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章 治病救人

第2章 治病救人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没理会林茂盛说什么,而是打开身旁麻袋,翻出一些衣物垫在老人头下,再拿出一个古朴的木盒子,打开里面全是中医银针,这才淡然的撇了林茂盛一眼问:

“你懂中医吗?”

林茂盛看着乐天手中的针灸针,眉头微皱,突然想起什么说道:“等等,你是说,颅骨孔刺穴位?”

乐天自信的点了点头,林茂盛的表情僵硬,可随之反应过来。

“不可能!没有透视辅助,你怎么可能找准脑内出血位置?就算你能避开神经刺透颅骨孔,万一伤到脑神经怎么办?”

乐天淡然的说道:“你不能不代表我不能。”

医生毅然决然的说道:

“胡扯,整个华夏也没人敢说自己有把握,乱来是会死人的你知不知道?”

乐天冷哼一声,郑重的说:“我知道有多危险,但我的确能办到!要不你来!”

乐天与林茂盛在这般讨论病情,后面围观群众叽叽喳喳个不停,这让林茂盛很恼火,他对着乐天喃喃一句:“你一定是疯了!”

随后站起来对着围观群众喊道:“所有人退后,让出这片区域,地铁工作人员、警察帮忙管理一下秩序,请大家保持安静。”

女警花满不信任的看着乐天,虽然不知道两人说的是什么意思,但不用想也知道,眼前的这小子要做一件很冒险的事。

“要不等救护车吧,这里有专业的医生,我提患者谢谢你了?”

“等救护车就晚了,相信我。”乐天郑重的说。

全场所有人都露出疑惑的目光,虽然讨论依旧,但每个人的话题都对准乐天。

林茂盛再次回来蹲下,看着乐天手里的银针,定了定神说道:

“人的颅骨上有八个细小的孔洞,随着年龄的增长,这些小孔也会随着脑型迁移变化位置,行针的角度、力度、深度,在没有仪器的帮助下,没人敢说自己能准确的刺透颅骨孔。”

乐天淡然的看了中年医生一眼,郑重的说道:

“我知道,但我认为找到正确的颅骨孔不难。”

林茂盛急忙抢话说:

“好,就算如此,可针刺入的长度,精准度和速度,你要知道,脑内皮层是很坚固的,速度不够快,无法刺透大脑皮层,就算你能刺破皮层,长度不够就引不出淤血,过长会伤到大脑,这精准度把握极难,稍有不慎就不是瘫痪这么简单,是会死人的!”

林茂盛再次抢话就是希望乐天能知难而退,不要这么冒险,毕竟在他眼里,根本不相信眼前的乐天,会这种失传的救人办法。

“我知道难度也知道有多危险,所以我现在要集中注意力,请不要打扰我ok!”一而再的被看贬,乐天也有点恼火,所以这么喊了一句。

林茂盛突然哑语,再看眼前这个乐天眼神中充满了自信,也不知道为什么,他下意识选择相信乐天能做到,但这种念头只是一闪即逝,反而觉得刚才的信任是那么可笑。

“医生是救死扶伤的职业,但没把握就出手是会出人命的,你真的确定吗?”林茂盛再次劝阻。

“我非常非常确定。”

乐天坚定的回答一句后,右手持着银针,左手在患者头顶不断摸索着,当找到下针点后。

林茂盛再次喋喋不休的说道:

“你要格外小心刺入的速度,深度,长度,不要伤到脑细胞!”

乐天叹了一口气,“我知道,请你闭嘴。”

说完,乐天不想在耽误,一针下去说时迟那是快,长长的针身直接没入大脑内。

“你!”

林茂盛双目圆睁,他真没想到,眼前的乐天说扎就扎,这么冒险的行为简直就是杀人!

乐天可不管林茂盛的指责,下针之后撵转两下,快速拔出银针,针眼顿时流出淤血,把患者脑袋抚平,瞬间染红头下的衣服。

“天呢!”林茂盛不可置信的喃喃道:“你……居然成功了,天哪,这,这简直就是奇迹呀!”

乐天松了一口气说道:“这算什么,我要是没把握敢说大话吗?”

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,就说外围这帮看热闹的观众,一个个都不知道乐天这一针有多危险,但中年医生知道,刚才就是一进一出前后不到2秒钟,但这在医学史上已经创造奇迹了。

先说一针扎了进去,先不说有没有伤到脑神经,但就凭借这一针的力度、角度、速度,就不是一般中医能较量的。

虽然听说华夏老中医能做到的有不少,但没有仪器的帮助下,完全靠经验估计没人敢尝试。

况且眼前的乐天的年纪,林茂盛敢确定,如果把这个事传出去,绝对可以轰动全国医学界的重大新闻。

患者脑内淤血依然在不断渗出,殷虹了乐天拿出来的所有衣物。

林茂盛看的这个激动,一直把脉观察患者情况,而一旁的乐天已经开始收拾东西,当收拾好后起身就走。

半晌林茂盛发现患者真的在转好,这才发现乐天已经没了,急忙寻找一圈,当看见乐天的背景急忙问道:“小伙子,您在哪高就啊?你叫什么?”

乐天也不回头,一边走一边说:“我是中医药大学的学生,请叫我雷锋。”

“呃,你只是学生?”林茂盛更加震惊:“喂,你是那届学生?”

可是,乐天的身影消失在拐角视野中,留给林茂盛一个难忘的背影。

林茂盛愣愣的看着乐天离开,不断摇头感慨,这时女警花凑了过来试探的问道:

“这老人没事吧?”

医生看了看表说道:“病人的情况在好转。”

就在这时,地铁入口进来大批急救医生护士,围观群众纷纷让道,担架放在地上,医生护士们合力把病人抬到担架上,之前打下手的中年医生开始介绍病人情况。

可就在一边说一边往外走的时候,患者老头睁开了眼睛,迷迷糊糊的看着众人说出了一句让大家喷血的话。

“你们抬着我干啥啊!”

见患者这么清醒,急救车的医生护士们当场蒙圈了,愣愣的看着介绍病情的中年医生,这眼神就好像在问:“这么清醒,患者是急性脑溢血吗?你逗我们呢吧?”

林茂盛脸色更加激动,因为他知道,患者能这么快苏醒,完全是刚才那小子的功劳,金针入穴这么快见效,这小子不简单啊!可此时整个地铁甬道里,除了没事爱看热闹的围观者外,哪还有乐天的影子了。

此时林茂盛有些后悔,刚才就不能让乐天走!可是现在后悔晚了!

懊悔间,林茂盛突然想起什么,连忙拿起电话拨了出去,“喂,老郑啊,问你一个学生,他叫雷锋……呃……,算了,下午我去你们学校,新生报道我知道,什么托关系,不说了,等我找到人再说吧,挂了!”

……

话分两头,乐天坐着地铁再次换乘,终于到了潘家园站,出了地铁,拿着地址看见面前的高楼大厦,以及人潮人海,乐天感慨的说道:

“这里就是潘家园?”

扛着麻布袋,对照门牌开始慢悠悠的寻找起来。

脑海里依稀记得,出门前师傅一再嘱咐,“来了京华,先去拜见这位师叔,得到他的认可,你才能真正的继承神偷燕子门的衣钵,要不然,此生不能下海行窃。”

关于贼王的事迹,师傅曾经多次跟他提起过跟多次,文革时期,他们师兄弟二人散了,师傅为了避祸隐于山里,而这位师叔运气不好,被抓关了十几年,听说最近刚刚释放,正好乐天考学到了京华,师父早就盼着这一天,就让乐天必须来看看。

扛着麻布袋子游走在潘家园的大街小巷,这里的繁华是乐天从没见过的,到处都是琳琅满目的店铺,高楼大厦直冲天际,这一切的一切,在乐天眼里都是那么好奇。

找了1个小时左右,走了,好多冤枉路,终于在一处深巷胡同里,找到了门牌号与地址一模一样的四合院,确定再三后,从麻布袋里翻出一张红色拜帖,走到木门前敲了敲。

“当当当”

半晌过后,院子内传来细碎的脚步声,满怀期待的内心盼着大门打开见面的瞬间,乐天瞬间僵化!

“怎么是你?”

开门的赫然就是今天在火车站碰见的美女小偷,两人对视一眼僵持片刻,随后美女小偷指着乐天吼道:

“我说你这人属狗的吧!东西你都拿回去了,怎么还咬着我不放,跟狗皮膏药似的你烦不烦?,别以为你放了我,我就要以身相许,滚,思想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!”

对美女小偷的这番怒骂,乐天也不生气,只是用微笑的表情回应着,其实啊,乐天早就看出美女小偷的手法门道,也猜到了她的出身,这才在地铁里追着她不放。

再见第二面,乐天倒是处变不惊,但却把美女小偷给气坏了。

“你笑什么?”美女不依不饶的质问。

乐天看了看院子里面,微笑着解释说道:“这你可误会了,我真不是奔着你来的,请问,李六指在吗?晚辈是来递拜帖的。”

本书源自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