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章 拜门

第3章 拜门


                说话间,乐天从身上拿出一张红色的拜帖,美女一把抢过去翻开看了一眼,半晌后,气鼓鼓的瞪着乐天说道:“等着。”

大门关闭,迈步进入四合院内,直接走到厢房门前,推门进去,这屋子很朴实,屋内摆设有清末民国时期的风范,李六指此刻正拿着喷壶,在窗台前给花草浇水呢。

“来的是什么人呢,把我们家小柔气成这样?”李六指随口问道。

美女小偷名叫曾温柔,小柔是她的小名,只有她亲近的长辈才这么叫她。

“不是找我的,给,有人来拜山头。”曾温柔随手把拜帖摔在桌子上。

李六指扫了一眼,露出慈祥的笑容说:“这个年代,居然还有人按照江湖规矩送拜帖,真稀罕,来,给我念念。”

曾温柔坐在椅子上,随手打开拜帖朗读:“文革开放家徒四壁,跟随家师混口饭吃,如今北上求学问知,熊孩上门求个盘子。”

“哐当”

哪知道就在最后一句话说完的时候,李六指手中的喷壶掉落在地上,吓得曾温柔急忙转头看向李六指。

“怎么了师傅?”

李六指双目圆睁,仿佛吓傻了一般,激动的抬起手,指着红色拜帖,哆哆嗦嗦的问道:

“来人多大年纪?”

“20岁左右,怎么了师傅?”曾温柔茫然的问。

“天哪,他还活着,哈哈师兄,你还活着,快,跟我去迎客!”

李六指说话间,身体已经激动的不行了,哆哆嗦嗦的就要往门口走,曾温柔见状急忙站起来扶住李六指,不解的问:

“师傅你这是怎么了,不就是一张拜帖嘛,上面写的东西四六不通,你至于这么激动嘛!”

李六指激动不减,一边走向门口一边说:

“你懂什么,这是暗语,文革开放家徒四壁,艹字头,跟随家师混口饭吃,口落中,如今北上求学问知,北分两边,熊孩上门求个盘子,熊的四点水落底,这是一个燕字谜。”

“燕字谜!神偷燕子门?”曾温柔惊骇的问:“是你常念叨的,劫富济贫的神偷燕子门吗?”

李六指激动的站住脚步,一脸傲气的看着曾温柔说道:

“丫头,我从来都没告诉你,我,李六指,也是神偷燕子门的门人,而来的这个人,很有可能,就是将来有能力继承燕子门衣钵的后人!”

“啊!他,就凭他……真的是?”

曾温柔听见贼王李六指这么说,神情完全呆住了,她怎么都没想到,那个破衣烂衫的穷小子,居然有这么大的来头。

“是啊,来人就是我的后生晚辈,这拜帖的意思是说,改革开放时期走散的门人,如今收了个徒弟,来到咱的地头发展,特此来拜见,我的后生晚辈,20多年没见了,我能不激动吗!”

“师傅。”曾温柔一把扯住李六指,撒娇的说道:“你也说来人是你的后生晚辈,你亲自去迎接,这像话嘛!”

“你说的对。”李六指缓过神来,“是我太激动了,小柔啊,你去带着他进来,等等,先摆上堂口,我还真想看看那老东西交出来的徒弟,手上学到了多少本事。”

“摆堂口?什么意思?”曾温柔疑惑的问。

“你这刚入行的小毛丫头,哪懂我说的啥意思,去去,把人给我请进来,快点。”李六指内心很急躁,监狱里关了这么多年,刚出来没多久就有门人来找,这能不让他激动嘛。

曾温柔也看出李六指的态度,虽然心里不愿意,但还是走出厢房,直奔大门而去。

木门再次打开,乐天嬉皮笑脸的站在门口,曾温柔上下打量着看了好几圈,见乐天身上一件洗的发白的文化衫,下身一条打着补丁的牛仔裤,脚下一双懒汉鞋,这活脱脱的一个进城打工的民工嘛!哪点像传说神偷门的弟子了!

不过再想起今天他帮助自己脱身,也知道乐天有点本事,口气和善的说道:

“你是燕子门的人?”

“师姐好。”乐天嘴倒是甜,先叫了一声师姐,同样也化解了曾温柔心里的怒意。

“我叫曾温柔,既然咱俩是同门,你以后就叫我师姐吧。”曾温柔虽然自我介绍,但还是有些看不起民工打扮的乐天。

乐天也看出这位师姐的脾气,连忙恭维道:“师姐长得真漂亮,不知道有男朋友吗?”

曾温柔挺着胸脯调侃道:“干嘛?要泡我啊,告诉你我可是当之无愧清华校花,在京华高材生博士生追我的人排出几里地,就凭你这个穷小子,想都不要想!”

其实曾温柔真是昧着良心说话,她那是全国闻名清华学府的高材生,而是新华电脑学校的学生。

曾温柔怎么说,也不过是在乐天面前显摆一下自己,装一下身为师姐的能力罢了!

“失敬失敬,小弟我初来乍到,以后还请师姐多多照顾。”乐天连忙恭维两句,又把曾温捧得是美滋滋的。

“行,以后师姐罩着你,对了。”曾温柔想起什么,连忙凑到乐天耳边说:“一会进去,你不准说我今天偷东西的事。”

她这么说乐天早就猜到了,这燕子门门规森严,没经过两位门人认可是不可以出手下海的,而这位师姐今天出去小偷小摸,就看她半吊子的手法,一看就是背着师傅出去行窃,这要是被捅出来,估计逐出师门都有可能。

乐天一脸坏笑的说道:“不说也行,但是吧!师姐应该不会在乎一顿饭的噢?要知道燕子门门规!”

“好好,我请还不行吗!”曾温柔一拍额头,刚刚对乐天升起的那么一丝好感,此刻也是当然无存。

“我听说京华全聚德的烤鸭很好吃,每次听师傅说我都流口水,一直想尝尝,师姐……”

“你别太过分!”曾温柔怒道,可把柄在人家手中攥着,她又能怎么样,看着乐天得意洋洋的傻笑,曾温柔只好咬着牙说:“我请!”

这两人在门口较劲,这给屋内李六指着急的,坐也坐不住,站在窗口看见外面两人聊得正欢,顿时泪流满面呢!

幸好曾温柔还记得这事,应允一顿饭之后也不再置气,扭头带着乐天进入院子,指着里面的厢房说道:

“我师父他老人家就在里面。”

两人走到厢房门口,乐天快速走到门前敲门,说道:

“芽儿递门坎,新上跳板,亮个盘子。”

屋里的李六指一听这么熟悉的黑话,两眼老泪没流下来,这句话的意思是,小伙子过来拜会,新人出道希望见上一面。

李六指虽然激动,但也端坐屋内正位,清了清嗓子说道:

“合吾的不嫌脏,盘子是啥来递门坎。”

门外的乐天一听就明白,这是说,不嫌弃偷盗的贼,就报个名号进来。

乐天推开大门,看见里面的正位端坐的李六指,恭敬的左手在上右手在下抱拳行弟子礼,“一脚门吃搁念的,眼子碰盘。”

李六指一听更乐了,这话的意思是,姓李的江湖人,专门拜访见个面。

“老糕碎了没?”

“太岁海了,忠祥的很,退了海,庙里养着。”

这两句话的意思,你师傅死了没?乐天回答,岁数大了身体还行,退出江湖山里生活。

李六指捋了一下胡须,一旁的曾温柔不干了,“喂喂,你俩说什么呢?说点我能听懂的行吗?”

李六指无奈的笑了笑,对着乐天说:“豆儿空念攒子,半开眼,缺点子,没法子教猴崽子亮相的,唉!”

李六指说完,情不自禁的感叹一声,乐天一口气没憋住,直接笑喷出来,坏笑的看着曾温柔。

这妞还一脸茫然的问:“你笑啥?”

“没啥没啥。”

“丫头,我俩说说话,你去准备点吃的,对了。”李六指想起什么,对着乐天问:“安了根没?”

“捏子攒。”乐天一拱手说。

黑话里,堂上问安了根没,这就是问吃饭了吗?也有问落脚的意思。捏子攒的回答是,没吃,但有落脚的地方。

李六指一捋胡子,说:“丫头赶紧的,准备最好的吃食招待你师兄。”

“哦!”曾温柔转头就要往外走,可随即反应过来,“不对,我明明比他大,怎么他成我师兄了?”

李六指脸色顿时黑了下来,“他是儿徒,从小跟着你师伯学艺,跟你这个空念攒子豆儿能比吗?”

“啥意思?”曾温柔顿时就蔫了,撅着嘴说:“都不明白你俩说的啥,讨厌,等我买回来吃的,你们不许说黑话。”

可就在曾温柔往外走的时候,乐天好死不死的来了一句,“全聚德烤鸭!”

这句话给院子里曾温柔气的啊,但也不好发作,只好闷着头离开院子。

李六指慈祥的看着女徒弟离开,又看了看堂上的乐天,一伸手说:“坐。”

乐天也不客气,过去坐在左边椅子上,一拱手说道:

“总听师傅他老人家提起师叔,今天一见,您老还是那么老当益壮。”

“你可别抬举我,老了。”李六指屡着胡子说道:“芽儿是大将,眼子碰盘,念短了吧!(你是有本事的人,找我见面,有话就说吧!)”

“师叔谬赞了。”乐天一拱手,说:“师叔,这要是用黑话说,读者就该骂娘了,能不能……”

“哦哈哈……”李六指一阵哈哈大笑,“多少年没说了,今天见到你就忍不住多说了两句,行,也没外人,好好说话就行。”

本書首发于看書網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