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3章 助手选拔

第13章 助手选拔


                “第一,要在上学前学过中医,第二,《黄帝内经》要倒背如流,第三嘛!”

光亮说到这顿了顿,看着附近被吸引过来的同学,显摆的继续说道:“第三是到达以上两个要求后,通过他的考题才能成为他的助手。”

“这么变态。”

听见关亮说出了三个要求,一个个同学都无力的摇头感慨,特别是石大山,他喃喃自语道:

“这玩应谁还能通过啊,从小学过中医,还要会背那个什么经,最后还要选拔,这比高考还严格呢!”

“行了。”关亮及时打住石大山说道:“你以为保研留校送出国的人,随便一个二把肯子就有机会?别做梦了,看戏吧啊,一会开始咱们就当个观众得了。”

经过关亮的话题转移,这小部分的同学都开始讨论起来,不过乐天到不觉得什么,不就是这三个要求嘛,成功通过不就完了。

同学们成帮结对的低声讨论,让硕大的阶梯教室里乱哄哄的,可没过多久,上课铃响起,门口走进来几个成年人,校长郑建国,还有几个年轻一点的老师,不过有一个老头引起乐天的注意。

这位老头年龄大约60多岁,衣服有些破旧,一头蓬松混乱的白发,鼻梁上是一个金丝边眼镜,虽然样子有些邋遢,但他走在老师团队中器宇轩昂的气度,一看就知道跟其他人感觉不一样。

老师团队进来,阶梯教室瞬间安静,所有同学屏住呼吸看着他们这一行人走上讲台,每个同学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
老师团队在讲台前坐了一排,照例校长郑建国发言,长篇大论的欢迎词把同学们说的是昏昏欲睡。

直到校长讲话结束,同学们急忙用激烈的掌声欢送,校长郑建国转头看了一眼身后,介绍说道:

“下面,我要给同学们介绍一位教授,他是华夏医学院院士,也是本校名誉校长,兼博士生导师,他所教出来名医桃李满天下,下面掌声有请楚江南楚教授上台讲话。”

在激励的掌声中,楚教授缓缓走到讲台前,先对台下摆了摆手,让会场气氛安静下来之后,楚教授这才说道:

“各位同学,大家时间有限,我不跟大家说废话,今天除了跟同学们的见面会之外,我还有一件事,那就是选拔我的助手。”

台下一片哗然,所有人都开始议论纷纷,楚教授摆了摆手让所有人安静后,这才淡然的说道:

“本来呢,我做人是很有原则的,我以前的习惯是从大四学生中挑选助手,但校长告诉我说,本届新生里有个学生非常出色,也许是我想要的助手,他让我给一个机会,所以我就来了。”

楚江南话落,全场再次哗然,大家都在窃窃私语讨论,这几个出色的学生是谁?

“不过我要提醒大家。”楚江南再次出声打断所有人讨论,“医学是严谨的,我选拔出来的学生必须是胆大心细的人,除此之外任何人的面子我都不给,你们听明白了吗?”

“明白!”

校长郑建国在后面低头苦笑,同学们还在议论纷纷,听这话的意思是,在他们这些新生中,还有让校长推荐的人,这大感意外啊。

楚教授转身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矿泉水瓶,又拿出一个空杯子放在桌子上,一边打开瓶盖一边说道:

“下面我说一下要求,以前学过中医的学生,看过黄帝内经的学生,还有那些想成为我助手的学生,你们听好了。”

楚教授把矿泉水瓶中的液体倒进杯子中,说道:

“这是一杯尿,谁想成为助手,就跟着我做同样的事,做到了才有资格接受我的考试。”

黄色的尿液倒了满满一杯子,场下同学们炯炯有神的盯着台上,想看楚教授到底要干嘛。

楚教授把手指伸进尿液中逛了一圈,随后把手指放在嘴中裹了一下,完事还吧唧吧唧嘴说道:“好了,想试试的学生可以上来试试。”

场下的一些同学脸色哪叫一个难看,不少女同学恶心的几乎都要吐了。

不过乐天倒是不以为意,他站起身刚要动,哪知道校花赵文瑄这个时候也站起来,顿时引起同学们不少的议论声。

赵文瑄距离讲台比较近,她淡然的沾了一下尿液,放在嘴里裹了一下手指随后站在一旁,全班同学脸色哪叫一个难看呢。

乐天走上去同样做了一次,然后站在赵文瑄身边,两人并肩而立看着全班同学。

“我来。”

这时,一个男同学大义凛然的走上讲台,看着一杯尿,鼓足了勇气沾了一点,当手指放在嘴中后,他恶心的干呕了好几声,同样也把同学们恶心坏了,之后陆陆续续的又上来还几个男同学,都做了极其恶心的行为。

当前排站满了人之后,楚教授看着大家说道:

“大家都很不错,比我想象的要胆子大,不过,你们胆子很大却不够心细,我刚刚用中指放进尿液中,放在嘴里的是食指。”

“啥?”

“哇……呜!”瞬间,全场同学呕吐一片。

不过,在这一排同学中,只有乐天跟赵文瑄跟没事人似的站着,根本不在乎身边同学恶心的举动。

楚教授看向乐天两人,说道:

“恭喜你们两位,成功获得资格。”

其他人费力不讨好,喝了尿却被取消资格,一个个脸色黑的哪叫一个难看,不过台上还剩下乐天跟赵文瑄,这也引起大部分看热闹的人好阵讨论。

楚教授没有急着开始,而是看向台下说道:

“各位同学,一位合格的医生,除了胆子大之外,还要观察入微,心细如尘,这也是你们在中医药大学4年里,学习的最主要的课题。”

“那也太坑人了,你早说行不行?”一个尝了尿的学生高声反驳。

“我逼你了?”楚教授反一句后说道:“华夏中医博大精深,望闻问切都是学问,你们连医生最基本的细心都不够,我怎么敢让你们成为我的助手?”

这下同学们没话说了,一个个都面如死灰的低下头。

楚教授这才看向乐天和赵文瑄,说道:“好了,下面是考题,望闻问切中的闻,告诉大家真相吧。”

乐天与赵文瑄这才对视一眼,赵文瑄保持着风度微微点头,示意乐天说吧。

乐天受益上前一步说道:

“同学们别恶心了,你们喝的不是尿。”

全场瞬间炸锅了,“不是尿那是啥?”瞬间,所有人都有同样的疑问。

乐天继续解释说道:

“是过期的啤酒。”

“真的假的?”全场不信,但那些尝过鸟的人,脸色也缓和好多,先甭管真假,只要不是尿是啥都行啊,他们不挑这个理!

乐天莞尔一笑继续说道:

“同学们,尿液中蕴含尿酸,闻上去有酸臭味,这一杯液体,看颜色几乎跟尿液一模一样,但它散发的气味中有种淡淡的麦香,还有很淡的酒气,也只有过期的啤酒才会发出类似尿液的酸臭,但这杯绝对不是尿液,请相信我。”

“这我就放心了。”几个尝过的人这才释怀,但这究竟是不是尿他们根本不予理会。

楚教授也是认同的点着头,再次打量了乐天一眼,说道:

“小伙子,准备好下面的考试了吗?”

乐天看向楚教授说道:

“准备好了,不过教授,她也看出来了,请问她可以一起接受考试吗?”

“当然。”楚教授点头同意,随后拿起他的手提包,拿出一枚枚鸡蛋,没错,楚教授把鸡蛋放在讲台上,排了好几排,大约有10几个的样子。

台下的同学们不明就里,一个个都站起来看着讲台上的鸡蛋,都不明白这是干嘛用的。

“难道用这个来考试?怎么考?”这是全部同学的疑问。

楚教授摆了摆手,示意让大家安静下来,讲台教师组,以及校长此时都凑了过来,其中一位最年轻的男人,看着讲台上的鸡蛋说道:

“老师,您要用鸡蛋来考验他们的望诊?这……”

“是啊疯子(楚教授)。”校长郑建国接话说道:“这围观辨蛋可是中医辨证中最难的,你这么做是不是太难为年轻人了?”

楚教授却摆出一副淡然的神色,一脸不以为意的说道:“你说他很不凡,所以我才破例招收大一新生,虽然微观辨蛋是望诊中最难考题,但也是我的底线,你有问题吗?”

“疯子,你这是抬杠啊。”校长郑建国当场就不干了。

这下不只是同学们,就连一旁的教师组也跟着一起议论纷纷。

话说,华夏中医学术中,大夫的水平从四项能力中体现出来,望闻问切,通过看患者的面色来判断顽疾,通过闻来了解患者习惯,通过问推理病症根本,通过切最终确诊,这是中医讲究的诊病基础。

而之前,楚教授用“尿液”做考题,考了观察力,接着考验闻这一项,但只要是专业的医生都能做到,所以之前是入门题。

可这微观辨蛋跟上一个作比较,这简直就是最难的考题,等量比等于一个小学考试和高考的对比,由此可见此题的难度有多大。

本文来自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