。”

乐天心急如焚,在医务室内连忙寻找,军医这个无语,端着水过来说道:

“哎我说你们几个,中暑有中暑的办法,你们瞎忙活什么呢?”

“她不是中暑,是犯了心脏病了。”关亮辩解道。

军医吓了一跳,急忙翻开赵文瑄的眼皮,做了视角光线反射,又摸了摸赵文瑄的脉搏,确定有心率不齐的症状后,连忙抢下乐天的听诊器。

乐天也没跟医生挣,指着办公桌说道:“把纸和笔拿来。”

石大山快速拿了过来,乐天把纸摆正位置,一手把脉一手持笔准备画着什么。

军医听诊完毕,放下听诊器急忙跑到一旁药柜,好一阵翻找后,拿出一瓶速效救心丸。

“你们几个别聚着,出去出去。”军医救人心急,作势就要敢乐天几人离开。

可乐天专注根本没听医生说什么,钱恒泽三人也没打算听医生的,继续看着乐天一边听诊一边画着东西。

军医拿出速效救心丸,准备给赵文瑄喂下去,这才发现几个人都在盯着把脉的学生看,军医不解的问:

“唉你们怎么回事,能让开给患者一点空间吗?”

三人都不搭理他,军医好奇,喂赵文瑄吃药后,刚起来就看见乐天右手画的东西,顿时僵住了。

这是一幅人工手绘心电图,随着脉搏跳动,医者完全凭借自己的感悟模拟出心电图的走势。

别看只是几个线条,但这可不是什么人说画就能画出来的,起码眼前的这个军医就做不到。

他茫然的凑到乐天身边,看着心电图一点点完善,包括每个p波、qrs波群、t波和u波,居然跟真的心电图机画出来的一模一样。

“这……”军医越快越傻眼,直到乐天把间断心电图画完之后,乐天急忙收回手冲到办公桌前,军医急忙跟在身后,看着乐天要干什么。

乐天拿起笔,对照自己画出来的心电图走势各种对照,一般医生查看长短距离都是用圆规,可是这里没有,乐天只能凭借意识分辨。

“画的准吗?”军医试探的问道。

“嗯。”乐天没有回答,只是迎合一声当做了事,身后的军医在后面看的这个汗颜,这手绘心电图要是传出去,估计所有人都会把他当疯子,可眼前确确实实有人做到了,而且还是这年轻人。

军医发愣的时候,乐天也确定了自己的想法,转身走到赵文瑄身边,一伸手从身上拿出一个针灸盒,打开拿出里面的银针。

军医眼睛瞬间就直了,这是要针灸,我去,眼前的学生究竟是谁啊?

军医发愣的时候,乐天连续扎了几个穴位,当扎了第四个穴位后,赵文瑄突然睁开眼睛,样子惊恐的深吸一口气,这感觉就好像刚才溺水了似的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“醒了醒了。”

钱恒泽、石大山、关亮急忙在一旁询问。

乐天这才松了一口气,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,赵文瑄喘了几口气,口干舌燥的感觉像嗓子在燃烧一般,干瘪的嘴唇上全是白色的死皮,指了指一旁水杯问:

“能喝点吗?”

乐天急忙把水杯递了过去,赵文瑄咕咚咕咚把水全部喝光,这才放下水杯,看着乐天说道:“谢谢。”

钱恒泽见状显摆的指着自己说:“唉,我也帮忙了,你怎么不谢谢我啊?”

赵文瑄微微一笑,“那也谢谢你。”

一旁的军医见患者没事了,他好一阵尴尬,等几人聊了几句后,军医这才说道:

“同学,你手中的手绘心电图能给我看一下吗?”

乐天随手递给他,军医看的这个震惊,做过各种比量过后,他这才喃喃说道:

“姑娘,你心律不齐,感觉上还伴有二尖瓣狭窄,你以前发现有这病吗?”

“有。”赵文瑄委婉的应了一声,随后翻身下床挡住身体娇躯,因为天气炎热,她身上出汗透湿了t恤,衣服沾黏在身上,里面私密衣物在外面看着是隐隐若现。

其实刚才紧张大家没觉得什么,可是等赵文瑄好转过来,她含羞半掩的状态,让钱恒泽三人差点鼻血没喷出来。

“同学,你发病次数多吗?”军医再次询问。

“不多,这段时间没犯过病。”赵文瑄柔声回答。

军医看着心电图纸,随手开始写病历,“你的情况不适合军训,我给你写一份证明,你拿去找老师请假,回头让学校老师把你领走,部队医疗设施差,你别出什么事。”

“谢谢大夫。”

期间,乐天一直观察着赵文瑄,她这病来的快好的也快,此时的赵文瑄没有一点发病的症状,连后续症状都跟常见的病症不太一样,这让乐天很疑惑。

不过乐天这么直勾勾的看着赵文瑄,赵文瑄自然有些不自在,特别是因为出汗导致衣服的透亮度,乐天的眼神也让赵文瑄非常别扭。

“喂喂,管住你的眼睛。”钱恒泽推搡乐天一把,在一旁拿起一件白大褂披在赵文瑄身上,这个举动引起赵文瑄很大的好感,她这才对着钱恒泽说道:“谢谢。”

乐天的观察当然不是在看春光,而是了解赵文瑄的病情,这点赵文瑄很清楚,只不过两人都没说破而已。

乐天收回目光,疑惑的问道:

“瑄儿,你现在手脚发麻吗?”

“不。”

“奇怪。”乐天更加疑惑。

军医写好证明递过来说道:“我觉得你应该去大医院检查一下,你的病很特殊,不做专业的透析很难辨证,这位同学,你真的只是学生嘛?”

军医再次打量乐天,刚刚救治的全过程,他是亲眼目睹,当然知道乐天的能力,不过就刚才的事情,说乐天是学生他还真不信,毕竟这件事说出去没人相信。

“我的确是学生。”乐天回答。

“哦,年少有为,好好学,你的前途不可限量啊!”

军医对乐天夸奖一番后,一帮人寒暄着告辞离开,5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,一路都很安静,乐天在思考赵文瑄的病症,其他几个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直到走进宿舍楼,瞬间听见所有同学的抱怨声,与赵文瑄分别后,乐天四人进入集体寝室内,这是一个8人房间,另外的4个室友正在叠被子,但看他们叠的样子,还有絮絮叨叨的状态就知道,他们的效果并不理想。

“我去,要不要这么坑啊!豆腐块到底怎么叠出来的?”一个室友不满的埋怨道。

钱恒泽走到床铺前,撇了一眼被子直接坐在床上说:“刚才教官没教过吗?”

“就演示了一次,说30分钟后回来检查,不合格的要跑操场,可这也太难了。”

“我去,爱咋咋地。”钱恒泽打算破罐子破摔,不理会什么惩罚。

乐天进屋后,也没跟他们几个聊天,直接走到空铺前,三下五除二的把被子叠好,整整齐齐的豆腐块摆出来,顿时吓了石大山一跳。

“我去,真的假的?哥们你以前当过兵吗?被子能叠的这么工整。”

室友几人闻声过来看看,一看到乐天这被子,他们一个个也都愣住了。

乐天莞尔没有解释,钱恒泽大方的甩出一百块钱说道:

“哥们,你给我叠被子,这100块钱你的了。”

乐天没有接,而是直接走过去把钱恒泽的被子叠好,其他人见乐天这么信手拈来,他们也不尝试了,自己的被子都让乐天给叠了。

乐天也没拒绝,毕竟都是一个班级的同学,帮个忙叠个被子能怎么滴,可随即麻烦来了,因为乐天这个寝室的被子叠的好,其他寝室的人都传开了,一个个同班同学都过来求着乐天要他帮忙。

可就在乐天帮着大家叠被子的时候,教官无声无息的走到门口,看见乐天的举动后,他厉声说道:

“立正!”

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