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1章 孤男寡女

第11章 孤男寡女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开始把脉,过了片刻后说:“姐,伸出舌头看一眼。”

“啊……”文静姐伸出舌头。

乐天看过之后说道:“姐,你的脉象很平稳,没什么大碍,但你精神有些焦虑,神门位置稍微有点弱,应该是最近没休息好,看你舌有白苔,应该是最近吃的也不好,这是胃气不足的表现,三餐要准时吃,对身体好。”

“还像那么回事。”文静姐点头默认了乐天的说法。

一顿饭吃喝两个多小时,天色也黑了下来,两人一直聊着天,把这些年从文字里的话,全部转移到了口头,天南地北的聊,当然,不能说的乐天一句都没透露。

吃完饭后,街道华灯初上,灯红酒绿的都市顿时吸引了乐天的目光,城市的夜晚对农村的孩子来讲,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新鲜。

“走,姐带你去换身衣服。”

文静拉着乐天就要去购物,乐天当然是拒绝的,可是拧不过文静的好意,最后也就只好从了这个女警花。

下楼的时候乐天特别关注了一下,没有特殊情况,确定暂时没有危险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来到小区附近的一家商场,到处都是琳琅满目的店铺,衣服生活用品,真是应有尽有。

先进入超市内,女人的购物天性尽显无疑,各种生活必需品是一股脑的往购物车里丢,看的乐天脑袋涨疼,什么牙刷牙膏毛巾,就连袜子内裤都不放过。

特别是文静姐拿着内裤比量的时候,这给乐天骚的脸色涨红,这不刚买完内裤,文静姐挑了一身衣服拿到乐天身边,“去换上看看。”

乐天看了一眼标价,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,一件普普通通的t恤居然卖120元,在乐天眼里这价格还不如抢钱呢!

“去换上啊,想什么呢?”文静姐见乐天迟迟不动,出言问道。

“姐,太贵了。”乐天一脸为难的说。

“姐送你的又不用你花钱,赶紧去换上!”

乐天被文静姐推着进入试衣间,拿着手中的一套新衣服,乐天是及其排斥的,只是这一身换下来,足够他以前吃一个月了,对乐天来讲这是很奢侈的事情。

纠结再三还是换了一身衣服,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,乐天换上一身新衣服,精气神顿时就不一样了。

文静姐满意的点着头,把旧衣服装进购物袋说:

“不错,就差一双鞋了。”

大采购完毕,结算付款的时候,看着金额不断上升,乐天看的嘴角都跟着抽动,刷卡结账,居然还是花了600多,这让乐天肉痛的,内心都在滴血。

“文静姐,等我以后赚钱了,会加倍还给你的。”

“你跟姐还客气,别忘了我们可是十年的老交情了。”文静嘟囔着说道。

大采购让乐天从头到脚焕然一新,拿着大包小果的回到住处,刚到雅婷小区附近,乐天顿感不安,宁静的小区里透露着令人窒息的气氛,如果乐天猜的没错的话,之前被他卸了胳膊的男人,应该找了一帮人藏在附近。

乐天出身江湖燕子门,对危险有一种天生的敏锐,文静姐似乎没发现危险,拿着大包小果的往家走,一路都有说有笑的聊着天,完全一副没事人似的。

乐天的内心一直悬着,直到走进楼道都没发生任何事。一边上楼一边观察小区外,在阴影里,有一帮人隐藏在暗中,看来他们的目标是自己,估计是不想在文静姐面前亮相。

知道对方的意图乐天也不害怕,回到家收拾东西准备要走,可文静姐见状急忙问:“乐天弟,你这是要干嘛?”

“天都黑了,我要回去了。”

“走!”文静姐瞪着大眼睛看着乐天,“这天都黑了你要去哪?东西都放下,今晚住我家。”

乐天顿时露出尴尬的神色,“姐,你一个大姑娘独住,我留下来好吗?”

文静姐搞怪的看着乐天,嬉笑道:“姐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,听话,今天晚上就住下,想走明天再说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乐天本来也没打算住刘文静家,本意只是想来看看然后去学校,结果哪知道吃饭购物耽误了这么长时间,另外楼下还有一帮人虎视眈眈,不解决他们乐天还真不放心。

刘文静生拉硬拽的把乐天留了下来,今晚是想走也走不成了,虽然乐天没有其他想法,可孤男寡女独处一室,说实话,乐天都担心自己会把持不住!

不过再看楼下的那帮人,最终乐天还是决定留下来,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动手也不迟!

刘文静拉着乐天说:“这房里有卧室有客厅,你要是不嫌弃就谁沙发,姐给你拿被子,今晚你就睡这。”

“好吧,谢谢文静姐。”乐天答应下来。

“跟姐还这么客气。”文静进屋翻出一双崭新的被褥,放在沙发上说:“姐平时都一个人住,晚上也挺寂寞的,跟你也不是外人,你也别跟姐姐见外。”

乐天跟着一阵忙活,把被褥铺好,屋内气氛有些尴尬,虽然才晚上8点左右,但这么早睡觉,文静还有点不习惯。

“你先看会电视。”文静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,坐在沙发前跟着乐天一边聊天一边看。

说实话,两人神交已久,10年笔友更是无话不谈,如今见面后更有说不完的话。

墙壁上的时钟到了8点30分,文静紧了紧鼻子仔细闻了闻乐天身上的味,“乐天,你该洗澡了吧?”

“出门前洗过了。”乐天随口回答。

“出门前,你这一路来京华又是牛车又是火车,风尘仆仆的也该洗洗了,等着,姐给你放水去。”文静姐说话的时候走进了卫生间,片刻后传来哗哗的流水声。

乐天虽然有些为难,但见文静姐的表情,也知道她爱干净,只是在她家洗澡,这让一个火力旺盛的大小伙子怎么好意思。

一脸尴尬为难的站起来,下意识走到窗户边,偷瞄下面阴影处,这些人还在,估计他们的目标是自己,一旦自己单独离开,这帮人肯定会动手。

“乐天弟弟来。”

思考的时候,文静姐喊了一声,乐天连忙应了一句走进卫生间,文静姐拿着毛巾、沐浴露、洗发膏等等递到乐天面前说:

“这些你先用着?水放好了,看看还缺什么?”

乐天接过这些东西,还是一脸的不好意思,表情也有些尴尬,文静姐微笑着走到门口,关门的那一刻,她半开玩笑的说:“放心,姐不是老虎不能把你怎么样的?”

厕所门关闭的一刹那,乐天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,心里这个感慨啊,“姐啊,我是怕我会把你怎么样啊!”

拿着洗漱用品在厕所内环顾一圈,浴缸里是热腾腾的水,一旁是抽水马桶,墙壁上还有镜子,头上是……文静姐的内内、文胸。

当了20年的单身汉,这突然出现在女人的世界里,别说乐天还真有点不习惯。

放下手里的东西,把衣服脱了,摸了摸热水,别提多舒坦了,农村家的孩子洗澡,一般不是去河边就是自己烧水,像这种热水器还真是第一次用,拿着沐浴露闻了闻,香气扑鼻,跟农村用的肥皂可不是一个档次。

“咚咚咚”

突然的敲门声吓了乐天一跳,连忙坐直问道:“谁呀?”

门口传来银铃般的声音,“是你文静姐,乐天弟,你的换洗衣物我给你送进去。”

“等等,姐,我都脱了。”乐天羞的啊,脸都红到脖子根了,双手连忙遮掩身体重要部位。

“就给你放门口,姐不进去。”

“咔嚓”

厕所门打开,一双玉璧拿着换洗衣物伸了进来,直接放在浴室内的洗衣机上,随后厕所门关闭。

乐天这才松了一口气,但心里却思考着城里的姑娘可真开放。

但其实刘文静本不是开放的人,她的性格一丝不苟,当警察也是从来都不开玩笑,如果说,这件事要是让认识刘文静的人知道,估计眼球都会掉在地上吧。

经过敲门事件后,乐天也不敢耽误了,用最快速度卸去了旅行的疲惫,快速从浴缸中出来,擦干身上水渍,拿起新内裤换上,再穿好衣服走出浴室。

刘文静换上了一身居家睡袍,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呢,见乐天出来了,她疑惑的问了一句,“哟,洗澡这么快。”

“嗯。”乐天红着脸回应一声。

刘文静也看出乐天的囧态,轻声咳嗽了一下,站起身说:“那你休息吧,姐也睡觉了。”

说完,刘文静与乐天擦身而过,进入卧室关上门睡觉去了,乐天这才松了一口气,长这么大第一次与女人这么近距离接触,这让乐天差点把持不住。

吐出一口浊气定了定神,走到窗户前观察楼下情况,这帮人还在,看了看时间,等文静姐睡着了再动手,现在也不急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楼下一共有4个男人,他们虽然躲在黑暗的角落中,但是长时间的蹲点,无聊的时候点根烟,接着微弱的火光乐天什么看不见?

“差不多了。”

见文静姐房间久久没有动静,乐天悄然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。

本書源自看書惘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