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9章 校花的魅力

第19章 校花的魅力


                “你爷爷。”乐天有些发懵。

赵文瑄保持她美丽微笑,继续往前走,“我姓赵,我爷爷你真的不记得了?”

乐天愣在原地几秒钟,顿时反应过来,一拍脑门暗骂自己白痴。赵文瑄的医学底子相当深厚,这么年轻能有这种造诣人,而且还姓赵!

乐天疾走几步追了上去问道:

“赵老大夫是您的,爷爷?”

“是啊,奇怪吗?”赵文瑄玩味的看着乐天。

乐天不敢托大,恭敬的弯腰行礼,“见过姐姐。”

赵文瑄一怔,一伸手打了乐天一下,“辈分乱了,别乱叫。”

乐天站直腰说道:

“没乱,按照江湖规矩,我是记名弟子,你是本家弟子,我当然比你小一个辈分。”

“是吗,我头一次听说,记名弟子的名头盖过了本家弟子的。”赵文瑄说完继续行走,两人直接进入足球场,走在塑胶跑道上,赵文瑄露出回忆迷茫的神色,说道:

“我在家里医术最好,爷爷把我捧在手里,全家人都夸我聪明,直到3年前,爷爷就不再夸我了,总说有个孩子比我聪明,我当时很好奇,这个孩子是谁。”

“直到开学前,爷爷给我打电话,把你的事跟我说了一遍,爷爷对我从来都很严厉,可他说到你,却用恳求的语气跟我说,希望我在学校能照顾你。”

赵文瑄说完崛起小嘴看向乐天,本来就长得漂亮的她此时更显一丝清纯萌态,“我一个女孩子照顾你,你知道我怎么想的吗?”

“不敢不敢,承蒙赵爷爷照顾多年,本应该是我照顾你。”乐天连忙辩解。

这番话又把赵文瑄说笑了,她露出沉鱼落雁的笑容,轻声说道:

“其实开始的时候,我是很排斥你的,可见了你的时候,我才知道爷爷说的没错,你的确很有天赋,只不过,你的确需要人照顾。”

“这话是怎么说的?”乐天露出一丝尴尬的表情。

“华夏民间中医世家,我赵家稳坐头一把交椅,不管是哪种疑难杂症,我赵家子孙都能应付得来,可你不同,你是半路出家,却天赋异禀,爷爷跟我说,你成长的路上缺人照顾,这个照顾你的人就是我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乐天有些哑语,连忙恭维道:“请姐姐提点。”

两人说话间,一个足球滚了过来,停在乐天脚边。

“嗨哥们,踢过来嘿!”

乐天也不迟疑,一脚把足球踢回操场,而刚刚喊话的男同学并没有去接球,而是愣愣的看着赵文瑄,随即转头就跑,来到一个男生身边说道:

“涛哥,涛哥,你看,是本届校花赵文瑄。”

被叫做涛哥的小子看向乐天那边,见到的确是赵文瑄,他球也不踢了,跟几个人在一边吹起了口哨。

乐天这边刚要听赵文瑄解释,就听见身后有人吹口哨,下意识回头看看,赵文瑄不以为意的说道:

“别搭理他们,我都习惯了。”

“哦。”乐天应了一声,继续问道:“文瑄学姐,赵大夫的意思是?”

赵文瑄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乐天,答非所问的说道:“以后叫我瑄儿。”

“瑄儿,好吧,瑄儿学姐。”乐天还是在昵称后面加上了尊称。

赵文瑄对称呼也不以为意,“我爷爷的意思是……”

可就在话还没说完的时候,赵文瑄的眼神瞬间直了,就好像是看见身后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出现一般。

乐天下意识回头,正好看见足球正以极快之势飞来,眼看就要击中乐天。

乐天急忙转身上跳,头部一下顶在足球上,愣是在这么短时间内做出反应,来了一个头球回应。

远处一帮搞怪的人顿时呆住了,“呦呵,涛哥,这小子有点本事。”

“有个屁,走。”

话落,以涛哥为首,一帮人4人浩浩荡荡的向着操场边缘走来。

“对不起啊同学,刚才没注意,那个,没受伤吧。”涛哥率先开口,把责任揽在身上。

“没事。”乐天回应一句。

哪知道涛哥走过来一把推开乐天,还用极其看不起的语调说道:

“没跟你说话,一边待着去。”

四个人过来一下把乐天挤到一边,瞬间把赵文瑄围在其中,涛哥说道:

“同学,我是本届中西医结合新生,我叫毕云涛,京华人,刚才的事我很抱歉。”

毕云涛极力装出一副彬彬有礼的状态,但他不可一世的气度还是表露的淋淋尽致。

“不好意思,我们还有事要聊,如果不介意,请让我俩安静的待一会好吗?”赵文瑄委婉的拒绝了毕云涛的搭讪。

毕云涛尴尬一笑,转头这才正眼看了乐天一眼,上下一打量,见乐天一副穷酸相,下意识露出看不起的眼神。

“哦,我当谁呢,原来是教授的新助手,同学你可能不知道,我父亲是xxx医院的院长,如果你有意愿,我可以随时安排你在校期间去医院实习。”

“没兴趣。”赵文瑄直接拒绝,她也看出这几个人打算死缠着不放,绕过几人一把挽住乐天的胳膊说:“我们去别的地方聊吧。”

乐天被几人挤走心里本来就不舒服,但赵文瑄回来搀着他的胳膊,这才让乐天心情缓和不少,可两人刚走几步,毕云涛急忙追问道:

“唉同学,你们要聊医学上的知识吗?我也从小学医,带我一个呗!”

“对,带我们涛哥一个呗,他啥都懂。”

毕云涛上纲上线的死缠烂打,身边的三个跟班这顿打气加油。

乐天突然停住脚步,刚刚压下去的怒火瞬间腾升起来,什么踢球意外,什么过来道歉,都是借口,深吸一口气说道:

“毕云涛是吗,嗯,我记得你,连尿都分不清的家伙,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聊天。”

乐天的话一出口,毕云涛的脸色瞬间绿了,他死死的盯着乐天,牙齿咬得咯吱只响。

见毕云涛吃脸色憋得涨红,乐天转头看向赵文瑄问:“不是吗?”

“噗!”赵文瑄没忍住,一下笑喷出来。随即两人在四个人怒目注视下,有说有笑的走出足球场。

“涛哥,这小子活腻了吧!”一个跟班问。

“涛哥,要不要我们揍他一顿。”另一个问。

毕云涛深吸一口气,把气顺下来,说道:

“等明天去军训营的,有的是机会弄死他,混账,敢损我!”

毕云涛越说越气,回头一脚把足球踢飞好远。

……

走出足球场,赵文瑄一边回忆一边说道:

“爷爷说,你的缺点在于不稳,我承认,你的能力的确超过了我,可是你了解看过的病人太少,你承认吗?”

“这……”说实话,乐天真不这么认为,他现在还是觉得自己有能力就要救人,没什么好犹豫的。

“那好!”赵文瑄说道:“消渴症患者你见过几例?”

“消渴症,这糖尿病患者我见过的不多。”乐天还要辩解。

“中医卷宗记载,上消肺热津伤,中消胃热炽盛,下消肾虚精亏,这也是中医学术论,可你知道吗,在西医理论中,糖尿病是分为四种的,中医讲究辨证论治,爷爷说,你现在最缺的还是临床。”

乐天不辩解,慢慢消化赵文瑄的这习话,两人安静许久,漫步走到校园区的凉亭里,赵文瑄率先坐下说道:

“除了我爷爷,楚教授也看出你的问题,所以他才让你看医案卷宗。”

“哦,是我误解教授的好意了,不好意思。”乐天坐下开始思考。

赵文瑄撸起袖子,露出半截玉璧放在石桌上,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乐天说道:

“来,看看我的身体有什么异样。”

“哦,瑄儿师姐身体有问题吗?”乐天开始把脉,可随后发现不对的地方,手指继续用力下按,眉头微微皱起。

“伸舌头看看。”

赵文瑄伸出小舌头,乐天仔细观察赵文瑄的面色,眼神,眉骨,鼻子,嘴唇,以及耳朵。

乐天可不是在欣赏美女,而是在望诊,从第一次见赵文瑄开始,乐天就觉得她长得太白了,皮肤白皙细腻,这原本是美女追求的皮肤,可是乐天却感觉有点不对。

如今上手把脉之后,乐天发现赵文瑄脸色的白,并不是健康的白皙,红润的嘴唇下有微不可查的白线,这不是画的,是自然形成的,鼻梁骨的位置颜色与其他位置也稍微不同。

通过上述观察,再通过脉象来判断,赵文瑄应该是心脏有问题,可是这跟以往学到的都不太一样,没有一个病症能跟这个病有连带关系,这让乐天当场蒙圈了。

“瑄儿你这病?”

“疑难杂症,我爷爷都看不出来。”

“哦。”乐天有些无力感,收回手,再看赵文瑄,突然感觉她好可怜。

赵文瑄倒是若无其事的说:“这是我的家族病,我母亲就是因为这种病死的,病因至今还没查出来,爷爷说,我现在的情况比较轻,应该能活过22岁。”

“我会尽量帮你的。”乐天突然郑重其事的说。

“我知道。”赵文瑄微微一笑,“爷爷说,也许这个世界上,只有你能救我。”

“瑄儿,那个,我……我能触诊,摸你身上……”乐天说话突然支支吾吾的,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,因为他说要触诊,这就等于摸赵文瑄的胸部,此刻乐天的脸已经红到了耳根后面了。

本文来自看書蛧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