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5章 俏皮师姐

第5章 俏皮师姐


                “啊,色狼!”曾温柔急忙双手护胸,气急败坏的一把抢过乐天手中的文胸,脸色羞红的转头就跑出了厨房。

看见女徒弟这种吃瘪的状态,李六指笑眯眯的说:“小天呢,你这也不是绝活啊!”

“这还不算?”乐天红着脸说:“顺贴身衣物,这已经是最难的手法了。”

李六指又给乐天倒了一杯酒,一边坏笑着一边说道:

“要是我,就把她内裤也顺了。”

外面的曾温柔听见这番对话,娇怒道:

“你了两个都不是好东西,一个老色鬼,一个小色鬼,讨厌,干嘛要顺我的呀!”

“这怪谁,行里哪有人被逼着亮绝活的,再说了,最难的手法不是也给你表演了吗?”李六指帮腔。

“我是让他表演,可我没让他顺我内衣啊,感情,顺女人内衣就是最强的手法,这跟色狼有什么区别。”外面的曾温柔咆哮道。

“没错,顺贴身衣物,就是文雀最难的手法之一,也叫做顺手拈来,我问你,刚刚内衣被顺走,你有没有发觉?”李六指对着门外问道。

曾温柔穿好内衣后回到厨房,一脸怒意不减,气势汹汹的走到乐天身边,直接拿起一旁的板凳,吓得乐天连忙抱头求饶:

“师姐,说好不打我的。”

曾温柔没有动手打乐天,而是把板凳放在乐天身边,又伸手拿过李六指身边的酒壶,黑着脸给乐天倒了一杯酒说:

“我真的没感觉,告诉我,你是怎么办到的这事就这么过去了!但你要是不说,嘿嘿!我把你灌多了扒光了游街,你信不信?”

看着面前曾师姐信誓旦旦的模样,一时间真看不出她是不是开玩笑的,只好求助的看着师叔李六指。

还好,李六指及时解围说:

“小柔啊别闹,这个移形换影的手法,一般有天赋的人没个十年八年的是练不出来的,如果没有天赋,呵呵,估计一辈子也不可能练成这一手。”

“就是就是。”乐天连忙帮腔,“师叔说的对,文雀不好练,况且还是最难的手法。”

曾温柔嘟囔着嘴,弱弱的问道:

“文雀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啥?你连文雀是啥都不知道?”乐天蒙圈了。

李六指一脸不在乎的端起酒杯,解释说:

“文雀呢就是小偷扒手的意思,也是业内人的称呼,说白了就是为了好听一点,毕竟外人叫小偷啊,扒手啊,三只手啊,这些都不好听。”

李六指说完一仰头,把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。

乐天接话继续补充说道:

“盗门有盗门的叫法,虽然都是偷盗,但是各类的称呼不同,比如,小偷扒手叫文雀,入室行窃的叫盗贼,能进入防守森严的地方偷盗的叫飞贼,这两种行里人统一的叫梁上君子,也称之为梁上客,还有一种偷死人的东西,行里统一叫他们倒斗的。”

李六指又把话题接过去,说道:“神偷燕子门,创建清末民国,起源水浒英雄时迁,干的虽然是劫富济贫的勾当,但也是侠盗,打家劫舍杀人放火,那是江洋大盗,是给盗门蒙羞的。”

“你们不说,我还不知道有这么多区分,师傅,再多给我讲讲。”曾温柔很有兴趣的追问。

“你一个学生知道这些干嘛,我教你也不过是看你一个小姑娘一个人在外面求学,学会了能当防身的本事,但如果你敢作奸犯科,我保证第一个废了你。”

李六指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语气中带着一丝威严,曾温柔下意识的低下了头,乐天一看要露馅,在曾温柔没坦白之前急忙帮腔:“师姐不是这种人,师叔多虑了。”

“人老喽,眼神不好使,但心跟明镜似的,有些事我不说不代表没发生过。”李六指这么说,也是把话挑明了,看样子他早就知道曾温柔出去行窃的事。

见气氛越来越紧张,乐天连忙打圆场说道:

“这话是怎么说的,挺好的气氛,怎么就闹得这么僵了,师叔喝酒,我陪你喝一杯。”

李六指仰头喝了一口酒,吐出浊气后,迷迷糊糊的说道:

“人老了,就喜欢回想以前的事,还喜欢唠叨,但我说的话你们的放在心里啊,别左耳朵听右耳朵往外冒。”

“知道了师傅。”见李六指没怪罪,曾温柔松了一口气,但见李六指迷迷糊糊的状态,劝慰的说道:

“师傅,少喝点,喝多了伤身。”

直到下午2点多,李六指实在是挺不住了,被乐天和曾温柔扶着进了房间休息,把他安顿好,两人收拾了桌子,时间也差不多3点了。

乐天出门拿着麻布袋刚要走,曾温柔从屋里走出来,走到乐天身边问道:“看在你帮我说话的份上,去哪,我送你。”

“这感情好,京华我人生地不熟的,还真的麻烦师姐了。”

曾温柔坏坏一笑,一把揽住乐天的肩膀就往外走,“小师弟,我看你长得也挺帅的,要不,你教我偷窃手法,我当你女朋友怎么样?”

曾温柔一边说,手上还一边做着偷窃的动作,乐天连忙摆脱曾温柔的纠缠,“师姐,你喝多了。”

“切,看不上我,我还不稀罕呢,走这边。”曾温柔一边说一边领路,乐天只好扛着麻袋跟在她身后。

直到进入一个停车场,走到一辆红色的qq面前,曾温柔拿出钥匙打开车门说:“上车,送你去学校。”

“哇,师姐,你还有车啊?”乐天兴高采烈的坐进车里,看着一旁准备开车的曾温柔,疑惑的问道:

“师姐,我听说,喝酒不让开车,你没问题吧。”

曾温柔发动引擎说道:“没事,系上安全带撞不死你。”

“啊!”乐天大惊,但看曾温柔熟练的开动车子,好奇心压制了担心,问道:“师姐开车几年了,驾照好拿吗?”

“驾照?什么东西?”曾温柔问道。

“不是吧?”乐天双目圆睁,此刻他是真想下车,可是qq已经上了马路,速度不是很快的行驶在车道上。

曾温柔一边开车一边哼着小调,表情淡然自若,看她熟练的车技,乐天紧绷的心渐渐松缓下来,估计她说的那些,就是为了吓唬自己,也就不太当回事。

“对了师姐,您真的是清华的学生吗?”李乐天问。

“呃,那个……”说起自己学校,曾温柔脸色有些尴尬,“华是那个华了,不过清就不是了。”

“那是什么?”乐天追问。

“新华电脑学校。”曾温柔红着脸说。

“没听过。”乐天喃喃一句,也不在追问,随后的路程两人安静少许。

……

一辆6行驶进入中医药大学大门,司机正是上午,给乐天打下手的中年医生林茂盛,此时,他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:

“老郑,我林茂盛,对,我到你学校门口了,对,我能骗你吗?就上午打电话说的哪个学生,应该是你们学校刚刚入学的新生,你好好查查新生入学资料,不跟你说了,我到了,报名处见。”

话落,6停在qq旁边,林茂盛开门下车,直奔报名处走去,一进来就挨个学生看,但没有一个是昨天见过的乐天,走到接待处问道:

“所有入学档案都在这吗?”

学校老师见是林院长,急忙恭维说道:“林院长,您怎么有空来学校了。”

林茂盛没接话,拿起入学档案开始翻看,但最终也没找到乐天的资料,放下档案走到门口,开始东张西望等着乐天自己送上门来。

不一会,中医药大学院长,郑建国走了过来,这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,他走到林茂盛身边,先跟他友好的握了握手,寒暄的说道:

“林院长今天好清闲呢,就为了一个学生,这么兴师动众的跑大学里,不用上班吗?”

“他可不是一般学生。”林茂盛一脸感慨的说:“我怀疑,他应该是某位民间医学世家的弟子。”

“哦,你这么说,我还真想见见他。”校长郑建国装出一脸期待的说。

“不是我胡说八道,这么小的年纪,金针入穴那叫一个出神入化,你当时不在场不知道,我也形容不出来。”林茂盛还在感慨。

“现在研究医道的学生不多了,希望你说的这个孩子,真如你说的吧。”

其实校长郑建国很不看好乐天,因为他觉得,很多事要眼见为实,他怀疑,也许让林茂盛这么重视的并不是这孩子的医术,而是跟他有什么关系,这次过来也就是打个招呼,让他这个校长照顾一下,只不过林茂盛的借口有点过了。

两人在门口等了好久,进进出出很多新生,可就是没看见乐天的影子,林茂盛有点焦躁,喃喃道:“怪了,真的没来,这小子死哪去了?”

郑校长莞尔一笑,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,开口宽慰的说道:

“你也别心急,入学手续要办一天呢,到时候学生档案一看就知道是谁,走,去我办公室喝杯茶,也许一会就有消息了。”

林茂盛一想也是,在这等着也没用,就跟着院长走了,可无巧不成书,这边刚,一辆红色qq驶入中医药大学校门,缓慢前进停在奥迪6旁边。

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