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1章 军营

第21章 军营


                夏日炎炎,烈日当空,一年一度的开学潮展开,随之就是学生们最痛苦的几日军训。

大学的军训分为两种,在校训练以及军营训练,一般知名学府军训,都是去当地军区军营训练,体验军旅生活的同时,培养学生吃苦耐劳,把学生依赖家长的骄纵习惯磨平,锻炼学生的独立意识。

中医药大学的校车缓缓行驶进入地方军营,车门打开,同学们拿着行李东张西望的下车,在操场上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着天。

赵文瑄背着书包下车,乐天捧着书紧跟其后,“我帮你拿吧。”

“谢谢。”赵文瑄委婉的回应。

身旁有个身材微胖的女生,见状调侃道:

“哎呦,我这也有一个包,谁能帮我拿一下。”

石大山连忙接话,“我拿,要不要送去寝室?”

“不用。”女生很不给面子的回了一句,随即凑到钱恒泽面前说:“我帮你拿包吧?”

钱恒泽连正眼都不看这个女同学,走在人群前面看着操场说:“这尼玛什么破地方,军训军训,训个屁啊!”

就在这时,另一辆大巴校车走过来几个人,“哟,这不是钱很多吗?怎么你也在这所大学?”

针灸班同学齐刷刷的看向来人,赫然就是昨天足球场见过面的涛哥几人。

“避孕套,昨天你喝尿的时候我就知道咱俩在一个学校。”钱恒泽一点也没给毕云涛面子。

可不,这话一出口场面尴尬无比,所有同学面面相视,石大山不明就里的问了一句,“避孕套,这是外号还是名字?”

毕云涛等几人脸色极其难看,钱恒泽好死不死的说道:

“谁知道他老爹怎么想的,给他起毕云涛这破名字。”

“你小子,嘴还是这么损。”

显然毕云涛跟钱恒泽是认识的,这一伙人走了过来站在钱恒泽面前,毕云涛一脸傲气的说道:

“钱很多,咱俩也是老交情了,如今又是一个学校,有事记得找我,能办的都给你办了。”

“行,这话我记住了。”钱恒泽伸出手,两人友好的握了握。

毕云涛这才转头看向其他人,看见乐天后,眼神下意识露出厌恶的神色,随即看向赵文瑄说道:

“美女,中午一起吃个饭呗?”

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赵文瑄婉言拒绝。

“有个性。”毕云涛啐了一句,上步来到赵文瑄面前,一脸傲气的说道:“妞,知道我是谁吗?”

身后的一个跟班急忙上前一步,帮腔说道:

“这位是京城顽主四少是涛哥,家世背景在京城那可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。”

“我知道,昨天他就说过了,不过我还是没兴趣。”赵文瑄再次婉言拒绝。

“有性格。”毕云涛笑着说道:“说实话,京城着地界,我看上的女人很多,很少碰见你这样的,说吧,吃个饭你随便开价。”

“呃,避孕套是吧。”乐天实在看不惯了,上前一步挡在赵文瑄身前,语气不善的说道:“她说了没兴趣,不要纠缠了好吗?”

“尼玛的,涛哥的大名是你叫的吗?”身后一个跟班作势就要上前,可就在这个时候,钱恒铎挡在这小弟面前,冷眼看着他们说道:

“怎么着,想茬架啊?”

“哟呵。”毕云涛上前一步冷傲的问道:“钱很多,怎么为了一个穷小子打算跟哥儿几个闹翻啊?”

钱恒泽冷笑一声说道:“这是我的班级,这两位是我的同学,你搞清楚没有,到底是谁踩过界?”

“我听明白了。”毕云涛傲然一笑,“意思是你打算罩着呗,你有这能力抗大旗吗?”

“不抗怎么知道抗不抗的动。”钱恒泽回答。

“行,那就按照京城的规矩?”毕云涛问。

“今晚。”

“哦了!”

两人之间聊了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题,随即毕云涛走到乐天面前,一脸不可一世的说道:

“小子,你以后小心点。”

“是吗?”乐天满意在意的说道:“我觉得应该小心的人是你。”

“不要以为有钱恒泽罩着,我就不敢动你,你是个什么东西?”毕云涛怒声说。

乐天嘴角一撇说道:“我是什么东西你管不着,我只知道你裤裆拉链没拉好,那个漏出来了。”

“我去。”毕云涛急忙低头看向裤裆,真如乐天所说,他的裤裆正大敞四开的展示在众人眼中。

毕云涛跟几个跟班顿时大骇,急忙拉上拉链掩饰尴尬,整个班级男男女女议论纷纷,每个人都在低声嘲笑,这也让毕云涛尴尬无比,一挥手带着一帮手下走了。

石大山看着毕云涛等人的身影,问道:“哥们,他这人什么毛病?”

“擦,拿玩当职业的顽主,看谁都不待见,其实就是谁裤链没拉紧把他露出来的主。”

钱恒泽这番隐喻的暗骂,直接让一帮同学笑喷。

钱恒泽自以为是的转头,看着赵文瑄显摆的说道:“没事,以后我罩着班级,他再找茬得先过我这关,还有我的说你一句啊。”

钱恒泽指着乐天说道:“他这种人眼高手低,谁惹到他那真是往死了整,你以后说话悠着点,没准他就把你惦记上了。”

乐天冷冷一笑,说道:“我记住了,以后只要他不惹我,我不会跟他有交际的。”

“哎呀,真是不懂世道啊!”钱恒泽也不在废话,他跟乐天关系也不是很熟,提醒一句算是够仗义了,至于乐天听不听,这就跟他没关系了。

不过在乐天眼里,这都不算事,今天拉开他的裤链也是为了给毕云涛一个教训,如果他敢再有下次,乐天肯定会让这帮人知道什么叫做后悔。

……

这件事只不过是小插曲,军营教官没让学生们等太久,大批军训教官整齐的走了过来,按照班级各自分配一个,管理针灸班的是一个年轻教官,他不苟言笑的站在众人面前,突然厉声说道:

“列队。”

同学们下意识聚在一起,但站队横七竖八的,视觉看着的确不怎么地。

“稍息,立正,向右看齐。”

同学们快速整理好队形,教官厉声说道:

“同学们好,我是你们的负责教官,在以后的七天时间里,我要教会大家如何自立,以及团队合作,下面站军姿,立正!”

同学们瞬间站的笔直。

教官冷眼扫视全场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头顶是炎热的太阳,周围的空气热的让人呼吸都有些困难,远处的树枝上,知了发着恼人的鸣叫声,让同学们的心情更加烦躁。

天气本来就热,操场上一点遮阳的东西也没有,短短几分钟同学们就汗流浃背,不少女同学已经露出不满的情绪了。

大约5分钟左右,远处已经有教官收队了,带着其他班级的学生走进宿舍楼,钱恒泽看见这一幕连忙问道:

“教官,他们都收队了,咱咋还在这站着呢?”

“站军姿不准说话,再废话再加5分钟。”教官厉声回答。

“我去。”钱恒泽这下没了脾气,只能默默地站着忍受炎热的太阳。

乐天还好一些,从小吃苦让他对炎热的抵抗力,比城里孩子强百倍,全班每个同学都忍受不住了,乐天跟没事人似的。

可就在所有人安安静静站着的时候,身边的赵文瑄身体晃悠了一下,乐天眼疾手快,急忙扶住她这才没让赵文瑄摔倒。

“报告,有人中暑了。”

全班的目光同时转移到赵文瑄身上,一个个军姿全乱了,教官皱眉看向乐天,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说道:“原地休息。”

同学们松了一口气,乐天扶着赵文瑄到了大巴车旁,扶着她坐在地上,掐了人中赵文瑄还是没醒,同学们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。

乐天急忙把脉,发现赵文瑄的病情有些加重,她心脏有问题,不能运动过量,刚刚这长时间的站军姿,本来以为是中暑,其实要比这严重的多。

“报告教官,我要送她去医务室。”乐天连忙说道。

“不就是中暑吗,没那么严重,休息一会就好了。”教官不耐烦的说。

“不是的教官。”乐天反驳说道:“她体质不行,这不是中暑。”

“哼。”教官厉声说道:“胡说八道,每年军训装病逃避训练的学生我见多了,不要以为能欺骗我的眼睛。”

“唉你这人怎么这样,我同学真的病了你没看见。”钱恒泽找茬说道,随后,同学们也都跟着帮腔,跟教官理论起来。

“闭嘴,再说废话,所有人继续站军姿。”教官一句话,让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。

“学校把你们送来训练,不是让你们找借口逃避的,任何理由在军营里都无效,我只给她10分钟时间,10分钟之后所有人寝室集合,我要教大家叠被子。”

“10分钟时间是吧,我能送她去医务室吗?”乐天再次追问。

“送吧。”教官无奈的妥协了,但随即还是说了一句,“别怪我没提醒你,今天的考核就是叠被子,如果你们谁不合格,可别怪我惩罚严厉。”

乐天根本不听教官说什么废话,背起赵文瑄就跑,身后的石大山、关亮见状,也急忙追了上去。

“哎你们想英雄救美,怎么能少了我。”钱恒泽说完也冲了出去。

本書源自看書惘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