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章 初入京华

第1章 初入京华


                “京华,我来了!”李乐天扛着一个大大的麻布袋子,对着面前繁荣的都市高声喊道。

看着眼前繁华的都市,马路上是一辆辆缓慢行驶的汽车,街景霓虹,巨大led大屏幕播放着精彩的电影预告,这里就是华夏首都京华火车站。

就在乐天满怀期待欣赏都市风采的时候,身体突然被人撞了一下,乐天一个不稳踉跄一步。

“对不起,不是故意的。”

撞乐天的人是个年龄不大的美女,她长相漂亮,头上带着鸭舌帽,上身白色小背心外是大面积暴露的皮肤,下身一条牛仔短裤,露出雪白的长腿。

她道歉后快速向着人潮人海中走去,乐天看着美女的背影这个感慨,“这城里的姑娘可真开放,穿的真少!咦,不对!”

就当乐天看着美女背影的时候,突然发现了什么,这个美女的眼神有问题!正常人的眼神在走路的时候,不是平视就是散光,因为要看路或者思考着事情。

可这个美女不同,她的眼神很敏锐,一走一过都把目光落在行人腰间部位,目光炯炯还带有一丝掩饰,大千世界各行各业,习惯这种眼神走路的只有一种人,那就是小偷!

“不是吧,我居然被偷了!”

乐天急忙摸了摸身上,的确,身上钱袋没了!虽然里面只有十几块钱,也是乐天所有的家当,但这美女小偷把乐天偷了,这让乐天接受不了啊!

李乐天是个农村孩子,也是当地的高考状元,今年高考他凭借643的高分,成功的被华夏中医药大学录取。

刚刚告别农村生活进入繁华都市,对城里的一切新鲜事物一窍不通,但有一点乐天很在行,那就是偷,确切的说,乐天是个神偷,而且还是神偷燕子门的嫡系传人。

再看美女小偷,他左手胳膊上搭着一件外衣当掩护,右手拿着一张城市地图挡着指缝刀,背上有个挎肩包,走路总喜欢贴着人身边过去,而乐天被偷的钱包,就在她左手的外衣兜里。

此刻美女小偷正拉着一位单身男游客,打开地图询问什么,但暗中已经趁机准备偷窃男游客的钱包。

乐天疾走几步来到美女小偷身后,美女小偷下手干净利索,快速把钱包藏好后,正准备跟男游客告辞,乐天一下拍在美女肩膀上。

“喂,问你点事。”

可能是刚刚行窃成功的关系,突然被乐天这么一拍吓了一跳,惊恐的转头,但看见是乐天后就放松下来。

“问什么?”她目光不善的问。

“来这边说话。”乐天拦着美女小偷的腰走到一边,避开附近的游客,但这个举动也让她很不爽,一脸不耐烦的看着乐天说道:

“喂喂,注意你的手!”

乐天露出一脸歉意的表情,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是想问你,为什么要偷我钱包?”

“啊?”美女小偷没想到乐天会这么问,刚要找借口反驳却瞬间石化,表情更是震惊不已。

乐天用两指夹着自己的钱袋晃悠两下,说道:“看来你入行没多久嘛,活还不娴熟!我自己拿回来了啊!”

“你!”看见乐天手中的钱袋,她双目圆睁,下意识退后两步,保持着戒备姿势,乐天能看出她很紧张,因为她额头上都是冷汗。

“放我一马,不然……我要你好看。”美女小偷压低声音威胁道。

“别误会。”乐天解释说道:“我只是拿回我的钱袋而已。”

她眼神偷瞄附近,确认附近没有警察后,二话不说转身就跑,一边跑还一边对着乐天比划出中指。

乐天见状嘴角一撇,“有性格,我喜欢,对了!”

乐天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追了几步喊道:“喂,等等我,我还有事问没呢,别跑啊!”

“滚,别跟着我,你个无赖。”美女小偷挤进排队的长龙快速消失,乐天紧随其后跟了上去,挤得所有排队的人哀怨连连。

可当乐天好不容易挤到入口的时候,一位身穿保安制服的人一把拉住乐天说道:“喂,你的票呢?”

“票?”乐天有些蒙了,“是火车票吗?”

“地铁票。”保安很不耐烦的回应。

乐天眼神紧盯着前面的小偷美女,快速掏出钱问:

“多少钱一张票?”

保安无奈的指着外面说:“去那买票。”

扶梯上,小偷美女对着乐天做了一个鬼脸,随后迈着高傲的步伐消失在拐角。

乐天这个无奈,只好出去买了地铁票,成功通过安检,拎着麻袋进入四通八达的地铁口,随着指示牌的指引进入候车区。

前后耽误了10多分钟,女小偷已经开溜了,乐天这个无奈,感慨的自言自语:“还想问你认不认识李六指呢,跑那么快干嘛呀!”

话说回来,乐天是神偷燕子门第3代嫡系传人,行有行规,但他从来没真正偷过,主要是师傅不让。

这次来京华求学,临行前师父一再嘱咐,让自己先来看看同门师叔,就是现代贼王李六指。

“没关系,不问你我自己找。”乐天满不在乎的从麻袋中翻出一个地址,看了看喃喃说道:“潘家园,怎么走呢?”

乐天是一个刚刚进入城市的应届大学生,火车都是第一次坐,更别说地铁了,茫然的看着人头窜动的地铁站内,询问路人加上路牌指示,也知道坐那个方向的地铁能到达潘家园。

京华地铁从来都是人满为患,车厢内人挤人,到处都充实着天南海北的气息,伴随着列车开动,轨道撞击的声音,让车厢里更显一丝烦躁的气氛。

不过在拥挤的车厢内,让乐天最喜欢的还是城里女人的穿着,不得不说,这城里女人的衣服真省布料,主要部位挡住,事业线、大腿什么的大面积暴露在外,这也让乐天有生以来头一次大饱眼福。

随着地铁前进到了建国门站,提示音响起,“需要换乘的旅客在此下车。”

乐天随着人潮走出了车厢,看着地铁卡上面标注的地图,很快的找到了地铁10号线的入口。

可就当乐天要进入换乘候车大厅的时候,在前方不远处,一帮人拥挤着围在一起,好像在激烈的讨论着什么。

乐天好奇的挤进人群准备看热闹,围观的中心是一个倒地昏迷的老人,老人身边是一个身穿警服的女警察,不少围观者都拿着手机对着倒地的老人,更多的人在一旁冷眼旁观,窃窃私语不止。

乐天挤到老人身边蹲下,放下麻袋后扶起老人的手腕准备把脉,女警见状急忙问道:

“你是医生吗?”

“还不是正规的,以前跟着老中医干了几年。”乐天微笑回答。

女警花不说话了,围观群众却议论纷纷,可等了半天见没动静,问道:

“能行吗,要不等救护车吧!”

乐天说道:“患者年过花甲,脉象来讲是中风了,西医叫做脑溢血,他的情况很严重。”

“真的假的?”

“真不是碰瓷。”

围观众人一听这话,纷纷退后几步,议论声更加激烈了,女警花一脸焦急的问道:

“你有什么办法吗?”

“他这么年轻,能有什么办法?”身后的一帮围观群众又开始小声嘀咕。“就是,就算他跟着老中医学过,可他这年龄能会啥?”

就在这时,身后传来稀稀拉拉的脚步声。

“医生来了,让开!”

一听说医生来了,所有人都让开一条道,视线中,一帮地铁站员工护着一位中年男人跑了过来。

中年男人快速来到患者身边,先看了乐天一眼,然后蹲在地上拨开患者的眼皮,试探的问了几个问题。

“打电话叫救护车了吗?”

“打了。”女警花连忙回答。

医生再次检查,一边把脉一边问:“患者很有可能是脑溢血,休克多长时间了?”

“大约5分钟。”乐天在一边回答。

医生扫了乐天一眼,见到他手上的银针,不屑的说道:“急性突发脑溢血死亡率极高,他的症状比较严重,等救护车。”

女警花看了乐天一眼,虽然病症说对了,但信任度还是不及专业医生,板着脸说道:“这里有专业的医生,你不要管了。”

乐天皱起眉头反驳道:

“身为医生怎么能见死不救呢!这个患者面色潮红,明显是血压升高发病的表现,而且他脉搏有力不均,这回让他脑溢血更加严重,等救护车来了也晚了,就算他的命能保住,但后遗症也是很严重的。”

“没错!”中年医生认同乐天的说法,同时反问道:“但这里没有设备,又能怎么办?”

乐天坚定的说:“我有办法,也是中医里唯一急救的方法。”

中年医生冷冷一笑,他名叫林茂盛,京华甲级医院院长,兼医科大学西、内、脑三科教授,专治心脑内科,是京华首屈一指的名医,经他手治好的患者,没有八千也有一万,更有很多都是从生死线上抢救下来的患者,被患者称之为在世华佗。

可就算如此,在这种环境下,林茂盛都不敢夸海口,说自己有办法救人,眼前的乐天却这么说,林茂盛当场就笑了。

“年轻人不要说大话,你知道这患者,脑内什么部位出血吗?还大言不惭的说你有办法,还中医办法,简直可笑!”

本書首发于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