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章 现代贼王

第4章 现代贼王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随后说出了自己的身世,他是个孤儿,从小被师傅收养,跟着师傅一边上学一边学艺,直到今年高考,一举考入华夏中医药大学,师傅这才放他出山。

不过临行前师傅一再嘱托,神偷燕子门规矩森严,可以劫富济贫,但不能为了私利偷盗,而且听闻师叔李六指被施放,就让他过来探望,同时,也让李六指把把关,如果可以,让乐天继承神偷燕子门的衣钵。

李六指安静的听完乐天的讲述,屡着胡子思考事情,乐天发现这师叔李六指,手下只有一个女弟子,还是一个刚刚入门的雏儿,也不知道师叔手下还没有其他门徒,要知道,这神偷门衣钵传承,历代都只传授一人,如果要是有其他徒弟,那就意味乐天要与其他弟子较量一下了。

见师叔久久不说话,乐天试探的问道:

“师傅,您的门徒,只有曾师姐吗?”

“她哪是。”李六指解释道:“这丫头轴的很,我刚出狱回家没几天,正收拾屋子呢就听见有人在我门口哭,我好奇的出去看看,就见这丫头片子站在我家门口抹眼泪。”

“我问她,丫头,为啥哭啊?她说,我苹果手机丢了,然后接着哭,这丫头,不但在我家门口哭,是我上哪她都跟着我屁股后面哭起来没完没了,整整一天呢!给我心烦的呀!逼急了我就跟她说,别哭了,我再给你偷一个回来。”

“等我顺回来给她之后,这丫头泪眼汪汪的看着我,说啥都要跟我学手艺,说什么,学了之后可以防盗,她跟我磨叽了一个多月,我拧不过她,才教她两招。”

乐天听闻这个汗颜,气氛尴尬片刻,乐天直奔正题问道:“师叔,您还有其他徒弟吗?”

“唉!”李六指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小天呢,我是有几个不成器的徒弟,但不要紧,这几个都没有继承衣钵的能力,而且他们为人背信弃义,根本不能继承大统,你想继承衣钵,可以,但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!”

听李六指这么郑重其事的说条件,乐天急忙站了起来,恭敬的行礼问道:

“师叔请说。”

李六指屡着胡子,双眼有些迷离,显然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“文革破四旧以后,我的那几个徒弟都变了性子,虽说盗亦有道,但在金钱面前,没人能把持心性不贪金银,当年,他们背着我犯了不少案子,等我发现的时候也已经晚了,唉!”

李六指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,拳头紧紧攥住,郑重其事的看着乐天说道:

“乐天,如果可以,我希望你如果在江湖上见到这几个人,你要为盗门竖立门风,清理门户!我不能容忍他们为了私利进行偷盗!祸害燕子门的名声”

乐天郑重其事行礼说道:“师叔,我保证,请问您的这几个徒弟是……”

这时院内大门打开,曾温柔拎着大包小果的走了进来,李六指没继续说,而是看了看外面,说道:

“你答应就好,先去接小柔,这都过了正午饭点,先吃饭,其他事回头再说。”

“好的。”乐天应了一声走出厢房,接过曾温柔手中的塑料袋,香喷喷的菜香扑鼻而来。“哇,好香啊!”

曾温柔噘着嘴嘟囔道:“香香香,我看你就是个饭桶,给你们买吃的,你们还说我坏话。”

把饭菜拿进厨房,一道道香喷喷的菜都装上盘子,曾温柔夹起一块烤鸭肉说道:“这个呢,就是全聚德的烤鸭,想吃吗?”

“嗯嗯嗯。”乐天像小鸡啄米一般使劲的点头。

曾温柔继续诱惑说道:“那好,告诉我,刚才你们说黑话的时候,师傅说我的那句是什么意思?”

乐天挠了挠脑袋,一脸不情愿的问道:“这,不好吧!”

“说,肯定不是好话,我有心里准备。”曾温柔装腔作势的威胁乐天。

可就在这时,里屋传来李六指的声音,“我刚才说你,女娃是外行不懂事,对事行里一知半解,我没把你教明白,献丑了。”

“师傅,你讨厌啦!”

曾温柔气鼓鼓的就出门找李六指去了,乐天只好在一旁傻笑看热闹,继续收拾饭菜,等一桌子饭菜都摆满后,曾温柔扶着李六指走进厨房。

三人入座后,李六指端起一个酒壶,给三人分别倒上一杯,说道:

“想想也有20个年头了,燕子门也在江湖上消失了20年,时代变迁,世界变喽,不再像以前那么辉煌喽。”

三人一起举杯喝了一口,放下杯,曾温柔问道:“师弟,师傅把压箱底的东西都翻出来了,说要考验你,过了你就是神偷燕子门的掌门人,真的假的?”

“别没大没小,师弟是你叫的吗?你应该叫大师兄!”李六指在一旁指责,不过显然曾温柔不理会李六指说什么,她看着乐天说道:

“师弟都不介意,您老人家介意个什么劲啊!是吧师弟,答应一声,回头我请你吃一个星期的烤鸭。”

乐天倒是痛快,直接叫了一声“师姐。”这给曾温柔乐的都笑开了花,李六指一拍脑门,“哎呦,这辈分吶!要了命喽!”

三人吃饭半开玩笑半聊天,李六指难得这么开心,一边溜着小酒一边侃侃而谈,把他当年劫富济贫的事基本说了一遍,最后,曾温柔接过话茬问道:

“师弟,你现在什么水平,就要接手掌门?”

“这个,没法说!”乐天有些汗颜。

“什么没法说。”曾温柔说完从兜里拿出一枚一块钱硬币,放在指缝间,凭借手指的轻微浮动,让一块钱硬币流畅的在指尖翻飞,从拇指到小拇指,看上去就好像是机械运作一般行如流水。

完毕后,曾温柔臭美的问:“怎么样,你能做到不?”

“好!师姐真棒。”乐天说话的时候还拍手鼓掌。

李六指一口酒差点没喷出来,“你可真会捧臭脚啊,就她哪手指灵活度,基础功夫都没过关吶!”

“师傅!”曾温柔噘着嘴露出不服气的表情,转头把硬币塞进乐天手里说:“你弄一个,我倒要看看差距。”

乐天一脸为难的看了看李六指,“师叔,这个好吗?”

“你随便给她露一手,赶紧让她死心,别成天在我这烦着,腻死我了都。”

“师傅,我要是不来你吃什么?好心没好报,哼。”曾温柔瞪了李六指一眼,又看了看乐天说:“是不是男人,快点给我露一手,我要看看咱俩的差距。”

乐天一脸为难的接过硬币,说:“就一个硬币,6岁的时候就玩顺了,你身上还有吗?”

曾温柔一听急忙在身上掏了掏,可身上只留下这么一个练手的,不过李六指倒是有准备,他随便在桌子上一放,桌面上就整整齐齐的落着一摞硬币,看样应该有5~6个的样子。

“师傅给你拿了,弄一个。”曾温柔开始抬杠。

乐天只要黑着脸伸出手,可当他手掌划过桌面的时候,桌子上的硬币瞬间消失不见,曾温柔一怔,当目光落在乐天手掌的时候,愕然发现,乐天的手指在动。

仔细观察,顿时呆住了,“天哪!所有硬币都在你手指上转儿!”

没错,如果说曾温柔转动硬币的时候,速度是走,而乐天手指转动硬币的速度就是火箭,要问为什么差距这么大,因为硬币的移动速度太快,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,况且乐天手指上不止一个硬币。

“咣当”

曾温柔的筷子掉在了地上,李六指也傻眼了,两人目光完全呆滞的看着乐天的手背,直到乐天展示一轮过后,手移动到桌面随手一抹,一摞硬币工整的回到原位,就好像从来没离开过一样。

曾温柔茫然的转头看向李六指,不可置信的问道:“师傅,他这确定是基本功吗?”

李六指下意识摇摇头,可随即反应过来,连忙说道:“看见没,这就是基本功,无影指,乐天呢,你真是练到了如火纯情的地步啊!在文雀这一行里算顶尖了。”

“师弟这么快,能告诉我你这手速怎么练的吗?”曾温柔问。

“我专业单身20年。”乐天绷着脸回答。

“讨厌,不许跟我说荤段子,不想说算了,再给我展示一个别的呗。”曾温柔不依不饶的要求看其他绝活。

乐天无力的看着李六指,希望师叔能帮着解围,哪知道李六指装作没看见,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说道:

“豆儿是个念攒子,你随便露一手绝活,羞羞她!”

乐天还是有些不好意思,试探的看着李六指问:

“师叔,这,真的好吗?”

“什么好不好的,快点,我等着看呢!记住我要看未来掌门的绝活。”曾温柔催促的说道。

乐天坏坏一笑,“绝活可以,但你不能打我。”

“我为什么要打你?”曾温柔不解的问,一旁喝酒的李六指也嘿嘿的笑了起来。

乐天低下头,避开曾温柔直视的目光,手缓缓从桌子下伸了出来,手指间还挂着一个女人的文胸。

“咦,哪来的,跟我的同款,呃……”曾温柔仿佛感觉到了什么。

看着乐天递过来的文胸,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脯,背心完好无损的穿在身上,只不过,紧身背心下感觉有点空唠唠的,而且,背心上的两个葡萄,直挺挺的支撑在外面。

本部小说来自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